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五十节 自我成熟的标志
    魏东平赴武阳上任,东峡县委i书记原本市委是有意让袁成功调任的,但征求袁成功意见是,袁成功表示愿意留在真阳,最后便作罢。

    这个决定很难说对错。

    赴东峡担任县委i书记看似距离副厅级领导更近了,但一去东峡起码两年时间内不会动,还不如留在真阳,人熟地熟情况熟,万一有机会也能顺理成章上位。

    随着林春鸣在宛州地位日益稳固,威信日高,宛州全市各区县和局行的班子调整也会进入一个新阶段。

    按照林春鸣的提法,尸位素餐、得过且过、混吃等死、安于现状的这些现象都必须要彻底清除,不换思想就换人这一做法要彻底落实,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选拔一批年轻的优秀干部充实到区县中去开展工作,让宛州成为全省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一块高地。

    真阳这两年总的来说发展还算是不错,但是袁成功肯定还不太满意,未能竞争赢魏东平和陈秀清,这让他有些失望,也有些不甘,那么继续在真阳干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就是袁成功的想法了。

    现在从中央到省市,都是把经济工作放在了首位,一切工作都要服务于发展经济,那么袁成功自然也要将重心放在这上边。

    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市经开区紧邻,甚至连为一体,现在复兴大道西段也就是要把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与宛州经开区彻底连接起来,这样一来是有利于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市经开区在产业配套上对接契合,同时也有利于在交通、管网等方面上的一致性。

    事实上宛州经开区也一样希望如此,如果能够把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纳入进来,双方协调统一规划,形成互补,对于未来在产业招商引资上的布局也会有很大的益处。

    当然这其中不可避免也会有一些竞争,但从全市这个角度来看,利大于弊很明显。

    “理解,真阳今年总的势头不错,袁书记大概想取得更大的突破,上次还在一直和我说,手里边却能够擅长经济工作能打硬仗的干部。”沙正阳想起什么似的,微微沉吟了一下,“卢雅,你有没有兴趣下区县?”

    卢雅心一跳,侧首问道:“沙主任,我现在还说不上吧?”

    她现在正科级才半年,要说奔副处级肯定还不够条件,像沙正阳那种破格提拔不是随便哪个都能有资格赶上的,所以她从未想过。

    “嗯,我知道,不过宛州这边的干部素质,尤其是在搞经济这一块上的干部还真的比较缺乏,所以袁书记也是有感而发,不仅仅是真阳,像香城的郑县长和北溪的杜县长都和我谈到过,觉得很多干部始终跳不出农业经济的窠臼,还在沉湎于以往的思维模式中,要找到能够适应新形势思维开放擅长经济的干部,还真不容易。”

    沙正阳摇着头,似乎很有感慨。

    “我也和唐书记、叶部长闲聊的时候谈起过,在选拔和培养干部的时候,要注重多岗位轮换,尤其是年轻干部要夺把他们放在一些经济工作的岗位上中去锻炼,另外如果有机会也应该主动和省委组织部提出在干部交流挂职上做文章,比如让我们一些区县干部到省计委、财政、经委、交通等部门去学习锻炼挂职,开拓眼界和思维,增强自信,……”

    “沙主任,宛州虽然在工业上有一定基础,但是个人感觉,绝大部分干部,在心态上仍然是一个农业地区的干部。”卢雅忍不住道。

    “嗯,说得很好,心态上仍然是一个农业地区的干部,还在用着农业地区干部的心态思维来考虑问题,这也就是最大的问题。”沙正阳赞赏的点评了一句,“尤其是在区县里,这种心态思维还很浓,这也对区县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有很消极的副作用。”

    “宛州还是太大了一些,十县二区,而且县域经济发展极为不平衡,除了东峡和宛阳以及真阳的经济略好外,包括龙陵、裕城这些区县,县域经济基本上都没有多少起色,我个人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宛州未来要塑造成为汉川第三城的关键。”

    卢雅的观点很犀利大胆。

    欣赏的看了一眼卢雅,沙正阳若有所思的道:“你的观点有一定道理,发展县域经济是弥补宛州经济短板的必不可少的举措,但是从宛州当下实情来说,全力以赴的推进宛州城区区域,也就是宛阳、龙陵两区以及真阳部分区域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才是快速提升宛州城市整体实力的杀手锏。”

