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三十三节 威震
    沙正阳三个字一出口,矮胖敦实汉子还不太在意,但是黑衣年轻男子就忍不住身子一震。

    沙正阳?!自己没听错?

    换了那场事儿之前,沙正阳也顶多在宛州体制内的官场消息灵通人士知晓罢了,毕竟是新任市委i书记带来的贴心人物,但是在经历了御珍苑那一次事件之后,沙正阳的名声立即在宛州道上传开了。

    宛州道上历来是个讲究云从龙风从虎规矩的地方,没有三两三,你就别想上梁山,周志豪敢在宛州城里纵横驰骋,除了他善于观风辨势外,更重要的还是他背后有他老爹,有他姨父,有他舅舅这一大票人做后盾。

    只不过他运气着实不好,一脚踢到了铁板上,招惹上了市委i书记面前的新晋红人沙正阳,脚趾骨都踢骨折了,痛彻心脾还得要强作笑脸去道歉,这份滋味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忍得下来的。

    但再难忍你也得忍下来,这不是一般的逞强斗气,人在屋檐下,你就得要低头。

    御珍苑事件之后,周志豪便在宛州道上销声匿迹了,据说是周俊雄发了狠,不但将其在家中关了一段时间,后来干脆直接将其送到了外地,省的在宛州这边招惹是非。

    能让四大宗家的子弟退避三舍,可以说沙正阳“一战成名”,顿时在宛州就成了炙手可热的威猛人物。

    沙这个姓本身就不是大姓,所以很醒目,所以当沙正阳直接报名时,黑衣男子直接就呆住了。

    他可是太知道这个名字了,此时他的内心简直都要崩溃了。

    怎么又会碰上这种事情?

    难道沙正阳和他们谭周一家是前世的冤孽?

    赵国良嘴里所说的东哥就是谷云东,谷云东的母亲周俊蓉,市教育局组织人事处处长,从这个名字都能知晓周俊蓉和周俊雄的关系了。

    没错,周俊蓉是周俊雄的妹妹,黑衣青年男子也算是周家的远亲,论辈分他要叫谷云东表表哥,而身份实际上就是一个闲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帮着谷云东跑腿打杂。

    周志豪出事,谷云东也还是吓了一大跳,还专门去看望过自己的表弟,只不过光是在嘴里诅咒和安慰了对方一阵。

    他们也知道现在连周俊雄都要退让三分,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去寻衅,也只能隐忍下来,留待以后看有无机会报复回来了。

    注意到黑衣青年脸上骤然变色,苍白中还有些许惊恐和紧张,赵国良和那个本来想上来动手的矮胖敦实汉子都意识到情况不对,都不敢再发飙,只是等到黑衣青年表态。

    黑衣青年心中也是慌乱无比,这会儿谷云东已经带着另外两个朋友以及一起来的两个女孩子把对方所说的那个女孩子,也就是今晚谷云东的猎物带走了,带到哪里去了,他也不知道。

    说是去蹦迪,也有可能到哪个酒吧去喝酒,但更有可能到某个酒店宾馆里去了。

    看见黑衣青年男子面色苍白,额际冷汗涔涔,沙正阳知道自己报上名头已经把对方震住了。

    看来的确如常磊所说,自己上一次在御珍苑爆锤周志豪还真的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起码在宛州道上算是一个知名人物了。

    难怪武侠里边都要写成名的最好办法,就是去挑战那些成名高手。

    自己一下子把宛州城四大宗家的谭周这一系的头面人物给爆锤了一顿,褪去了对方的光环,自然也就在宛州城里成为知名人士。

    “你还在等什么?你所谓的东哥带走的那个女孩子是我的朋友,马上让你那个所谓的东哥把人给我送回来!”沙正阳心中焦急万分,声色俱厉的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就应该明白,如果我朋友出了事情,就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他不确定那个离开的东哥究竟是何许人,但是他也相信在宛州,还没有哪个人敢于在这种形势下还恣意妄为,或许这帮家伙想要借着某种特定情形下,比如熟人朋友,又比如醉酒状态下,实施某些侵犯行为,但是当有些东西被挑明之后,只要是聪明人都应该想得到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沙正阳其实很不愿意见到这一类现象,这其实是一种法治严重不彰,完全依靠人治的现象,甚至可以说是特权在发挥作用。

    如果说自己不是市委办副主任,没有在御珍苑事件中“一举成名”,你说面前这帮家伙会不会上来直接对自己饱以老拳?

    “我也不知道他们走哪里去了,他们开车走的。”黑衣青年汗出如浆,结结巴巴的道:“云东下午才从嘉州回来,他们只说要去喝酒蹦迪,到底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啊,是真的,不信,你问他们,他们可以作证!”

    黑衣青年很清楚这件事情一旦真的出了状况,那就要出大事儿了。

    上一次就那么一点儿事情,周志豪被被打得鼻青脸肿,结果反而还要去向对方道歉,这特么今天这种事情,如果那女孩子真的是沙正阳的女朋友,那还不得把天给捅个窟窿出来?

    沙正阳目光落在了赵国良脸上,赵国良虽然不知道眼前的沙正阳是哪路神仙,但是从黑衣青年的表现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招惹不起的大人物,心里发慌,头也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东哥只说要带小卿他们去喝酒跳舞,真没说去哪里喝酒跳舞,我们真的不知道!”

    沙正阳越发焦急,他猛然间想起什么问道:“他们带有电话么?”

    黑衣青年脸色一喜,“有,有,云东有电话!”

