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三节 盛名之下无虚士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三节 盛名之下无虚士

    雷动风行。

    在征求了开发区党工委两个主要领导意见之后三天,宛州市委常委会便迅速通过了关于开发区班子的任命,陆健、奚重山任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

    据说大名单中五个人报上常委会时名单里就只剩下了四人,而奚重山的排序也直接从最早的名单中第五变成了新名单中的第二,顺理成章的过了会。

    “坐吧,我都是熟人了,陆健和重山我都很熟悉了,嗯,可能你们俩和正阳还不太熟悉吧?”钱正居中而坐,招呼着二人入座。

    按照经开区党工委委员排序,钱正、沙正阳、陆健、闫鹏、奚重山,陆健担任大野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更早,市委组织部的文件中明确了陆健排位在沙正阳之后,闫鹏之前。

    “钱市长,我和沙主任见过,只是没打过交道,沙主任那会儿在党口,我在政府口这边。”

    陆健正值壮年,个子在一米七五左右,这个时代标准男神身材,换了二十年后就要成二级残废了。

    身材不胖不瘦,短寸头,一张略显瘦削的脸上精明之气挥之不去,一看就是一个久经历练的角色。

    沙正阳注意到对方袖口纽扣紧扣,左腕上一块黑色的瓦斯针表,一件挺括的灰色夹克,皮鞋擦得透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比较注意小节的人。

    和一身清爽精悍的陆健相比,奚重山显得更加棱角分明一些。

    国字脸的颧骨略高,眼眶也有些深,皮肤显黑,嘴角始终有点儿微微下挂,看上去让人有点不好接近的感觉,不过这家伙只要一张嘴你就能知道这家伙有多么能说会道。

    奚重山也属于体型偏瘦那一类,但微微前倾的身体给人感觉胸腔中压抑着某种激情,只需要一个口子便能喷发出来。

    如曲晓伟所说,这家伙就是有些过于感性,一旦做起事情来就不管不顾,所以和崔国能格格不入,在裕城开发区才没能干长久。

    “我和沙主任有过交道,但也不多,钱市长,说实话,市委市府这边的办公室联系还真不多呢。”奚重山话语里就能流露出一些不一样的味道来。

    钱正显然也是对奚重山有些了解的,微笑着摇摇头:“重山,你这张嘴好像还是没改变啊。”

    “钱市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我尽量,我尽量。”奚重山黑脸上露出一抹有些尴尬的表情。

    “好了,咱们今天开个会,这也是咱们新一届经开区党工委组成之后的第一次会,大家相互都认识,我不多介绍。”钱正步入正题,“可能大家都知道,咱们宛州经开区这两年的情形,市委林书记对我们经开区的情况很不满意,要求我们必须限期拿出方案,做出改变。”

    几个人都下意识的开始记录,但钱正挥了挥手:“不用记录,这些都是套话大话,不说大家都明白,待会儿我们各自就咱们经开区的下一步工作谈谈自己的想法,要言之有物,我来记录!”

    几个人都是一愣,这好像有些剑走偏锋啊,看样子钱市长也打算要有所突破和改变了啊。

    “所以咱们就不绕圈子,直接说正事,谁先来?”钱正注意到几个人脸色变化,但毫不在意。

    几个人面面相觑。

    钱正进一步道:“之前我和你们几位都单独谈过了,各自分工也都明确了,下一次扩大会议上做好记录,但大家内心都应该有数了,所以就各自分管的工作要具体说一说,我只提一个要求,说干货!”

    说干货!

    三个字,说来简单,但要真正抖落出来,却不容易。

    所谓干货,那就是要马上能拿得出来,而且能迅速形成实质性的成绩的东西。

    不是你云遮雾罩的扯一大堆,三年五年才能见得到成效的东西,也不是表面光鲜,但实际上却难以在未来市委市政府的考核评查中让人心服口服的东西。

    “正阳,你先来吧,你好歹也要比他们几个先来一段时间,而且你是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开发区大的构想规划你得拿意见出来。”见一干人都有点儿怯场了,钱正直接点将。

    “钱市长,有点儿突然,虽说我之前也有一些考虑,但是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究竟能不能行,也还……”

    沙正阳的话头直接被钱正打断,“不说这些,有没有可行性,能不能达到效果,你先谈,我们可以听,可以评估,大家也可以研究讨论,大家都吞吞吐吐碍口识羞,怎么干?”

