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四十节 游说,怦然心动
    “选择段总当然是有多方面因素,第一,段总在消费电子这一块白手起家,短短几年来干出的成绩有目共睹;第二,段总不是南粤本地人,请段总到我们汉川,也不算让段总背井离乡。”

    等闲言语是打动不了对方的,沙正阳没有说什么客套话,他要直入其中,以示坦率,更何况人家也已经了解自己,这说明对方并非毫无意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认为霸王电子现在已经走到了一个巅峰,对于段总来说有更好的挑战,同时霸王电子仍然只把段总和您的团队成员当成了管理者,或者说高级雇佣者,但我们宛州可以让段总和您的团队获得更大的自主权,让你们成为企业的股东,让你们获得自主权,对于我们宛州市委市政府来说,只要能让企业数千职工的生计能得以维系,我们市委市政府可以在任何方面做出让步和予以支持。”

    段庸铭没想到沙正阳把问题看的这么准。

    没错,他的确对现在霸王电子的情形不是太满意,产销两旺,利润翻番,但那是霸王电子仍然受到上面的控制,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

    母公司益华集团不断从企业抽走利润用于其他项目,这削弱了企业发展的后劲,也使得霸王电子在发展上始终难以像段庸铭所期望的那样能够追赶上那些现在正在国内电子电器市场上如日中天的日企。

    能够做出一家可以匹敌松下、索尼这样的顶尖企业一直是段庸铭的梦想,这个目标难以实现则是段庸铭最大的挫折,他很清楚虽然霸王电子现在的势头大火,但是却如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没有真正的研发实力跟进,最终都要面临残酷的现实。

    所以段庸铭去年年底就向益华公司提出了对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但是却被断然拒绝。

    上个月,段庸铭再度像母公司益华集团提出对霸王公司进行改制,同时也明确提出了希望自己和整个管理团队能够获得足够的权益尤其是在利润的分配权上拥有自主权力,但仍然被拒。

    这让段庸铭很失望。

    他开始反思自己,是否真的需要换一个环境。

    如果是自己一人也就罢了,但是自己偌大一个团队,都是辛辛苦苦南下来淘拼搏,眼见得这样一个企业做起来,却难以获得让他们更满意的回报,或者说为别人打工怎么也不及自己当老板来得利索。

    实话实说,段庸铭不缺钱,但是却理念上的认同和默契。

    在霸王电子工作几年时间里,公司在经济上对段庸铭和其团队不薄,每年的利润分红相当可观,几年下来,段庸铭和其团队在为企业创造出数以亿计的利润同时,都拿到数百上千万的奖金分红。

    这一点连段庸铭自己也承认,所以这也是他纠结之处,他很想离开,但是却又觉得益华集团的老总对自己不薄,这是这种纠结心态一直困扰着他。

    “沙主任,……”段庸铭斟酌着言辞,他不可能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席话就轻易下结论,但不得不说对方的话打动了他。

    “段总,我知道这边的人都叫你阿段,这是南粤这边的习惯称呼,很亲切,我也叫你阿段,你比我大几岁,直接叫我正阳就可以了。”沙正阳含笑道。

    “嗯,好,正阳,你们调查得很仔细。没错,我是遇到一些困扰,也的确有重新创业的想法,但是不瞒你说,还没有考虑好,我也承认你说的有一些吸引力,但是我要说,我在南粤这边工作惯了,如果我要选择重新创业,更愿意选择就在这珠三角区域,具体原因你应该清楚,我要做肯定是同类的行业,在产业链上,宛州那边根本无法和珠三角相比,我可以轻而易举地的获得本地供货商的全力支持,我有这个自信。”

    段庸铭直视沙正阳,字正腔圆。

    “而且实话实说,这样一个庞大的国有企业,数千职工,论工资成本,我估计哪怕是这边的工人工资要比宛州那边高一些,但是如果和这些国企职工比,我估计相差无几,甚至还低一些都有可能,所以在人工成本上,没有优势。,这还没有说这种国企里边根深蒂固的僵化保守思维观念带来的效率低下以及羁绊等诸多问题。”

