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二十一节 你觉得呢?
    “郝书记,您找我?”走进办公室,顾文光没有多余言语,径直问道。

    顾文光知道自己这位老领导的风格,不喜欢多废话,有事说事。

    “嗯,文光,你看看。”郝建国眉宇间有些阴郁,手指上夹着的烟卷散发着袅袅蓝雾,手指甲盖显得更加泛黄。

    顾文光也不太在意,干他们这一行,随时随地遭遇的都是这些不太让人舒心的阴暗面,每天基本上接触的也都是这些东西,不太可能让人心情好得起来,只有在处理完一桩桩事情之后,才能获得半刻安宁。

    顾文光接过一叠信件,快速的翻阅浏览起来,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

    “你怎么看?”郝建国言简意赅的风格随着年龄增长越发明显。

    “组织部那边呢?”顾文光笑了笑,“光凭这些东西能说明什么?一级党委组织部门在这上边应该有一些灵活处置的余地吧?再说了,现在改革开放,对咱们干部体制本来也有鼓励一些尝试的风声,从现在这些东西来看,好像看不出来什么。”

    “我问过赵玉苏那边,他说省委组织部那边曾经收到过宛州市委组织部关于在宛州经开区进行科级干部的公开竞聘试点的构想,并提交了一个粗方案,省委组织部原则同意可以在原则范围内进行一些尝试。”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说的?”顾文光摊摊手,“科级干部本身即是在县一级党委或者党工委权限下,报市级组织部门报备,这没有突破界限,没有问题。”

    “不仅仅是如此。”郝建国有些不悦,“你再仔细看看,原来的副科级干部全数免职,这符合组织原则么?这都在其次,还牵扯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郝建国抬起目光望向窗外。

    “宛州的情况这几年一直不太好,所以省委下了大决心,对班子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从现在看起来,有些起色,但是伴随着人事调整,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冲击,不排除也还有人想要在其中搅混水,浑水摸鱼,为个人攫取私利。”

    顾文光皱起眉头,不以为然:“郝书记,单从这些东西来看,我看不出有什么太大问题,反映的问题给我的感觉是一些既得利益受损者的攻讦,……”

    郝建国没好气的睃了对方一眼,“我看不出,要你来教我?”

    顾文光讪讪的挠了挠头,“那您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省委组织部也是这个态度,那么从本质上来说就不存在政治方向的问题,但是这里边有一些反映还是值得我们重视,尤其是涉及到一些人利用手中职权谋取不当利益,以及任人唯亲的问题,我觉得要关注。”

    郝建国的话让顾文光有些糊涂了,“关注?您是指……?”

    “你带队下去走一遭,找相关干部了解一下情况,听一听他们的反映,也算是一个下访嘛。”郝建国平静的道:“和老孟也打个招呼,讲明我们的意图。”

    “那有何意义?”顾文光更不解了。

    “你觉得呢?”郝建国语气平淡,“去吧。”

    等到顾文光离开,郝建国才仰起头想了想,又从放在桌案边的另外几份信函中拿出两封,认真再看了一遍,摇摇头,用笔签了几句话,叠好。

    ******

    进入四月之后气温就骤然升了起来,伴随着奚重山连续不断的奔波,顶益国际也正式回复了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和管委会的邀请,将于4月底之前正式来宛州经开区考察。

    与此同时奚重山和卢雅也联系上了统一集团,但是统一集团这边也还只是初步接触,按照管委会的想法,是要等到顶益这边的事情敲定之后才正式向统一那边发出邀请。

    因为不确定顶益和统一这两个竞争对手在能否同城竞技的问题上有什么反应,所以宁肯缓一步,敲定一家,再来考虑下一步的策略。

    曹河川在闽省和珠三角的区域的摸底调查兼第一轮招商引资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

    前一项工作做得很扎实,后一项工作略有收获,共计有七家规模不算很大的食品企业,接受了邀请,愿意在四月底之前来宛州经开区来进行考察。

    陪同钱正一起考察了宛州面粉厂、真阳大华面粉厂和裕城面粉厂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沙正阳也累得够呛。

