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一节 又一次万万没想到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一节 又一次万万没想到

    “谢谢你们来接她,小湄给我打了电话,不过这丫头太淘气,……”沙正阳也点头道。

    “小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这几年她家搬到嘉州去了,联系少了一点儿,初中时候我们可以经常在一张床上睡觉的。”齐瑞芬爽朗的笑道:“听说你和她认识是在舞台上,真想不到你还会唱摇滚?!这有点儿颠覆了我们的观感啊,堂堂市委办的红人,居然还要唱摇滚!说出来恐怕没有人相信啊。”

    沙正阳一时间不好回答,但注意到他旁边的男朋友正在扯齐瑞芬的衣袖,沙正阳笑了起来。

    “其实也很正常,我在汉都工作的时候是负责企业,那时候企业产品要打开销路,需要通过一些方式和渠道来突破和扩大影响,所以借助了老崔‘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个活动,为了造势,我也只有勉为其难的赶鸭子上架了一回,就那么一回就认识了小湄。”

    见沙正阳并不太在意,齐瑞芬的男友夏侯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沙正阳的身份再要去戳对方的“伤疤”,那就有点儿像挑衅了,不过看起来沙正阳好像还挺得意那段经历。

    想想也是,夏侯子是了解过沙正阳的经历,竟然是省内红得发紫的东方红集团的创始人,只是夏侯子不明白既然沙正阳已经把东方红集团做得那么大了,又何必远天远地跑到宛州这旮旯里来当一个市委办副主任?

    就算是林春鸣看重他,可他年龄和资历摆在这里,再怎么折腾,几年之内也不过就是一个正处级干部顶天了,哪里有东方红集团这样的动辄以亿元来计算产值和资产的大型企业相比?

    林春鸣能在宛州干几年?一届五年就不得了了,五年时间沙正阳也就最多能熬到过一个位置不错的正处级,嗯,混得好就是某个区县的区县长罢了,但林春鸣一走人呢?

    只怕沙正阳这仕途路恐怕就未必那么顺了。

    说句实话,在夏侯子看来,东方红集团这样的企业老总,那是给个副市长也不换啊。

    “那你和小湄还真的很有缘分誒,难怪小湄那么喜欢你。”齐瑞芬大大咧咧的道:“不过你和小湄这样两地拖着,就没想过把小湄调到宛州来?”

    “嘉州比宛州条件好得多,小湄家里怎么会让她来宛州呢?”沙正阳笑着道:“小湄肯定也舍不得她爸妈吧?”

    “那可不一定。”齐瑞芬脸上浮起一抹古怪的神色,想说什么,但是似乎又在顾忌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沙正阳正在疑惑,却见顾湄的清脆声音已经响起:“瑞芬,正阳哥!夏侯,你也来了?”

    一身红外黑内的双色带帽羽绒夹克格外时尚,下身一条格子呢短裙,黑色的羊绒裤袜下端穿着一双平底马靴,背着一个双肩包,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活力,动感十足。

    先是和齐瑞芬来了一个热情拥抱,然后才又扑入沙正阳怀中,最后变成揽住了沙正阳的胳膊,亲热的靠在沙正阳的肩头:“冷死我了,宛州比嘉州起码低10度!”

    “没那么夸张。”沙正阳也听凭着对方挽住自己,这个时候不让她挽自己的胳膊,只怕立马就要翻脸。

    “真的,嘉州都有十一二度,这边都下雪了!”顾湄打了个寒战,“我还特别穿厚了一些,没想到还是这么冷!瑞芬,给找件长的厚羽绒服,真的吃不消!”

    “行,上车就不冷了。”齐瑞芬笑着看了一眼沙正阳,“小湄,你是跟你正阳哥走,还是跟我们走啊,你正阳哥恐怕是大忙人,未必有时间陪你呢。”

    “嗯,你们开车来的?”顾湄也还是很乖觉一女孩子,知道这年边上政府里边都是最忙碌的时候,“你们先走,我坐正阳哥的车跟着你们,到地方了把我放下来,正阳哥你就先去忙你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你过来就行了。”

    “好吧,小湄,你可是重色轻友啊!”齐瑞芬瞪了顾湄一眼,这才拉着夏侯午离开,夏侯午倒是很客气的和沙正阳挥了挥手才转身离去。

    这两人都挺知趣,是要给二人一个私密空间,这站在沙主任面前,沙主任怎么好与女朋友卿卿我我?

    看见齐瑞芬和夏侯午离开,顾湄这才一下子纵身而起勾住沙正阳的脖子,双腿盘在沙正阳腰间,“哼,一点儿都不想我,连电话都懒得给我打,要不是我主动来,是不是过完年都不和我联系?”

