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十六节 侵掠如火
    得到满意答复也有些心潮澎湃的赵一善迫不及待的去找陆健去了,留下沙正阳一个人。

    这种具体业务沙正阳肯定不会去插手,那该是建发司和众志建设之间的谈判。

    虽说自己个人利益没什么牵扯,但毕竟很容易引来一些猜忌,这种事情放手让陆健去处理,完全按照商业对等的原则来谈判是最合适的。

    不过方才和赵一善的一番谈话还是勾起了沙正阳许多心思。

    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追寻自己的目标去拼搏,或许这也该是自己这个重生者的一点儿基本追求吧。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当一个圣人,舍弃生活中其他一切美好的东西,沙正阳觉得自己也还做不到。

    “我知道方便面未来的市场会很大,这一点其实我曾经和柏山、月凤都说起过,可问题是方便面现在好像已经有台湾来的企业占了先手,我们都习惯于占据先手让竞争对手按照我们的节奏来走,现在想要后发制人,难度不小。”

    宁月婵已经不是那个小女人了,坐在沙正阳对面,谈起正事,就没有半点退让。

    “而且,方便面也还是具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和茶饮料相似,我们毫无经验,也没有技术储备,更重要的是我们在管理人才储备上越来越短缺,正阳你原来提起的要及早进行人才储备太关键了,但即便是我们有一些准备,但还是完全跟不上集团的发展。”

    焦虹显然是和宁月婵沟通过了,也插话道:“月婵说的没错,我们不能看到什么都眼红,方便面市场再大,但钱赚不完,我们冒然插足这个领域,也许就会失手。”

    “我和虹姐聊过,你说的渠道问题,我承认,渠道优势的确非常重要,自然堂的渠道铺设得很扎实,现在加上趣味饮品,我们在渠道建设这一块上非常强,但不能因为我们有渠道优势,就非要去插手我们一无所知的领域吧?”

    “看来你们俩都反对我的这个想法喽?”这在沙正阳的预想之中,如果换了是自己,没有前世的经验,一样不会认可这样做。

    “除非你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说服我们。”

    宁月婵稍稍放松了一些,身体靠在沙发上,一只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上,握拳靠腮,微微侧首,这副姿态落入沙正阳眼中,宁静优雅,很迷人,连带着本来过于鼓胀饱满的胸房似乎也没那么夺人眼球了。

    这间小会客室是原来宛州电器厂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之后作为总经理的专用会客室,僻静而安宁,场外就是厂房后的一角小园,绿意蓉蓉,有时候焦虹都喜欢独自一人坐在这里休憩。

    “那如果要上马这个项目,你们认为最大风险是什么?”沙正阳问道。

    “第一是完全没有经验和技术,第二是我们缺乏足够的管理人才,第三,不占先机,就算是我们投入巨资开发出来,时间导致我们差距更大,恐怕就需要面临与顶益和统一的恶战,这还没有算其他国内竞争对手。”

    宁月婵毫不客气的一一列出。

    “如果第一和第三都不是问题呢?”沙正阳慢悠悠的问道。

    宁月婵和焦虹面面相觑,第一条和第三天不是问题,那也就是第二条缺乏管理人才了,这怎么可能?

    第二条看起来是一个短板,但是如果真正要挤一挤,也不是不能挤出来,毕竟现在自然堂和趣味都属于同类企业,一年半载下来,一批熟手基本上就能出山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在东方红酒业那边挖两个过来。

    关键在于第一和第三两点,你怎么解决?

    “正阳,你的意思是要找合作伙伴?”宁月婵也是执掌一方的女强人了,立即反应过来,东方红集团自身做不到,那就只能从外界找合作者才能满足这两点。

    “月婵姐也想到了?”沙正阳点点头。

    “这个合作者可不好找啊,顶益和统一肯定不会和我们合作,他们现在已经尝到了甜头,而且台湾商人本身在大陆的适应能力就很强,如果是国内的合作者,那又毫无意义了,我们的优势人家肯定也有。”焦虹迟疑着道:“哪能是哪里的合作伙伴?”

    “那虹姐知道方便面源于出哪一家么?”沙正阳笑着问。

    “日清?日国日清?!”宁月婵和焦虹都吃了一惊,“你是说我们和日清联手合作?”

