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七十七节 95年来了
    1995年几乎是迷迷糊糊打了一个盹儿一般就迎面走来了。

    虽然看起来历史上这一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但是作为过来人,沙正阳却很清楚,在经济领域这一年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

    1995年是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同样也是国产品牌崛起的一年。

    电脑中的联想和长城,电视机中的tcl和长虹,保健品市场上的三株和巨人,医药行业的三九,福布斯首次中国内地富豪榜上的四川刘氏兄弟、牟其中,以及后来一直在食品行业中屹立不倒的宗庆后都将登台。

    这个是热血沸腾万马奔腾的年代,无数风流人物都将从1995年开始一跃而起,风云化龙。

    对这一情况,沙正阳还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他知道福布斯会首次公布大陆内地的富豪榜,而且有印象的就是以后会一直在榜上沉浮但始终未曾下榜的刘氏兄弟和宗庆后,更多的还是在二十多年后显得十分陌生的名字。

    但据他所知,好像几届福布斯的富豪榜上都没有汉川省的人,更谈不上宛州了。

    不过现在想那些没太大意义,对于沙正阳来说,如果真的要想在财富上做文章,他也就不会来宛州了,甚至也不会再在体制内苦苦拼搏,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通过东方红来改制,他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积累出一笔骇人的财富。

    但对于他来说,那真的不是很重要,真的想要个人发财,任何时候他要走出体制圈子,都一样能做到,这是来自重生者的优势和自信。

    市里的总结大会1月22日在宛州宾馆召开,沙正阳要代表经开区出席。

    对于宛州市委市政府来说,95年算得上是可喜可贺的一年,宛州经济增速终于开始提速,在全省经济增速中名列第三,高达8%,近十年来首次闯入前三,就这样高一个增速,仍然不及涪岗和通河,与昭阳、秦都接近,昭阳5%,名列第四,秦都4%,名列第五。

    市里边盘算过,今年宛州经济增速的提速主要还是集中在了几家国有企业上。

    除了宛州制药厂和东峡制药厂两家制药企业仍然保持着较好的发展势头外,宛州华峰电器异军突起,成为拉动市属企业增长的急先锋,而三洋若斯电器从下半年也开始厚积薄发,其庞大的体量一旦启动起来,就足以让人无法忽视。

    这也直接带动了市级财政增收幅度明显上扬,以至于市财政局的干部们都在外边纷纷传言说市委市府今年要打算给全市干部过一个肥年,以弥补前几年宛州经济不振财政萎靡亏欠的干部们的奖金。

    这个传言也让市长冯士章和常务副市长阴朝凤十分恼火。

    虽然财政大幅增收了,但是以前拉下的饥荒太多了,市里边要填的亏空地方还很多,市里边本来是没有这个打算的。

    很显然这里边有高人指点,要先把这个风声造出来,谁敢去否定谁敢去阻挡,那就是全市干部的“生死大敌”。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句话半点不假,宛州干部已经“饥渴”许久了,现在好不容易盼到财政状况好转,眼睛都瞪绿了就望着市里边发一笔奖金好过年。

    没有人敢做这种“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事情,哪怕是冯士章和阴朝凤也不敢“逆潮流”而动。

    沙正阳把车开进宛州宾馆时发现停车场里已经停了不少车了。

    在这个年代,桑塔纳和捷达还是区县委i书记和区县长们的标准配置。

    在汉都那边已经有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县份开始配备一些日本车,比如蓝鸟、思域和佳美这一类,但是在宛州这边显然还不够这个层次。

    除了东峡县委i书记王士渠接过了魏东平留下的那辆思域外,其他区县委i书记和区县长清一色都是配备的桑塔纳或者捷达,偶尔也有“标新立异”的要坐一坐切诺基或者标志505,但那都是极少数。

    局行部委里边也差不多,偶尔有一些特殊部门,比如公安局、水利局、国土局、农业局的一把手们会假借要跑野外山区为由买一台三菱帕杰罗来坐一坐,以显示自己的不一样,像市公安局局长祁庄乘坐的就是一辆三菱帕杰罗v33。

