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五十四节 何处是良缘(梁园)

第四卷 第五十四节 何处是良缘(梁园)

    忍不住抚摸了一把眼前这具越来越诱人的胴体,沙正阳心中感慨了一下。

    男人和女人一旦跨过了那道界限,那么很多事情就变得自然而然,如同真正夫妻。

    就像他趁着国庆回来一样,虽然两个月未见似乎有些生疏了,但是一旦亲密之后,那份生疏立即就消融在亲怜密爱中了。

    晨光透过略略有些透光的窗纱洒落在床头,沙正阳撑起身来,靠在床头。

    这一个多月里他格外充实。

    解决了无线电厂改制的问题,让这样一个体量庞大的国有企业顺利转型,而交付的段庸铭团队也开始展示出他们的勃勃活力,vcd影碟机生产线正在有条不紊的组建,而电话机生产线也预计在11月底之前建成投产。

    学生电脑的市场调研还在进行,不过这也不是沙正阳操心的事情了,相信段庸铭他们有他们的判断。

    可以说从来到宛州之后,沙正阳给自己确立的三大任务之首,国企改制,自己已经交出了一份十分完美的答卷。

    宛州电风扇厂改制的宛州华峰电器已经成为华峰电器最重要的生产基地,目前已经实现了月产各型饮水机10万台的目标,预计全年可完成销售收入4亿元,这个水准甚至超出了当初的预期。

    而且这还没有算上宛州华峰电器从六月份开始量产的空调扇。

    新建的空调扇生产线在7月实现了月产6000台的产能,并在8月份进一步提升到了10000台,进此一项,就能为宛州华峰94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1500万元。

    虽然这个数据和饮水机的销售收入比起来不值一提,但是这却是华峰电器摆脱单一的饮水机产品线的一个突破,这也是一家企业要做大做强的必经之路。

    目前雷霆已经组建了华峰的产品研发部,开始正式研发商直饮式净水机系列产品。

    按照雷霆根据华峰市场调查部对国内市场调查结果做出的评估,在未来三到五年之后国内单纯的饮水机市场会逐渐进入相对饱和状态,而更为时尚时髦的直饮式净水机会逐渐受到追宠。

    沙正阳对此没有干预,他印象中前世国内饮水机市场哪怕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前十年仍然占据着主流地位,而直饮式净水机依然没有完全普及开来,更像是一种新潮的小资式产品。

    他也只是提醒雷霆不仅要开发直饮式净水机,也还应当继续在饮水机上研发突破,这个市场可能不像他预测的那么简单。

    雷霆很重视沙正阳的意见,表示会认真重新对市场进行调研,但表示不会放弃直饮式饮水机以及商用直饮机的研究。

    对此沙正阳也很理解,毕竟那代表着发展方向,只不过这个过程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快罢了。

    相较日新月异的宛州华峰,若斯电器的生产销售就要显得平稳许多。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年产60万台的洗衣机在三洋的鼎力支持下,已经改变完毕,目前已经实现月产4万台,预计到年底就可以实现满负荷生产。

    从月季牌到三洋若斯,从普通的双缸洗衣机到引进的全自动滚筒式洗衣机,三洋若斯电器已经完成了蜕变,现在的关键就是在市场上进行突破,重新塑造品牌之路。

    从七月份开始,三洋若斯洗衣机的广告开始频繁出现在包括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包括一些省级电视台也一样开始滚动播出由张凯丽出演的三洋若斯洗衣机广告宣传片,在国内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要知道张凯丽出演的《渴望》哪怕是在几年后仍然在无数人心目中记忆犹新,而她代言三洋若斯洗衣机更是充分展示了作为一个含辛茹苦的妻子最好的帮手就是三洋若斯洗衣机。

    对于94年的国人来说,洗衣机仍然称得上一个大件,而经久耐用和品牌信誉度都是不可或缺的考虑因素,而三洋的品牌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三洋若斯洗衣机从7月开始便开始进入了井喷式的畅销。

    按照焦虹的预计,94年一年可以完成30万台的洗衣机销售任务,这还是在产能尚无法完全释放的前提下,实现销售收入5个亿。

    这个数据将一下子把原来宛州电器厂极盛时期的产值提升八倍。

    可以说,之所以林春鸣乃至冯士章等人能如此信任沙正阳,以至于在无线电厂改制方案上几乎是无条件的支持沙正阳,在很大程度就是源于沙正阳在电风扇厂和电器厂改制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基础之上。

