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九节 竞聘,选人用人观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九节 竞聘,选人用人观

    “我有思想准备。”沙正阳摆摆手,很淡然的道:“我也从未指望过一来他们就能排上多大用场,能有个别像你一样的,我就很满足了,其他人只能通过慢慢培养来进入状态。”

    “那就好,我就怕你抱希望太高。”卢雅笑了笑,“我这点儿本事还不是跟着你学的?”

    “别,我没那本事,你是自个儿琢磨出来的,不过不会不要紧,关键在于大家要有你这种肯学肯钻的劲头才行。”沙正阳吧嗒着嘴,“就怕一个个眼高手低不说,还不肯承认,以为自己是天生就会的人才,那就没救了。”

    “那倒也不至于吧?”卢雅不认同沙正阳的担心,正色道:“我感觉这些来竞聘的还是存着一份想要干一番事业的心,或许他们在履历和经验上有欠缺,但是他们的热情和勇气还是还是很强的,只要稍加引导,就可以导入正轨。”

    “卢雅,怎么感觉你这话有点儿老气横秋的味道啊,你才三十岁不到吧?这一批来竞聘的干部百分之九十都比你年龄大吧?”沙正阳笑了起来,“好了,说你的事儿,如果你过关,我打算把你放在招商一处处长位置上,有没有异议?”

    “沙主任,你招我来,不就是要让我干这活儿么?我能有什么异议?”卢雅精神也是一振,“下一步管委会有什么打算?”

    “基础设施建设马上就要全面铺开,市里边的2000万已经到位。”沙正阳道。

    “2000万恐怕远远不够全面铺开吧?”卢雅皱起眉头,“是注入建发司来滚动开发?”

    “扬帆路和复兴大道两边的三通一平,乃至五通项目都要全面启动,土地划拨手续早就办下来了,现在就是分割办证,然后建发司拿下质押贷款进行开发。”这都是老一套了,对于沙正阳来说,前世中的经历太多,今世中游刃有余。

    “这可对招商引资压力很大啊。”卢雅明白沙正阳的意思了。

    这边建设一启动,必须就要有项目进来拉动市场,形成循环。

    而进来的项目越大,项目越多,对于整个土地市场的刺激也会越强,银行这些金融机构也会越认可,毕竟有人要的土地才值钱,没人要的土地质押在自己手中难道变成死货?

    只有这样滚动起来,才能形成良性循环,也才能把开发区这个馍馍越做越大。

    “两边压力都大,这就要考验各自的工作进度和协调能力了。”沙正阳没有讳言,“陆健还是有些本事的,我觉得局面可以打开,但招商引资这边,奚重山的心气很高,你在他手底下干,可别让他小觑了,得拿出点儿真本事来。”

    “哟,沙主任怕我丢你面子了?”卢雅轻笑。

    “嘿嘿,奚重山问过你,我把情况介绍了一下,他很欣赏,但是成绩代表过去,你要让他心服口服,就得要拿出新成绩来,当然他要压得住你们,一样也得亮一手出来才行。”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沙主任,莫非你就退居幕后了?这不好吧?”卢雅笑嘻嘻的道。

    “我还有一件大事情没做完,做完了,我心里也就踏实了。”沙正阳摇摇头。

    “嗯,我知道,无线电厂的事情。”卢雅也点头,不在嬉笑。

    “这事儿太重要,不解决,始终是压在市里身上的一块石头,喘不过气来。冯市长还专门把我找去说了半天,就问有多大把握,我说这种事情谁敢说有多大把握?他说只要能解决市无线电厂这六千职工的生计问题,市里可以做最大限度的让步,也愿意给予最大力度的支持,看样子这副担子也是把冯市长压得不轻。”

    沙正阳也有些感慨。

    冯士章和自己的关系比较淡,也没有什么有色眼镜,但是这一次能把自己专门找去谈这事儿,既说明自己把电风扇厂和电器厂的问题解决得干净利索让他满意了,认可了自己的成绩了,同样也说明他对无线电厂的重视和担心。

    这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六千多职工实在太骇人了,无论是从事哪个行业,无论是谁来接这副担子,恐怕都很吃力。”卢雅也很好奇沙正阳会怎么来对待无线电厂改制的问题,“无线电厂的包袱太重了。”

