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七十三节 一年
    电话打通,沙正阳感觉到孙妍的情绪很平静,似乎完全不知道什么事情,但直觉却告诉沙正阳,孙妍应该知道了黄绍棠去平原任职,而曹清泰再无机会回省政府的事情了。

    约好了在省计委不远的百花山公园,沙正阳驱车前往。

    百花山是沙正阳和孙妍多次携手踏青的地方,他们曾经在这里渡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花前月下,流连忘返。

    但现在这份感觉似乎却有些说不出的迷茫了。

    远远看着从公共汽车上下来那个修长苗条的身影,沙正阳一时间有些恍惚,但这种恍惚只是短暂一瞬间,沙正阳就恢复了清明。

    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二人有什么异样,但是无论是沙正阳还是孙妍,都意识到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一条若隐若现的沟壑。

    谁也未曾想到黄绍棠的离开会给两个人的感情带来如此大的困扰,早知道如此,沙正阳又何必要去提前告诉孙妍?

    但沙正阳转念一想,就算是没有这一遭波折,自己仍然需要面对孙家的要求,回汉都,命运未定,虽然相信自己在任何岗位上都能搏出一条路来,但是在时间上也许就要耽搁几年了。

    两三年算少的,五年也很正常,可这恰恰是沙正阳最觉得难以接受的。

    他不想违背自己本心,或许他觉得自己本质上还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的人?

    之前考虑的愿意舍弃两三年,那也是建立在到省政府这个高平台基础之上的,相信以后可以弥补回来,但如果要让他通过孙立诚的关系调到省里或者汉都市里某个冷门旮旯里去呆两年,他就无法忍受了。

    “来了?从单位上过来?”沙正阳迎上前去。

    孙妍点点头,没有像以前那样挽着沙正阳的手,而是很自然的和沙正阳并肩而行,就像是一对工作同事,当然,在肩与肩之间的距离上要近许多。

    “正阳,你知道了?”孙妍没有绕圈子,“你是怎么打算的?”

    “黄书记到平原担任高官,曹书记也要去。”沙正阳也开门见山,“黄书记的秘书不会跟着去,所以曹书记希望我跟着过去给黄书记当秘书。”

    “啊?!”这个话题一下子就打了孙妍一个措手不及,让她忍不住乍然变色,她听出了沙正阳的言外之意,“你没同意?为什么?!这样好一个机会,人家一辈子都遇不上!”

    沙正阳一边走,一边歪着头打量了一下孙妍,嘴角上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苦笑:“小妍,难道我去平原,你还会跟着我去平原?或者你早就有了另外的考虑?”

    孙妍一窒。

    事实上孙妍的消息也很灵通,在省计委里边,本身就有无数个消息渠道。

    她得到的消息甚至比曹清泰还早,曹清泰因为县里边,黄绍棠觉得没必要提前告诉曹清泰,所以是回来之后才把曹清泰招来,而省计委里边甚至在黄绍棠登机准备返回汉都的时候,就已经获知了消息了。

    在获知黄绍棠没有能留到汉川而要去汉都时,孙妍就给自己父母亲都通了电话,然后回了银台,和父亲见了面。

    之前的种种设想落空,那么就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了。

    从孙立诚的角度来说,他也认为沙正阳只能有两个选择。

    一是如果曹清泰跟随黄绍棠去平原的话,那么沙正阳最好的选择就是跟着去。

    因为黄绍棠如果只带了曹清泰去赴任,以黄绍棠现在的能力口碑,极有可能在平原还会再上一步,而曹清泰这一次过去就有可能会晋位正厅,未来几年里再上一步升任副省级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如果沙正阳能跟随在曹清泰在省政府里打拼操持,正处级应该不在话下,五到八年时间里搏到一个副厅级也是大有希望的,但以后的路可能就要沙正阳自己来走了。

    这还是孙立诚没有预料到沙正阳可能会担任黄绍棠秘书的前提下如果沙正阳要担任黄绍棠秘书的话,那当黄绍棠从平原离开的时候,沙正阳晋位副厅级基本上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虽然孙妍已经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但是听到沙正阳拒绝了这样一个机会,她还是忍不住为沙正阳感到遗憾和震惊。

    她不信沙正阳看不到这其中的机遇,对于沙正阳这样宁肯为了事业发展而愿意从汉都到宛州,甚至不惜与自己生出龃龉也要留在宛州,现在却放弃这样一个机会,这是为了什么?

