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三十八节 信手拈来,炉火纯青

第四卷 第三十八节 信手拈来,炉火纯青

    叶和泰和周俊雄关系一直不错。

    叶和泰担任宛阳县县长的时候,周俊雄还只是宛阳县城关镇的副镇长。

    那个时候还是宛州地区,宛阳作为宛州地区行署驻地,地位很重要,叶和泰在工作中和周俊雄也算是结下了几分交情。

    不过叶和泰在宛阳县工作时间不长就调到地区教委担任主任,后来出任了裕城县委i书记和市计委主任,那段期间周俊雄的仕途也很顺,迅速成长成为了宛阳区的副区长。

    当叶和泰担任副市长时,周俊雄已经是宛阳区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了,再后来叶和泰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周俊雄担任管党副书记,乃至迅速出任了宛阳区区长,在这一步跨越上,叶和泰是支持了一把的。

    应该说两个人的关系维系了这么久,算是相当深远了。

    但深远并不意味着就深厚。

    叶和泰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作风,这和他的经历有一定关系。

    从他的履历就能看得出来,从宛阳区长到副市长实际上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他却走了相当长一段弯路。

    宛阳区区长到地区教委当主任,这显然是一个有些吃亏的平调,然后才又到裕城担任县委i书记,这相当于在教委主任位置上耽搁了三年,然后从裕城县委i书记位置上又挪到了市计委主任位置上干了两年。

    而如果说顺利的话,县委i书记直接升任副市长也是很常见的,但他又在市计委主任位置上过度了两年。

    叶和泰总结过,这和他当时在宛阳县当县长时作风比较激进风格比较高调有相当关系。

    当时地委主要领导就曾经评价过他太年轻不成熟,也正是因为这个评价,使得他走了两段弯路,让他在仕途上起码多花费了五六年时间才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所以当周俊雄在担任宛阳区委副书记时他就提醒过周俊雄,工作可以高调,但是做人要低调,但是升任区长之后的周俊雄显然没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儿。

    周俊雄担任区长之后的作风高调让叶和泰不太满意,但是毕竟周俊雄也是一区之长了,而且周俊雄能够出任宛阳区区长也并非是叶和泰一己之力促成,所以很多时候叶和泰和对方沟通时也需要考虑言辞,不可能像直接下属那样直率的批评。

    正因为如此,叶和泰觉得周俊雄家中除这类事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周志豪的名声连他都早就听闻过,而周志豪肆无忌惮的欺辱招商局的干部也让他很是愤怒,在他看来,这有点儿无法无天了。

    没想到在周志豪事件之后,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谷云东的恶行,这极大的破坏了叶和泰对周俊雄的观感。

    叶和泰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市教育局组织人事处处长的儿子就敢如此骄横跋扈,嚣张若斯,如果没有周俊雄的因素,任谁都不会相信。

    作为一级领导干部连自己身边人都管理不好,只能说明你本人恐怕在内心深处也对法纪法规缺乏一丝敬畏之心。

    周俊雄在对自己家属亲眷的管理上完全失去了规矩,可以说是恣意纵容不为过,否则不可能发展到这种程度,而这恰恰两次都碰上了沙正阳。

    叶和泰不清楚沙正阳会如何想,但是他需要考虑在这一点上挽回影响,或者说作一种切割。

    周俊雄只是和自己有过工作上的交织,甚至只能说是较为粗浅的接触,完全谈不上什么多么密切深厚的关系,而后此人经常来自己这里走动才逐渐熟悉起来罢了,真正了解自己的人应该清楚自己对周俊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现在他需要好生斟酌一番如何来处理。

    既不能让外界认为自己是有意做一种切割显得自己有些无情无义,但是又不能让林春鸣等人误会自己和周俊雄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如何处理,这很讲究。

    听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声进来,叶和泰取下眼镜,站起身来,“俊雄来了,坐吧。”

