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六十节 软实力
    “我了解过雀巢这几年的动作,他们在我们大陆的动作很大,除了咖啡,还涉及到了奶制品和婴儿产品,他们的胃口很大,野心也很大,中西部地区是他们必争之地,所以他们不会放手。”

    管委会内部有分工,陆健分管规划基建和拆迁,而奚重山分管招商引资,沙正阳主要工作是服务,但是作为常务副主任,他还要负责攻坚克难。

    像雀巢这类大客户,难度高,他不可能放手不管,一样需要花心思。

    “老奚,你和卢雅盯着点儿,雀巢在国内名声很大,一旦它落户我们宛州经开区,其影响力比顶益和统一这些影响力要大得多,要知道一句雀巢咖啡,味道好极了,让全中国都知道了雀巢,如果雀巢在内地最大的制造基地落户宛州,对于我们宛州经开区乃至宛州的影响力都会要极大提升。”

    “嗯,剩下这两个月,我和卢雅商量了,重心就在雀巢和咖啡上,老曹那边我都放手了,让老曹自行安排。”

    奚重山也很清楚引入雀巢和卡夫的重要性。

    事实上管委会内部就研究过,虽然说从长远来看,中小企业才是宛州经开区食品产业基地的根基,但是就目前来说,还处于起步阶段的宛州经开区需要一些国际性的大品牌来提升影响力和吸引力,这也意味着竞争力的提升。

    顶益和统一乃至日清虽然也属于较大的投资,但是方便面产业委实要低端了一些,而雀巢和卡夫却不一样。

    对于国人,甚至包括港台的投资者来说,如果雀巢、卡夫这样的国际知名食品品牌落户宛州,会极大的促进他们前来考察投资的兴趣。

    “那么大家觉得雀巢迟迟不愿意明确态度的问题究竟在哪里呢?研判分析也这么多次了,大家也应该有一些数了吧?”沙正阳皱着眉头道。

    时间不多了,只有两个月就到年底,也就意味着要全年算账了,市委市府今年对经开区的考核指标没有过多的放在gdp和工业产值上,而是放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协议引资和实际到位投资这是两个关键指标。

    沙正阳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最少能拿下一家,雀巢和卡夫,现在看起来雀巢的积极性要高一些,可能性也要大一些。

    “正阳,接触过这么多次,你也见到了,雀巢和卡夫是外资企业,对咱们国内,尤其是内陆地区的投资环境还不是十分了解,或者说信任感比较低,这一点我们力图改变他们的固有印象,但这需要时间。”奚重山也开始总结,“我归纳了一下,可能有几方面。”

    “嗯,那意味着我们需要改进的方面还挺多?”沙正阳脸色也有严肃起来。

    “我和大家也都琢磨过,咱们经开区初建,肯定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是事实,我们也要承认,但如果我们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做好了,我觉得可以极大的给予投资者信心。”奚重山没有否认。

    “老奚,你说。”沙正阳点点头。

    “第一,开发区建设这一块恐怕还要进一步加快,主要是在绿化完善这一块,食品企业,尤其是像这些国际大品牌,他们对生态环境比较看重,我觉得不妨在这上边做文章。”

    奚重山应该是和陆健商量过,但陆健还未完全认同。

    “我看过启航路的规划,启航路目前主要是向南延伸,因为考虑到向北地势比较崎岖一些,山林较多,但我觉的这其实可以在设计上考虑一下,为雀巢和卡夫专门打造一个大型食品产业基地。”

    奚重山却显得信心十足。

    “这些山林中主要是次生林为主,并不值钱,但是却贵在已经生长了几十年,如果合理规划,依托树木、湖沼可以在设计上下功夫,反正也是前期规划,投入也不大,到时候我们可以拿着规划效果图去找雀巢或者卡夫,请他们提意见,我相信在为他们打造专属产业园这份诚心感召下,应该会有比较好的效果的。”

    沙正阳眼睛一亮,这个奚重山还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这番“讨好”雀巢和卡夫这些国际知名大品牌之举的确很有些新意,想一想拿着专属规划图,再有美轮美奂的效果图,上面标注着雀巢工业园或者卡夫工业园,他相信没有谁不会为之意动。

