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六节 唐僧肉,防微杜渐

第四卷 第六十六节 唐僧肉,防微杜渐

    “你有心事?”雷霆在沙正阳办公室里走了一大圈,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看着对方:“你以前很少有这种状态。”

    “我这种状态不好么?废寝忘食,做好手里每一项工作,而且硕果累累。”沙正阳没理睬对方的挑衅,淡淡的反驳道。

    “你少在我面前装,别人不了解你,我还能看不出来?说吧,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烦心?”雷霆手扶在沙发扶手上,“我感觉你来宛州都没有这么纠结,是孙妍的事情吧?我不相信工作上的事情能让你这么难以抉择。”

    “你把我看得太高了,我不是神。”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孙妍希望我调回汉都去,我同意了。”

    “调回去?你把我们给忽悠到宛州来,现在你拍拍屁股要回汉都了,你对得起我们么?”雷霆似笑非笑,“好了,不开玩笑了,回汉都没什么,关键是回汉都有你合适的位置么?我觉得你在这里干得热火朝天,回去没有合适位置,你能不能适应啊。”

    “之前我没同意,就是考虑到回汉都可能要闲着,不过这一次情况略有变化,嗯,曹书记可能会到省政府办公厅工作,我可以到省政府办公厅。”沙正阳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颈项,平静的道。

    “黄绍棠要当省i长?”雷霆反应也很快,企业做到这一阶段,也需要对地方政治格局有所了解了,华峰在汉都和宛州都有生产基地,而且规模还在扩张中,所以雷霆也不得不入乡随俗,对这些关心起来。

    “你倒是反应挺快啊。”沙正阳点点头,“有这个说法,但现在还不确定。”

    “你和孙妍说了?”雷霆皱起眉头,“你是不是也太急切了?看你样子又不像是很想回去的样子,那你不知道等一等看一看再说?还是在床上被孙妍给迷住了忍不住显摆了?”

    不得不说雷霆的言辞太过“犀利”,让沙正阳都忍不住咂舌,“喂,雷霆,你能不能稍微文雅一点儿?怎么这么粗俗?”

    “粗俗?正阳,你想过没有,你是真想调回去,还是只是觉得为了不违逆孙妍家里人的心意才调回去?”雷霆皱起眉头,“你最初来宛州,我就提醒你要考虑清楚,但既然来了,你总得要干出点儿成绩来才行,这么来晃一圈,消磨一两年时间,又这么不明不白的回去,有何意义?你没考虑过?”

    沙正阳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但在内心里却只能叹息。

    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问题是摆在自己面前的这样一段感情岂是能说丢就丢的?

    而且现在这也不是孙妍家里人的想法了,孙妍本人也是这个意思,他就不能不认真考虑了。

    调回省政府去,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但好歹也在省政府办公厅里,影响也有限,曹清泰既然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想必也能替自己安排妥帖,在中枢里,没准儿还能一展所长,远胜于之前孙妍提到的孙立诚替自己想办法的出路。

    若是能因此收获一段美好的感情和美满的婚姻,沙正阳觉得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雷霆,我考虑过,我也不愿意离开宛州,如你所说,我现在在宛州也算是正得心应手的时候,但做事情也不能只考虑自己,我也要考虑一下孙妍的感受,她和我相隔千里,像牛郎织女一样两地分居,她一个女孩子也很难。”

    沙正阳慢慢的道:“我相信我在宛州所作的一切,省里领导也都看得到,再说了,黄书记对我也不陌生,我觉得我在省政府里也能有所作为,莫非你还不相信我?”

    “正阳,我说不过你,不过我知道你在宛州未来应该是前景最好的,林书记和钟书记他们都很欣赏你,这样的机会抓住了,要不了两年你就能在下边当个书记县长的,这份资历可比你在省政府办公里苦熬强得多。”

    雷霆也知道既然是沙正阳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他也只能祝福自己兄弟。

    他也相信沙正阳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是做过认真考虑的,再多言,恐怕也只能加重对方的心理负担了。

    “好了,雷霆,不说这事儿了,本来也没有确定下来,现在说这些没意义。”沙正阳也不想谈这个话题,“宣传部应该找过你们华峰了吧?该支持的支持一下,不要理解为打秋风,这个主意是我出的,你应该知道我对打秋风这类的行径是最深恶痛绝的。”

