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二十四节 灵魂人物
    “和央视那边协调好了?”沙正阳靠在沙发上,侧首问道:“怕是很花费了一些心思吧?”

    “还行吧,毕竟咱们东方红每年砸那么多广告费在里边,这点儿方便还是要给的,反正我们广告费也没有少他们一分一文,而且据说今年央视会改变一些竞标方式,来加大宣传力度。”

    王澍一件很合体的白色衬衣,纽扣紧扣,合体的西裤外加擦得透亮的尖头皮鞋,手腕上一块很夺目的劳力士,加上刻意保持的身体形态,一股子男神味道透露出来。

    “哦?要改变竞标方式了?”沙正阳微微点头,也该来了,看来央视标王还是要如约而至啊,“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现在还不确定,价格肯定会一个比较大的涨幅,但是据说肯定会在这个竞标胜出者身上加大宣传力度,嗯,或者说做噱头吧。”王澍耸耸肩笑了笑,“祸福相依,有得有失嘛。”

    如果没有意外,第一届央视标王会被孔府宴夺走,但是现在沙正阳肯定不会让其花落别家,这第一届的央视标王非东方红莫属。

    不过沙正阳觉得这个标王到不一定非要局限于东方红酒业一样,自然堂矿泉水和趣味饮品都要加入进来,甚至华峰和若斯电器也都可以打包进去,这才是最划算,要把央视这块资源用足。

    “就目前来说,央视广告资源的优势还没有其他媒体方式能够代替,东方红的历史底蕴还是弱了一点,还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巩固和开辟市场,但也不宜过分放大,所以么,要用足,自然堂的矿泉水,趣味的冰绿茶和蜂蜜茉莉花茶,正好用来试一试威力。”

    沙正阳穿了一件休闲衬衣,简单的半旧休闲裤,一双磨砂面皮鞋,和王澍随时需要在人家保持风范不一样,他没那么多讲究。

    今天是东方红集团在汉江国际酒店的小型聚会,基本上集团内部的高层都要出席,沙正阳自然也不能落下。

    其实沙正阳也考虑过自己作为一级政府官员出席这样的场合好不好,但是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太过于拘泥,更何况也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番好意。

    汉江国际酒店位于汉江江畔,这是省商贸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目前汉川省内仅有的几家五星级酒店之一。

    会议室早已经布置好了,来自各个集团相关企业的高管们也在陆续抵达。

    “趣味茶饮料的广告你看过了吧,觉得怎么样?我觉得郭富城拍出来的效果非常好,绝对可以一炮而红,今天晚上就要正式登场了。”

    在选择广告代言人的问题上,趣味饮品也是煞费苦心。

    按照茶饮料的设计理念和覆盖对象,选择开朗阳光充满朝气和活力的青少年是主打群体,所以四大天王的郭富城纳入了视野。

    郭富城几年前为光阳机车所作的广告仍然让人记忆犹新,而随着其在歌坛的发力,其形象更为俊朗充满活力,所以趣味饮品也是为了一举打响,所以专门邀请了郭富城为冰绿茶拍摄了一支广告。

    “我看了,还行。”广告片拍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让沙正阳看过,但沙正阳更欣赏夏雨和宁静拍摄的蜂蜜茉莉花茶那一支广告。

    那一支广告中,二人把少男少女之间的青涩甜蜜的感觉体现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现在的夏雨根本没有名气,所以当初包括高柏山、宁月凤乃至王澍都反对邀请夏雨和宁静来拍这一支广告,但在沙正阳的坚持下,这支广告还是被拍了出来。

    连素来挑剔的王澍都承认这支广告的确拍得很好,唯一遗憾的就是刚拍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夏雨没啥名气。

    不过沙正阳却知道等到今年九月威尼斯电影节夏雨称帝之后,这支广告的价值才会显现出来,不过这部电影在内地上映还有些波折,但印象中最终还是上映了,所以怎么也不亏。

    “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算是你要讨好老姜也不至于把让夏雨和宁静来拍这支广告吧在?我承认拍的很好,问题是消费者是要看明星啊。”王澍还是有些遗憾,“再说了,我看老姜这部片子能不能在国内上映都有些悬。”

    “王澍,《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片子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片子,你应该知道那寄托了一个时代的记忆。”沙正阳摇头,“我相信好东西不会被埋没,夏雨这块璞玉也始终会闪光,现在抢先捞到手,算是赚了。”

    “赚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开的价格足以让夏雨和宁静赚几年了。”王澍不满的摇摇头,“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在满足你的某种恶趣味,你怎么就觉得他们俩就会大红大紫?”