    “那你还不快打!”沙正阳直接摸出电话递给对方,黑衣青年也连忙拨通,但是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沙正阳气急败坏,这个时候钱正和陈秀清一行人已经走出了门,一眼就看见了沙正阳站在门口,满脸急躁的模样,钱正颇为惊讶,等了半天也没见沙正阳进来,还以为沙正阳是出来躲酒来了,也没太在意,没想到这家伙站在门口心急火燎的在打电话。

    沙正阳等不及了,这种事情多拖一会儿,就多一份危险,他毫不客气的直接拨通了薛向峰的电话:“薛局长,我是沙正阳。”

    薛向东自从有了上一回和沙正阳的交道之后,与沙正阳的关系也熟络了许多,作为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对于宛州的政治风向变化还是相当敏感的,对于沙正阳的电话他也是格外重视。

    “沙主任,你觉得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薛向峰一听这种事情,头皮就是一阵发麻,不过他也很清楚上一次的事情并没有在沙正阳那里留下一个好印象,而这一次这个机会就必须要把握住了。

    风险当然有,虽然对方在话语里没有提到带走沙正阳朋友的人是谁,但是可以想象得到肯定不可能是一般的社会袍哥,多半也是有些背景的。

    但话说回来,在宛州,再有背景,难道还能大得过沙正阳?

    而且这种事情沙正阳也不可能在自己面前撒谎,既然如此,那反而正是自己好生表现一番的时候了。

    “薛局长,我希望你马上安排人帮我去几个酒吧和迪吧去找一找,据说他们可能去酒吧迪吧了,另外也有可能去了宾馆酒店,您稍等……”沙正阳转过头来,目光如刺,直视那个黑衣青年,“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他们平时喜欢在哪家酒店宾馆入住?”

    黑衣青年身子都缩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

    “我告诉你,只要人没事儿,一切都好说,但是如果人出了事,那么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沙正阳恶狠狠的道:“说!”

    “谷云东,他们喜欢在中州国际大酒店和太平洋酒店。”黑衣青年最终还是扛不住沙正阳的压力,开口道:“他们其实只是一起去喝酒,没别的。”

    “没别的最好!”沙正阳冷冷的道:“我也希望如此。”

    沙正阳在电话里简短的把情况告诉了薛向峰之后挂了电话,又继续拨打谷云东的电话。

    这个时候钱正和陈秀清已经走了出来,看见沙正阳的情形,连忙问道。

    沙正阳一边简单介绍了情况,一边继续拨打电话。

    “谷云东?是不是周俊蓉的那个纨绔儿子?”陈秀清皱起眉头。

    “陈书记,你认识?”沙正阳赶紧问道。

    陈秀清似笑非笑,“正阳不知道?周俊蓉是周俊雄的妹妹。”

    恰恰这个时候电话终于有人接了,里边传来的是一个有些阴厉的男子声音:“谁啊?”

    “你是谷云东?”沙正阳稳住心神,磨着牙齿问道。

    “你特么是谁?”

    “我是市委办沙正阳,可能你听过我名字,我要告诉你,卿箬笠是我朋友,如果她有事,你跑不掉!”沙正阳现在最怕就是对方直接挂电话,现在感觉到对方环境并不嘈杂,不像是在迪吧或者酒吧里,这更危险。

    “滚你妈蛋!什么狗屁市委办,那妞是东哥的女人,你他么算个鸟?”

    沙正阳一听就知道坏事儿了,这家伙不是谷云东,他迅疾讲电话递给那个在陈秀清目光下畏畏缩缩的黑衣青年,他显然认识这个宛阳区的一把手。

    “赶快和对方说,让他去告诉谷云东,马上把人给我送回来!”

    黑衣青年反应很快,几乎是连骂带喊的让电话另一头的家伙赶紧去喊人,然后电话都没敢挂又递给沙正阳:“他去叫云东了,他们没干啥,……”

    这个时候短短一分钟几乎比一个小时还难熬,终于电话里响起了另外一个男人声音:“你是谁?”

    “我是沙正阳,你是谷云东吧?”沙正阳听出对方语气里的不甘和紧张,心里稍微放下心来,既然敢来接自己电话,说明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境地。

    “沙主任,我和小卿是朋友,我们经人介绍正在处对象,都见过几次面了,怎么沙主任你要横插一杆子?”此时身处中州国际大酒店1028房间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子脸色阴沉得吓人,但是却又说不出的紧张,看着对面床上那个仰躺着的女孩,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是么?我是不是横插一杆子你很清楚,我只想要提醒你一句,如果想要通过灌酒或者用药这些手段来做某些事情,我想你恐怕付出的代价你会承受不起,听说你才从嘉州回来,莫非你不知道谭兴志被纪委和检察院带走了?”

    沙正阳本来是不想说这种话的,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他真不想出什么意外,那样会让人后悔一辈子,所以他必须要把对方镇住。

    “什么?!”刚端起一杯红酒想要喝一口的谷云东手一滑,酒杯落在桌上,摔得稀烂。

    谭叔叔被检察院和纪委带走了?“你唬我?”谷云东真的被吓住了,一阵冷汗从脊背上涌起,谭叔叔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被对方让纪委和检察院给收拾了?

    “我唬你?!”沙正阳冷笑,“先不说我是不是唬你,你也有时间去映证,我不想多说,我给你二十分钟时间,你把人给我送回来,否则如果有什么问题,我相信你就不会有你表哥那么幸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