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四十九节 竞争无处不在
    一散会,钱正把沙正阳单独留了下来。

    “咱们定的目标是后年8个亿国内生产总值,那明年呢?”钱正开门见山:“半年总结,我得要给市委市府报盘了,也得提个目标。”

    “4到5个亿吧。”沙正阳想了想道:“下半年还得鼓把劲儿才行。”

    “你有什么担心?”钱正感觉到压力。

    “顶益、统一和东方红日清这三家企业规模都算是比较大的,因为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相互竞争的心态达到目的,但是下半年涉及到旺旺、徐福记、卡夫和雀巢这一类大企业,难度就比较大了,他们都比较强势,尤其是像卡夫和雀巢这类企业,要拉来,不容易。”

    沙正阳还是很清醒的,并没有因为前期取得的成绩而狂妄自大。

    “我个人感觉还是要把重点放在对中小企业的招商引资上,另外虽然继续侧重于食品企业,但是下半年要考虑建设鞋帽玩具和体育用品这一类的产业园区了。”

    对沙正阳的建议,钱正一直是非常重视的,颔首道:“嗯,我也是这个意见,不能把过多希望寄托在大企业上,成了可以当成意外惊喜,但是重心要落在中小食品企业上,你说的鞋帽玩具和体育用品工业园区有什么想法么?”

    “我听说省里对各地市出口创汇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而且在每年经济指标考核分值中比较高,估计市里可能也会效仿,而估计咱们经开区会首当其冲,林书记和冯市长肯定要对您替更高的要求。”沙正阳笑笑道。

    钱正眉头又皱了起来,“你小子的鼻子可真灵啊,没错,周省i长和吕省i长都在不同场合上提到了企业出口创汇的问题,要求各地市在培育出口创汇产业和企业上要有所作为,着重培养,甚至省财政厅还要拿出补贴和奖励政策。”

    “宛州跑不掉,那钱市长您觉得林书记和冯市长会放过我们经开区?”沙正阳笑得像一头狐狸一样。

    “你好像有点儿幸灾乐祸啊,你觉得你就能松活了?”钱正没好气的道。

    他很喜欢和沙正阳谈话的氛围,松紧适度,而任何问题似乎落在沙正阳身上,他总能给你找出一两条对策出来。

    “没想松活。”沙正阳很自信的道:“咱们也不怕不松活,变了泥鳅就不怕泥巴糊眼睛,省里希望各地市拿出出口创汇的成绩出来,咱们宛州是全省第三大城市,义不容辞,而经开区又成了宛州的先行官发动机,能跑得掉?”

    “所以你认为要搞鞋帽玩具和体育用品产业园区?”钱正沉吟着:“食品行业的确是以占领国内市场为主,鞋帽玩具和体育用品出口市场很有前景,就是不知道咱们地处内陆这个成本优势和通关手续这些会不会受到制约?”

    “服装鞋帽、玩具以及体育用品是目前出口创汇增长最快的行业,也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沿海地区也就占了一个交通优势,但是其在劳动力成本优势上是比我们差一大截的,但最关键的还是海关通关,我们宛州还没有海关,应当考虑尽快建立海关,这能极大方便我市进出口业务办理,也对于我们在发展出口创汇产业上有很大促进作用。”

    沙正阳的话让钱正也是很振奋,“你的意思是只要解决出口通关的程序繁琐问题,我们的这一类劳动密集型产业就能具有竞争力?”

    “和沿海地区相比肯定还是有差距的,毕竟人家都发展多年了,在客户关系上早已有稳定的渠道,当然如果我们吸引来的投资者也具有这方面的渠道,那就最好,但我们由于地处内陆,在交货时间和交通条件上肯定还是不如沿海地区的,在信息掌握和渠道建设上也有不如,尤其是一些对交货时间比较敏感的就要吃亏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块我们还是可以做起来。”

    沙正阳的观点很符合钱正的胃口,不管怎么说,你要做了之后才知道结果,你都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不行?更何况宛州在劳动力薪资上本身就具备这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优势。

    “嗯,海关问题必须要解决,前段时间我也曾经和冯市长提起过,他也赞同,这项工作还要马上做起来,上边这些部门,你不去成天催着督着,他就不来气,能拖就拖,或者就觉得你不重视,……”钱正颇有感慨。

