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二十九节 借势突破
    沙正阳很清楚芯片战略在二十多年后已经成为国家战略,或者说那个时候已经不是国内哪一家企业能玩得起的游戏了,但是那个时代不一样,各方专利壁垒以及产业生态早已经形成了气候,你还想要去搞什么弯道超车就是痴人说梦了。

    而在这个提前了二十多年时代,有没有可能改变这个悲剧?

    他不确定,因为第一他不是这一行的行家,第二,他手里的资源也没有强大到现在联想的这个境地。

    这个资源是多方面的,资本只是一方面,人才优势,还有既有的技术积累优势,这些现在沙正阳都不具备。

    前世中关于联想选择了贸工技模式也走出了一天看似光鲜的道路,但是到后来似乎又有被人骂成狗的架势,对于这里边的孰是孰非,外人不好置喙,但很多人都喜欢把那个时候无论在哪方面的华为与之相比,似乎就成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典型了。

    但还是那句话,华为能成功,却没有人看到一起和华为开始努力的其他企业多少失败乐。

    可以说华为的成功固然有当初那批创业者一不做二不休孤注一掷的勇气这个重要原因,但是期间一样也有许多机遇赶上了,可以说那一样是一条左右都是悬崖的独木桥,稍不留意就跌得粉身碎骨,成为无数失败者中的一员,但幸运的是化为成功了。

    当然,他也有优势。

    第一,时间提前了二十多年,有比较宽裕的时间;第二,他能准确的看穿历史的走向;第三,现在他还能够寻找到一些资源来尝试一下,而联想的分裂也为此提供了一些人才和技术储备基础。

    “那现在联想公司内部还一直处于这种纷争状态下么?”沙正阳沉吟着问道。

    “嗯,还在争论,但也还没有到彻底撕破脸的地步,另一方在做程控交换机的研究,据说前期的五千门交换机已经成功了,在冀省的廊坊很顺利,但是后续的研究就受到了这些争议的影响了,现在基本上是以柳李等人的观点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控制着公司的行政和财务大权,希望做大微机这一块,而另一方的倪胡罗等人以打嘴炮为主,我感觉也就是困兽犹斗,垂死挣扎,最终改变不了结果。”

    沙正刚用一连串的形容词来形容,让沙正阳听着很不顺耳,但是他却无法反驳,如果没有这个外力的介入,历史走向的确会沿着前世中那样行进,但现在呢?

    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该如何应对?

    沙正阳大略知道那个联海微电子中心,应该说之前做的准备工作很充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欠投入研发资金,芯片以及后续万门程控交换机的项目就可以全面启动。

    以其技术研发能力,程控交换机是没有问题的,已经有了五千门成功的底子,而且依托中科院的实力和影响力,要在国内电信市场上打开局面,趁势大赚特赚是不成问题的,肯定要比现在正在和联想竞赛的华为强。

    至于说asic芯片,这是一个持久的烧钱项目,从设计到制造,再到封装测试,哪一项都不是一般的企业能承受得起的,即便是东方红现在要想介入,都难以为继,这需要各方的从资源到政策的支持。

    沙正阳也没有想好,日后该如何来解决这道难题。

    现在联想内部争斗尚未分出胜负,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现在沙正阳这一方也没有资本去“勾搭”,想到这里,沙正阳越发觉得现在时间的紧迫。

    “这样,回去之后,你还是主意关注一下联想公司的动静,或许未来我这边会和他们有接触。”沙正阳想了一想才道。

    “哥,你真的打算要进入微机行业?我觉得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啊?”沙正刚实在忍不住了,“如果是宛州的事儿,也轮不到你来插手,你这也插手太深了吧?东方红难道还要进军微机行业?”

