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十三节 与人斗其乐无穷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适当放松一下有助于更好的工作。”沙正阳宽慰一句。

    “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你今天突然打电话来,不是光来宽慰我两句吧?”宁月婵稳住心神,轻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嗯,是有点儿事儿,不过想问问你有没有空闲时间,来宛州一趟?”沙正阳想了一想才道:“虹姐和我这段时间都很忙,不好离开,你能过来一趟最好,咱们小聚一次。”

    “好啊。”宁月婵心中也很高兴,满口答应:“来回也就两三天时间,这点时间我还是抽得出来的,不过看样子你又有什么新想法了,是不是?”

    “算是吧。”沙正阳也没有隐瞒,“不过要等到你来了之后我商量一下,要听听你们的意见,对了,月凤还在新湖?”

    “嗯,她那边现在是最忙的时候,四月份就要把货备足,五一节统一推向市场,广告宣传也开始跟进发力了,你应该注意到央视和华川台、燕京台、沪上台、南粤台都开始全面启动广告了。”宁月婵随即问道:“要让月凤也过来?”

    “不用,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茶饮料的推进情况。”沙正阳道:“如果运作得好,茶饮料会成为今年集团的一个利润增长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好,毕竟这是我们新创的新品,国内外都没有同类产品,说实话也不知道你的思路是从哪里得来的,怎么就能想到这些?”宁月婵忍不住叹道:“现在试尝试品正在紧锣密鼓的推动,反应非常好。”

    “我听王澍说,他帮助趣味已经联系上了几个活动,下个月中国体操队要参加布里斯班的世界体操锦标赛,趣味饮品将会赞助中国体操队此次布里斯班之行。”

    趣味饮品就是沙正阳为东方红集团下属的茶饮料公司取得名字,这个名字也是宁月凤和宁月婵等人反复讨论没有找到一个好名字,但是又不想用东方红这个现在更多的是代表这白酒的名字之后沙正阳妙手偶得的,立即就获得了宁月婵和宁月凤的赞同,因此茶饮料公司就正式定名为汉川趣味饮品有限公司。

    沙正阳已经记不清楚94年中国体操队在布里斯班的成绩了,但是他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俄罗斯的体操女皇霍尔金娜就是在94年布里斯班一举成名的,虽然并未取得金牌,但还是却取得了两块银牌。

    无论中国体操队能不能在布里斯班取得金牌不重要,关键在与广告的时候要借助这种活动来彰显声势。

    比如在宣传时你就可以大鸣其道的宣称趣味冰绿茶和趣味蜂蜜茉莉花茶赞助了中国体操队布里斯班世锦赛,甚至还可以说祝贺中国体操队取得优异战绩云云,这都是一种宣传广告方式。

    “嗯,集团还会专门派人随队前往,负责宣传广告事宜。”宁月婵也知道这件事情,“还有第三届中国国际民间艺术节和第四届中国艺术节趣味饮品也都成为特约的赞助商。”

    不得不承认王澍在运作能力上越来越强悍了。

    除了中国体操队外,王澍还帮自然堂联系上了中国游泳队,9月份的第七届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游泳队也是由自然堂赞助,10月份的亚运会同样也由趣味饮品和自然堂矿泉水加入了特约赞助商。

    这种快消品通过文艺和体育领域来拓展影响力是非常有效的,像艺术节这一类活动反而声名不彰,但考虑到付出并不大,几十万的赞助费对于这样一个国际性的会议还是很值得的。

    沙正阳甚至很恶趣味的专门提点王澍安排去布里斯班的人员接触未来的体操女皇霍尔金娜,看看能否抢先一步先取得其未来几年在大陆乃至大中华地区的肖像权和代言人身份。

    在沙正阳的印象中,体操一直是国人比较喜欢的体育运动,而霍尔金娜在今后今年里在国内的人气并不低,尤其是历经几届奥运会和世锦赛更是让其大放异彩,而俄罗斯近十年的经济都会一直处于下行通道,在这方面和中国的欣欣向荣会形成鲜明对比。

    “看来未来这种利用各类活动来为我们的这些产品广告宣传的事儿只会越来越多啊。”沙正阳不无感慨。

    “哦?你又有什么新的想法了?”宁月婵很敏锐。

    “等你来宛州之后再说吧。”沙正阳没深说:“我觉得有搞头,但还要看你们。”

    *******

    阴朝凤面无表情的听着王国林谈着开发区那边的情况,但一直没有说话。

    王国林也想去经开区担任副主任,但是叶和泰没有同意他的推荐,而是定了陆健和奚重山。

    陆健他知道,这是唐华很看好的人。

    叶和泰现在和唐华走得很近,或者说这两人都在迅速向林春鸣靠拢,只要林春鸣和冯士章不明确反对,一个副处级干部算什么?

