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四节 布道,播下一颗种子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四节 布道,播下一颗种子

    夏侯子也听出了沙正阳还有后话,耐心的点点头,却不言语。

    “inter就像是一张网会将整个世界连起来,它既不像电视那样单向传递内容,也不像电话那样以声音这种过度苍白简单的方式来传递,而是一种集合了多种现有内容传播优势的互动互联式的联系传递方式,它会改变整个世界。”

    这一刻沙正阳觉得自己有点儿像一个布道者。

    “你所说的改变世界包含哪些?”夏侯子显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忽悠的人,他是内行出身,并非对inter一无所知,他想了解沙正阳究竟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嗯,应该说是两方面吧,从一方面来说,也就是内容传递形式来说,它彻底颠覆了原有的方式,比如可能通过inter这张网,把世界所有人联系起来,既可以相互即时联系,同时也可以多人同时在一起联系,就像同处一个会议室里一样相互交流,当然他们相隔万水千山,同时通过计算机这种载体可以实现从文字到声音再到图像的互联互通,即时交互联系沟通。”

    沙正阳顿了一顿,“请注意,我所说的即时的‘即’字,和及时的‘及’字不一样,是即刻的‘即’,也就是随时的意思。”

    夏侯子若有所思,“的确,如果技术能实现这一步,的确对整个通讯传播方式都是一种颠覆,尤其是在通讯、新闻、娱乐等各个领域都会出现一大批变革式的发展跃进,你所说改变世界不是虚言。”

    “内容传播方式的改变需要建立在一个载体基础之上,那么这个载体就是计算机以及相关联的产品上,比如通讯的网络,这又会带动一个巨大产业市场出现,而不只是现在仅仅是只用于简单的办公那么简单,其势必带来一个快速的普及,从公务商务到家庭个人使用的普及。”

    沙正阳的话让夏侯子再度消化了一阵,最终还是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描绘的这一幕是符合现实设想的,前提是技术的确能如他所说的那样发展到那一步。

    “你觉得我应该去从事这些行业?”夏侯子看了一眼沙正阳,问道。

    “这不是我觉得的问题,而是你感觉的问题。”沙正阳摇摇头,“决定你该怎么做的是你自己,嗯,我和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帮你决定,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对现在的这种枯燥呆板的生活不太满意,既然如此,何不尝试改变?”

    夏侯子笑了起来,“听你的口吻,你好像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不,也不满意,但是我正朝着我的奋斗目标前进,并力图实现我想改变的某些的东西。”沙正阳摇摇头。

    听见两个男人的对话,齐瑞芬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二人对话,而顾湄则是满眼小星星一般的看着沙正阳,那双妙目中的热烈和崇拜,几乎要溢出来。

    “你的建议的确有些打动我,有点儿意思,不过我虽然可以不理会家庭的阻力,但是起码我得要对我自己负责。我的确不满意现状,但是就算是要改变,我也得找到我自己的努力方向,谢谢你,正阳。”

    夏侯子端起酒杯,诚意满满,和沙正阳饮料杯碰了一下。

    “不用客气,其实我内心还是有些羡慕你,虽然我现在对自己还算满意,但是这个满意度并不算高,我内心深处一样对自己有更高的期望,也许当某一天我对自己的现状和未来期望不在满意的时候,我也可能一样会选择辞职,去找寻自己想要的生活。”沙正阳不无感慨的道。

    “哦?”夏侯子颇为震动,“你也有这个想法和冲动?

    “男人么,谁没有对未来理想追求的冲动?只是要看是否在合适的时候去爆发了。”沙正阳抿了一口气饮料,“要不,你先行一步,没准儿等几年我就会跟着你的脚步来了呢?”

    夏侯子一愣,哈哈大笑起来,“正阳,我可是把你的话当真了啊,我要真走出去这一步了,以后你可要跟着来啊。”

    “夏侯,还真说不一定,我有位同学也一直鼓动我丢下现在的一切,去创造人生更大的价值,说实话,我都一度动心过,但是最终我还是坚持了我自己现在的选择,但时移势易,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沙正阳慨然道:“人生本来就像在激流中击楫扬帆,究竟走哪一条路才是最正确的,怎么走自己老了才不会后悔,都充满了变数,只能跟着感觉走吧。”

    趁着夏侯子有些醉意上厕所,齐瑞芬见男朋友有些踉跄,赶紧陪着去,顾湄一下子靠近沙正阳:“正阳哥,刚才你说话的样子好有男人味道噢,我看夏侯都被你说得心动了。”

    “那是夏侯自己心动,不是被我说动,我最多的是加了一把火而已。”沙正阳否认:“夏侯应该是早就对自己的工作生活状态不太满意,可能囿于各种因素而没有下决心,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估计夏侯迟早也要出来,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出去,也能有更多的机会,何必呆在邮电局这种半官半企的单位里浪费时间?”

