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奔腾急 第四节 多管齐下,野路子

第四卷 奔腾急 第四节 多管齐下,野路子

    对于陆健和奚重山来说,都是干了十年二十年的老手了,只要有准备,自然也不会开黄腔,总能寻找到一些路径来阐述一二,而闫鹏也很配合的盯着干部作风问题提了自己的看法。

    总而言之这场会议开得还算不错,但至于说钱正嘴里的干货也只能停留在口头上,能不能真正变成现实工作中的干货,光靠嘴说是不够的,得落到实处,变成现实的规划建设,变成现实的招商引资项目进来,变成现实的作风转变,那才能做数。

    钱正走了,留下四人,气氛就要轻松许多。

    “沙主任,你刚才提到了招商引资要做大量的基础工作,我还有些疑惑,听你的意思恐怕不是简单的掌握开发区的基本情况那么简单,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内容?”奚重山把身体靠在椅背上,随手丢给陆健和闫鹏一人一支阿诗玛。

    “是啊,我也觉得沙主任你话里有话,应该不止一些表面工作吧?”

    陆健也是县府办主任出来精明人物,虽然班子分工他负责规划、建设和对外协调,但招商引资这块工作他也一样很关心,这关系到今年开发区工作能不能打开局面。

    “嗯,这一块的确有些不一样的工作,算是我在汉都那边工作的一些经验吧。”沙正阳就把自己当初的一些经验以及去年和北溪、香城合作的一些办法想法和盘托出,果不其然的就赢得了陆健和奚重山的刮目相看。

    这项工作听起来其实也没多复杂,但关键在于你这个思路能不能想到,这就是一个思路的突破创新问题。

    “难怪,我说香城和北溪从年底开始就有几拨南粤的投资商过来考察,我还在琢磨,怎么偌大一个宛州,就怎么只有香城和北溪会有南粤的投资商来考察?怎么就没有到我们大野来?”陆健不无感慨,“沙主任说得好,这就是一个思路的突破问题,只要跳出来,那就不一样。”

    “这也是一个持续积累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能达到的,但是只要做,肯定会有所收益。”奚重山也补充道:“而且面还可以拓宽一些,不但可以通过这些在外地打工的农民工了解情况,而且还可以选择和鼓励一些头脑灵活,懂技术懂市场的人员,鼓励他们回来自己创业。”

    沙正阳眼中掠过一抹激赏之色,这一点卢雅也和他谈起过,认为如果能够培养一批本土企业家成长起来,那无疑效果会更好。

    他们在家乡的创业成功不但会成为那些在沿海地区打工者的偶像,起到很好的示范效应,鼓励大家效仿,而且他们返回家乡办企业,所有资本利润都会保留在本地,还不像外地来这里办厂的,你还要担心他随时可能搬走。

    当时他就对卢雅的敏锐十分欣赏,没想到“英雄所见略同”,奚重山也能想到这一点。

    “自主创业当然是好事,但对很多人来说,他在沿海学到了技术,甚至也懂管理,也搞清楚了销售渠道和市场,但是空有双手想要让银行贷款给他们?难度很大。”沙正阳摇摇头,“这其中只有极少数能从亲戚朋友那里借到有些资金,然后再通过各种办法先把摊子扯起来,这里边风险很大,而且失败几率很高,所以说非大毅力和对各方面都有充分认识者,很难真正取得成功。”

    沙正阳这番话是实话,陆健和奚重山都不是不懂经济的人,自然知道私营企业创业有多么难,尤其是在没有信用社和银行这些支持下,更是难比登天。

    不排除有些人在沿海打工多年有一些积攒,但是这点儿积攒够不够且不说,又有谁会有如此勇气敢于投入进去,这几乎更像是赌博,尤其是可以想象得到这会面临着家里人的反对。

    “是啊,这种风险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难承受的,光靠个人的积累,很难,而且一旦失败,极易挫伤创业的积极性。”陆健考虑问题的角度更宽一些,“可信用社和银行这类金融机构也不太可能支持这一类的创业,作为企业他们也要规避风险。”