    沙正阳知道沙正刚的疑惑和感受,但是有些事情却又无法解释得清楚,沙正阳只能含糊的道:“正刚,情况比较复杂,这也许和宛州的产业发展有关,但是也不排除未来东方红集团在多元化发展上会跨界经营,所以现在一切都未定,所以我只能让你帮我先把情况关注着,有什么变化,你及时告知我,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见自己兄长如此一说,沙正刚也就只有应承下来了。

    ******

    五一节一晃而过,沙正阳回到宛州后就投入到了繁重的工作事务中去了。

    陆健和奚重山都表现得十分出色,如果说奚重山的上位自己出了一把力,但是陆健却完全是组织部门选拔确定的人选,但事实证明二人的表现都称得上优秀,在各自分管的工作上都可圈可点。

    尤其是陆健不但敬业,而且作风强硬果决,在宛州二建连续两次失信之后,陆健就毫不犹豫的中止了与对方的合作协议,在临时让众志建设多承担了一块之后,余下的陆健就将宛阳建筑公司作为替补拉了上来接手了。

    甚至连钱正都侧面的询问了一下此事,但是都被陆健用话顶了回去。

    在陆健的强硬手段下,三家公司的工作效率都格外高,甚至超出了之前预测的进度,这也让开发区对未来接待可能还会重返的投资考察团感到乐观。

    奚重山并没有因为他们在食品领域取得一些成绩就停步不前了,招商引资部门的人又在谋划着第二轮赴沿海地区的招商引资,目标仍然是以食品企业为主,但是准备兼顾诸如电子玩具和文体用品以及鞋帽这一类的产业了。

    奚重山的谋划也让规建拆迁办这边压力巨大,如果新的一轮招商引资又有斩获,这意味着规建这边的进度还需要加快,这一与已经绷得相当紧的建设进度来说又是一大挑战。

    “什么?!”沙正阳吃了一惊,连门都没有来得及开,“确定了?”

    “嗯,检察院和纪委已经把谭兴志带走调查了,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前他们把龙陵分局副局长于向凯带走了。”常磊面色冷峻,“现在还不知道纪委和检察院是从哪边打开的缺口,不过这一段时间他们都在连续提审吴定义。”

    “吴定义不是关在郧州么?”沙正阳打开门,推门进去,常磊跟着进来,“你怎么知道?”

    “我们也要去提审吴定义啊,现在案件性质有些难以确定,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还有些争议,但无论如何性质肯定很恶劣,所以检察院可能在这方面做了攻心工作。”常磊语气有些复杂,“没想到检察院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把吴定义的工作做通。”

    “各有所长,你们也不必妄自菲薄。”沙正阳宽慰对方道:“于向凯和谭兴志是什么关系?”

    “谭兴志担任龙陵县公安局局长时,于向凯是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按照吴定义的说法,他杀了人之后,在龙陵县城关镇藏匿了两天之后才逃走的,但如何逃走他一直语焉不详,我估计是不是检察院批准逮捕后用了攻心之策把吴定义给拿下了。”常磊沉吟着道:“无论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如果情节恶劣,都有可能会判死刑,他又没有自首情节,如果想要保命,恐怕就要想办法立功才行。”

    “为了保命就把自己的舅舅给卖了?”沙正阳意似不信。

    “这里边还有很多我们不清楚,但于向凯先被检察院和纪委带走,半天后检察院和纪委才对谭兴志动的手。”常磊耸耸肩,“有些心性凉薄之人,只顾为了自己的性命,怎么回去考虑别人?话说回来,没有人这些心性凉薄自私自利的人,又怎么能打开缺口?”

    二人正说话间,姚莉也回来了,看见沙正阳和常磊在窗前窃窃私语,姚莉没有搭腔,倒是沙正阳招呼了一声:“莉姐,你们检察院够厉害啊。”

    姚莉本来不想搭这个话题,但是沙正阳问起,她又不好不回答:“别问我,案子上的事情,无关人员一律不得打听,不过院里边和纪委那边既然敢动,肯定是有证据了。”

    见沙正阳若有所思,姚莉忍不住又道:“市委很重视这件案子牵扯出来的问题,据说林书记批评了徐书记。”

    徐书记当然就是指市委政法委i书记徐守信了,沙正阳对这个人不熟,没有太多印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存在感不强。

    沙正阳甚至知道林春鸣早就很关注这个案子了,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案子本身比较敏感,同时还牵扯着很多难以解释的问题。

    沙正阳估计后来胡满云应该是见过林书记,向林书记反映过一些问题,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的精力已经更多的的放在了国企改制和经开区招商引资这些工作上了,所以实质上后来自己已经从这个专案中脱离出来了。

    另一方面,这个案子牵扯到了政法机关,而林书记对政法机关的工作和作风一直不太满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