    “我没理解错,说实话,我还很乐见其成,如果能上央视展示一下企业风貌,哪怕只是晃一下让华峰这块牌子露一下,我都觉得值,可宣传部说的宣传片那么长不可能在央视露面,我就觉得意义不大了。”

    说起正事,雷霆就不客气了。

    “十几分钟的片子,央视一套怎么可能播?哪有那么长的广告?短片只有十来秒钟时间,主要展示宛州形象,怎么可能把一家企业推上去,你这是强人所难了。”沙正阳没好气的道:“那个宣传片是要拿到国外一些华语媒体上去播的,算谁把你们华峰招牌打到国外去了,你还不知足?”

    “得,华峰产品市场在国内,不稀罕国外市场。”雷霆油盐不进。

    “宣传册上可以考虑你们华峰的产品,那都是要摆放在国内乃至香港的各大机场的,这总对你们华峰有意义了吧?”沙正阳真不想和这个家伙磨嘴皮子,不是宣传部这帮人化缘无能,他才懒得和雷霆来说这些,“该支持就支持点儿,你雷大老板今年赚那么多,还在乎这一点儿?”

    “两回事,我就怕你们宛州市委市府以后把这种打秋风的事情干顺手了,我们企业就难过了。”雷霆看了沙正阳一眼,皮笑肉不笑,“或许你不是这么想的,但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尤其是开了这样一个口子,我琢磨着,经开区要成立公安分局,是不是又要让我们这些企业也支持一把?”

    沙正阳一下子脸色严肃起来,身体都挺直许多,“你听谁说的?”

    “怎么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雷霆觉得沙正阳似乎有些大惊小怪,“只准你做初一,不准别人十五?”

    “这是两个概念!”沙正阳提高音调,“之所以化缘,我们是考虑到这其实是为企业的一种变相广告,甚至你广告都未必能有这种效果,要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播出,还要再诸如美国和加拿大以及香港等地的华语媒体中播出,这实际上相当于是广告拍摄和宣传费,但经开区成立公安分局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这该是政府的事情,谁把手伸到你们企业身上来了?”

    “别那么大惊小怪,或许人家能向我们开口也是看得起我们,捐赠两台车,买几吨油,也很正常不是?”雷霆不以为然的道:“怎么感觉你对这个这么敏感?这点小钱,对于华峰来说,不值一提,……”

    “不,雷霆,或许对你来说没什么,但这种口子一开,对于全市招商引资环境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破坏,或许我之前考虑得有些差了,不该在广告宣传片上就出那个馊主意!”沙正阳不无懊恼的道:“现在却被人有样学样了。”

    “行了,正阳,这个社会风气就是如此,宛州算是不错了,汉都那边更过分。”雷霆摇着头,“而且人家只是信口一提,或许本来还没这个意思呢,我理解错我也不一定。”

    “不,这事儿我得向林书记和冯市长报告,需要澄清一下,化缘赞助点儿钱是小事,但是一旦我们招商引资的环境有了污点,日后影响就大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么来的,必须要防微杜渐!”

    沙正阳越想越觉得如此,他不能容忍自己开这个坏头,虽然在此之前,宛州类似事情多如牛毛,但是他希望从现在开始要想办法禁绝,以维护宛州来自不易的招商引资口碑。

    对于沙正阳的较真,雷霆也是无语,他无法理解沙正阳怎么会在这种事情如此大动干戈。

    在他看来,这都是一种普遍现象,哪里都是如此,企业本来就是唐僧肉,只要别太过分,大家也都能理解。

    见雷霆满脸不解,沙正阳当然知晓对方的想法,在这个时代,甚至在十年二十年以后都仍然或多或少的存在这类现象,在越落后的地区越突出。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习以为常,但是往往就是这种习以为常的心态就会对一个地区的总体发展环境带来潜移默化的侵蚀性破坏和损害。

    宛州要想在汉川甚至在中西部地区独树一帜,要向沿海地区招商引资环境上看齐甚至超越,那么有些方面,比如地理区位无法改变,那么就应当在这些软环境上做足文章。

    只有这样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从细微处着手,彻底杜绝,宛州才能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胜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