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一节 选人用人,光环熠熠

第四卷 奔腾急 第一节 选人用人,光环熠熠

    在竞聘方案获得了钱正的认可之后,沙正阳就在第一时间把方案送到了市委组织部。

    市委组织部非常重视,叶和泰亲自组织一帮人研究了整个方案,尤其是在竞聘环节中所提出的笔试和面试机制,他很感兴趣。

    一旦这种公开竞聘方式获得了好评,那么市委组织部也可以在某些方面适当进行借鉴,这也是宛州市委在推进改革方面的一个尝试,很有亮点。

    沙正阳却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这上边了,他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开区的未来规划和发展上。

    春节几天假期几乎是一晃而过,沙正阳甚至没有来得及和孙妍多亲热几天,繁琐的各种人情往来让他不胜烦扰,但是却又无法回避。

    该走的,你一个都不能缺,这既是礼数,更是人情世故。

    同时这种走动,还能密切双方的关系,同时也是一种信息交流传递的绝佳方式。

    像曹清泰、郭业山和桑前卫这三人是早就敲定要走一遭的,而高进忠哪里也少不了。

    沙正阳甚至还专门去拜会了陈鹤这个昔日给自己不少帮助的老上司。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自己在县府办里厮混的时候,也全靠陈鹤照拂才算是过了关,否则恐怕连入党都没法转正。

    另外沙正阳也抽时间和焦阳、汪剑鸣、王仲华、陆烜他们这一批一起分配回来的大学生小聚了一次。

    这是王仲华发起的,他现在已经是县府办副主任,当然继续兼着贾国英的秘书。

    王仲华应该是这一批大学生中除了沙正阳发展最好的,如果没有意外,两三年后,王仲华就有可能会到某个乡镇去担任乡镇长,正式晋位正科级干部。

    而像汪剑鸣、焦阳和陆烜他们几个,虽然现在也都解决了副科级,但是无论是汪剑鸣还是焦阳等人,他们要想晋位正科级干部,无论是副主任还是副乡长,都还需要假以时日踏上副书记这一步,在这个岗位打磨几年才有希望走上那个岗位。

    “感觉怎么样?习惯不习惯?”沙正阳站在路尽头,极目远望,“宛州虽然是你家乡,但是条件可没法和汉都那边比,就算是宛州市区也不比银台县城强多少,你这样调过来,以后可别后悔啊。”

    “沙主任,你觉得我是后悔的人么?”卢雅清笑了一声,“说实话,朱伟忠分管开发区之后,我就能感觉得到,他这个人心眼儿小了点儿,虽说能力还是有,但是感觉在他他手底下工作就没在桑县长时候那么顺心了,现在加上我爱人的事儿,本来老家这边我和我爱人两边都有老人,这么经常跑也觉得累,现在正好了。”

    “嗯,潘哥的事儿,我专门和唐书记、叶部长汇报了,也找了徐书记,既然潘哥愿意到公安队伍里去,那也是好事,只要潘哥手续那边转过来,就直接到市公安局报道,但按照惯例需要到省公安专科学校去培训一年,所以先适应工作,今年九月就要去培训一年。”

    卢雅的丈夫转业了,是个营职干部,在银台想要转到县公安局,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沙正阳甚至还在春节期间去找过常淮生,但是常淮生说这需要组织部和人事局那边先敲定。

    其中关节自然不言而喻,涉及到谭秋华和罗冕之间的纠葛纷争,卢雅这两口子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不过卢雅和潘应雄两口子也是一个爽利的性格,既然在银台干得不顺心,还不如回老家,直接问沙正阳能不能先把卢雅调到宛州,然后潘应雄也就转业回宛州。

    这事儿当然没问题,说实话,沙正阳本来也就有这个意思想要问卢雅有没有兴趣到宛州开发区工作,这不是正好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三言两语就敲定,春节假期一结束上班,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就发商调函,这边银台县里沙正阳也委托了桑前卫帮忙斡旋,所以手续办得很快,一个星期不到卢雅就到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报道上班了。

