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十一节 切入点
    面试终于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紧张而又枯燥的计分算分,然后按照高低顺序排位。

    纪委的人否则现场监督,然后还有一票人进行复核。

    这关乎一批干部的成长和选拔,没有人敢轻忽。

    到了晚上,成绩全数出来。

    不出所料,卢雅面试成绩第一,名列正科级竞聘考试总成绩第一。

    38号竞聘者晏家明面试成绩四,笔试成绩第一,副科级总成绩第一。

    16号竞聘者温延亮面试成绩第二,笔试成绩第九,但总成绩也排位正科级中第二。

    43号竞聘者庄严面试成绩第三,笔试成绩第七,总成绩排位副科级中第二。

    9号竞聘者胡志洋面试成绩第六,笔试成绩第十一,总成绩副科第五。

    让沙正阳比较高兴的是,还是有一批能够入眼的干部涌现出来了。

    像晏家明来自市经委,毕业于汉川财经学院,工作还不到五年,但也有两年基层工作经历。

    还有庄严,来自真阳县曹集镇,毕业于省建筑工程学校的中专生,一直在乡镇上工作,但是善于学习,而且考虑问题很细密周全。

    这批干部面临普遍不大,正科级中进入考察名单的最大的不过40,最小的就是卢雅了,刚29,副科级中最大的不到38,最年轻的晏家林才满27。

    等到所有成绩出来,一切敲定,只等纪委和人事处的考察结束,就可以正式任命了,当然这其中也还有一年的试用期。

    沙正阳走进会议室时,陆健正在和奚重山说得热闹。

    “钱市长回去了?”

    “回去了。”沙正阳点头,“这边敲定,他给唐书记、叶部长电话里报了一下情况,明天正式出考察名单,三天之内如果没有意外,正式下文。”

    “嗯,前前后后忙了这十多天,也该差不多了,都得要走马上任开展工作了,市里怕也是不耐烦了。”奚重山接上话:“竞聘搞得再热闹,还得要看实绩才行。”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这话可能会产生歧义,让沙正阳不高兴,奚重山又赶紧道:“沙主任,我可不是说这种形式不好啊,我只是说竞聘只能说是一种新的选拔方式,需要结合实际工作。”

    沙正阳笑了起来,“至于么?我还没那么小气。本身这种竞聘方式和组织部门的选拔方式都一样,只是一种方式,归根结底都要通过实战来检验。”

    “嗯,有些人在原来岗位干得很好,但是提拔之后反而慢慢难以适应,这种情况也不少。”陆健的看法比较公允,“这其实还是一个学习提升过程,不能跟上的,就会掉队。”

    “总的来说,总算是选了一批可用之才吧,不能适应的,一年后恐怕要想转正就还得要看看了,还是不能适应的,该放下的就得放下。”

    沙正阳也知道这一样是麻烦,但不这样,又怕这些人到了岗位上真的无法适应,你还得要硬着头皮易人。

    “即便有,我觉得恐怕也是个别。”奚重山想了想,“好歹这些人敢来自我展现,这本来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连这点自信都没有的,就不必提了。”

    “我看还是有几个不错的年轻人,像那个庄严和胡志洋,都不到三十岁,卢雅和晏家明也是,还有曹河川,我觉得虽然年龄偏大一点,但是很有激情闯劲。”

    事实上行不行大家心里都有个大概的谱儿,真正出现较大分歧的情形几乎没有,表现好的,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像卢雅和曹河川。

    曹河川如果不是笔试成绩太差,在入围中最后一名,肯定是第二。

    “钱市长说,恐怕要尽快把他们的工作分工要安排下来,让我们先商量一下。”沙正阳沉吟着道:“你们二位有什么想法?”