    秘书已经把茶泡了上来,周俊雄接过茶杯,说了一声谢谢,这让秘书小韩也都有些诧异。

    周俊雄来叶部长这里次数不少,以往自己过来泡茶,周俊雄顶多也就是微微点头,或者说笑一笑,很少有开口说谢谢的时候,今天可新鲜了。

    不过组织部不但消息灵通,而且本身就是出消息的地方,韩方作为叶和泰的秘书自然耳聪目明。

    周俊雄的姿态在他看来,其实也就是一种底气发虚的表现,不过他肯定不会有任何异样表现,笑了笑,说了一句“周区太客气了”就低头离开,顺手也把门掩上。

    “叶部,我来您这里作检讨,……”周俊雄捧着茶杯,沉静了一下心思,才开口道。

    “嗯,检讨早就应该做,但现在做也不为晚。”叶和泰点点头,把手里的眼镜搁在办公桌上,背负双手,慢慢踱起步来。

    “我记得我早就提醒过你,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这话的意思有多层,管好自己的人,就是管好自己身边的人,这既包括你的秘书、司机,亲近的下属,也包括家里人,看好自己的门,就是不要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登自己家门,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些看起来是小事问题,但是一旦发作起来,那就会出大事。”

    叶和泰脸色很冷,话语也很不客气,但周俊雄心里反而踏实了许多。

    如果叶和泰还是如以往那样平易近人,说些客套的话,他心里就得要考虑,是不是市里边真的要动自己了。

    周俊雄也知道从林春鸣来担任市高官这一年时间里,叶和泰从最初的保持观望到逐渐靠拢,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林春鸣在组织人事这一块工作上的重要助手了。

    正因为如此,周俊雄才格外重视这一次来叶和泰这里汇报检讨。

    为此他也认真的反思和做了一些准备,叶和泰不是好糊弄的人,基层历练几十年,堪称火眼金睛,如果不深刻反省检讨自己,很难获得对方的认可。

    “叶部,我今天来,就是要做深刻检讨,这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认真反思仔细,尤其是在我儿子周志豪出事之后,我还有些不太舒服,觉得是不是有人可以针对我,或者说有些小题大做了,我觉得可能也许就是这种心态害了我自己,现在我妹妹的儿子除了这么大一件事情,我才真正从自己内心深处来反省,觉得好像我自己这几年里不知不觉放松了对自己思想建设上的要求,……”

    周俊雄满脸诚恳和痛悔的表情,看得叶和泰这种经历太多此类情形的人都有些微微意动。

    “我觉得归根溯源,还是因为我这几年里工作上太顺,觉得自己在工作中做出了一些成绩,也获得了组织上的一些认可,这种骄傲自满之心导致我对自己的要求开始放松,觉得干出了成绩,就该有一些特殊,进而……”

    叶和泰面色不变,但是内心却在冷笑。

    这又是在摆功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意义?难道不知道共产党素来讲求功了功过了过,功过不相抵么?你做出了成绩,就可以放松要求,就可以恣意妄为?

    当然也还不至于到那一步,但也说明许多问题了。

    “俊雄,其他我不多说了,我刚才就说了,现在检讨反思自己不为晚,毕竟事情出在你的家人身上,虽然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但好在不是你自己,虽然你有管理失责的责任,但是另外一回事,以后你要加强对身边人的管理,严格要求,……”

    叶和泰语气一转,“我知道你最担心什么,谭兴志的事情,虽然你们是郎舅关系,但是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我想影响不是太大,……”

    周俊雄心中一宽,“叶部,……”

    “不必多说了,谭兴志的事情,是他自己的,只要和你没关系,那么就没什么,说实话,我更认为你儿子和你外甥两桩事情带来的恶劣影响,在社会上影响很坏,甚至成为一些人口中的黑社会恶势力,你让普通老百姓怎么想?”

    叶和泰打断对方的话头,摆摆手,“其他不必多想,回去之后好好工作,组织会明辨是非,会有考虑,我相信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你也能够正确看待,严格要求自己,……”

    周俊雄走了,叶和泰却有些头疼。

    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自己已经提醒了他,要正确看待,组织会有考虑,能不能理会,看他自己了。

    如果他问心无愧,那么倒也无妨,算是一个小挫折,但如果内心有鬼,谁也帮不了他。

    林书记已经有了明确的要求,这一轮人事调整大幕就要缓缓拉开,叶和泰更多的心思要放在这上边来。

    这一轮人事调整不容有失,需要做的前期准备工作很多。

    这是林春鸣对自己工作的考验,叶和泰很清楚这决定着自己表现决定着自己在林春鸣心目中的分量地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