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五节 算无遗策,有口皆碑

第四卷 第六十五节 算无遗策,有口皆碑

    沙正阳很拼命,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宛州呆的时间不长了。

    一旦黄绍棠就任省i长,很快曹清泰就会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而自己可能就会调到省政府办公厅。

    具体干什么工作还不确定,不过省政府办公厅里,一个副处级随便放哪儿都行。

    所以他想要在离开宛州之前把雀巢公司这件事情敲定。

    前期和雀巢接触了几次,并非毫无收获,双方在接触中还是积累了一些信任和理解,只不过雀巢考虑到他们在大陆的这个生产基地产品线较为丰富,甚至可能建成一个综合性的生产基地,一直未能确定。

    根据沙正阳从各个渠道了解到雀巢中国内部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分歧,一度考虑到方案的两种可能,一种是分成两个基地,奶制品和冰激凌基地,谷物食品和巧克力威化及糖果基地,还有一个方案就是选择一处合适区域,建设一个综合性生产基地,以缩减成本,提升效率。

    奶制品包括乳品,一直是雀巢仅次于咖啡的一大主要产品,包括各种婴儿、青少年和成人奶制品以及营养品,冰激凌虽非雀巢的主打产品,但鉴于雀巢的名声,在国内城市市场已经有较高的期待。

    而谷物食品和巧克力威化、糖果均为雀巢的主打产品线,所以雀巢在做出这样一个考虑时慎重斟酌也在情理之中。

    要想让雀巢真正下决心,还得要在这个专属方案上做文章,尤其是要在满足雀巢需求的奶源和谷物食品原料上作文章。

    宛州是汉川重要的小麦产地,同时大麦的产量也不小,之前专属方案中没有具体详细的阐述这一点,需要立即补上,同时要配之以图文,证明宛州在这方面具备良好稳定的货源供应。

    关键还是在奶源,目前宛州的奶牛养殖户不到四百户,拥有的奶牛仅有一千余头,年产原奶七百吨左右,这对于像雀巢这样企业来说,几乎是杯水车薪,要想满足雀巢需求,就意味着要建立一个大规模的养殖体系,而这除了雀巢公司要发挥作用外,在前期更重要的还是地方党委政府要配合和支持。

    可以说,能不能让雀巢抛弃疑虑放下心来,关键在于宛州市委市府能不能让他们认同在这项工作上的决心。

    从市委到市政府的会议纪要很快就出来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宛阳、真阳、龙陵、大野、香城等五县大力发展奶牛养殖业的文件也迅速出台,并成立了市养殖业领导小组,由市长冯士章亲自挂帅,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张邦友担任副组长并兼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对启航路南段的雀巢食品工业园效果图也很快出炉,经开区明确提出了要为大型食品工业园打造一个花园式的生态生产基地,在各方面都向国际标准看齐。

    “钱书记,污水处理厂恐怕要提上议事日程了。”沙正阳陪着钱正从统一集团生产基地工地上出来,一起上了车。

    “这么紧迫?能不能缓缓?”钱正又觉得头开始疼了。

    开发区的建设力度的确拿了起来,在新增加了两家规模资质都不弱的建筑企业进场之后,启航路南北段的建设进度迅速提速,目前还是处于建筑企业垫资阶段,还显现不出来,但是等到12月一过,这个问题就会凸现出来。

    资金不足永远都会困扰着经开区,这是沙正阳在管委会开会时候下的结论,只有很拮据和更拮据两种状态,没有其他。

    原因很简单,现在经开区由于招商引资打开了局面,几乎是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在进行开发,在土地质押上更是把全市农工中建已经压榨得狠了,信用社也喊吃不消了。

    陆健甚至直接把目标放在了更多的乡镇合金会上,逐家商谈借款,连沙正阳都觉得有点儿疯狂了,但是这却是迫不得已之举,否则根本无法支撑起这样庞大规模的基建投资。

    也全靠了从各个渠道的借款,才保证了整个经开区从道路建设到管网线路的建设,但即便是这样,资金链也已经绷得相当紧了,到了明年春节前后可能就会是一道坎,稍不注意可能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

    对经开区来说,虽然有市财政做后盾,但是年关都难过,市财政也不可能只保你经开区一家,到处都是窟窿,需要钱的地方海了去,关键时候还得要靠自己。

    现在沙正阳又提出了要建污水处理厂,不得不让钱正心烦意乱。

    钱正也很清楚污水处理厂必须要建了。

    事实上在这一轮开发建设之初,沙正阳就提醒过,如果在经开区的建设进度平稳的情况下,污水处理厂可以拖到明年来考虑,但是如果开发力度过大过快的情况下,污水处理厂必须要早建,否则到了一大批企业建成投产时,就会面临污水围城的困境。