    “你觉得夏侯能行?”顾湄又有些担心,“你把夏侯说动了心,万一日后夏侯没混出头,瑞芬肯定要恨死你了。”

    “小湄,你小瞧小齐了,别看她性格大大咧咧,可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子,我估计她其实也是支持夏侯出去的,只是不愿意给夏侯太多压力,所以才没有表态,她希望是夏侯自己做出决定,而不是别人来给他压力。”

    沙正阳的话正巧被进来的齐瑞芬听了个正着,双眉一扬,“沙正阳,就凭你这番话,不管你是不是有意讨好我,我都认了,我支持你和小湄在一起,小湄算是没瞎眼。”

    “就这个把小湄给卖了?你这个好闺蜜可有些不合格?”沙正阳调笑道。

    “哟,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啥对不起小湄的事儿,觉得我把小湄托付给你你心里不踏实?”齐瑞芬也很敏感,眯缝起眼睛瞪着沙正阳。

    “那倒不是,我和小湄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心里有数,不是外人能置喙的。”沙正阳笑眯眯的道:“不过如果你真的希望夏侯按照他自己的路走,那么不妨给他一些鼓励,让他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说句不客气一点儿的话,既然你和夏侯都不是为了一日三餐而奔波的人,夏侯也不是没有专业技术,那何必再在乎这个铁饭碗?自己去创业拼搏一番,实现自我,不好么?”

    “夏侯也说了,他会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齐瑞芬目光里多了几分迷惘,“其实我也劝过他,我估计他也会拿定主意。”

    夏侯子喝得有点儿多了,吃完饭就回去休息了,齐瑞芬要陪着,就只丢下了顾湄,而顾湄坐了一晚的车,也没有休息好,也打算要睡一觉。

    不过这丫头不肯去酒店休息,非要去沙正阳住处,而沙正阳下午还有工作,只能把她带回家里,让她在自己屋里休息。

    沙正阳忙完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甚至还不得不开着车灯行车。

    推开门,掩上,进入卧室。

    羽绒服盖在被子上,借助着窗外路灯透过窗帘投射进来的暗淡灯光,可以看见顾湄熟睡的娇靥在睡梦中红彤彤的,格外可爱。

    估计是昨晚没睡好,这一下午的补觉睡得格外香甜。

    坐在床畔,沙正阳也在思考着。

    孙妍现在是自己的女朋友,可是顾湄呢?算什么?备胎?这个词语似乎也太龌龊了。

    沙正阳很清楚这不合适,甚至不道德,但是内心深处,或者说男人的本性却让他始终想为自己找各种客观理由和借口。

    或者说自己内心本身就觉得自己和孙妍不长久?难道说自己就认定顾湄会是自己一辈子的真命天女?好像也不是。

    好吧,哪怕自己重活一世,内心一样保留着一些男人的劣根性,不是大哥都犯过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么?自己似乎也还没有达到超出这种道德情操的境界。

    沙正阳甚至也能感觉得到,重活一回,自己对某些方面的约束似乎有意无意的放任了,大概也是觉得自己既然重活一世,是不是就该有一点儿某些方面的“特权”了呢?

    似乎是感受到了些什么,熟睡中的顾湄终于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坐在自己身旁的沙正阳,顾湄一阵惺忪之后,揉了揉眼睛,嫣然一笑,“几点了?”

    “快六点了。”沙正阳道。

    “嗯,睡了四个小时,真舒服。”顾湄撑起身来,黑色的高领羊绒衫把胸前两团衬托得饱满鼓凸,格外夺目,顺手搂住了沙正阳,献上了火热的粉唇。

    好一阵吚吚呜呜的亲怜密爱,一直到一滴湿润浸入沙正阳脸颊边,沙正阳才从迷乱中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盘上了那两团新高峰。

    情难自已,但还好,尚未超越底线,但沙正阳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能抵挡得了多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