    这道题基本无解,至少目前是如此,小额贷款和担保公司的放开要在十多二十年后才放开,而且其一样蕴藏着风险。

    “陆主任说得很对,这也是内陆地区之所以在发展经济上始终难以和沿海地区匹敌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我们起步晚了,民间资本的积累更是极其薄弱,缺失了这一块,你怎么来发展经济?”沙正阳赞同道:“这种差距如果不想办法来扭转制止,还会越来越大,所以任何事情都要走到前面,越落在后面就越吃亏,也就越难赶上。”

    “沙主任,规划建设这一块,要说简单也简单,因为规划很快就可以拿出来,建设,只要有资金,也不难,问题是哪里来资金?”陆健看着沙正阳,“市财政能支持多少?如果不足,采取何种方式来解决?既然不能等不能靠,那我们怎么来筹措建设资金?银行贷款?抵押物呢?土地,银行愿意接受么?”

    这还不是房地产为王带来土地火爆的时代,就算是你搞起平台公司,划拨了土地,但银行一样不会买账,一句话,现在土地还远不是十多二十年后那种一路飞涨的价格。

    “市财政肯定要先那一部分资金来,如果不先整理一部分土地出来,如何招商引资?”沙正阳沉吟了一下,“关键在于要把规建和招商引资的切合点找好,一方面整理出来完成三通的土地要在第一时间有企业来接手,另一方面在税收政策和土地政策的优惠上要寻求一个比较好的平衡点。”

    沙正阳的话说到了要害处。

    现在开发区要招商引资,都要涉及到税收减免,主要是指企业所得税的减免或者说税后的财政补贴,如果是国家级高新区或者火炬计划所罗列的企业项目,还可以获得更高层面的减免以及一些资金上的补贴。

    也就是说,现在的开发区招商引资,基本上算是赔本赚吆喝,土地要优惠,第一年乃至第二年税收减免或者补贴,那么地方政府图什么?当然是图长远以及带来的就业和消费以及出口创汇了。

    “沙主任,这道题不好做啊。”陆健和奚重山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不好做也得做。”沙正阳道:“第一年肯定很难熬,但是一旦挺过去了,尤其是能够形成气候,或者说像样的产业集群,那么越到后面日子就会越好过,关键就是第一年,也就是今年。”

    陆健和奚重山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坐到这个位置上了,有进无退。

    开发区几乎就是一个滚动式发展的路径,如果说市财政财力丰足,那也不存在,大规模的开发,吸引更多的企业进来,熬过一年两年,进入成熟期,那么一切ok。

    问题是现在宛州财政并不丰足,你土地的三通一平五通一平无法推进,怎么大规模吸引企业进来?

    “沙主任,你有没有一些思路?”奚重山忍不住问道。

    “有倒是有,问题是具体操作,以及效果,还无法预测。”沙正阳也不遮掩,“第一当然是找市里要,但能要多少,只能尽力;第二就是在开发时寻找有实力的企业来垫资,这一点也很难,因为我们希望能企业垫得够久;第三,就是走银行的路子,嗯,甚至也包括信用社和合金会。”

    “三管齐下?”陆健沉吟着,“市里咱们无法指望太多,垫资的企业,估计也有难度,能找到一两家上当的就算不错了,倒是第三点,银行,信用社,还有合金会,这条路,如果好好运作一下,我估计合金会这一块的突破还更容易一些。”

    不得不承认陆健的思路很敏捷老练,马上就想到了合金会。

    沙正阳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合金会的巨大风险,宛州的合金会也一样,但沙正阳更清楚的是合金会的风险虽然巨大,但是却还有几年才会彻底爆缸,而这几年对宛州来说却是一个火中取栗的机会。

    沙正阳印象很深,随着98亚洲金融风暴的席卷,国内合金会的问题才会暴露出来,随即引发了国家对合金会的彻底关停并转。

    也就是说对于宛州经开区来说,起码还有五年时间。

    如果能把五年时间用好,总胜过这些合金会把资金贷给那些毫无技术含量甚至就是一些纯粹骗钱的乡镇企业好,起码宛州经开区用这些钱,本息还是有保障的。

    其他人也都知道合金会问题很大,但是问题多问题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怕什么?

    如果能够卡好时间,把合金会的资金用好,的确能对开发区的建设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沙主任,咱们开发区是否可以成立一家公司,用这个公司来进行融资呢?”奚重山路子更野,“反正我们也是和市财政绑在一起的,是否可以通过市属企业做担保来融资贷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