    “没法缓了,现在我都觉得有些晚了。”沙正阳苦笑,“污水处理厂不像一般企业,厂房修好就能运营,建设周期长,前期还需要试运行,还不敢出差错,否则就是环境灾难,尤其是咱们这里是食品产业园,所以这件事不能拖,而且……”

    “而且什么?”钱正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而且冯市长不是也答应要在各方面支持么?这不正好,就说雀巢方面希望在这一块上也能得到保障,顺带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沙正阳转着眼珠子,打着主意。

    “你还真以为冯市长会一下子把款项都拨到位不成?”钱正对市政府里这边运行这一套了如指掌,轻蔑的撇撇嘴:“你想多了。”

    “没指望过,但是一期款项总要拨出来吧?”沙正阳微微一笑。

    “那倒没问题,但一期资金有何意义?二三期不拨到位,根本就修不下去。”钱正大惑不解。

    “钱书记,这就要看我们拆东墙补西墙的本事了,也要看我们在招商引资上的本事了。”沙正阳很笃定,“咱们甚至可以把第一期的资金挪一部分来支持雀巢专属产业园区建设,甚至还可以在拿下卡夫之后为卡夫专属产业园提前开建,那都没问题,污水处理厂可以适当放缓,……”

    “你什么意思?”钱正越发搞不明白沙正阳再打什么主意了,这都是可以预测得到的,这么搞意义何在?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堪么?

    “钱书记,如果说因为雀巢和卡夫两个食品产业园都敲定了,您说省里领导会不会来看一看呢?咱们宛州经开区弄出了这么大声势,邀请省领导来看一看,不为过吧?”沙正阳抿嘴诡秘一笑,“届时,污水处理厂如果拖了后脚,市里肯定看不过意吧?”

    钱正恍然大悟,指着沙正阳,连连摇头:“正阳,你这是在玩火逼宫啊,恃宠而骄也不是这么干的!”

    “钱书记,那您说这么着?”沙正阳摊摊手,满脸无奈,“你也知道,陆健他们已经竭尽所能了,宛阳、龙陵和真阳三个区县的合金会被我们贷出来一千六百万,基本上都榨干了,他甚至已经在打东峡县几家合金会的主意了,他说实在不行就找宛州制药厂暂借款渡过难关,这种情况下,还能找谁?”

    钱正摇头无语。

    不得不说,这超前规模超大强度的基础设施建设简直比烧钱还来得快。

    五家建筑公司齐头并进,让经开区的面貌形象日新月异,林春鸣和冯士章来看过几次都极为满意。

    但是满意归满意,你想要从他们手里掏点儿钱,那就难了。

    一找他们,他们一下子推到阴朝凤那里去了,这领导把这种异论相搅的手法玩得比古代君王还顺溜,要从阴朝凤那里额外掏钱,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迫不得已,也只有这么干了。”钱正思前想后,咬着牙道:“这事儿真要有什么后遗症,我来扛着。”

    “嘿嘿,钱书记,当然只能你扛着,我肩膀稚嫩,胳膊腿儿细,扛不住啊。”沙正阳笑呵呵的道:“不过我分析过,风险后患也不是很大,光是雀巢一家已经足以耀眼,但如果能把卡夫也拉进来,我相信无论是谁来,哪怕是马书记周省i长来,也足以一个交代了。”

    “而这样大的场面,我相信林书记和冯市长肯定嘴都笑得合不拢了,哪还会在意咱们这点儿先斩后奏的事儿?擦屁股本来也就该是他们这些领导干的活儿不是?不能只享受荣光而不付出代价不是?”

    “你啊你,正阳,你这一天脑瓜子里想的东西可真多啊,琢磨正事儿也就罢了,怎么还把领导心思揣摩得如此细腻?”钱正感慨万千。

    自打把沙正阳要到身边当助手,钱正就觉得自己虽然活儿没少干,一样压力巨大,但是心情却舒爽了不少,成绩有目共睹,表现有口皆碑。

    钱正最腻歪就是辛辛苦苦把活儿干了,却还得不到认可,现在可好,几乎每一项做的工作,要么就是领导一开始就喜欢看重的,要么就是领导被一步一步引导着重视关注的,这种感觉非常好。

    而这一切似乎都和沙正阳这家伙脱不了干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