    “正阳,我不想和你说什么赌气的话,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不信你看不到,曹书记这样邀请你,你都不珍惜?”孙妍回避了这个问题。

    “小妍,那我去平原,你会跟我去么?”沙正阳苦笑着问道。

    孙妍看着沙正阳,停住了脚步,良久,才摇摇头,“正阳,我不想说违心之言,我不愿意当谁的附属品,我大学读了四年,到省计委也是我请我爸托人帮忙,因为我觉得计委这个平台更大更高,更适合我,我希望依靠我自己的能力在计委里边做出一番成绩来,赢得大家的认可。”

    沙正阳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也早就有这种感觉了。

    孙妍不再像读大学时候的那么纯真浪漫了,或者说从大四的最后一学期,孙妍就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而进入省计委之后,或许是环境的变化,潜移默化的耳濡目染之下,孙妍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变得更加独立自信,这从她的穿着打扮就能看得出来,原来那些粉色、蓝色、红色的内衣都逐渐变成了黑色、白色甚至豹纹,沙正阳觉得这其实就意味着一种心态的变化,自信,独立,坚定。

    她正在向着一个职场女性飞速进化。

    相比之下,顾湄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更像一个没有长大的洋娃娃。

    “嗯,没错,这才是我眼里的小妍。”沙正阳心中就像是卸下了一块大石头,轻松了许多,“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有理由非要让每个人都符合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人都在变化,孙妍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满足自己形象定位,难道天就要塌了?这太荒谬了。

    “差不多了,处里边已经过了,我担任副主任,主持信息办的工作。”孙妍嫣然一笑,“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屑于关心我的这点儿事情呢。”

    沙正阳摇摇头,再度苦笑。

    副主任副科级,但是主持信息办的工作,那么也就意味着未来如无意外,两三年后,孙妍也能再跨进一步担任正科级职务了,这并不比自己的升迁速度慢多少啊。

    但想想也是,孙妍本身起点就高,而且父亲的余荫人脉多少也还是能发挥一些作用的,哪怕是省计委这样的部门里,也一样是要认这种人脉资源的。

    “我怎么会不关心,只是我觉得你应该没问题,这从你的信心就能感觉得到。”沙正阳耸耸肩,“那我们……”

    除了第一种可能外,孙立诚还和孙妍谈到了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沙正阳会选择留下,继续在宛州工作。

    沙正阳现在在宛州深得林春鸣的信重,如果这个时候非要让他调回汉都,尤其是在明显不可能有多么好的机会口岸的情况下,这恐怕只会激化他和孙妍之间的感情矛盾,造成冲突。

    孙立诚也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形发生,他觉得这种方式不妥,或许用更委婉一些的冷处理方式来更合适。

    所以孙立诚给孙妍的建议是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除了感情之外,沙正阳和孙妍都还有自己的事业,那么在感情和事业发生了冲突的时候,是否可以双方都冷却一下,用一段时间来考验一下这段感情。

    孙妍马上就要担任领导,而且也需要在主持工作这段时间里拿出一些像样的成绩来证明自己,同样,沙正阳可能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临着繁重的工作,那么双方都在这一段时间里集中精力来做好自己事情,暂时冷却一下,或许能够有助于双方认真审视评估这段感情,或者通俗一点儿话来说,就是看看这段感情是否经得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

    孙妍接受了这个建议,她觉得可行,她也相信自己和沙正阳没有问题。

    “正阳,我考虑过了,如果非要你调回来显得太过于自私狭隘,你有你的事业和奋斗目标,而且我也感觉得到你对在宛州的工作很有感情,我现在也面临着工作上的压力,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要投身与工作中。”

    孙妍抹了抹自己额际的发丝,“明年开年,委里边要抽调一批干部到上海复旦大学去学习三个月,我可能也要去,回来之后信息办的工作必须要有起色,……”

    沙正阳点头,他很冷静。

    “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妨这样,我们利用95年这一年时间来作为一个我们的奋斗之年,我们约定都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奋斗,心无旁骛,力争实现自己的目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