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五十二节 决然
    林春鸣有些犹豫。

    这本来不是他的风格。

    既然是书记碰头会上形成的意见,那就应该不折不扣的推进下去,但是不得不承认,阴朝凤的观点打动了很多人的心。

    事实上在书记碰头会上,冯士章、唐华和孟子辉三人的态度都不太明朗。

    三个人都认同必须要改制,也欢迎段庸铭团队接手无线电厂,但是也在关于市政府剥离多少债务和保留多少股权上有异议。

    真正态度最坚决的是钟广标,甚至在林春鸣本人也觉得剥离债务过多,而保留股权太大,只是本身这一改制方案是钟广标坚决推动之下拿出来的,所以林春鸣给予了支持。

    在书记碰头会上无论是唐华还是孟子辉都就股权是否保留太多市政府承受债务太重的原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可以考虑剥离1000万左右债务,保留8%左右的股权。

    冯士章的观点是剥离500万债务,保留5%股权,但最终林春鸣还是支持了钟广标的意见,而其他三位最后还是认可了钟广标的方案。

    但没想到在这一问题上会在常委会上引发这么大的波澜。

    林春鸣觉得自己还是小觑了阴朝凤的能量,另外他也意识到自己虽然通过这一年的工作逐渐掌握了工作主动,威信逐渐建立,但是在经济工作上长期以来形成的不自信仍然深深的存在于市里边这些领导当中。

    他们对几大企业给市财政的巨大伤害印象太深了,只想着赶紧把这些包袱丢出去,市里边不要再被这些麻烦事儿所困扰就好,至于其他,他们懒得想太多。

    现在这种僵局是林春鸣始料未及的,他为自己的大意感到自责,但走到这一步,他需要表明态度,这是作为市高官的一份担待。

    “老阴的担心,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对这个问题不能单从某一方面来看待。”林春鸣双肘撑在桌案上,左手拿着2b铅笔,右手食指竖起比划着,加强气势:“这个方案之前老钟他们已经经过了充分的研究和论政,我认为不必对这个方案有过多的担心,我们市政府从前年以来已经为无线电厂承担了接近三千万的债务,只要能摆脱这个包袱,我们市财政就可以轻装上阵。”

    “我们剥离债务,不能仅仅只考虑我们自己解脱,同时也要考虑我们的合作伙伴的心态,我们市政府仍然保留一定股份,甚至也是大股东之一,能够在心理上予以合作伙伴的极大支持和稳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们乃至几千职工重塑信心,这种心理上的鼓舞激励不可小觑。”

    “至于说老阴担心的问题,合作伙伴是不是缺乏信心,或者底气不足,我想无论是段庸铭团队投入的2000万现金,还是香港华泰投入的2000万,都是真金白银,我们市里也会派出监督审计人员随时关注,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我相信段庸铭也好,香港华泰方面也好,都会对自己的投入负责,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必要庸人自扰。”

    “既然大家在这个问题上仍然有疑虑,我觉得还是通过民主集中的方式来决定更妥当,……”

    林春鸣之前并没有单独就这个问题和其他常委们沟通,但他坚信自己可以说服大家。

    不出所料,表决结果,林春鸣、冯士章、唐华、钟广标、孟子辉、叶和泰、王挺、明永昌、钱正均投了赞同票,而阴朝凤投了反对票,徐守信弃权。

    市政府常务会议重演了市委常委会的一幕,仍然是顺利通过了这一方案。

    “虽然顺利通过,但是我感觉得到好几个常委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钟广标虽然态度很坚定,但是面对如此多的人担心,要说心里没有一点担忧,也是假话,他是对沙正阳有信心,尤其是沙正阳提出了关于vcd影碟机产业发展方案有信心。

    “我觉得这可以理解,事实上如果市政府真的坚决要求全部退出也没有多大关系,我可以说服段庸铭和雷霆他们各自多接受一部分股权,甚至也还可以让其他企业来入股,不影响大局。”沙正阳显得很轻松,“谁也没有绝对把握保证企业未来就能红火,但是市政府这样保留部分股份的确能够给合作者和职工们带来一份安心,也许以后还会给自己带来一笔丰厚的回报。”

    “你有信心就好,段庸铭他们在霸王电子干得很出色,但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事情也不少见,无线电厂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钟广标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沙正阳笑了起来,“钟书记,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比我都还有信心呢。”

    “滚!”钟广标笑骂,“这是我牵头的,我能不担心?”