    卢雅思索了一下,一时间没有说话。

    “盖因宛州太大,各区县,尤其是各县的城市化和工业化条件差异较大,不少县份要想迅速扭转局面的条件还不是很成熟,需要时间来积淀,或者再客观一些的说,资源有限,你这个县占的多一些,另外一个县就不可避免的会少一些,这也是各县,乃至宛州各县与其他城市竞争中无法回避的问题。”

    卢雅为之动容,细细思考之后,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无论你如何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外来投资,但是宛州太大了,光是十个县中你有占得先机抢得先手发展的,就必然有失了先手落后时代的,虽然没有绝对一说,但是相对落后却是客观存在的。

    “从市委市政府的角度来说,它必须要有所取舍,所以重点发展经开区,以经开区作为全市经济发展引擎来带动宛阳、龙陵和真阳以及其他县份的经济发展就是必然选择。”沙正阳很坦然的道:“这是客观需要决定的。”

    “不过从区县角度来说,各区县党委政府他们一样可以从自身角度来考虑,既要服从市委市府的发展大规划,但是一样可以立足于自身实情,在发展中有所侧重,这也是一个竞争,只要你工作做到家,一样可以争取更多的资源,优先发展自身,而且自身发展走到了前列,随着时间推移,市委市府的发展战略也会为之做出微调,这并不矛盾。”

    卢雅毫不客气的提出自己的观点。

    “嗯,说得好!”沙正阳点赞,“事物本身就是发展变化的,举个简单例子,你裕城,或者香城,又或者大野,在这期间能够一马当先,经济发展独占鳌头,市委市政府没有理由来打压你,相反也会对全市发展战略上做出适度的修改,使之来匹配来实现更为契合的发展方略,这也很正常。”

    “所以,作为区县,归根结底,还是得靠自己,你不能寄希望于省里或者市里来对你如何扶持支持,人欲被救,必先自救,大概也就是这个道理,你自己都发展争先,总要指望省里市里政策倾斜给你,那就不现实。”卢雅总结。

    和卢雅的交谈氛围总是这样赏心悦目,总能寻找到大家都很惬意的话题,这也是沙正阳很喜欢和卢雅谈话的原因。

    工作之余能够有一个比较合拍的对话者,能够找到一种放松自我,砥砺前行的办法,沙正阳很享受这种时光。

    “卢雅,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去区县锻炼一番么?”沙正阳再度提起这个话题。

    他觉得卢雅的成长速度很快,虽然担任招商引资一处处长时间不长,但是很快就适应并游刃有余的胜任了当前工作。

    给沙正阳的感觉,她在这个位置上呆太久也是一种浪费,特别是在宛州这种擅长搞经济工作的干部很缺乏的情况下,尤为可惜。

    如果能早一步放在一些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的区县上去,也算是一个相得益彰之举。

    卢雅扬了扬眉毛,沙正阳话语中这么明显的意思她都还听不出来,那也就太装了,她点点头:“当然愿意。”

    “嗯,这个话题说到这里,哪里说哪里丢,现在当然不行,但以后有机会,你不妨去试一试。”沙正阳也不多说,他从不去许这些现在还无法落实的诺言。

    一席谈话让沙正阳心情很好,这是一种相知相得的合拍,无关其他。

    卢雅不符合他的审美观,甚至可以说不漂亮,但却能给他一种在工作中十分舒服的默契感,他也很珍惜这种缘分,所以他也很愿意为对方提供一些更为合适的机会去让对方一展所长。

    沙正阳很希望自己在未来的工作中能够有更多的的类似于卢雅的同志涌现出来,让自己工作中能更为顺手,他知道这既要靠机遇,更要靠自己去发掘。

    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能像卢雅那样和自己如此默契,但是寻找到更多的契合点,激发出更多的投契,让更多的默契在工作中建立起来,这同样是一种工作能力和工作艺术的体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你能在每一个岗位上都能做到这一点,这也就说明你的工作能力、领导艺术和人格魅力在日臻完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