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五十九节 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第四卷 第五十九节 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沙正阳本来不想和孙妍提曹清泰和他说的事儿,现在这只是曹清泰出于信任自己和自己这么一说,究竟能不能成还不好说,当然曹清泰既然开口,估计也应该是基本上敲定的事情才对。

    不过看见孙妍阴郁的面孔,沙正阳又有些不忍了。

    都不容易,孙妍也一样。

    省计委这个部门,号称小省政府,部门庞大,内设机构多,能进入省计委的除了调进来的,分配进去的基本上都是名牌重点大学,研究生都不少,像北大清华人大复旦这些学校的人每年都有,而诸如浙大、山大、武大、华大、嘉大和湘大这些学校进去的,就更泯然众人矣。

    原来沙正阳还不觉得,以为孙妍到省计委里边就能够轻轻松松过日子,但看到孙妍的状态,他才意识到自己恐怕误读了孙妍的想法。

    读书时代和工作时代是不一样的,人都有上进心,或许进入省计委时她并没有存着多少争强之心,但是当看到同龄人或者比自己稍微大一点儿的同事们都在奋发争先,力争上游求上进时,孙妍如何能安之若素?

    孙妍本来就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父母对她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母亲素来自立,对她影响很深,正如她母亲所说的,女人不能依附于谁,要做到离了谁,她也一样能自由潇洒的保持着优雅生活的这种状态。

    看见孙妍欢呼雀跃的模样,沙正阳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颗石头。

    不管怎么说,相处这么久了,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一定感情基础,一幕幕从脑海中掠过,沙正阳也有些恍惚了。

    “黄书记可能要当高官的事儿大家都在传,但没听说曹书记要到省政府里去啊。”一下子喜出望外的孙妍整个面容都浮动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心情大好的她几乎要忍不住放声歌唱了。

    “这种事情不到文件出来,谁能确定?”沙正阳皱起眉头,“曹书记也只说有这种可能,就那么提了一提,他之前不知道我想回省里。”

    “不管,只要曹书记回省政府了,你无论如何都要去求曹书记把你弄回来,这要比我爸去想办法强得多!”孙妍乐滋滋的道:“我爸找人把你调回来,要么就是国企里边,要么就是冷门单位,那些热门单位不好进不说,而且你又是副处级,调回来要占别人的位置,谁会乐意?”

    孙妍这番话是大实话。

    当初虽然说要想办法把沙正阳调回来,孙立诚都更多的是希望沙正阳能够去通过林春鸣找门道,也就是考虑到以孙立诚自己想办法,肯定回来的位置不会太好,沙正阳未必会接受。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结果,那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

    “小妍,这事儿暂时还只能是你我知道,本身里边还有很多变数,如果黄书记没有担任省i长,又或者曹书记没有回省政府,种种可能都存在,所以……”沙正阳忍不住劝诫提醒道。

    “行了,我知道了,黄书记当省i长的事情大家都在传,又不是你一个人在说,曹书记能和你这么说,难道他心里没数?你不是说曹书记的性格你很了解么,难道没把握的事情他会主动和你说?”

    孙妍显然对这里边的门径也很熟悉,居然反问得沙正阳哑口无言。

    “小妍,我只是说万一……”沙正阳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也认了,……”孙妍瞪了一眼沙正阳,“就怕是你自己存着那些心思,不想回来倒是真的。”

    这话说得沙正阳也只能无奈的摊摊手。

    “正阳哥,你回省里来哪点儿不好了?如果能到省政府办公厅,就算是才来没法解决你的正处级,但两三年内解决正处级可能性很大,而且省政府办公厅里的正处级可比你一般的正处级分量要重得多,如果那时候你还想要下去,既可以到汉都,也可以到周邻的涪岗、昭阳这些地市的区县去,那比现在要好得多吧?”

    沙正阳深深的看了孙妍一眼。

    不得不说机关单位里是成长的最好温床,哪怕只是在省计委才呆了一年多时间,孙妍就已经对体制内的种种升迁变化谙熟了,当然这可能也和她的“家学渊源”有关。

    沙正阳从未相信孙立诚就是一个单纯军队转业干部,能够一步一步走上正厅级的汉化总厂党高官位置,岂是头脑简单之辈?