    “你不懂。”

    沙正阳一句话就把王澍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一位虽然已经在不在东方红了,但是长期以来积淀下来的影响力仍然让他在东方红集团内有着说一不二的话语权。

    沙正阳也懒得和对方多说,有些事情你说也说不通。

    “总而言之,咱们走着瞧,如果我看走眼了,到时候我专门向你道歉,请你一顿饭,地点随便你选。”沙正阳也觉得自己先前的话有点儿冲了,不动声色的续上。

    “这可是你说的,地点随便我选,那你就等着破产吧。”王澍倒不太在意,二人接触了这么久,他对沙正阳的性格也大致了解了。

    参加聚会的人员终于慢慢聚齐了,沙正阳才发现虽然大部分人自己都认识,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显得有些陌生了。

    虽然东方红集团体系的不断扩张,涉及到企业数量不断增加,像高管层的人数也在不断膨胀。

    以趣味饮品为例,除了宁月凤担任总经理外,两名副总经理和一名总经理助理,除了一名副总经理是从自然堂水业过去的他人室外,其他两人他都只能说是听过名字见过人,甚至连名字和样貌都对不上。

    酒过三巡,连续不断的来敬酒,让沙正阳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磨心,不断的被这些新老朋友所“围攻”,饶是他酒量不浅,但是也经不住这样的摧残。

    他本来努力想让自己更像是一个局外人受邀参加这种聚会,但是其他人显然不这么想。

    在这种场合下,沙正阳不想喧宾夺主,但是无论是宁月婵、焦虹和毛国荣以及高柏山和宁月凤都把他推到了难以下来的台阶上,他如果不讲几句,恐怕还真的不好对下边有一个交代。

    “呃,既然月婵姐和虹姐都非要让我讲几句,我就讲几句吧。”沙正阳站起身来,双手半举,示意了一下,“不少人都说过我为什么要离开东方红,这叫半路离队,甚至我到了宛州之后,宛州那边也有一些同事和朋友也在问,就说我为什么要离开东方红集团,嗯,说东方红集团销售收入多少多少了,嗯,年薪月薪又比在政府里挣这点儿死工资高多少,我亏大了,我脑袋发晕了,等等,……”

    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无论是和沙正阳相熟的,还是对沙正阳不熟悉的。

    他们都知道,如果当初沙正阳不走,继续担任东方红集团的老总,没有人能动得了他的位置,甚至在现在,他如果愿意回来,或许一样可以重新上位,起码从宁月婵和焦虹二人身上看不到反对意见。

    “我在这里说一句,当初我和月婵姐、柏山哥、毛哥以及后来虹姐加入,还有董总和胡总他们二位,在当初我们的唯一愿望只是要把红旗酒厂救活,不能让这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品牌就此消亡,我们真没太多其他的想法,……”

    “当然,人的理想和愿望都是一步一步的积累起来的,当东方红打开了局面,我们就要想,凭什么茅台五粮液可以独占鳌头,凭什么全興和剑南春可以卖出我们十倍的价格,我们的酒比他逊色多少么?不,其实我们可以做到,……”

    “……”

    “酒业这一块做大了,但并不稳,因为市场是变化的,同样竞争对手也不会继续放任我们枪打下去,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在座的大家都算是我们东方红集团内部的核心成员了,应该很清楚市场经济就是如此,到了这一步,就是拼品牌、拼渠道、拼资本了,……,品牌和渠道,我们做得很好,但是在资本这一块,我们底子薄,这两年做起来的确有了一些积累,但这远远不够,……”

    “大家都知道市场的风云变化,消费者的喜好变化,我们开发新品也一样面临失败,渠道的恶性竞争,这一切都存在这巨大的风险,我们如何来分担我们的风险?……”

    “多元化是一柄双刃剑,利弊皆有,但我的理解多元化既要看形势,也要看领域,如何来在围绕主业做好多元化的资源配置,很重要,那我们的主业是什么?这同样要分阶段,……”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