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二十三节 金字招牌
    顶益来了,闽省五家食品企业组团来,珠三角十一家食品企业组团来了。

    顶益考察团和闽省五家食品企业组成的考察团一首一尾“相遇”这无疑成为了一个很好的看点。

    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台湾的企业主,天生就有一种亲近感,自然在投资问题上就有着很多共同语言,而在获知很快还有来自珠三角的十多家食品企业考察团即将到来时,这对各方都是一个利好消息。

    单单独独一家企业在这里,无疑会有很多陌生感和疏离感,但如果有十多家企业汇聚在这里,光是语言相通和生活习俗的交融,也就能未来企业中的管理层能够得到更多心理安全感。

    当送走了最后一批考察团之后,整个开发区的干部们都几乎要累瘫了。

    从顶益到闽省食品企业考察团,再到珠三角食品企业考察团,这三个考察团从4月20日到4月28日九天里,全面考察了整个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宛州市的情况。

    其中顶益考察团在宛州呆了五天,虽然他们的大老板没有来,但是以为副总带队带来了十多个人考察团,足见其重视程度。

    他们在五天中不但实地查看了开发区的建设进度和已经规划出来的食品工业园区,而且还考察了未来有可能成为顶益合作伙伴的宛州面粉厂、真阳大华面粉厂以及裕城面粉厂,还参观了宛州邮电局技术大楼、宛州铁路分局铁路编组站的工作状况。

    除开这些,宛州方面还要请考察团到郊县实地了解冬小麦和蔬菜基地的生长情况,便“顺便”参观了宛州市区上游的水源基地龙子河水库和野鸭湖,这也是宛州在水资源和森林环境资源上的底气。

    那奚重山的话来说,接待室高规格全方位且具有针对性的,而对方也对宛州摆出的这副阵势惊异之余也很满意,既然要到宛州来投资,那么宛州凭什么值得投资,这笔投资能不能维系长久,那自然也就要让他们看看宛州各方面社会和自然资源。

    应该说宛州在迎接考察团的准备上是很富特色,尤其是把宛州邮电局的技术大楼和宛州铁路分局的铁路编组站抬出来,很是长了一番颜面。

    盖因这两条是顶益考察团在其他地方都没有被列入考察的范围,这也是宛州展示宛州从通讯到交通上的优势。

    同样参观小麦和蔬菜基地,了解宛州的生态环境,这同样也是一方面,随着城市发展,产业的增长,对于食品产业来说,水和空气环境都是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水资源。

    沙正阳陪着钱正回到管委会时,整个管委会里都弥漫着一种累并快乐着的气氛。

    九天时间的接待,委实辛苦,尤其是这也是宛州市第一次连续接待如此规模的投资考察团。

    一来就是三拨,牵一发动全身,半点闪失不得。

    尤其是第一波的顶益考察团更是关键。

    接待好了顶益,敲定了顶益,那么对后续两拨的考察团将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所以关键在第一拨。

    应该说接待方案做得很好,奚重山也充分发挥了群众的智慧,把一切该想到的都该想到了。

    尤其是庄严提出的可以考察铁路编组站这一建议补充进去,也让顶益方面很感兴趣,一旦真正把宛州确立为内陆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对物流运输的需求会非常大,铁路运输的便捷性无疑会支撑起宛州的优势。

    让顶益考察团和后续跟来的闽省食品企业考察团“敲到好处”的相遇也是一个小花招,但不得不说这个小花招很有效果。

    顶益方面也看到了宛州打造“食品之都”的决心,而闽省食品企业考察团也一样看到了红得发紫的顶益集团正在选址宛州这一动向,这种正面的推动作用也传导到后最后一波的珠三角食品企业考察团。

    把一干中层干部召集到了会议室,钱正心情极好。

    从各方面的情况反馈来看,效果很好。

    顶益集团的考察团对他们的考察结果虽然未下定论,但是已经约定在五月底之前,将会由其董事长带队再度赴宛州进行一次全方面的考察,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同样顶益集团考察团对考察情况较为满意的消息也传导到了闽省食品企业考察团和珠三角食品企业考察团身上,加上宛州有别于其他地方的考察接待方案和考察范围,也让这些企业十分感兴趣。

