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节 “内幕”,接站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节 “内幕”,接站

    沙正阳见势不妙,可别把小丫头给弄哭了,赶紧安慰对方:“没事儿,没事儿,婧蕾,是你表舅?”

    费璐也意识到有些不妥,也就坦然大方的道:“沙主任,不是我的亲戚,但是是一个一起长大关系很好的朋友,他在龙陵区建委工作,听说市经开区要干部公开竞聘,想要来试一试,但是好像方案也还没出来,所以有些着急。”

    沙正阳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姚莉也有点儿欲语还休的样子,难道也和此事儿有关?难怪对费璐的问话没有什么表情,若是换了寻常遇到这种事情,只怕早就做脸做色了。

    “呃,这事儿看来很引人关注啊。”沙正阳打了个哈哈,挠了挠头,“方案的确还没有出来,年前事情太多,我没时间来考虑,估计要等到年后再来琢磨草案了,这事儿我也向钱市长、叶部长以及唐书记汇报过了,他们也同意年后来认真研究。”

    既然被被费璐挑起了这个话题,姚莉也就不客气了,直接问道:“正阳,你说实话,是不是完全公开公平公正的竞聘,这里边有没有内定和因人设位的事儿?还有,原来经开区那些担任过职务的人是不是会优先考虑?”

    沙正阳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姚莉,“不是吧,莉姐,难道你也要来竞聘?你都是副科级领导了,难道还要来竞聘科级职务?可这专业也不对啊。”

    “谁说是我了?”姚莉振振有词,“我帮朋友问问不行啊,又没有让你泄密,就是问问这里边有没有猫腻?别造这么大势,结果就是用来糊弄大家的,还是那些早就内定的人竞聘上,如果是那样,大家也懒得来劳神费力的当背景,被人当猴耍。”

    “嗯,这个问题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公开竞聘是我提出来的,也基本上是源于我的设想,钱市长完全赞同,另外我向叶部长和唐书记汇报了我的观点,鉴于经开区目前的局面很糟糕,需要一批专业对口,或者说在特定工作领域有较强专业能力和经验的干部,所以这一次公开竞聘会完全公开,面向全市干部,甚至有特殊才能的,外市的也可以。”

    沙正阳顿了一顿,字斟句酌。

    “至于说你们担心的,有没有内定,或者领导打招呼,又或者原来的经开区任职的干部,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绝无内定,领导打招呼这一条,我要说没有,肯定大家不信,的确有,而且这个领导的层别也就和我差不多,也就是像你们这样来帮忙问一问,或者推荐一下,但绝无可能说就必须要担任某个职务。”

    “这一点上我也专门提前向林书记和冯市长汇报过,请他们在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办公会上打招呼,要求禁绝市领导来插手带话,在这一点上看起来效果不错。”沙正阳微笑,这一手他也是先发制人,避免了而后头疼。

    “真没有市领导打招呼?”姚莉意似不信。

    “呃,这么说吧,可能有些领导原来过问是有想法,但是林书记和冯市长打了招呼,他再来插手,鉴于我的‘特殊身份’,万一传到林书记耳朵里,恐怕这些领导就要掂量一下为了一个科级或者副科级岗位在市高官心目中留下不好印象划算不划算了,所以真没有。”

    沙正阳的话是实话,实际上他也清楚,这就是人治的一种表现。

    如果没有自己和林春鸣的“特殊关系”,恐怕免不了就有人来带话了,体制内的人情世故在这种情形下是最绵密复杂的,甚至可以是深层次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也一样是“受益者”。

    自己固然是有能力不错,但如果没有林春鸣的高度认可,自己凭什么破格提拔?

    现在到宛州之后又凭什么拥有远超于一个普通市委办副主任的影响力?

    这还不是源于一种人治权威带来的影响力而非制度带来的效果。

    见姚莉和费璐都在认真琢磨着自己的话语,沙正阳也清楚自己的某些观点想法在这个时代还是那么格格不入。

    真要完全那些来操作,别说现在就是到后世的2018年也一样无法运作,这就需要一个因地制宜的灵活妥协,虽然他内心也不希望这样。

    “莉姐,费老师,如果你们真有合适的人选想要推荐,嗯,也可以提出来嘛,举贤不避亲嘛,我来宛州时间不长,认识的人有限,在竞聘中我也会认真审查考核,如果真的合适,能够胜任,为什么不能推荐到合适的岗位上呢?”