    这一段时间他都在连续不断的奔走于为了打造未来的“食品之都”这一宏伟目标而四处忙碌。

    要把宛州打造成为“食品之都”是未来三年内宛州产业发展的一个基本步骤。

    虽然宛州市委市政府也都认为以宛州在电子电器产业上的基础,电子电器产业才是宛州的主导优势产业,但从目前来说,打造门槛更低的食品产业,无疑在短时间内更能凸显成绩和效果,同时在消化全市农村剩余劳动力和提高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上更具潜力。

    但要打造一个“食品之都”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正如奚重山向顶益方面承诺的那样,宛州方面将会为顶益方面提供一些其他地方政府没有考虑过或者难以做到的支持,比如工人的初级培训,比如上游产业链的支持配合,以及相关辅业的完善。

    前者相对简单,宛州市委市政府把宛州市电大办公楼腾出了一部分来,准备为未来进入宛州开发区的企业招募的工人进行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初级培训,所有培训费用将由宛州市财政来承担,而教学将从电大、党校以及七厂二所的技校中抽调部分教师来承担。

    后者则要复杂得多。

    这涉及到相当大一个产业集群。

    以方便面行业为例,面粉作为原料是关键,另外还涉及到包装,既包括纸箱包装,也包括涵盖彩印的塑胶口袋包装,还有诸如脱水蔬菜、辅料等一大批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东西。

    但是这些小东西,一旦涉及到数千万包甚至上亿包的产量时,哪怕就是一个最简单的蔬菜包也会不简单起来。

    既然要打造“食品之都”你就不能只局限于方便面所需要的供应链问题,还包括诸如糕点面点、干果、糖果、饮料、奶类这一大批涉及到的产业需求,都要提前考虑进来,你不能等到人家企业都要入场了,你再来考虑这些。

    在奚重山带着一帮人四处奔波为招商引资而忙碌,陆健为工地上各种纷乱庞杂的矛盾问题焦头烂额时,沙正阳自然也不可能闲着,涉及到整个产业链的准备完善问题,自然就落到了他和服务中心的头上来了。

    首当其冲的面粉生产企业,宛州是汉川重要小麦产区,但和中原华北地区的小麦产量相比又不算什么了,但是宛州绝佳的位置和运输条件使得宛州的面粉生产能力一直不小。

    这也是奚重山他们敢于在顶益和统一这些企业面前说大话的一个重要底气。

    除了宛州面粉厂和裕城面粉厂外,真阳大华面粉厂的产量也不小,这是一家私营企业,近几年发展速度很快,已经超过了裕城面粉厂,直奔着宛州面粉厂的产量来了。

    抛开这三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外,其余各县也都有一些骨干面粉企业,而且这些企业在产能上都有扩大的余地,可以说宛州还真的很具备打造这个“食品之都”的实力,但这就要看未来如何规划和引导了。

    印刷行业宛州只有一家从事包装印刷的宛城印刷厂规模还行,但是如果要承担起未来食品行业大发展起来的需求肯定还差得远,这一点上也是钱正和沙正阳比较担心的。

    好在目前宛城印刷厂效益不错,经营状况良好,也有扩大规模和提档升级的考虑,钱正和沙正阳都觉得如果在未来合适的时候应该从融资贷款和牵线搭桥上为这家企业提供支持。

    “进来吧,站在那里干啥?”看见曲晓伟站在门口,沙正阳就忍不住心情好了起来。

    “才回来,我可是来了两趟了。”曲晓伟挎着包婀娜娉婷的走了进来。

    “哟,这包挺漂亮啊。”沙正阳瞥了一眼,笑着道:“不像是国产的。”

    “宝姿的,我一个亲戚从香港带回来的。”曲晓伟言语中没有多少炫耀的意思,“你怎么也会对女人的包感兴趣?”

    “说错了,我不感兴趣,但是觉得咱们宛州背这种包的人很少。”沙正阳摇摇头。

    “你说在暗示我不该背这种包么?”曲晓伟皱起眉头。

    “没这个意思,只要你自己觉得没问题就好。”沙正阳不想和女人在这个问题纠缠。

    “一点儿好兴致,就被你一句话给毁了。”曲晓伟脸色不悦。

    “当我没说行不行?”沙正阳懊恼的挠了挠头。

    “你说觉得呢?”曲晓伟翻了个白眼,“行了,不说了,卡夫那边我们招商局那边联系上了,但是那边条件很苛刻,他们的想法是暂时没有在内陆地区投资建厂的意愿,如果要想突破,恐怕需要专门去一趟,但即便那样,也未必能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