    九十年代是中日关系的蜜月期,从日国国际协力机构到亚洲开发银行,以及日国政府的贷款,中日关系在这期间一直处于较为密切的状态下,所以日企进入大陆的势头也很猛。

    和日企合资也是很受政府支持的,像若斯电器就是如此。

    日清是方便面的始祖,安藤百福创办的日清集团从鸡汤拉面开始了方便面的风靡之路,只不过日清在进入大陆市场时却是赶了一个晚集。

    “你们觉得有问题么?”沙正阳反问。

    “没听说日清进入大陆啊?”宁月婵作为东方红这样一家规模庞大的食品企业集团的老总,早已非吴下阿蒙,对日清并不陌生。

    东方红集团也已经在去年九月正式组建了情报信息服务中心。

    这也是沙正阳给宁月婵的建议。

    这个部门专门负责收集了解和分析和东方红集团相关产业的市场形势、发展趋势和竞争对手的商业情报,同时也要对东方红未来发展战略中可能牵扯覆盖的领域进行情报收集。

    像方便面、乳业、果汁饮料的相关情报信息都早已经纳入了情报信息服务中心的收集范围,所以宁月婵对方便面始祖日国日清也是知晓的,而且日清集团在日国国内也是相当知名的食品企业。

    “现在日清还没有进入,但是顶益和统一现在的势头这么好,尤其是顶益火得一塌糊涂,日清还能坐得住?”沙正阳摇摇头,“日资企业的渗透能力不弱,他们的情报收集能力更强,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沙正阳有印象的是日清一直没有能真正在中国国内站稳脚跟,无论是最早和沪上梅林的合资,还是后来和华龙以及后续的今麦郎,日清都没有获得多少真正的突破。

    日企在接地气方面始终要比台企逊色,而他们和国内合资企业的合作也一直未能达到完全融合的境地,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觉得日清是一个很好的初级教师。

    它可以帮东方红引上路,至于说日后能不能和谐相处,那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没理由在国内这块土地上,东方红会比别人差。

    当然日清也还是有其优势,其后来主打高端的方便面,倒也还是赢得了一些认可,但那毕竟是小众产品了。

    “正阳,你觉得我们可以和日清合作?”宁月婵迟疑了一下,“会不会变成引狼入室啊?别我们没成长起来,却让人家长驱直入占领了市场,那就成罪人了。”

    “呵呵,月婵姐,你这么没信心?”沙正阳很有些好笑,“难得啊,我倒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我们不去和日清合作,也会有国内其他食品企业去合作,与其让给别人,不如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日清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相信虹姐从和三洋电机的合作这段时间里已经感受到了。”

    焦虹也不是那种昧心之人,点点头:“日企的确在很多方面要比我们强很多,三洋电机是老牌电器企业,在技术先进和创新上不用说,他们在管理细节上更是精准到位,我自问这段时间也受益良多。国内无论是国企还是乡镇企业在管理上粗糙散乱,细节出成绩这话一点也不假,当然日资企业也有他们的弊病,但总的来说各方面都要比国内企业强很多,日本电器能横扫世界,并非浪得虚名。”

    “我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优势,第一我们熟悉市场,渠道建设谁也夺不走;第二,背后有集团支持,日清的优势恰恰是我们欠缺的,他们的技术经验和管理能力,正好可以优势互补,我相信可以达成合作。”沙正阳进一步道:“真的到日后大家合作出现问题时,我相信我们的人也应该具备了独立发展和经营的能力了,合则两利,不合则分开,大家各玩各的,公平竞争嘛。”

    “虹姐,你觉得呢?”宁月婵其实内心已经被沙正阳说服了,特别是沙正阳阐述了对未来方便面市场的展望以及在渠道上的共用互通,这委实让人有些舍弃不下,如此优势不用起来,对不起自己,尤其是现在东方红集团本身流动资金就是最丰厚的时候,留在手中远不及投资出去更有意义和价值。

    另外一点就是如果能够和日清合资进入宛州,也是对沙正阳工作的一份支持。

    “我看可以。”焦虹也很简洁明了,“但还是需要做一个全面的市场调查分析,最后来定。”

    “这是自然,既然是已经是正规企业了,一切都要按照程序来,但要抓紧时间,我希望一个月之内能有一个答案。”沙正阳点头,他当然不会去破坏这些规矩,但效率要跟上。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