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五十七节 柳暗花明
    “正阳,目前无论是深圳还是沪上证交所企业上市都需要国家体改委认可,难度很高,不过无线电厂改制为高升电子,这一案例很经典,我觉得可以去尝试一下。”朱凤厚给予鼓励。

    “谢谢朱书记关心,的确沪市深市上市都有不小的难度,不过高升电子的一个大股东是香港华泰公司,所以如果在深市沪市上市有难度,高升电子可能希望到香港上市,必要时甚至可以借壳上市。”沙正阳道:“青岛啤酒开辟了赴港上市先例,我相信高升电子完全可以跟进。”

    “到香港上市?”朱凤厚和赵嵩都忍不住扬起眉毛,沙正阳的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大胆,青岛啤酒的确开辟了先例,但是那是国企,你一家国资只占股20%的股份制企业要去香港上市,这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嗯,到香港上市只是一个想法,也不排除去美国上市,不过到美国上市需要到境外注册海外公司重新走一道程序,稍微复杂一些,但是如果可以,高升电子也愿意一试。”沙正阳笑着道:“按照段庸铭的说法,未来的高升电子要做大,需要在各方面和国际接轨,也需要这种方式来吸引人才和资本进入,有利于高升电子步步壮大。”

    “正阳,高升电子的考虑是不是太简单了一些?”尤哲忍不住插嘴问道:“据我所知,像高升电子这样的私人控股企业,恐怕是很难获得批准的,无论是赴港还是赴美上市融资,现阶段深市沪市,赴港赴美,主要还是为国有企业募集资金,用于国有企业改造成为现代企业。”

    “哲哥,这我知道,你说的国企募集资金改造成为现代企业有点儿美化了,事实上大部分上市企业的情形都并不好,更多的还是为了解困还债,我可以说抱着这样心态去上市募资的,日后结果都不会太好。”沙正阳摇摇头,“恰恰是像高升电子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应该鼓励上市募资的,因为它募集来的资本就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这才是企业上市的根本目的。”

    沙正阳的话大家都明白,但是现实就是这样。

    现在乃至今后几年大量国有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在地方财政难以支撑的情况下,玩一玩上市概念,从股市圈钱应该是一个非常伟光正且政治正确的手法。

    至于说这会不会对股市带来负面影响,谁在乎?

    “正阳,你很看好高升电子?”赵嵩问道。

    “嗯,很看好,我觉得高升电子未来会比若斯电器和华峰电器更具发展潜力,因为它有一个充满冲劲和活力的团队,段庸铭的眼界眼光远胜于一般的企业家。”沙正阳很肯定,“上市难不倒他,关键是他要通过那种方式来上市,而上市之后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哪方面,这才是关键,当然现在说这些有些言之过早,起码也应该是97年以后的事情了。”

    无论是曹清泰还是朱凤厚都有些感慨,沙正阳的表现他们已经很看好了,但是没想到其表现出来的远见卓识仍然让人吃惊。

    三大国企改制,紧接着沙正阳还要推动最大的一家上市,无论沙正阳怎么自谦说他只是一个建议者,但是从沙正阳在东方红集团里的影响力就能看得出来,一直持续不断的成功已经让这些企业把沙正阳视若神明,企业的大政方针更多的还是遵循着他给出的路径在前行,这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朱凤厚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之前通过曹清泰引线认识,沙正阳向他阐述了东方红改制和股权激励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他当时也有些犹豫,但是最后在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认可了沙正阳的观点,批准了企业改制并让管理层开始持股。

    而现在换来的回报是极其丰厚的,虽然各方股份都在缩减,但是其本身的价值却是成几何倍数的在增长。

    可以说原来银台县政府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把县酒厂交给东方红集团换来的股份现在会这么值钱,而且还在越来越值钱。

    给朱凤厚的感觉,沙正阳的思路始终都要比人快一步,他的目光总能比周围的人看得更远,别人还在思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他已经在推进企业全面改制,当别人开始考虑改制时,他却已经在谋划企业上市了。

    这就是差距,但这样一个大学念中文的家伙,怎么就会对搞企业经济这一块的工作如此谙熟,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吃完饭之后,几位女性开始了她们的娱乐方式打麻将。