    如果能够在规划方案上打造出一两个专门针对这些国际食品行业巨头的产业园来,无疑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但这显然还不够。

    “老奚,这个构想好,我觉得极具吸引力,之前我们宛州开发区该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我相信对方也对我们的情况十分了解了,我们的弱点他们也清楚,和沿海诸如沪上、广州、青岛、津门这些城市比,在交通条件和信息渠道上我们的劣势不言而喻,但我们的优势他们也无法相比,我们能够为他们打造专属的产业园,完全按照他们的想法来设计建设,这份诚心足够了。”

    沙正阳咬着牙道:“但这肯定还不够,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模板,如果我们能打造出一个最佳模板拿下雀巢或者卡夫其中一家,也许拿下另外一家也就不是问题了。”

    “嗯,当然不够,我们宛州地理位置和交通区位,在内陆地区肯定是名列前茅的,但是和沿海地区相比,却没有多少优势,突出交通优势,但却也会让我们自身劣势显现出来,我觉得在辐射中西部地区影响力的凸显上,我觉得是不是还可以下一下功夫?”奚重山道。

    “哦?老奚,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健和闫鹏也都来了兴趣。

    “比如制作一本画报介绍我们整个宛州的人物地理生态山水以及投资环境的,让这些投资者能够更直观的感受到,……”这一点奚重山并没有想清楚,“不要只局限于咱们经开区,咱们经开区范围太狭窄了。”

    “你的意思是以全市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制作宣传?”闫鹏问道。

    “嗯,咱们宛州十区二县,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如果撷取其精华,加以优化展示,我觉得应该是很不错的。”奚重山踌躇着道:“总而言之,我的意思是要充分把我们宛州的总体实力展现出来,而不能靠我们经开区单打独斗,……”

    “你的意思就是市委市府应该综合考虑一下如何来展示我们宛州的竞争力,通过一些多渠道多方位角度来展现我们宛州的竞争力?”沙正阳已经明白奚重山的意思了,一句话就点透。

    “对,对,对!”奚重山脑海中的那层隔膜一下子就被沙正阳戳穿了,豁然开朗,“嗨,我始终没有想通透,或者说表达不出来,正阳,还是你厉害,一下子就把这个话题戳穿了,就是这个意思,咱们宛州人杰地灵,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历史人文,都堪称一流,这应该也算得上咱们的……”

    奚重山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沙正阳微笑着补上一句:“软实力!”

    “对,软实力!这个词形容得太贴切了。”奚重山感慨无限,“正阳,不得不承认,你的脑袋瓜子和心思剔透,无人能及。”

    “得,就一个词语而已。”沙正阳也不知道“软实力”这个词语现在有没有被创造出来,不过看样子现在似乎还没有人用这个词。

    想想也是,高层开始注重软实力的积累还要几年去了,现在国家连硬实力都还相差甚远,还在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to)以便于支持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而努力,奢谈什么软实力就有点儿夸张了。

    不过国家层面的事情,现在自己也还管不着,但从宛州这一个层面来,却值得好好思考一下。

    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的让宛州的名气大起来,印象深起来,这也是一个非常考究的活儿,在这一点上,宛州做得并不好。

    “老奚考虑的问题远了一点,但是从长远计,这些工作都需要早一些准备,只是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有点儿鞭长莫及的感觉。”陆健看问题还是很犀利的,“这应该是从市委市政府,最起码也是市委宣传部和文化局这些部门来统一考虑的问题,我们贸然提出来,弄不好还会让市委宣传部和文化局这些单位对咱们有意见呢。”

    “嗯,除开这一点,老奚还有什么想法?”沙正阳点点头,这个问题需要从长计议,短时间里还解决不了。

    “还有就是咱们在自身的服务上可能还要更具体一些的体现我们的效率优势和周到细致了,前期我们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准备,但我觉得还有改进和完善的余地。”奚重山点点头,“或者说就像你刚才提到的,专属的服务方案。”

    “专属的,个性化的,有针对性的反感,既要有一个统一大模板,但更要体现出每一个具体企业的需求和解决方案的不同,这一点上,服务中心要全方位介入进来,我亲自来跟进。”

    沙正阳抿着嘴,目光锐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