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十五节 半理想主义者的握手

第四卷 第十五节 半理想主义者的握手

    赵一善是和宁月婵一道来的。

    有一段时间没见着这位工作狂人了,趁着宁月婵去和焦虹汇合了,沙正阳也很想和对方谈一谈。

    “东方红大厦那边我们没占着多少便宜,人家都把大鱼大肉给拈了,也就轮到一些汤水给我们了,这还是宁总去奋力争取的。”赵一善话语里这么说,但是从语气里感觉还是看得很开。

    “机会多的是,关键是众志建设你得要打铁还需自身硬,三五十层的大楼给你,你拿不下来,怨谁?”沙正阳笑着道:“不过,这一次宛州倒是有不少机会。”

    “机会?恐怕也是些硬骨头吧?”赵一善不信会有这种好事等着自己,“或者就是有什么特殊要求。”

    “老赵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啊。”沙正阳打了个哈哈,“硬骨头说不上,特殊要求么,就是垫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但我个人觉得有利于众志建设在宛州打开局面,未来三五年里,宛州建设市场会非常大,机会非常多。”

    “我说嘛,这种好事还能轮到我们?”赵一善笑了起来,“不过宁总也说了,众志建设要立足长远,先要把资历做起来,也就是说,资金问题集团可以支持,要把资历和品牌做起来,所以宛州这边我们来定了。”

    “你有这决心就好,那我就不和你废话,抓紧时间把队伍来过来,我们这边时间紧,任务重。”沙正阳也不客气,“越快越好。”

    “再快也得要几天时间吧?”赵一善见沙正阳这么着急,也有些诧异,“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你不了解情况。”沙正阳简单的把情况介绍了一番。

    赵一善颇为振奋,“沙主任,这是不是意味着宛州经开区会在未来几年里的市政建设这一块投入巨大?只要能垫资敢垫资,就能干?”

    “你要这么理解也差不多吧。”沙正阳觉得对方这么说也基本正确,“市委在这上边下了决心,经开区必须要成为门户门脸,所以肯定动作很大,但前提就是垫资。”

    “垫资我能理解,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经开区这边约定的垫资和按进度支付资金的承诺,或者说合同,能不能真正兑现?”赵一善盯着沙正阳道。

    “你是想要我给一个准确的承诺吧?”沙正阳知道这也是免不了的。

    人生地不熟,众志建设要来这边开辟市场,肯定需要一个能信得过的人的承诺,否则还不如藏拙不来,。

    一旦被拖进泥潭里,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太正常了,太普遍了,三角债的余威还在,足以让所有企业都三思。

    “当然,集团再是资金充足,但是也要考虑成本是否划算,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只要愿意垫资,哪里都能找到工程做,关键在于能不能如期按约拿到工程款项,这才是最关键的。”赵一善点点头,很有感触。

    “众志建设在新湖接了趣味的厂房以及新湖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市政道路建设工程,也就是相信曹书记的承诺,但仍然在支付节点上出了问题,拖了两个月才拨款到位,我们也理解曹书记的难处,毕竟还是拿到了,可换个地方,也许就不是两个月,就是两年,甚至干脆就拿不到了,让你去打官司了。”

    这的确是最难的一点。

    沙正阳很想拍胸脯说只要自己在就没问题,但是问题没那么简单,有些时候甚至由不得自己。

    宛州经开区要按照林春鸣的设想大动起来,规划建设这一块就意味着全面开花,扬帆路和复兴大道西段只是一个开始,在目前断头路那里同样规划的启航路也马上要启动。

    可以说如果只靠市政府拨过来的两千万启动资金,能维持三五个月就是极限了,下半年市政府还能给开发区多少?一千万还是两千万?

    沙正阳算了一下,今年要真的全面大动,一点二个亿是最起码基数,弄不好一点五甚至两个亿砸进去都有可能!