    沙正阳老老实实把车停好时,正好自己两边还是空位,但马上就有车子靠了过来。

    沙正阳看了一眼,是一辆灰蓝色的思域,牌照是小号,汉c—b0002。

    汉c是宛州的段号,而b开头是代表东峡,据说魏东平的座驾就一直是2号车,他把1号车一辆奥迪100一直是让给县人大i主任在用。

    沙正阳停住脚步,车后座一左一右下来两个人,右手边男子面颊清瘦,一个不太招人喜欢的鹰钩鼻,嘴唇略薄,头发略有些灰白,看上去有些显老,王士渠,现任东峡县委i书记。

    别看这位王书记看上去已经五十多的模样,但实际年龄却只有四十六,算是宛州干部中的少壮派,头发也是少年白,一件短呢子外套看上去倒是很精神。

    “王书记来得早啊。”沙正阳笑着打招呼。

    沙正阳和王士渠不是很熟悉,但是他知道林春鸣很看重这位刚从县长升任书记的人物。

    “咱们东峡隔得远,早点到免得来不及。”王士渠声音很有些铿锵的金属颤音味道,很特别,让人一听就难以忘记,“正阳,你可是说了好几次来咱们东峡都没来啊,怎么,春节有没有空,来坐坐?”

    “王书记,您知道我的时间不属于我,属于钱书记,如果有空,我一定来,到时候我把高总也叫上。”沙正阳笑了笑。

    高柏山的自然堂在东峡的矿泉水基地也早已经建成投产了,迅速填补了原来在汉东、鄂西、豫省市场。

    而自然堂在北溪的矿泉水基地也已经建成投产,其含硒矿泉水更成为自然堂矿泉水种的一个特殊品种,主要占领大城市市场。

    “那好,提前约一约。”王士渠爽快的点点头,“到时候老韩也一起,如果能够把宁总请到一起最好。”

    王士渠口中的老韩是刚当选的县长韩青松,原来的东峡县委副书记,这个时候也微笑着站在王士渠身旁,朝沙正阳点了点头。

    据说在这个人选上叶和泰有不同意见,更主张从市里边派干部下去担任,但是王士渠成功的说服了林春鸣和唐华,最终他的意见成功变成了组织意见,韩青松出任县长,而韩青松空缺出来的县委副书记则由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杨成广接任。

    “宁总那边我可不敢打包票,她年底事情多,一年来宛州也来不了两回,我只能尽力。”沙正阳知道王士渠的意思。

    东方红现在发展势头正猛,王士渠也希望东方红能在东峡投资。

    像东峡本身有较为雄厚的医药产业,东峡制药厂和宛州制药二厂都在东峡,加上在市区的宛州制药厂,号称汉东三大药业巨头。

    宛州制药厂是市属企业,但东峡制药厂和宛州制药二厂都是东峡县属企业。

    当然宛州制药二厂实力要略逊一些,所以王士渠希望引入东方红的投资来改善宛州制药二厂股权结构,实现企业改制,同时也能更好地促进宛州制药二厂的发展。

    现在宛州这边都知道东方红集团有钱,尤其是参与了宛州电器厂和宛州无线电厂改制之后,更是映证了这一点,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打主意也很正常。

    王士渠和韩青松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s320缓缓驶入,停在了一旁,焦虹到了。

    紧接着又是一辆银灰色的丰田陆地巡洋舰凶猛的开了进来,直接刹在了奔驰320旁边,不用看,沙正阳都知道是雷霆到了。

    因为考虑到经常往返于汉都和宛州之间,这六百多公里路途中山道居多,急弯陡坡也多,雷霆为了安全起见,专门买了一辆丰田陆巡lc80,这在宛州这边以三菱帕杰罗和切诺基居多的越野车中显得很另类。

    全市工作总结会,市里边的大型企业负责人都要参加,尤其是涉及到纳税大户和产值大户,更是必须要到,不论其权属性质如何。

    改制企业中的两家都到了,高升电子还没有到了。

    不过沙正阳专门是给段庸铭打了招呼的,落户宛州后的第一次总结会,再怎么也要亲自参加,若是以后其他会议可以派副手代替,但是今天全市在家领导都要参加的会议,最好还是亲自参加,留下一个好印象。

    正琢磨间,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黑色宝马525i开了进来,在停车场里开得很慢,似乎在寻找合适的位置,终于看到了沙正阳这边,靠了过来。

    段庸铭也到了。

    沙正阳正感慨间,从门口又进来一辆黑色的皇冠0,匀速平稳,缓缓地停在了停车场中央,一个大背头的男子披着一件皮大衣下车,旁边副驾上的秘书下来赶紧替他送上提包和水杯,宛州制药厂的厂长兼党高官魏凤全到了。

    目前宛州规模最大的四家企业,但是性质却已经迥异,前三家都已经经过改制为股份制企业,但宛州制药厂却还是国有独资企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