    “哪儿能呢?”沙正阳赶紧抱住顾湄的臀部,这丫头穿的格子呢裙太短,虽然里边还有羊绒裤袜,但那露了出来也不合适,“好了,下来吧,我们该走了。”

    “嗯。”顾湄不肯罢休,嘟起嘴,“亲我一下我才下来。”

    沙正阳一阵头皮发麻,这能行么?

    那就真的是有点儿渣男了,自己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现在这样的举动已经有些出格了,但还能勉强解释说自己把顾湄当成了妹妹,不过想想没在齐瑞芬这些人面前解释清楚,自己内心不也一样存着某种心思?

    见已经有人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虽说这广场上来来往往以农民工为主,但是也说不清有熟人经过,这要看到这一幕,恐怕就要认定顾湄是自己女朋友,万一以后孙妍来了,发现不是,那可真就露馅了。

    赶紧亲了一下顾湄的额头,顾湄显然还有些不满意,但是沙正阳已经顾不得了,拉着顾湄就往外走。

    刚走下火车站广场,就感觉到一阵风从身旁掠过,一个身影从背后窜来,一把抓过斜挎在顾湄右肩上的双肩背包,刹那间就跑出了十几米远。

    顾湄也被这一凶猛的动作给拉了一个趔趄,身体最终没能稳住,一下斜翻着摔在地上,来了一个坐墩儿。

    沙正阳赶紧上前一把抱起顾湄,紧张的道:“有没有事儿,小湄?”

    “哎哟,痛死我了,我没事儿,我的包,我的包!”

    沙正阳一抬头,那家伙已经跑出了四五十米远。

    只是这家伙也是不巧,一个用扁担一头扛着一个蛇皮口袋的男子正在换肩,猛然一横打,这蛇皮口袋正好狠狠的撞在了这个家伙身上,估摸着这一蛇皮口袋里的东西不轻,一下子就把那家伙给撞出去好几米远,连顾湄的包都扔了出去。

    在沙正阳扶着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的顾湄起身看见了这一幕,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活该!正阳哥,我的包!”

    沙正阳见夏侯午和齐瑞芬已经从路那边的车旁往这边跑了过来,这才丢开顾湄,一个箭步窜出去,直奔那家伙而去。

    那家伙虽然摔得七荤八素,但是也是久经战阵的角色,稍微缓了一口气便爬起身来,抓起地上的包继续狂奔。

    不过就这么一耽搁,沙正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已经赶到,没等对方奔出,沙正阳已经一个夹头摔,将对方摔在了地上。

    这凶狠的一个夹头摔可不简单,直接把那家伙差点儿摔得背过气去。

    而沙正阳也一样不好受,虽然自小都在习练着,但是大学毕业后就基本上没怎么习练了,手也生了,动作自然也没有那么标准了。

    这一摔下去,自己的胳膊肘也撑在地上,哪怕穿得够厚,但磕在地上一样疼得沙正阳直咧嘴。

    很快夏侯午和齐瑞芬也赶到了,齐瑞芬把顾湄扶着,而夏侯午则跑过来,帮忙把那个家伙按在地上。

    这年头还没有110,好在车站广场边上就有大关坊派出所的电话。

    以广场内外划界,广场属于铁路体系的火车站派出所管辖,而广场外则属于这一片的宛州市公安局龙陵分局大关坊派出所管辖。

    但沙正阳打通了电话之后,对方态度就不太热情,沙正阳再三表明已经人赃俱获,对方才勉强同意前来。

    两个人就这样把这个抢包的家伙按在地上,而此时外围已经有几个人围了过来,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路数,这让沙正阳又有些紧张起来。

    “兄弟,这是干哈?”其中一个高大的胖子身体一晃三摇的率先过来,“让开,别找事儿!”

    “你是干什么的?”沙正阳警惕起来,同时看到了对方插在衣兜里突出的尖锐角,心里一紧,知道这是一帮的。

    “我是干啥的你不用知道,我兄弟招子不亮,栽了就算了,别得理不饶人,起来,走人!”

    胖子皮肤很白,个头足有一米八五左右,但是一双小眯眯眼里却是阴冷光绽射,这种人心狠手辣,沙正阳知道今天恐怕得退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不会因为一时意气却和这些家伙拼命,哪怕他有把握能让对方弹簧刀出不了包就能把对方撂翻,但这家伙背后还有三个人,看上去都孔武有力,估计夏侯午是肯定对付不了的。

    他还一直以为宛州社会治安不错,昨天还在和常磊说这事儿,没想到过了一晚上就直接当面打脸。

    这太让人憋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