    *****

    “层层加码啊,沙主任。”卢雅和沙正阳并肩而行。

    “怎么,没信心了?”沙正阳反问。

    “也不是,不过把困难估计得大一些没坏处,卡夫、雀巢这些企业没那么容易拿下。”卢雅目光里多了几分灵动,“不过我们也没打算就在一棵树上吊死,除开食品行业,还有其他行业。”

    “有想法了?”沙正阳一直很欣赏卢雅的先行一步战略,在大家的注意力都还放在热点上时,她已经开始考虑另辟新径了。

    “嗯,有点儿。食品行业总的来说产业链还是短了点儿,相比之下,作为未来主导产业的电子电器产业其产业链则相当庞大,若斯电器今年的发展势头不差,我和焦总接触过两次,询问过一些情况,预计到今年年底,若斯电器的产能就会超过原来宛州电器厂的极盛时候,估计明年产能就会达到原来宛州电器厂最高产量的两倍以上。”

    “所以你觉得这一块也可以纳入进来?”沙正阳沉吟着,看了卢雅一眼,“我还以为你会考虑鞋帽玩具这些产业呢。”

    “鞋帽玩具产业也是一个出路,不过曹处长似乎对那一块也很感兴趣,而且我感觉如果要吸引一些大的代工商来宛州落户,估计难度不小,他们更倾向于沿海,比如泉州、漳州和珠三角区域,涉及到鞋材这些更好供应,而我们这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底子,要从头开始,需要一个过程。”

    卢雅也不是没有在这方面做过调查研究,从表面上看来鞋帽服装应该是典型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基本上都云集在几个较为集中的区域,前往内陆地区的企业不多见。

    哪怕是在薪资上具有一定吸引力,但是绝大多数企业仍然不愿意搬迁到内陆地区,就是因为运进运出的出口问题,就目前来说,这些鞋帽基本上都是销往欧美日,鲜有进入内地市场的。

    加上产业链也不健全,这种情况下,企业内迁的动力不足。

    “你看得很准,的确要打开局面不容易,我们还是有些过于乐观了,这个产业和食品产业不一样。”沙正阳点头,“不过你觉得光是一家若斯电器就能支撑起电子元器件产业进来?”

    “沙主任,不止于此吧?不是说无线电厂马上就要启动了么?我感觉你胸有成竹,这样大一个企业如果动起来,会带来很大的需求的。”卢雅扬起眉毛。

    “我还想请您搭桥呢,等到无线电厂真的重新启动,我想拜会一下他们的管理层,看看他们在产业链的配套建设上有什么需求,我们可以尽可能的有针对性的来进行招商引资,既补齐他们的短板,又能为我们经开区实现项目落地。”

    “难怪,我说今天怎么这么热情的来找我,原来是瞅着这一宝啊。”沙正阳笑了起来,“没问题,你也猜得没错,无线电厂这边一旦重新启动起来,他们对于零部件需求量会相当大,虽然核心元器件来自国外,但是我估计国外厂家是有这个意愿在国内建厂生产的。”

    “真的?”卢雅眼睛一亮,“那投资规模肯定不会小吧?”

    “肯定不会小,我估计一两千万美元都有可能,甚至更高。”沙正阳点头。

    “那就太好了。”卢雅大喜过望,“除开核心元器件外,肯定还有其他零部件吧?”

    “其他零部件宛州这边大多有,但是如果进入了大规模生产之后,肯定不够,还得要扩大再生产,或者就要建新厂,总而言之,涉及面很宽泛。”

    对于卢雅,沙正阳自然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但是考虑到段庸铭那边还没有完全敲定,所以他也没有多说,而卢雅也很懂事,并不深问。

    “那我们就可以好好在这方面下下功夫了。”卢雅忍不住以拳击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据说真阳经开区也有意要效仿我们这边,他们的重点招商引资方向也是食品和服装玩具这一类的。”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嘛,不要惧怕挑战。”沙正阳哑然失笑,“不过这个袁书记看样子是瞄准我们经开区,来者不善啊。”

    “怕到时不怕,就是怕到时候形成恶性竞争,大家在政策优惠上竞相开价,那就不太让人愉快了。”卢雅淡淡的提了一句,“感觉袁书记这段时间颇有压力,所以在有些方面想要实现突破,……”

    沙正阳一听就明白了,无声的点点头,有些事情明知道,但你还真不好去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