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七节 诗和远方,企业家和商人

第四卷 第六十七节 诗和远方,企业家和商人

    递给沙正阳一杯红酒,段庸铭示意二人到一边去。

    今天是高升电子内部的一个聚会,算是高升电子走入正轨之后的一个小庆。

    宴会选在了宛州宾馆,虽然汉江国际酒店更很合适一些,但段庸铭还是决定就在带有政府性质的宛州宾馆里招待来自各路的客人们。

    除了一些内部管理层人员外,还包括几个股东方和一些合作方,比如渠道商和供应链方面的负责人。

    股东那边,包括华峰方面,市政府那边邀请了副市长陈秀清,但陈秀清因故要稍微晚一些才到。

    这种类似于自助冷餐会的宴席现在看起来还比较高冷,但很自由,没有那么多拘束,也可以自由的选择谈话对象。

    “怎么样,我提供的消息是否准确?”沙正阳知道段庸铭想说什么。

    “嗯,联想内部的确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不过看起来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啊。”

    段庸铭兴致勃勃,这一个多月来,高升电子走入正轨,电话机的项目率先建成投产,而且声势也造出去了,渠道建设很顺利,这让他很满意。

    “很快就要见分晓了,这种不分出高下各执一词会让企业更糟糕,长痛不如短痛,错误决定都比不做决定好。”沙正阳摇摇头,“这是路线之争,必须要早作决断。”

    “你已经猜到了结果?”段庸铭话语里带有几分好奇。

    “毋庸置疑,你不也一样猜到了结果?”沙正阳含笑道:“很难说谁对谁错,只是性格和所处的角色被迫做出符合自己内心抉择的决定而已。”

    “就算是联想要走商业组装生产之路,也不一定非要放弃技术研发的路径吧?”段庸铭问了一个他自己都知道答案的问题。

    “技术研发投入有多大阿段你也应该清楚,对于现在的联想来说,它必须要心无旁骛,当然最重要的是它对继续从事自主研发没有信心,这是关键。”沙正阳淡淡的道。

    “你就对此有信心?”这才是段庸铭想问沙正阳的。

    他很清楚如果要独立自主的进行研发芯片,投入有多大,虽然之前他并没有涉足了解太多,但是这一段时间他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了信息,对这个行业进行了分析研究,已经意识到其中的难度。

    “嗯,因为我可以看到未来。”沙正阳说了一句谁都不会相信的真话。

    段庸铭笑了起来。

    “这话有些好笑,但我是真心实意。”沙正阳继续道:“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架构已经搭了起来,中科院、复旦大学、长江集团都有意,关键在联想,这应该是政府支持的一个商业化设计中心,要走商业化之路,也许前期会投入很大,甚至看不到光明,但是我觉得值,我相信你也看得到这一点。”

    “哦?正阳,我可是一个商人。”段庸铭耐人寻味的回答道。

    “不,商人这个词只能代表一部分,你应该是一个企业家,我相信一个有抱负的企业家应该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你只相当个单纯挣钱的商人,你也不会离开霸王电子了。”沙正阳回应道。

    “单纯的企业家太难了。”段庸铭若有所思。

    “所以要平衡好和企业家与商人之前的尺度,但我以为做好企业家是根本。”沙正阳笑了笑,“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个世界还是有些人看得到远方,有些人愿意为自己的理想而拼搏。”

    沙正阳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哲人,不断的在给对方灌着心灵鸡汤。

    段庸铭深深的看了沙正阳一眼,他觉得自己像是有些看不穿眼前这个人了。

    有时候这个人像是一个老于世故的官僚,有时候又像是一个激情澎湃的理想主义者,有时候更像是一个精于谋划的商业战略大师,这种种不同角色混合在这样一个年仅25岁的年轻人身上,怎么都觉得有些违和。

    但若非如此,这个家伙又凭什么说服自己来宛州,甚至到这个时候,自己的许多下属都还对自己为什么会接受这样一个邀请来到宛州而感到不解,虽然他们也承认现在这样的情形也很不错。

    “正阳,我觉得你应该仔细研究过,现在美国的芯片技术基本上是无敌的,我们距离对方的差距不能以道里计,要追赶美国人,难度非常高,失败的几率很高。”段庸铭平静的道。

    “阿段惧怕挑战,惧怕失败么?若是没有一点挑战性的工作,那又有多大意义?”沙正阳反问。

    “我不惧怕挑战,相反我也很愿意接受挑战,但是如果没有一点胜算的挑战,我就要考虑一下了。”段庸铭没有理睬沙正阳的激将法。

    “嗯,那阿段你真的觉得一点胜算都没有?”沙正阳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因特尔都敢放纵amd存在,难道我们举国之力就没有一点挑战的可能?现在都不敢去挑战,那以后我们还有什么机会?”