    只是这位自己的“准岳父”似乎把很多问题考虑得过于精明剔透了一些,方方面面全数考虑进来,以至于其中更重要的一些东西却反而退到了其次。

    这里边倒也无所谓对错,只是各自的出发点不同而已,沙正阳能理解,也并无多少怨气,唯有一些遗憾罢了。

    ******

    “什么?!徐守信被省纪委带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沙正阳差一点儿从座椅上蹦了起来,“我记得昨天市委常委会他还参加了,怎么……”

    “谁知道?”陆健也是满脸震惊的神色,“上个星期他还带着市公安局一帮人来调研经开区成立公安分局的事情,你不在,我作陪,我看他精神状态挺好啊。”

    “那可不见得。”奚重山摇摇头,搓揉着脸颊,“我听说谭兴志被带走之后,他就情绪一直不太好,还住了两个星期的院,也就是这一两个月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现在看来,估计他是以为过关了,所以才会轻松一些,谁曾想……”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的确让沙正阳有些意外。

    徐守信在宛州的风评很一般,或者说不是很好,但是也谈不上什么臭名昭著,但他的手的确伸得有些长却是事实,尤其是对市公安局那边干预颇多,在顾红普时代就屡遭诟病,但依然故我,一直到林春鸣来之后,才稍微收敛了一些。

    但你要说这种伸手干预有多大的问题也说不上。

    他是市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公检法司理论上都属于他领导,只不过这种领导按照比较标准的说法应该是政治领导、原则领导、方向领导、队伍领导,而对于一般的具体业务和人事安排,则不应该过多插手才对。

    谭兴志的落马对全市都震动不小。

    公安机关的一举一动始终是社会舆论的焦点,这在未来一二十年间都从未改变。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一个派出所长出事都要比一个区县的副区长副县长或者一个检察院法院的检察长院长出事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而一个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出事,那几乎就比得上一个副市长出事了。

    无他,公安机关牵扯面太大,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催粮催款,刮宫引产,基本上衣食住行,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样样都能牵扯到,而尤其是在警务和非警务尚未真正厘清关系的这个时代,就更是如此了。

    徐守信不太可能和吴定义一案牵扯上关系,否则不可能拖到如此之久。

    连吴乔生都只是被调离宛州,周俊雄被交流到市林业局担任局长之后这么久了,大家都以为这件事情也许就要差不多平息下来了,没想到又再起波澜了。

    徐守信的被省纪委带走,意味着从谭兴志一案中衍生出来的问题开始发酵了,但是只是一个徐守信倒也算不上什么,就怕还会牵连出更多的人来。

    “多事之秋啊。”陆健也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还说开发区公安分局能尽早筹建起来,上个星期徐守信和祁局长来都态度积极,我还在想看能不能在12月底之前就挂牌,现在看来,悬了。”

    “也未必。”沙正阳摇摇头,“徐守信出事,总还有其他人来接替他的位置,说实话我看他这一年多对正经八百的工作没太大兴趣,倒是对一些旁门左道的事儿很来劲儿,当然谭兴志出事之后他就安静了许多了,换一个人来,没准儿就能借着这个契机推进工作了。”

    “正阳你的意思是新的政法委i书记会是省里来?”陆健若有所思。

    “这话我不敢说,不过咱们都能掂量得到。”沙正阳含糊以对,不正面回答,“咱们不管其他,还是做好自己手里的工作才行,卡夫食品那边还在犹豫,咱们也别太殷勤,免得人家还觉得我们是不是有啥陷阱,不过我觉得雀巢那边还可以使使劲儿。”

    “雀巢那边卢雅在盯着,但那边要求很高,感觉有些拿捏的味道。”奚重山也很苦恼。

    先易后难,现在像卡夫和雀巢这些国际大品牌食品企业,就没有那么容易随便拿下了。

    这些大品牌,眼光高,要求苛刻,前置条件多,尤其是对一些细节问题更是格外较真。

    谈了好几次,也来考察过了,就没声音了,你要说有点儿希望都没有,好像也不是,就这么把你吊着。

    你主动联系,他也会回应,但是总是要以各种理由把你拖着,或者就提一些明显难以满足的条件,希望能达到,这让管委会也是欲罢不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