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八节 超车,寂寞高手

第四卷 第六十八节 超车,寂寞高手

    “正阳,你真的觉得这个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能冲开一条血路?”段庸铭实在忍不住了,沉声问道。

    投资规模这么大,这还是一期就是一个亿,这还只是己方三家的投资,未计入中科院的人才物,未计入复旦的投入,也没有包括可以争取的国家投入和长江电子的投入,这个决心不可谓不大,在94年,这简直称得上是一场豪赌了。

    东方红是股份制企业,但实际上是集体资产为主,但正在股改期间,个人比例也在增大,但华峰就几乎是私人资本为主了,这么不计风险的大手笔砸入,就太不可想象了。

    高升电子怎么算己方也不过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华峰占有30%的股份,市政府只有20%的股份,这笔投入,对高升电子对段庸铭是可以接受的,但华峰投入就有点儿大了。

    东方红和华峰,都算得上是沙正阳的“基本盘”,但沙正阳敢这么不遗余力的动作,不能不让段庸铭感到吃惊。

    段庸铭不相信沙正阳看不到里边的风险,相反,他认为沙正阳应该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芯片行业的风险,但给他依然如故,这只能说明,沙正阳对芯片产业的未来,或者说对国内芯片产业是非常看好的。

    “阿段,我觉得你可能对芯片产业可能存在一些误区,没错,中高端的芯片设计和制造的确有被因特尔和amd垄断的格局,但是专用的低端芯片市场仍然很广阔,像我刚才提到的家用电器以后日趋智能化,所需要的各种解决方案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基站用射频芯片等等,市场非常大,而且还会越来越大,我们只要能分一勺羹都能赚得钵满盆肥,并非像你想象的竞争不过因特尔或者其他某家企业,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

    沙正阳对这个情况很清楚,二十多年后家电的芯片整体解决方案也是群雄逐鹿,瑞萨、恩智浦、意法、英飞凌、德州仪器割据,电源管理芯片则是德州仪器、安森美、adi、maxim、poerinegrations五家瓜分一半以上份额,并没有哪家企业在这一块上就独大,家家也都活得很滋润。

    这还没有说随着移动通讯的兴起,精简指令集大行其道,将因特尔为代表的复杂指令集挤到了一边,进而占据了半壁江山,而arm的特殊授权模式更是让各个设计公司各显神通,也才有了展锐、海思这些公司的崛起,可以说芯片领域水很深,现在的王者,未来也许就是落寞者,现在的草蛇灰线,就是未来的伏脉千里。

    一句话,市场很大很大,没有人能把每个领域都吞进肚里,哪怕是没有自己这个重生者,未来仍然有华为这样的脊梁企业扛起半壁江山,难道现在自己反而会因为惧怕失败风险而退缩?

    还有足足二十多年的机会,没理由不搏这一把,哪怕真的无法复杂指令集下挑战因特尔的王座,但起码也要为国内芯片产业留下一个备用通道,而至于精简指令集下的芯片市场,那就更不容错过了。

    “这么说,你的想法是走中低端的专用芯片?”段庸铭对这一行也还是有很深的造诣。

    “走一步看一步喽,谁能说得清楚十年后的情形,或许上苍能给我们一个超车的机会呢?”沙正阳笑了笑。

    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段庸铭一口喝干杯中的红酒,“正阳,真是看不穿你这个人,有时候你比谁都稳重,但是有的时候你又比谁都狂放大胆,认准的事情就绝不松口,嗯,有点儿武术里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味道。”

    “别,阿段你这么一说,我就成了寂寞高手了。”沙正阳乐了,“怎么样,没问题了吧?”

    “我没问题了,我那帮兄弟也没问题,你能说服华峰雷霆,连东方红都要参与进来成为主导者,我们还能有什么问题?”段庸铭爽快的应承道:“我只是有一点儿不明白,其实没有高升电子参与,你也一样可以让东方红和华峰就把这事儿给办下来,不是么?”