    “我也知道这道题不好做,但总得要有人来做吧?”沙正阳对于邀请段大佬来执掌电器厂一事并无太大把握,哪怕是段大佬真的有意离开霸王电子,但自主创业也要比接手这样一家国企要简单的多,或许在创业后实现规模扩张要稍微慢一些,但是人家不会有这么多羁绊,尤其是职工这方面的羁绊约束,自主性要强得多,所以这一点上还要想办法说服对方才行,好在冯士章已经明确表态全力支持,最大限度的让步,或许这样可以让对方来考虑一下。

    但六千职工,对于一个几乎是从头再来的企业,压力太大了,如果能够再找到一条出路就更好了。

    注意到沙正阳有点儿走神,卢雅也知道这项工作的确很费脑,不是轻而易举能办得下来的。

    ******

    面试场地设在了市委党校。

    经历了残酷的笔试淘汰,进入面试阶段的竞聘者都是蓄势待发。

    一比四进入,意味着52位进阶者,最终产生13名最终入选者,当然还有13名第二名备选者,一旦前面13人因为其他意外因素落聘,就会根据成绩补入。

    评委九人,除了开发区党工委五位委员外,市委办、市委组织部、市纪委、市委宣传部各派出一人进入,面试题也很简单,仍然是通过抽题,然后进行即兴的阐述,然后在接受九位评委中的三位评委提问,最后进行综合打分。

    卢雅抽到了第17位,不偏不倚,还算不错。

    从面试下来的这些竞聘者交流来看,题不算偏,但是却要让你自由发挥,也就是说评委的评分标准全靠评委自己掌握,也就是说不确定性因素很多。

    不过这个标准对谁来说都一样,只不过那些明显在市级机关里工作的干部就要占优势了,这些评委都来自市里,对县里的这些干部了解又有多少?甚至很多连面都没见过,而市里的干部好歹也会混个脸熟。

    “杨处长,感觉如何?”沙正阳歪着头,微笑着轻声道。

    第一轮十个选手过去了,大家要休息十分钟,再继续进行。

    “嗯,很有新意,不过听多了,感觉还是比较老套,回答都是中规中矩,难有新意。”杨成广这段时间和沙正阳接触比较多,也熟悉起来,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难免,几十个人在这么二十道题里抽出回答,而且二十道题里很多也相关联,答案肯定多少都有近似,关键在于能不能提出有价值的东西来。”沙正阳解释道。

    “你所说的有价值如何来评判?”杨成广夹着烟,很吸了一口,反问。

    “我的判断标准,第一是是否实用,也就是说在我们开发区这个环境下能否切实可行,好高骛远谁都会,讲出来和我们开发区不搭,那有何意义?”沙正阳谈了自己的观点。

    “还有呢?”杨成广点点头,看来这位沙主任不像外界所传言的那么眼高于顶嘛,还是很讲实际的。

    “第二就是是否有新意了。”沙正阳沉吟着道:“切合实际是基础,但是如果千篇一律的老一套,和别的地方政策方略没区别,如何去扬长避短体现自己强项长处?如何来和竞争对手竞争?就得要在切合实际的基础上有拔高,有创新,这才能引领工作,走在前列。”

    “看样子你对九号的印象不错?”杨成广笑了起来。

    按照规则,不当场评分,而是各自打分之后装入袋中密封,等到面试结束,再来统一算分,这样可以避免前面的干扰。

    九号竞聘者胡志洋,山都县计经委干部,刚满三十,但沙正阳看过他的履历,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后来通过自考考了一个大专文凭。

    此人在温州去打过三年工,后来回来之后在村上干过一段时间会计,被乡里抽调到经发办工作,干了三年后获得了计生干部指标转正,92年调到县计经委。

    履历很丰富,而且有在沿海地区工厂工作过的经验,按照他自己所说他还在鞋厂担任过工班组长,这份经历很不简单。

    这也是沙正阳最喜欢的一类干部,而且这个人在刚才的演讲中也充分展示了这一面,同时在回答评委的发问时,也是根据的自己的特长谈到了自己对未来工作的一些想法,未必正确,但是颇有新意。

    “一个普通干部能有这般立意和看法,很不容易了。”沙正阳淡淡的道:“眼高手低者太多,我不喜欢那些夸夸其谈的,与其口若悬河,你不如和我说点儿你打算在开发区怎么干?比如招商引资你觉得该从那一步开始做起走,但我感觉好像大家都忽略了这些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