    正如沙正阳在接待这些考察团的见面会上所说的那样,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背后是整个宛州市,欢迎投资者在考察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时也多了解的宛州的底蕴,从区位优势、人口和市场总量、劳动力以及各类资源上综合评估,选择宛州永远不会错。

    “大家这一段时间都辛苦了,连续九天的接待,我们开发区管委会所有同志不分部门单位,全部都投入到了这一场堪称我们开发区管委会第一场大战的工作中来了,这三轮接待能够取得圆满成功,大家付出了心血和代价,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消息来看,效果很不错,顶益集团下一个月会正式来考察,如果我们判断没有偏差,下一次考察之后顶益集团可能就会作出决定,所以我们还不能骄傲自满,……”

    钱正的口才只能说一般化,表述清楚,但是缺乏激情,不过钱正的亲和力不错,起码在这一段时间里,他成功的把这一轮新近提拔起来的干部的心给抓住了,让大家觉得在开发区干有想头有奔头。

    “好了,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都是加班加点,辛苦了,还有两天就是五一节,我向林书记和冯市长汇报了,市委市政府特批,各单位这两天可以灵活调剂,保留一半人上班值班,另外一半人轮休。”

    钱正最后的话才让大家兴奋起来。

    的确是这十来天大家都有些吃不消了,也难怪,包括钱市长在内的所有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班子,没有一个是晚上十一点之前离开了单位了。

    每天轮班陪着考察,晚上陪着用完晚餐之后还要开会进行集体讨论研究,分析今天一天在考察中对方提到的问题和意见,逐一进行分析研判,拿出应对结果。

    要确保在人家离开之后要给人家一个满意答复,纵然一时间无法做到的,也要给对方讲明原因,提出未来的打算。

    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沙正阳就在党工委会议上提出来,对于一些投资商提出来的条件和要求,确实做不到的,不能随意承诺欺骗,而要讲清原委。

    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要从一开始就要打造诚信招商这块金字招牌,哪怕一时间可能会对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一些影响,但是当这些投资商日后逐渐认识到开发区的所作所为和所言所写的一致性之后,这种口碑传播开来的效应才是花再多钱都买不来的,而一旦承诺了的,就必须要不折不扣的坚决完成。

    这也是沙正阳的一个试点。

    虽然不确定自己在宛州经开区究竟能干多久,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给宛州经开区留下一些值得留下的东西。

    诚信这块金字招牌现在很多人还意识不到,沙正阳估计甚至连林春鸣、冯士章和钱正他们都未必能想得这么深远。

    但沙正阳却很清楚在未来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困扰国内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诚信,一个是法治。

    诚信缺失可以说是中国社会经济事业中最大的顽疾,甚至称得上癌症也不为过。

    这和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经济狂飙猛进过程中只注重结果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有很大关系,从上至下虽然在表面上都喊得很响,但是哪怕不诚信但对己方有利,那么就可以略过不提。

    这一点在地方党政机关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而党政机关的示范效应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对地方各个领域带来的破坏作用也是极其深远的。

    这种负面影响要到一二十年后才会越来越明显,而后你要花十倍百倍的代价都未必能弥补回来。

    在这个问题上,沙正阳也和钱正、陆健、奚重山等人多次探讨争论。

    虽然大家都觉得沙正阳有点儿矫枉过正的嫌疑,但是大家还是基本上认同了沙正阳提出的诚心共谋发展,诚信共赢天下的这一宛州经开区的发展口号。

    沙正阳觉得或许在自己离开之后,留下了最重要的“遗产”不是哪一家大企业,或者是打造出了某一个产业集群,而是给整个经开区留下的一个招商引资乃至发展的理念,让大家明白如何在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中,在核心底线和眼前利益中来作出选择。

    或许这现在看起来有些理想化,但是只要整个理念贯穿于管委会一届一届班子中,那么开发区的未来就会越来越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