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四节 出路,格局
    一旦一地党委政府将其作为一个政治任务来抓,那么其可以动员的力量就是无穷的。

    在极短的时间内,全市现有奶牛养殖户的情况就被摸了起来,同时适宜养殖奶牛的区域也被统计了出来,并有了下一步的规划。

    考虑到这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对各区县乡镇发展养殖奶牛的意愿也进行了初步摸排。

    但很显然,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没有哪个农户能拒绝这种事情。

    当然,前提是要保证技术和销路。

    在这一点上,现在还无法确定,必须要等到和雀巢进入实质性的谈判之后才能涉及到。

    但是沙正阳有印象的是雀巢的印象总体来说在国内还是算比较好的,如果真的能够进入宛州落户,并逐渐打造成为雀巢在内陆地区的生产基地,的确能够给宛州各方面都能带来很大的正面效应。

    专属的方案也开始制定,加入了在宛阳、真阳、大野、龙陵四个区县建立规范化的养殖基地,依靠公司加农户和规模化的养殖场这两种方式来灵活的满足未来雀巢的需要。

    招商引资方案确定了由市招商引资局和经开区双方共同来做,查缺补漏,力争做到最好。

    而对宛州全市的广告宣传片和广告宣传画这一构想也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极大兴趣。

    尤其是沙正阳提到可以考虑将宣传片向央视甚至海外一些华人媒体来播放,宣传画宣传册可以摆放到诸如首都国际机场、沪江虹桥机场、广州白云机场甚至香港启德机场这些高端商务人流特别大的区域去,想一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这一类的宣传方式,可以让多少特定受众群体感知到宛州的山水地理和人文历史,这种对宛州整体形象的提升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招商引资和旅游业发展促进,在一定程度上更代表着主政者的影响力和形象提升。

    在这一点上,冯士章比林春鸣兴趣更大,他几乎是催促着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化局等部门要对沙正阳的这一建议尽快拿出可行性的方案来,甚至上升到了政治高度来要求。

    “正阳,你这小子可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啊。”王挺手里拿着一柄茶色折扇,倏开倏阖,笑眯眯的看着沙正阳:“你倒是好,摆了一道,走人了,可把我和老吕、老龚、庆瑞给害苦了哇。”

    “王部长,不能这么说吧。”沙正阳端起茶盅喝了一大口,连连摇头。

    他是被临时召唤过来的。

    本来他不想过来,现在正是经开区最忙的时候,但是始作俑者是他,冯士章也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和王挺、吕彬奇和龚振强、武庆瑞他们交流一下,提一提想法和创意,这样也让这帮家伙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怎么不这么说?你们要招商引资就说招商引资的事儿呗,怎么又突然说到城市综合形象和影响力的问题上来了?你这是存心不让我们清闲啊。”

    王挺压力最大,冯士章盯着他要让在最短时间内拿出可行方案来,吕彬奇和龚振强协助。

    可又是宣传片,又是宣传画和宣传册,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儿?

    而且还得要结合当前招商引资的大气候,这难度可不是一般化的高。

    “嘿嘿,王部长,现在林书记和冯市长可是最见不得谁人清闲啊。”沙正阳半真半假的回了一句。

    “要我说,这事儿王部长和吕市长,还有龚局长和武局长应该感谢我才对,我提的这个想法,正好可以充分证明我们宣传和文化口的工作是可以在经济工作这个中心主题中大有作为的,同时也能证明我们旅游产业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会越来越显现出重要地位。”

    “正阳,你少给我们在这里下迷魂药,这事儿你鼓捣出来的,你得给我们出主意,而且还得要拿得出手的主意,我和王部长刚才被冯市长叫去说了半个小时,翻来覆去就一个主题,必须要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来,如果不能让他满意,那就唯王部长和我是问。你把紧箍咒给我和王部长给带上了,你也别想跑掉!”

    吕彬奇和沙正阳比较熟,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避讳。

    “现在老龚和老武都在这里,冯市长说了,如果这项工作不拿出像样的成果出来,说明文化局和旅游局主要领导就是在浑浑噩噩混日子,这个帽子可扣得不小,你不想让老龚和老武在冯市长那里去挨骂吧?如果光是挨顿骂就能过关也行,可现在摆明挨了骂还得要继续干,做到让冯市长满意为止,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好好干啊。”沙正阳嬉皮笑脸的道:“龚局长,武局长,你们别听王部长和吕市长在那里吓唬人,冯市长要骂也是骂他们俩,他们市领导,首当其冲嘛,哪有挨骂就把下属推到前面去的?再说了,这活儿既然推不掉,那就做呗,宣传部、文化局和旅游局这么几十上百号人,难道还做不出一个像样的方案来?”