    没有这两家企业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市委市政府还是无线电厂的干部职工,都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认同了这样一个改制方案。

    目前三洋若斯电器对第二条洗衣机生产线的改造也已经全面拉开了序幕,预计到明年2月就会彻底改造完毕,届时将实现年新增产能50万台的目标,为此焦虹也信心十足的为明年预定了实现销售收入18个亿的目标。

    这可真不是一个小目标了,18个亿的销售收入,对于宛州市来说,这样一家企业简直堪称一个彻头彻尾的巨无霸了。

    像原来作为宛州领头羊的宛州制药厂连望其项背都做不到,甚至连一样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宛州华峰都只能望而兴叹,雷霆为95年宛州华峰确定的销售收入是2个亿,在三洋若斯电器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在领导们心目中的印象,在同事和下属们的威信,是建立在自己的不断成功前提下的。

    当然,并不是说自己失败一次领导和同事们就会把自己打入地狱,但是无线电厂这一次改制却不容有失,因为它的规模太大,牵扯面太宽,省里的领导们一样关注着无线电厂的改制。

    钟广标就和他谈到过,韦庆良和吕青都专门召见过他,详细了解无线电厂的改制情况,甚至连马耀东和周远望也都在不同场合与林春鸣和冯士章谈起过宛州无线电厂的改制问题。

    对于无线电厂改制为高升电子,沙正阳是充满信心,甚至比三洋若斯电器的成功还有信心。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未来几年前vcd影碟机市场有多么疯狂,也没有人知道段庸铭团队前世中可以创造出多么骄人的业绩,同样也没有人知道光是mpeg解码芯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东西,可以在中国市场上赚走几十上百亿的利润。

    沙正阳可以确定,只要高升电子步入正轨,自己在宛州市里领导的印象就再也无人能动摇,哪怕是像冯士章、唐华这些和自己关系一般的领导也会同样认同自己在经济工作上的突出能力,甚至在省里边相关领导那里,自己也已经挂上了号。

    想想也是,沙正阳觉得自己还真是赶上了许多机遇,在银台时一鸣惊人搞起来了东方红,进入了黄绍棠的眼帘,现在在宛州又推动了几大国企的改革,而且取得了如此卓越的成绩,不但韦庆良和吕青对自己印象颇深,甚至还进入了省i长周远望的视野,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这份境遇的。

    看着身旁沉沉熟睡的女孩,沙正阳突然意识到自己又长了一岁,二十五了,94年就这么在不知不觉间飞逝而过,其间虽然有无数风波曲折,但是最终都还是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

    那自己未来该怎么做?

    回汉都,钟广标是和自己一道回来的。

    路上钟广标谈到了自己。

    自己任实职副处级干部已经一年半了,而且还担任了距离正处级干部只有一线之差的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现在经开区的发展势头很好,但沙正阳清楚自己不太可能在这个岗位上干太久。

    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乡。

    经开区当然好,但是终究还是太单一了一些。

    说来说去,它并不具备一级政府的职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市里划出来的自留地,专门用来发展经济的自留地。

    在这里固然可以心无旁骛的搞经济建设,但是对于一个想要快速成长起来的干部,作为资历的积累,却显得太孱弱了一些。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终究还是要下区县去,只有区县的主要领导岗位上打磨一番,才能真正赢得领导的认可,否则,自己在他们的印象中始终只是一个擅长搞经济工作的干部,这不利于全面发展。

    问题是,孙妍怎么办?

    孙妍和他说了,她爸,孙立诚希望自己调回汉都,以免日后两地分居之苦。

    这给沙正阳出了一道大难题。

    调回来不是做不到,但是你一个副处级干部调回汉都这个副省级城市里,就太尴尬了,而且年龄的劣势也会凸显出来,可以说多半就只能安排到某个局行部委里,对于一心想要一展身手的自己是难以接受的。

    沙正阳理解孙立诚的担心和好意,这是出于对自己和孙妍的感情出发,虽然对自己来说,这可能太狭隘了一些,但从一个父亲来说,这却是很理所当然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