    “钟书记,放心吧,段庸铭他们也不傻,几乎每个人都投入了几十上百万元,如果没有一点把握和信心,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做?”沙正阳很沉稳的道:“事实上如果市里边真的要打算放弃这部分股权,以后一样也有机会,三个月或者半年后,都可以,不信我们可以见证。”

    “你的意思是未来如果市里边转让这笔股权,会远高于现在付出的2500万?”钟广标敏锐的捕捉到沙正阳话语中的意思。

    “我认为是如此。”沙正阳很肯定的回答。

    “林书记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他更多的还是从市里边持股可以稳定段庸铭团队和香港华泰方面以及广大职工们的信心着想,毕竟职工们刚刚脱离国企职工身份,肯定情绪有波动,市里边仍然持有部分股权,会让他们心中稍许放宽心一些。”

    沙正阳不认同钟广标的观点,“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多顾虑,看到宛州华峰和若斯电器的表现以及职工们收入状况,他们就应该放心了。”

    “但时间还是短了一些,谁能保证明年也是如此?”钟广标摇头。

    “国有企业也不是铁饭碗,这个观念要扭转,企业经营不善,什么都可能发生。”沙正阳没有解释太多,“钟书记,无线电厂改制成功之后,我可就算是可以脱手了,我的工作重心就要放在经开区那边去了。”

    “哪有那么简单?”钟广标撇撇嘴,“扶上马送一程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段庸铭他们团队很有能力,但是他们毕竟初来,对于宛州情况以及无线电厂情况都不熟悉,还有一个过程,我和林书记、冯市长以及老钱都说了,你还需要有一个半年的过渡协调期,帮助段庸铭他们适应,而且你原来提到的那些,要付诸实施,难道不需要好生运作一番么?”

    沙正阳一时间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沙正阳相信段庸铭他们团队可以迅速适应无线电厂。

    他们团队多达数十人,遍布企业各个环节,也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而且之前沙正阳和贝一河也专门甄选物设了一批原厂思想较为开放的干部来配合他们,所以这一点他并不担心。

    但是,如果新企业要不想只是复制一个霸王电子,那么就必须要有更长远的考虑,联想内乱已经端倪初现,如果没有外力介入,联海微电子中心势必烟消云散,这是机会。

    同样vcd影碟机产业一旦兴起,那么涉及到机芯和解码芯片这两块巨大的肥肉,谁能无视?

    机芯沙正阳暂时还不敢奢望,但是mpeg解码芯片却是可以尝试突破的,没有理由放着联海微电子中心这一块巨大的人力和技术资源不利用起来。

    而且像mpeg解码芯片的技术难度远不及电脑芯片,只要找对路子,沙正阳认为是完全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实现突破的。

    事实上前世中亿世(ess)公司也只是用了一年时间就研发出了mpeg2代解码芯片技术,而且还绕过了斯高柏(c-cube)mpeg1代技术专利,解码清晰度更高,纠错能力更强,而在此之前陈兆良的亿世(ess)公司虽然在电脑声音解决方案上有所造诣,但是在vcd解码芯片上还是一个新手。

    如果把联海微电子中心掌握在手里,在有针对性的对这方面进行技术研发,沙正阳相信联海微电子中心甚至还要不到一年时间也许就能在解码芯片上有所突破。

    如果真的有困难,哪怕到美国那边高薪聘请或者挖角,也值得。

    要知道前世中,斯高柏(c-cube)的mpeg1代解码芯片一度卖到了65美元每片,哪怕是亿世公司打破了斯高柏垄断之后mpeg解码芯片价格降到了15美元每片,其利润仍然高达每片8美元以上。

    前世中仅仅是96年斯高柏卖出500万套mpeg1代解码芯片,就为斯高柏带去了2亿多美元的纯利润,这让无数国内整机生产厂商为之汗颜。

    而到后期,可怜的vcd影碟机整机生产厂家每台影碟机的利润甚至连二十元人民币都不到。

    沙正阳绝不会容忍这样的局面出现,机芯技术或许他无力解决,但是mpeg解码芯片技术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他不能容忍这样庞大一笔利润被斯高柏和亿世这两家美国公司赚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