    而几个男性显然对这种群众性娱乐方式不太感兴趣,品茶,纵谈时政,这才是符合几个人身份定位的消遣方式。

    当然这也要因人而异。

    “曹书记你要离开新湖?”吃了一惊,沙正阳有些不敢置信。

    虽然早就知道曹清泰在新湖不会待太久,但是沙正阳估计最起码曹清泰也要在新湖呆上两年吧,没想到这才一年多时间,曹清泰就要走了。

    “可能你都知道了,黄书记工作可能会有变动也许要到省政府,他有意让我到省政府去。”曹清泰显得很沉稳自信。

    “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沙正阳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办公厅主任是由省政府秘书长兼任。”曹清泰摇了摇头,“大概是这样,但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

    “黄书记什么时候到省政府那边去?”沙正阳联想到自己的问题,孙妍不是一直要求自己调回来么?如果曹清泰到省政府工作,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问题是自己愿意去么?沙正阳忍不住苦笑。

    从内心来说他更希望到基层区县去干一任县长书记的,没有经历过县委i书记和县长的干部履历始终是不完整的,在沙正阳看来,缺少这一环就是一个缺憾。

    “估计快了。”黄绍棠和曹清泰谈了,但是却没有具体说去向,只说省政府是最大的可能性,不过既然是黄绍棠和曹清泰谈及到这个层度,曹清泰自然义无反顾。

    见沙正阳脸色有些诡异,曹清泰斜晲了沙正阳一眼,“怎么了,有什么想法么?想来省里?”

    曹清泰有些惊讶,沙正阳似乎不是喜欢放弃挑战的人,怎么现在又除了这么一出?

    沙正阳也不隐瞒,把孙妍和他闹别扭以及孙立诚的态度说了,曹清泰一时间没有吱声。

    “曹书记,是不是有难度?”沙正阳问道。

    “嗯,正阳,难度倒谈不上,如果我真的去了省政府那边,你的问题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来的话,恐怕暂时还只能是副处级过来,而且也不可能像你在宛州那样时间一到,林书记就能把你安排到某个正处级岗位上,在省政府里边,多少也需要注意一些影响,那里边盘龙卧虎,各方面都要顾及。”

    曹清泰的话是实话,沙正阳也明白。

    “那倒没关系,只要能回来。”沙正阳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正阳,你考虑过没有,你在宛州的机会很难得啊,你现在担任副处级干部已经一年半了,也就是说,明年五月你副处级就满两年了,如果林书记有意培养你,极有可能就要让你到某个区县担任代区县长,等到年底再来当选,这可能是对你最合适的一条路,如你自己所说,没在下边当过区县长和区县委i书记的干部,是不完整的干部。”

    沙正阳沉默不语。

    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问题是要让他就此和孙妍分手,他又不愿意,如孙妍所说,连一点儿牺牲都不肯做出,这样的感情还有必要保留么?

    所以他觉得,也许自己真的该为这段感情付出一些才对。

    “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打定了主意,那我会帮你的。”曹清泰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

    “曹书记,不用想了,我主意已定,能调回来就调回来吧,孙妍一个人在汉都也太孤单了,我回来之后各方面都没啥了,至于说机会,我想也许日后会有的。”沙正阳终于下了决心。

    曹清泰叹了一口气,他感觉到了沙正阳语气里的无奈,能够做出这样的牺牲,这说明沙正阳对这段感情还是很珍视的,不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

    “好吧,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那我也不劝你什么了,或许回来真的还有其他造化呢?”曹清泰点头,“到时候我如果过去了,我会和你联系。”

    “好,那就恭祝曹书记到新岗位能一下子打开局面。”沙正阳笑着道。

    “但愿吧,现在只能说是最大可能性是到省政府,但也不排除有其他选项。”曹清泰点头,“孙妍知道你做出了这样大的牺牲,肯定会兴奋得感激零涕。”

    朱凤厚他们绕着竹园走了一圈,就回来了,这种类似与英国下午茶的活动,能够更好的展示我们国家内部的强大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