    这就需要把握好滚动开发的融资和建设企业的垫资中间的火候尺度,既不能让建设企业断粮而停工,但又不能让建发司破产,这相当难。

    “新湖是汉都财政状况最薄弱的县份之一,曹书记在那边也不容易。”

    赵一善带领众志建设去新湖也是征求过沙正阳的意见,沙正阳给予了肯定的答复,赵一善才下决心进入,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遭遇一些困难。

    “嗯,我能理解,好在那边的工程项目不算太大,总体量不过四千多万,本来还有一个跨度长三年,总投资8亿的道路和桥梁综合工程,我没敢接。”赵一善一脸歉然,“曹书记在新湖当书记能当三年么?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的确,曹清泰在新湖当四年县委i书记的可能性不大,沙正阳都如此看。

    而真正曹清泰走人,换了新任书记,还能像曹清泰那样遵守承诺?沙正阳觉得可能性一样很小。

    不是诋毁这个年代的干部道德素养,而是新官不理旧账是这个年代最通行的做法。

    就算是迫不得已要认账,那也绝对要拖得你人困马乏招架不起。

    不服气你就去打官司,那更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活儿,反而得罪人,所以这年头几乎没有哪家企业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存亡之际会把希望寄托在法院身上。

    赵一善这么做也是作为企业掌舵人规避风险的正常做法。

    “那你觉得在宛州就有把握?”沙正阳笑了笑。

    “沙主任,我这个人自认为看人还是比较准的,曹书记那里我不敢说,他其实还是很想履行合约的,但的确财力太弱了,由不得他。”

    赵一善目光里闪动着自信的光泽,一双粗手合十握在一起,手肘撑在膝盖上,身体前倾。

    “您能丢下东方红那么大的摊子来宛州,很多人都想不通看不明白,但我感觉你的胸怀不在于一城一地,您有您自己的人生规划。您觉得企业这个层面太低太窄,或者说您觉得搞企业别人就能做到,你要做别人难以企及的事情,我的猜测您觉得是否属实?”

    面对赵一善单刀直入的询问,沙正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实话实说,还是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见沙正阳沉吟不语,赵一善反而更加兴奋好奇。

    对这位缔造了东方红神话的年轻大老板,他是真的很好,尤其是在对方居然敢放弃东方红这一切远走宛州!

    一个副处级干部或许在其他人眼中不得了,但是如果你能执掌东方红集团的时候,只怕没有人会放弃。

    要知道如果沙正阳放弃政府干部身份留在东方红光是去年的股权奖励和后续的激励政策,起码可以让沙正阳的个人财富平添数百万!

    而当时作为大股东的东方村和红旗村都是强烈的挽留沙正阳,要求他辞职继续掌舵东方红,甚至愿意在年底给他数十万奖金以用于购买东方红集团的股份。

    这个情况也是赵一善后来才知晓的,集团内高层都知道这一情况,所以正因为如此,赵一善才是无法理解之余,也对沙正阳格外佩服。

    “老赵,看来你是对我的选择很感兴趣啊。”沙正阳最终还是觉得可以和赵一善好好聊一聊。

    前世中证明了这一位也是很有一些理想追求和心胸抱负的企业家,不像那些只为了一味追求利润和享受的商人,值得推心置腹的交心一谈。

    “我相信特立独行者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脑袋有问题的蠢货,一种是有自己独到的理想追求,并会为之付出巨大努力的强者,你肯定属于后者。”赵一善坦言,“我觉得我也希望做后者。”

    被赵一善的话逗得笑了起来,沙正阳好一阵才收住笑声:“你这个说法还真的很有趣,恐怕我有些承受不起,不过你也算猜得没错,我的确有一些我自己的观点想法,或者说我对我自己未来人生有更深远的规划吧,东方红集团只是我实现我自己规划中的一步,这一步很重要,但远不是全部。”

    赵一善更感兴趣,“那您的规划可以说一说么?”

    “老赵,你怎么对我自己规划这么感兴趣?怎么不谈谈你自己的想法呢?”沙正阳反问。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的理想就是把众志建设做成一个全国第一流的建筑企业,最好能走出过门去展示我们中国建筑企业的风采。”赵一善坦然道:“我说了我的,您呢?”

    “我么?或许空洞了一点,但也能表达我的想法吧,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渠道来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好,当然这可能有一个优先顺序,我的亲戚朋友优先,然后就是我周围的人,我所能帮助得到的人,逐步展开。”沙正阳悠然笑道。

    赵一善反复咀嚼了沙正阳所言,似有所得:“那我的理解,东方红也应该是你的想法中的一环,或者一部分?你现在做的一切也是?”

    沙正阳点头微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