    在这个问题上段庸铭和沙正阳已经探讨过多次,意见渐趋一致,但是段庸铭毕竟不像沙正阳,对未来前景看不到那么远,所以沙正阳也力图通过描述和勾勒,来激起段庸铭的信心。

    “正阳,举国之力这话夸大了,你不是一直在强调这是商业行为么?”段庸铭反问道。

    “单纯依靠政府之力是做不好一个商业产品的,商业规则之下才能真正做出市场化的产品,但是政府采购仍然属于市场行为的一部分,我们应当争取到这一块来支持商业化。”沙正阳摇头,“过分拘泥于这一点那也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美国政府不也一样有政府采购,在特定领域一样会优先考虑本国产品。”

    “问题是我们能争取到这一部分政府的支持么?”段庸铭深表怀疑。

    “阿段,我们从未立足于奢望国家政府给我们多少支持,我们的想法还是只能立足于自身,ic产业相当庞大,分类也很多,像低端的芯片设计,主要用于大家电上的智能芯片,其设计难度要低得多,而且对于我们国内市场来说也极其广大。”

    沙正阳能理解段庸铭的担心,毕竟对方和他团队成员真金白银在高升电子中砸了几千万,冒然进入在他们看来明显有些像是冒险甚至有些像是唐吉坷德做法的芯片设计制造领域中去,风险的确很大,他必须要打消对方的这些顾虑。

    “说句不客气一点儿的话,哪怕是我们在中高端的芯片设计无法和因特尔、amd这些企业竞争,但是在大家电所需要的各种mcu处理器,手机和基站中的射频芯片等对设计制造要求都相对较低,最起码我们应当在这一块上有自己的话语权,而且这几块的利润也相对丰厚,当我们在这几块上能有所斩获之后,或许能够支撑起我们在中高端芯片上的追求。”

    段庸铭微微意动。

    沙正阳见对方有些意动,进一步道:“阿段,要不这样,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我在这一点上已经下了很多功夫琢磨,对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那边关注了很久,来自联想、复旦微电子中心和长江集团的人才储备,复旦微电子中心其实就是复旦的集成电路与系统实验室,这些人才足以支撑起这样一个芯片设计中心了。”

    “所以我考虑第一炮就是mpeg解码芯片,我相信微电子设计中心可以在较短时间内解决这一技术难题,为我们提供这个信心支撑,想必在这一步踏出之后,能够让你有些信心了吧?”沙正阳道。

    段庸铭苦笑,“正阳,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还能说什么?我段庸铭如果到这种程度都还不敢赌一把,干脆也就别做企业了,说吧,准备怎么做?”

    “嗯,我初步构想,华峰、东方红、高升三家共同出资取代联想,拿下联海微电子中心,原来隶属于联想的人才物和技术储备,可以让中科院接手折算成股份,复旦大学和长江集团也可以保留,这样有助于这家公司日后在沪江打开市场。”

    沙正阳显得很自信,显然是早就把这一点考虑清楚了。

    “东方红也要加入?”段庸铭微感吃惊。

    “三洋若斯电器是东方红的控股企业,未来家电芯片需求不会小,提前进入上游领域只有好处。”沙正阳解释道,“怎么,意外么?”

    “那当然好,欢迎之至,不过出资数额和比例怎么算?”段庸铭更笃定了,有东方红这个大金主加入进来,那就好办得多了,他就是担心高升电子在资金上出现缺口,没想到沙正阳并无意让高升电子承担太多。

    “东方红出资6000万,华峰出资2000万,高升电子2000万,怎么样?至于股份比例问题,那还需要和中科院、复旦以及长江集团商议,但如果有缺口,东方红还可以考虑增资。”沙正阳语气坚定,信心十足。

    段庸铭倒吸一口凉气,这说明沙正阳很看好这个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的未来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