    不过卢雅的丈夫潘应雄还要等一下,等到那边转业手续办完才能过来。

    不过沙正阳在这边已经帮他在组织部和市公安局那边打了招呼,只等接收了。

    “沙主任,谢谢了。”卢雅知道沙正阳不是那种喜欢把话挂在嘴边的人,但还是要表达一句。

    “嗯,其他不多说,你来了把工作给我拿起来就是最大的感谢了。”沙正阳也不客气,“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市委非常不满意,林书记年前还把我叫去一顿很尅,说我们开发区招商引资工作比起涪岗、昭阳以及通河差远了,要求今年招商引资工作必须得到彻底改观,我和钱市长也商量了,原来的招商引资处,一分为二,设两个处,我希望你能去竞聘招商引资一处的处长。”

    卢雅一惊,“沙主任,这合适么?我担任副科级职务才一年多一点儿时间,就要去竞聘正科级领导职务,会不会……”

    “没什么,这一次在竞聘条件上就写明了,竞聘副科级领导职务的,只需要两年工龄以上就可以竞聘,竞聘正科级领导职务的,只需要担任副科级领导职务一年以上的就可以了,如果都要按照规定来必须要担任两年,那就是正常的晋升提拔了,还算什么打破常规的公开竞聘?”

    沙正阳毫不在意,“我向唐书记、叶部长汇报的时候就说明了,这一次选拔的目的,就是要选肯做事,能做事的干部,尤其是要选能做事儿的,选一批政治素质再高,工作再积极,但他干不来干不好的干部来,那都毫无意义,开发区的局面都无法打开,那就失去了公开竞聘的初衷了,唐书记和叶部长都很赞同我的意见。”

    “全市这么多优秀的干部肯定都要来报名竞聘,我……”卢雅还是有些犹豫。

    “卢雅,这可有点儿不像你的风格啊,你啥时候还在意别人的人言了?”沙正阳似笑非笑,“公开竞聘,比的就是能力,笔试面试,那都得要面对考官评委较量一番的,难道你对自己没信心?”

    “那倒不至于。”卢雅下意识的就开始充满斗志,“好歹我也在银台开发区看了那么久,实事求是的说,宛州市经开区是可惜了这么大个摊子,居然弄成这样,太浪费了。”

    “就得要有这个态度,你好好准备一下,笔试是基本素质考试,那都没啥,关键在于面试,考题是随机选,而且每个评委还有一次自行命题发问的机会,当然,题目都和招商引资和产业规划有关联,主要是考口才和临场发挥了,不过我相信你没问题。”

    沙正阳的话让卢雅颇为感动。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一来其实也就被人划到了沙正阳的人这个圈子里,沙正阳也就是希望自己能替他扎起,要拿出一番本事做出一番实绩来堵那些人的口。

    这是一个无法拒绝和回避的挑战。

    沙正阳本欲再说,电话却响了起来,接通,市委组织部的通知,叶部长请他到市委组织部。

    “走吧,卢雅,总而言之,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一旦竞聘结束,架构搭起来,经开区的招商引资该怎么来做,产业招商该如何来谋划,你都的要给我拿出点儿新点子来,除了银台经验外,我们宛州的特点如何来结合起来,扬长避短,力争最大的效果?你好好考虑一下。”

    沙正阳又好好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开。

    到市委组织部,叶和泰已经在等候着了,直接开门见山。

    “正阳,林书记指示要尽快把你们经开区的班子配齐,迅速开展工作,所以部里边也按照要求进行了认真筛选,现在初步有了几个人选,嗯,林书记的意思是要听听你的意见,今年开发区担子很重,所以我想就先把情况介绍一番,你听一听,顺带也提提意见。”

    沙正阳一愣,这才明白过来,马上就要公开竞聘,估计班子配齐也有利于在中干补充齐备之后能迅速全面的把工作铺开。

    “叶部长,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合规矩?”

    沙正阳知道叶和泰把自己通知来的意思,虽然他觉得也很有必要,但是还得要谦虚一下,毕竟这已经有点儿侵权了,组织部的人肯定不高兴,什么时候轮到你用人单位来指手画脚了?

    “行了,你也别给我假了,特事特办,我让人来介绍,你听一听,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一问。”叶和泰倒没什么,这种特例很少见,但不是没有,要看什么情况下。

    开年林春鸣就在大会上痛批一些区县动作迟缓,产业规划混乱,还专门举了宛州开发区和通河开发区的对比,这也让人很震动。

    这也相当于把宛州经开区架在了火炉上,如果今明两年经开区不能拿出像样的成绩来向市委市政府交代,恐怕沙正阳的光环就会黯然褪色了,尤其是在给了你们这么多特权的情形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