    龚振强和武庆瑞都是苦笑,你倒是说得轻巧,光是出个主意就行了,可效果如何,能不能让领导满意,板子就打不到你身上了。

    吕彬奇斜晲了沙正阳一眼,似笑非笑,“看样子你是有底儿了?”

    “吕市长,求人可不兴这个做法,起码也得要准备一顿饭吧?王部长,您说是不是?”沙正阳笑得比狐狸还奸猾,“还有,到时候我求到您的时候,您可不兴打官腔啊。”

    吕彬奇瞪了沙正阳一眼,“说正事儿,别给我上套。”

    “嗯,那就说正事。”沙正阳清了清嗓子,“其实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宣传片,我个人意见可以分成两块,一处是短片一二十秒,最好不超过三十秒,把我们宛州的精华集于一体,重点突出人文地理和历史渊源以及自然山水,凸显我们的环境优势,这是要拿到央视上去放的,所以越短越好,撷取菁华。”

    “还有呢?”吕彬奇继续道。

    “另外一部可以考虑适当长一些,十到十五分钟的短片比较合适,这部短片可以全面一些,包括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都包括进来,但也不宜多,毕竟要拿到国外一些媒体去播放的话,太多这些内容不利于传播。”沙正阳沉吟道:“国外对我们国家还是戴着有色眼镜观察,所以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过程,这第一部过于突出我们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会被国外那些有心人借机抵制。”

    沙正阳的建议让王挺和吕彬奇都忍不住挑眉,这方面的考虑他们都未曾想到,但沙正阳却考虑到了。

    “在选择怎么来拍摄的问题上,我建议市里边可以考虑投资大一些,选一些擅长拍摄这一类的导演来掌舵,哪怕资金花费多一些,但值得,毕竟这是招牌门脸,不容有失。”

    这一点王挺和吕彬奇都点头赞同。

    “至于说宣传画和宣传手册,这就相对简单了,先拿效果图出来,我估计汉都那边的广告公司都能胜任,但还是一句话,一分钱,一分货,要想做得精致完美,具有吸引力,还得要花钱。”沙正阳总结道。

    “广告宣传片,正阳你估计要花多少钱?”王挺问道。

    “这不好说,你要请名导,比如张艺谋,陈凯歌,徐克,光是导演的薪酬都可能要你几十万,这没个深浅。”这个问题上沙正阳不好发表意见,“不过我之前说过,可以考虑把企业拉进来,可以谋得一笔赞助,所以我觉得该花还是要花。”

    话说到这份上,也就差不多了,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活儿,堂堂一个宣传部长,一个副市长,还加两个大局长,怎么会搞不定这样一桩事儿,只不过因为不知道这个提案渊源,所以才要让沙正阳来给个说法。

    倒是武庆瑞专门把沙正阳留了一下,想要和沙正阳探讨一下旅游工作。

    沙正阳倒是很理解这位旅游局的局长,偌大一个旅游局,只有区区十个人,挤在三间办公室里,局长和副局长两人坐一间,其他几个处室挤在两间房里,委实有些寒碜。

    这位武局长原来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调任旅游局当局长,本来还有一个副局长名额,竟然都没有补齐,这在官场上可算是很罕见的事儿,大概也是能去的不愿意去,愿意去的资历又不够的原因吧。

    “武局长,今儿个我真的有事儿,管委会那边还等着我,我也是被冯市长点将过来的,要不这样,您约个时间,我到时候准时到,如果是饭局那就更好,咱们边吃饭边聊,怎么样?”沙正阳急于脱身。

    “那就说定了,就明晚怎么样?我们旅游局清水衙门,请不起好的,但一顿火锅还是没问题。”

    武庆瑞大喜,他也知道沙正阳是个忙人,更是红人,在工作上总能踩得到领导的喜好,不仅是林书记,冯市长似乎也一样如此,所以他很想找个机会结交请教一下。

    只是觉得,以前从没打过交道,自己这小门小户的人家恐怕看不上眼,但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自然就要把事情敲定。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