    “卢雅不搞招商引资可惜了,虽然我觉得她能力很全面,但是招商引资这边的确需要一个熟手,她留在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更合适。”奚重山率先建议:“老曹我觉得也可以放在招商引资这边,很有激情一个人。”

    “温延亮我觉得可以放在服务中心,感觉他工作认真细致,晏家明不用说估计你们都准备放在人事财务处,但我觉得他可以兼任建发公司的财务副总。”陆健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三五两下就基本上达成了一个大致意见,毕竟几个人都是参与了评审的,对这十多个人的表现都看在了眼中,有些细节上的分歧,就只有等到钱正来拍板了。

    ******

    “都想要你啊,奚重山先开了口,陆健下来和我说他其实是想让你当规建办的主任兼建发司的常务副总。”沙正阳笑了笑,“但他也知道钱市长不会答应,你和曹河川,还有胡志洋,基本上定下来到招商这一块。”

    “胡志洋不错,人年轻还很沉稳,关键是在沿海去打过工,太难得了。”卢雅显然对这样一个角色很感兴趣。

    “曹河川已经把胡志洋要去了,恐怕跟你的就只有张瀚了,张瀚虽然比你大几岁,但是恐怕在经验上还欠缺,不过此人很好学,性格也好,你可以好好带一带他。”沙正阳摇摇头。

    “我就知道好用的人落不到我手里。”卢雅也不是很在意,要说经验,谁也不比谁多多少,关键在于你肯不肯学,肯不肯干,张瀚肯学肯干,那就没啥学不会的,态度最重要。

    “你在竞聘时提到了食品和鞋帽,我有点儿触动,食品产业你觉得是我们打开突破口的最佳方向么?”沙正阳其实也早就考虑到了食品产业,但是卢雅想得更具体了,他还只是考虑到了一个大方向。

    “其实我之前都提到了,现在我们开发区情况这么差,完全没底子,你不从食品这些低门槛的产业做起,怎么来实现建发司那边的土地高周转?”

    卢雅顿了顿道:“电子电器产业肯定是未来宛州的优势产业,但是这个行业的门槛相对较高,就算是元器件产业,也需要一些龙头来带动,但现在宛州这边的龙头还欠缺点儿火候。”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先用食品产业把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声势造起来,做大,然后再来考虑宛州从自身定位来考虑的主导产业发展?”沙正阳微微点头。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卢雅又犹豫了一下才道:“实际上我个人认为,目前宛州真的没有什么资本来谈什么选择主导优势产业,要谈这一点,我估计汉都开发区都还要假以时日,嗯,估计也就是汉都高新区要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的话可以说说,实际上他们仍然做不到,或者说只能哄哄自己。”

    “卢雅,你这话可把汉都那边挖苦得够呛啊。”沙正阳笑了起来。

    “我去过燕京和沪上以及深圳考察过,真正能谈得上所谓高新优势产业的,大概只有燕京和深圳,尤其是深圳这边做得好一些,沪上那边浦东大开发,但主要还是以金融贸易这一类基础性的产业还在打底子,或许两三年后能见到成效,汉都那边,我估计98年以后能有成果就算是发展得比较快了。”

    只有沙正阳一个人,卢雅也没那么多忌讳,“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看法,不敢妄言,免得别人又要说我太过悲观,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不,你这个观点很实际,像我们宛州这种情况,很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就是觉得自己宛州是全省仅次于汉都嘉州的大城市,人口比汉都还多,地理区位也很好,没理由发展不起来,应该是要着力培育符合我们市情的主导产业,忽视了我们自身的基础。”

    沙正阳却很重视卢雅的这个观点,“另一种就是觉得我们宛州地处内陆地区,既不是省会,也不像嘉州那样有雄厚的工业基础,所以有些自暴自弃,觉得随便那样,只要愿意来咱们这里,咱们都应当不加选择的奉若上宾,这两种观点都很有市场。”

    “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混合了自卑和自傲,左倾到右倾。”卢雅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种心态在没有底气的地方尤为突出。”

    “喂,你现在也属于其中一员,请不要用汉都人的观感来看好不好?”沙正阳没好气的批评了对方:“你要迅如融入进来。”

    “我已经融入了进来。”卢雅不服气的反驳:“难道我这不是在为开发区考虑么?”

    沙正阳眯缝起眼睛,“看样子你是胸有成竹了,我倒是多虑了,你打算从哪些方面着手?”

    “当然是食品行业了。”卢雅也不客套,“我提到了,糖果糕点产业,我去年去过珠三角和闽省一次,发现这些区域的糖果糕点产业蓬勃兴盛,尤其是港资企业特别多,这些商人对成本十分敏感,而食品原料到处都能有货源提供,所以我准备在这方面下手。”

    “还有么?你这太泛泛了,我觉得你应该还有大的动作。”沙正阳还是比较了解自己这个老下属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