    既然来中山邀请段庸铭,沙正阳自然也是做了充分准备的。

    段庸铭所说的都是事实。

    珠三角是目前做电子电器这一类产业最适合的地区,其良好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已经成型,无论是你需要哪一类零部件元器件,都能够在不超过一百五十公里之内的范围内找到,。

    也就是说,依托珠三角良好的交通体系,两个小时之内的供货渠道就可以完全实现全数满足。

    这一点哪怕是在长三角地区也难以做到,更不用说是宛州这种汉陕鄂豫的交接地带了。

    而且段庸铭最后所提到的工薪差距问题和效率羁绊等更是作为企业管理者一针见血的真知灼见。

    “阿段,你说的都是事实,这些问题都存在,不过我既然敢来,肯定也是有我自己的倚仗的。”沙正阳微笑着道。

    “嗯,那正阳,你说。”段庸铭也笑了起来,她喜欢这样直来直去,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把问题说清楚,成固然好,不成,也好说好散,大家也能当朋友。

    “珠三角的产业链优势是无可比拟的,这一点整个全中国都难以匹敌,但是我要说的是可能段总对宛州不太了解,对宛州无线电厂的过往历史也不太了解。”沙正阳有条不紊的开始摆出自己的阵势。

    “愿闻其详。”段庸铭眉峰一掀。

    “宛州是汉东地区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其中电子电器产业相对较为发达,刚才阿段你也提到了,宛州电风扇厂已经改制为宛州华峰电器,目前其生产的饮水机市场占有率大概在百分之二十五左右,如果加上汉都华峰,预计华峰饮水机市场占比大概在百分之四十五左右,……”

    “若斯电器由宛州电器厂改制而来,现在由东方红集团控股,三洋电机为第二大股东,并提供技术、管理和皮牌支持,……”

    “宛州无线电厂始建于六十年代,虽然它不属于军工企业,但是之前建厂二十年仍然和军工产业有较为密切的业务往来,从八十年代开始它作为以生产收音机、收录机、音响设备等为主的企业,一度也辉煌过,现在它还有六千多职工,其中负责产品研究的技术人员多达五百余人,其中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四百余人,和它有业务往来的配套企业多达三十余家,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备的产业链,虽然无法和珠三角相比,但是也算是内陆地区不错的了。”

    “另外,宛州三线建设时候的重要基地之一,在宛州几个县的山沟中集中了七家涉及到光电、电子元器件等相关产业的军工企业,以及两个以航空电子为主的两家科研院所,共计有职工两万余人,目前它们正在进行紧锣密鼓的搬迁,预计三年内将全数搬迁到宛州市区。”

    “我之所以先介绍这些,是想让阿段你了解,宛州市可以说是国内中西部地区一个难得的拥有相当电子产业基础和相关产业链的地区,尤其是在汇聚了多家军工电子企业之后,在科研研发资源和能力上足以和汉都、南京、武汉这些大城市相比而不逊色多少了。”

    沙正阳目光里透露出足够的自信,迎着段庸铭的目光。

    “阿段你要创业,肯定是不会再造一个简单的霸王电子那么简单,我相信你是想要打造一家像索尼、松下、东芝这样的优秀品牌企业,你应该清楚,一家企业的长盛不衰,不能仅仅依赖于管理和营销,更要依靠在技术研发上持续不断的研究投入,而这中间最重要的科研人员资源和技术储备。”

    沙正阳语速加快,“阿段你所长的是经营管理和产品营销包括渠道建设,但是我也要说,霸王电子的短板在于技术研发,如果说一般性的产品或许没问题,但是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企业势必要在新品和技术研发上投入,这就要考验一家企业的技术底蕴和研发实力了,而这一点上宛州无线电厂不缺,它缺的是一个能够带他们找到正确方向的团队,……”

    段庸铭点头之后陷入沉思。

    说实话,他没想到沙正阳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服自己,但是他也得承认对方所言击中了自己内心的一些思考。

    霸王电子看起来红火非常,但是段庸铭清楚其产品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更多的是靠自己带着一帮人在渠道建设、营销管理上的精益求精才能使得产品迅速热销全国,但如沙正阳所说,这样的势头一旦遭遇竞争对手,那么就会被遏制。

    实际上他原来也考虑过如果要创业,恐怕也要有针对性的研发同类产品,便可以轻易的击倒霸王电子现在正红火的游戏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