    好嘛,看样子这一位是真的要在新的开发区班子里边彻底重新树立起新的风气了,这也是好事,沙正阳也就是收拾起一些心思,正色道:“那行,我就先说说,如有不妥之处,钱市长和各位斧正。”

    “按照钱市长的要求,我谈一谈我们开发区目前存在的几个问题以及下一步的对策打算。第一,规划建设混乱,进度严重滞后。从目前来看,93年经开区的规划已经严重落后于目前形势发展,但即便是这样,我们的规建推进仍然是停滞不前,这直接导致其他各项工作的无法开展,陷入停顿,……”

    “第二,招商引资毫无头绪,既缺乏长期预设,也没有短期目标,更谈不上实施方略,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实际动作了,可以说纯粹就是在混吃等死,当一天和尚甚至连钟都不愿意撞,更别谈撞响了,……”

    “第三,开发区干部作风散漫,精气神颓废,斗志全无,典型的庸、懒、散、浮、拖,连得过且过都说不上,大家完全就是混日子,……”

    虽然早就知道开发区的情况糟糕,但是听到沙正阳如此毫不客气的评价,在座的几人都还是觉得格外刺耳。

    钱正还要好一点儿,毕竟他对开发区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但其他三位简直觉得这恐怕是对一个部门单位的工作最糟糕最恶劣的评价了,这样的表现几乎就可以彻底解散关门大吉了。

    “我再来谈一谈针对上述这三方面存在的问题,今年,乃至明年,我们新一届经开区党工委班子该如何来破局前行。”沙正阳目光迎向钱正,“本来我的这些观点应该先向钱市长汇报的,但今天这个机会我就直接先谈了,肯定还有一些不准确不充分,还有待于下来之后积蓄完善,我再重申,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还不成熟。”

    沙正阳把姿态放得很低,虽然钱正已经和他谈过了,要求他承担起整个经开区的日常工作来,但钱正才是书记主任,日常工作不代表所有工作,重大事项仍然需要由钱正来拍板才行。

    “第一个问题,如何解决我们的规划和建设的严重滞后,如何迅速打开局面,以确保我们的规建能跟得上下一步招商引资的形势?”沙正阳注意到陆健听得很认真,似乎也有些期待,“我是这样考虑的,复兴大道西段恐怕要尽快开工打通,另外在复兴大道东一段和东二段之间的纵向道路扬帆路也要尽快开工,哪怕只是修一段,但要动起来而围绕着这两个方向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要多方筹措,……,规划上要先行,……”

    “第二,招商引资怎么来出实绩?刚才钱市长说了,要干货,但是干货不是光凭嘴巴说就能自己跑到你这里来的,也不是你去珠三角长三角晃一圈儿就能拉来的,你得要有充分的基础工作准备。”

    “人家为什么要来你这里投资而不选择临近的汉都或者郑州、武汉?你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有什么值得人家愿意来的要素?你去招商引资是这样大水漫灌,随意打捞,还是因地制宜,有针对性的进行定点攻坚?”

    “这些问题都值得细细推敲,……,我的看法,基础工作必不可少,而且必须要马上做起来,……,基础工作要马上做,但是要见成效却不是短时间能看到的,那是不是在此之前我们就坐等呢?当然不是,所以我们在没有完备条件的情况下,仍然要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第三,干部素质和作风问题,这是我们经开区日后能不能打开局面的关键,任何工作能不能取得突破和实效,关键还是在人,而干部中的关键却是中层干部,他们是骨架,是脊梁,他们选好了用好了,能带动整个局面,……”

    沙正阳话语不多,每一点都是简明扼要,但是却又直指问题核心,怎么做,如何做,何为基础,何为要害,何为迫在眉睫的问题,都一一点明,轻重缓急,一一道来。

    这也是沙正阳第一次在三位同僚面前展示自己的口才和思路。

    之前无论是陆健还是奚重山,甚至闫鹏,虽然早就听说过沙正阳大名,也知道能到这个位置肯定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但始终觉得文闻名更不如见面,还是亲自感受一下才觉真实。

    今天的表现,三人虽然没有交换颜色,但内心都得要承认,盛名之下无虚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