    “是,东方红和华峰的确能够办得下来,但是我希望高升电子参与是因为高升电子和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才有更密切的上下游关系,未来芯片产业需要形成一个生态系统,单打独斗是没前途而且很容易被人扼住喉咙的。”沙正阳坦然道:“我对阿段你有信心,也希望高升电子未来能够成为电子行业中的一个巨擘。”

    “那我可要真的多谢你的高看了,嗯,mpeg解码芯片将是第一战,你打算怎么做?”段庸铭已经开始考虑具体的行动了。

    他其实也看到了mpeg解码芯片的前景,而且也对沙正阳提出的这一块市场的看好,否则他也不会认同沙正阳提出的要接手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的构想。

    在他看来,只要能在mpeg解码芯片上一战成名,那么未来就可期,如果在这一战中未能达到沙正阳所描述的那般预期,那么高升电子这两千万就算是打了水漂,算是买个教训,他就会果断退出止损。

    “简单,华峰、东方红、高升电子三家出资成立一家解码芯片生产企业,一旦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拿出了样品,这家企业购买专利或者专利授权,进行生产,生产产品再卖给高升电子或者其他vcd影碟机生产企业。”

    沙正阳的意见让段庸铭大惑不解,“为什么不直接交给高升电子来生产,有高升电子来组建生产线更简单。”

    “阿段,你考虑问题太简单了,这家企业我希望产能会最大化,未来是要向整个vcd影碟机行业供货的,如果是被高升电子控制,其生产能力只能匹配高升电子需求,而冗余产能怎么办?卖给别家,就有点儿资敌的味道,不卖,眼睁睁的看着钱不赚,让斯高柏这些企业赚走,恐怕更难受。”

    沙正阳看问题很准:“所以,最好是分开,各算各的,免得相互干扰,高升电子可以占大股都没问题,甚至阿段你和你的团队重新募集资金成立一家新公司来和华峰、东方红来合股成立这家芯片生产公司也可以。”

    段庸铭笑了起来,“这个设想是好的,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是否可以授权其他企业来生产mpeg解码芯片呢?毕竟这家新企业和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利益不尽一致啊。”

    沙正阳一愣,思索片刻,哑然失笑:“嗯,我没有考虑周到,那就这样,直接由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成立一家生产企业,保留华峰、东方红、高升电子未来增资入股的权力,这样如何?”

    “那不如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和东方红、华峰以及我和我团队的新公司共同出资新建一家企业,你看如何?”段庸铭很看好mpeg芯片的未来市场,所以更看重这一块。

    “可以。”沙正阳也能理解,高升电子中段庸铭及其团队目前只占百分之三十多的股权,而他希望在新企业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也很正常。

    涉及到具体的出资和占股比例还需要进一步细谈,但敲定了大构架就是成功过。

    这也是沙正阳觉得自己在离开宛州之前需要敲定的一项重大工作,想到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以及后续的工作,沙正阳就有些烦躁。

    有些工作回了省里恐怕就没有那么方便了,很多都需要随时和段庸铭、雷霆以及东方红方面交涉,未来还涉及到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那边,所以琐务繁多,而且半点疏忽大意不得。

    “顺带说一句,联想也准备放弃他们已经研制成功的万门程控交换机技术了,不打算在这方面进行生产。”敲定了正题,沙正阳心态宽松了许多。

    “你觉得高升电子可以接手?”段庸铭来了兴趣,四千多职工,对他来说只要能有出效益的产品,他恨不得成为全能冠军。

    “为什么不行?”沙正阳目光望向南方,“做企业,只要有机会,没理由不抓住吧。”

    华为的程控交换机技术现在还赶不上联想的,但现在就靠着孜孜不倦的研发态度和服务周到的热情,硬生生啃下了大半个国内程控交换机市场,剩下的一半本该是联想的,却被国外企业所占领,这大概是联想最大的悲哀和遗憾了。

    华为也就是靠着在程控交换机市场上的大获成功和技术经验积累,品牌形象开始确立,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逆袭联想之路,一步一步从一个产值不足联想十分之一的草根企业变成未来国内电子行业中的王者。

    “那我们就得要抓紧时间把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那边的事情敲定了,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啊,正阳,这可算是帮高升电子又找到了一条消纳职工的出路啊。”

    段庸铭也没想到联想会放弃程控交换机市场,这在内部看起来显得不可思议,但联想要转型为计算机生产企业,放弃也在情理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