    沙正阳的话让姚莉和费璐都放心下来,也都捡着一些话语来,把自己想要推介的人介绍了一番。

    沙正阳也听得很认真,他也相信费璐也好,姚莉也好,很清楚这种推介其实也是一种绑定背书。

    如果推荐的人真的不堪,那么自然也对她们的影响力是一种破坏,也许就再无下一次了,所以她们也一样很慎重,自己先前的话语其实也就是一种提醒和告诫。

    人都是这样,既痛恨不公,但当自己有这种不公带来的机会时,他们又会毫不犹豫的享受这种机会,把之前曾经的咬牙切齿痛恨抛之脑后。

    社会就是如此。

    ******

    淅淅沥沥的雨夹雪让整个天空阴沉得吓人。

    沙正阳把车放在火车站停车场里时,下车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天气可真是够味道。

    无论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对于这种阴冷潮湿的冬日都会感到痛苦不堪。

    可宛州不属于集中供暖区域,冬季里如果遇到晴天还好,这种阴湿天气是最让人心烦意乱的。

    搓了搓手,沙正阳紧走几步,火车站的候车厅在右侧,八十年代的建筑物在这个时代还勉强能过得去。

    上了火车站广场,径直往那边的候车厅走去。

    候车厅一旁就是出站口,出站口外的广场上已经是人满为患,估计才有一趟车抵达。

    宛州算得上是汉东铁路枢纽,汉都到南京的汉宁铁路,汉都经安康、郧州到宛州这一段正在进行电气化改造,而宛州向东到蔡州、阜阳、蚌埠到南京这一段电气化改造已经完毕。

    一旦汉都到宛州这一段电气化改造完成,汉都经宛州到南京全线提速,那么宛州的枢纽位置更为突出。

    可以说宛州原来之所以能成为汉川仅次于汉都嘉州的中心城市,除了地理位置和人口众多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他是汉川省铁路的一个枢纽,焦柳铁路和宁汉铁路以及嘉郑铁路的交汇处。

    三条重要干线在这里汇聚,使得宛州成为汉鄂豫陕四省结合部最重要的铁路枢纽。

    正因为如此,每年大量的农民工从这里买票出省到沿海地区的工作,而同样现在也就成了这些农民工们回来过年的集中返回期。

    沙正阳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要接一个人恐怕有些困难,从虽然从嘉州过来的火车应该远不及从南京沪上那边过来的那么拥挤,但是嘉州毕竟也是大城市,宛州这边去打工的也不少。

    好在火车站旁边的东门车站不断转运的长途客车开始大量吞噬这些刚从火车上下来的人们,各色举着牌子的大喊着的人们在广场上嘶吼着。

    “桐山桐山,要走的赶紧上车,坐满就走!”

    “丹镇山都,丹镇山都,中巴小车,安逸舒适,赶紧赶紧,上车就走!”

    “甘蔗甘蔗,脆胡豆脆胡豆!”

    “师傅走不走临河?”

    “不走不走,走丹镇那边,走临河的在那边!”

    “炒花生,煮花生,葵瓜子!五角钱一袋,保证好吃!”

    “裕城裕城,只有三个位置了,上满就走啊,你们三位是不是走裕城,刚好,上车就走!”

    一群群疲惫但是带着憧憬和笑容的人们听着乡音,和揽客的人们讨价还价,最终一个个被带着离开了广场。

    但是很快又从出站口涌出黑压压的一片头来,而坐满了人的客车一发车,后续的车便缓慢移动跟进,紧接着便是新的一拨揽客的涌上来开始扯着嗓子重复着同样的话语。

    不过沙正阳的担心很快就消除了,老远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牌子举在前面,哪怕是在人群中一样显得格外醒目,白底彩字,应该是用水彩笔写得,顾湄两个字就算是二三十米开外也是清晰可见。

    沙正阳走近一看,不出所料,是顾湄那个闺蜜齐瑞芬以及他的男朋友,嗯,叫夏侯子的那个。

    齐瑞芬和夏侯子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走近的沙正阳,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显然是早就知道了沙正阳的身份,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来招呼沙正阳。

    几个月前那一幕让他们有些尴尬,当初不知道沙正阳的身份还在那里炫耀装逼,这会儿知晓了,想起那一幕都觉得自己的荒唐可笑。

    最终还是顾湄这位闺蜜齐瑞芬大方一些,没有招呼沙正阳的名字,也没有称呼沙正阳的职务,就直接道:“你来了,顾湄坐的那趟车还要几分钟才到,早知道你要来,我就懒得来接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