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三十四节 背锅,揭盖
    客房里的谷云东头大如斗,汗出如浆。

    看了一眼还仰趟在床上的女孩,莹白如玉的大长腿斜挂在床沿上,藏蓝色的裙袂遮住了膝盖以上的部位,之前他还颇为风雅的想要好好享受一番,但现在他已经毫无兴致了。

    该怎么办?对方是沙正阳,他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这一点,但是说谭兴志被纪委和检察院带走了,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虽说他去嘉州玩了几天,但之前也从未听到过半点风声。

    不对,也不是没有半点风声。

    志豪的表兄吴定义年前被市公安局的专案组抓获就在谭周两家内引起了一阵震动,而且吴定义并没有关押在宛州,而是听说关押在郧州的某个区县看守所里,这样明显的防范姿态让人不得不心里发虚。

    他拿起电话给家里打电话,但没人接。

    他又给周志豪打电话,周志豪没有回宛州,还在汉都,接通了,对方几句话就让他心若死灰。

    沙正阳说的是真的,谭兴志被纪委和检察院带走了,而且周志豪也专门提醒他这段时间小心一些,别找事儿惹事儿。

    可我特么已经找事儿惹事儿了哇。

    把这个女孩子给沙正阳送回去?可如果送回去沙正阳仍然不依不饶怎么办?想到周志豪的遭遇,谷云东不寒而栗。

    经过了御珍苑的事情之后,周志豪都没法在宛州呆了,不得不到外地去躲一段时间,哪怕不是他爸让他出去,他也得出去,因为他在宛州颜面尽失,走到哪里都感觉到一种嘲笑的目光。

    谷云东觉得自己有沦为周志豪第二的危险,周家究竟是哪里招惹了对方,怎么每次都能碰上这个妖孽?

    他的两个跟班以及带来的两个女人看见谷云东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六神无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最后谷云东觉得恐怕还是只能把这女人给送回去,否则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不过,晚了。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人敲开了门。

    他们效率极高,只用了十八分钟就从市公安局赶到了中州国际酒店,这既得益于沙正阳提供的情况,也得益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内部有人知道谷云东在中州国际酒店有长包房,甚至知道具体房间号。

    刑侦支队支队长肖寿安亲自带队。

    没有等谷云东反应过来,几个人已经被控制住了。

    现场发现部分毒品,以及随身携带的管制刀具和一柄仿制式手枪,三男二女中三男被以涉嫌非法制造和持有枪支、贩毒刑事拘留,二女被取保候审,这都是后话了。

    接到了肖寿安的电话告知,沙正阳终于松了一口气。

    避免了一场无法挽回的遗憾,因为肖寿安在电话里也说,根据那两个女子交代,谷云东就是专门交代二人要想办法把卿箬笠灌醉,这很显然是有所预谋的。

    把卿箬笠交到她那个闺蜜许茜手中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过了。

    卿箬笠已经醒了酒,而且在市公安局里作了材料,想到自己的遭遇,卿箬笠仍然是心有余悸。

    她不知道人性若斯,赵国良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设陷阱害自己。

    当然,沙正阳也知道,赵国良在市公安局里的材料中矢口否认这一切,只说他是给卿箬笠和谷云东相互介绍男女处对象,这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吃饭喝酒,振振有词,但是的确能把他自己给摘了出去。

    这个家伙很狡猾,可能在做这种事情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后路,既让对方承了情,但是有巧妙的规避了一切风险。

    不过这种小虾米,对于沙正阳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沙正阳回到市委里时,已经是深夜,凌晨快一点了。

    林春鸣的办公室仍然在亮着灯。

    沙正阳是接到了苏子晗的电话赶到了市委。

    “子晗,林书记找我?呃,他心情怎么样?”沙正阳自然知道找自己的原因,不过他并不怵。

    “看不出来,不过你做的事情也没啥错,想必林书记也不会说啥。”

    苏子晗已经越来越像一个合格的秘书,无论是着装还是形象,都在像一个标准型秘书转变,唯有说话间还能保留着几个月前在市公安局里的一点儿味道。

    “除了林书记,还有谁在?”沙正阳感觉恐怕不会只有林春鸣一个人在。

    “孟书记和明秘书长都在,冯市长、唐书记、叶部长都要马上过来,钟书记就在办公室里,还没有走,估计待会儿要开书记碰头会。”苏子晗犹豫了一下才道。

    沙正阳一愣,那就不是今晚自己这件事情了,自己还有点儿自作多情了,他能想到会是什么事情,可如果这样,明天一旦传出了适合谭周两家的事情,尤其是谭兴志的事情,自己是不是有可能会背锅?