    冯士章?想到这里阴朝凤内心就越发鄙薄。

    这个家伙现在简直是成了人云亦云的应声虫了,没有一点自己独立的主见,没有一点担待。

    阴朝凤就不明白了,他冯士章就这么怵林春鸣?

    一个外地来的干部,也没有什么特别深厚的背景,凭什么就可以凌驾于大家之上?

    指手画脚,真以为他可以成为宛州的救世主?

    如果冯士章能看法公允一些,态度强硬一些,唐华和叶和泰何至于这么唯唯诺诺的向林春鸣俯首称臣?

    完全没有了一点独立的主见,还怎么来当一个主要领导?

    看着阴朝凤面无表情,王国林知道这是领导心情很不好的表现。

    但他必须要说一说,否则日后恐怕就没那么多机会了。

    “经开区这一轮公开竞聘完全就是搞的萝卜招聘,那个卢雅,不就是沙正阳从汉都调过来的么?一个才来宛州几天,担任副科级干部过一年的女人,工作经历也不过几年,竟然就直接成了正科级竞聘中第一名,这可能么?这背后没有猫腻?太荒唐了。”

    王国林无法攻讦真正阻挡了他位置的陆健和奚重山。

    陆健不用说了,人家是平调过来的,而奚重山论资历也比他老,但他内心还是很不服气。

    奚重山不是从县里调到市政府办么?保留了正科级的一个副处长而已,却直接过去担任了副主任,自己这个正经八百的处长,还有阴市长推荐,竟然没有能入围!

    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说话要有依据,别把情绪带到这里边来。”阴朝凤淡淡的道。

    “阴市长,我是实话实说,搞这个公开竞聘的噱头也就罢了,那你也得把场面上表面功夫做足吧?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后门,也不怕下边人戳脊梁?纪委这帮人是干啥吃的?就熟视无睹,装疯卖傻?”

    王国林实在忍不住要发泄一番。

    从内心来说,阴朝凤不认为钱正他们敢在纪委的眼皮子下边玩猫腻,孟子辉那是个属于铁头的,真要超越底线的事情,就算是林春鸣也不可能让他低头,共事这么多年,阴朝凤这一点还是清楚的。

    但毫无疑问不超越底线的一些擦边球经开区管委会那帮人要玩儿就很容易了,泄露点儿考题,或者指一指方向,起码就能让人提前准备省许多心。

    而且正如王国林所说的,要做手脚,你也稍微遮掩一下吧。

    那个卢雅被沙正阳点将从汉都调过来,一年的副科级马上就直升正科,这也罢了,规则里边做了手脚,谁也说不上个啥,但现在还让她当第一名,这是不是就有点儿过了?

    “还有,原来开发区管委会的那一帮干部现在除了一个留任副科级,其余全数落选,这什么意思?原来组织考察选拔的干部都是不称职的,组织部门都是睁眼瞎,胡乱选拔?简直不可想象。”

    阴朝凤觉得这王国林今天的口才特别好啊,看来是受到了刺激,所以才超常发挥了。

    “这些干部有情绪?”阴朝凤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当然有情绪!大家群情激愤,有些人表示要去上访。凭什么就让他们走人,不给一个说法?组织选拔干部是有程序讲规矩的,现在成了一些人私相授受,这是对组织程序的破坏,危害极大!”

    王国林义愤填膺,似乎也是被感染了,忍不住挥动着双手。

    “有意见可以反映,干部也好,共产党员也好,有权利向上级反映他们认为存在问题的情况,这既是权利,也是义务。”阴朝凤不动声色的道:“但必须要按照程序来,决不允许那种肆意谩骂和私下乱说。”

    “阴市长?”王国林看了一眼阴朝凤,迟疑的道。

    “有些人假借改革之名在经济工作上恣意妄为也就罢了,但如果把手脚都动到我们党内部的干部选拔制度上来了,那就无法接受了。”阴朝凤冷冷的道:“我知道我们这些党的领导干部是如何看待的,但我相信上级党委应该不会允许这样的胆大妄为!”

    “阴市长,您的意思是……”王国林若有所悟。

    “我相信我们的党员干部还是有觉悟的,应该坚决和一些不良习气作斗争。”阴朝凤瞥了王国林一眼,不再多说,径直离开。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