    “那我这会儿过去,没问题吧?”沙正阳询问道:“不会打扰他们吧?”

    “林书记只是让我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没说其他,要不你还是先过去,孟书记和明秘书长应该也是在等其他几位过来。”苏子晗建议道。

    沙正阳想了想也是,点点头,“那我先过去了。”

    林春鸣的办公室和小会议室是近邻的,这个小会议室平时也就是兼做他的大会客室,如果说一两个人可以在他办公室外的小会客室里接待,但如果超过三人,那就只能在小会议室里接待了。

    像这种书记碰头会涉及到五六个人,都只能在小会议室里。

    沙正阳走到小会议室旁,门开着,但他还是先敲了敲门。

    “进来。”林春鸣的精神还算不错,声音挺足,看样子熬夜也没有影响到。

    “林书记,孟书记,秘书长。”沙正阳含笑进去打招呼。

    “哼,你还真是挺会招事儿啊。”林春鸣没好气的道。

    沙正阳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但这种事情要解释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解释的清楚的,关键是领导也不想听你解释。

    “林书记,我也是赶上了,谁愿意碰上这种事情啊,但遇上了,总不能熟视无睹吧?好歹最基本的正义良心还是要讲吧?我起码也是共产党员。”

    理直气壮,只是不知道领导接不接受,或者说领导根本就不信。

    “行了,你也别和我们贫嘴了,没说你做的不对,只是觉得怎么每次都是你遇上,别人怎么就从未碰上?”林春鸣不耐烦的道:“你是市委办副主任,要注意自己形象,……”

    沙正阳忍不住辩解一句:“我不是了。”

    林春鸣一窒,这才想到这家伙好像的确不是市委办的人了,顿了一顿才道:“那你也还是市委政研室副主任!成天因为这些事情出名,你觉得是好是么?你以为现在是古代,你是行侠仗义的大侠?”

    沙正阳不做声了。

    倒是孟子辉替沙正阳辩解了一句:“林书记,正阳也是路见不平,真要出了这种事情,也是对我们宛州形象的一个巨大损害,不知情的人恐怕就真的要以为我们宛州存在着这种欺男霸女的黑社会了。”

    “子辉,现在这种情况,难道说就不算是涉黑涉恶的势力团伙么?”林春鸣冷冷的道:“我就不明白了,宛州怎么好像就成了法外之地了,居然能够在市区里发生这种事情,这些干部究竟对自己的家属子女有没有教育过,打过招呼?或者就是觉得自己是一方土地爷父母官,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没有什么特权一说!”

    林春鸣听到了祁庄和薛向峰的汇报很生气。

    一个小小的市教育局组织人事处处长的儿子,周俊雄的外甥,就敢如此猖狂无忌,再联想起前一次沙正阳在御珍苑出的事情,林春鸣就压抑不住怒气,这要换了市领导的子女,那不是得在大街上横着走路?

    林春鸣之前一直是对宛州社会治安状况印象不错的,但是这两桩事情极大的破坏了他的印象。

    当然这里边也有一些特殊原因,都是和一些官员子女有关联,这更让素来对自己子女要求极为严格的林春鸣不能接受。

    再加之谭兴志在这个骨节眼儿上被纪委和检察院拿下,而且经过一番突审之后,已经有了一些情况,孟子辉也就是来汇报。

    所以林春鸣就觉得自己之前考虑的先通过发展经济把宛州局面稳定下来,暂时不动人事这一块是不是有些失策了。

    对是否涉黑这个问题,孟子辉不好回答,但他能感觉得到林出名对徐守信工作的不满意,甚至也有些不太信任。

    “正阳,你先出去呆一会儿,我和子辉、永昌还有工作要研究,等会儿要开个书记碰头会,你作记录。”林春鸣摆摆手。

    等到沙正阳退出之后,林春鸣才揉了揉太阳穴,“子辉,你继续。”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谭兴志已经交代了在吴定义一案中他的确是给当时龙陵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永能和于向凯打过招呼,王永能和时任龙陵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季强和城关派出所所长于向凯从中勾连,致使抓捕吴定义的工作迟迟未部署到位,进而故意放纵吴定义逃脱,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印证,他本人也应供认不讳。”

    孟子辉看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顿了一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