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九节 人情冷暖
    “如果单从吴定义一个人身上就想要打开突破,恐怕有些难度吧?”沙正阳皱眉又扬眉,“市检察院那边莫非也掌握了一些东西?”

    常磊粗犷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冷笑,“那帮家伙嗅味道的本事不差,尤其是他们的领导更是惯会观风察色,恐怕都闻到了林书记对这个案子的重视,所以自然要假模假样的提前介入,我看那,这也是一个试探。”

    “试探?什么意思?”沙正阳一时间还没有回过味来。

    “试探市委的态度呗。”常磊嘴角又有一个诡异的表情,有点儿意味深长,“如果市委是真的无意深查,估计会有态度,他们也就走走过场而已,如果市委是有意查过水落石出,嘿嘿,这帮人可就要扎脚撸袖,大干一场了。”

    “就算是真有问题,时过境迁,恐怕也不好查了。”沙正阳摇头,他不太看好。

    “麻雀飞过天上还要留一丝影子呢,都是吃这碗饭的,自然有门道。”常磊对市检察院那帮人印象并不好,哪怕那是他媳妇儿的单位,但也只限于对批捕和公诉那帮人,对反贪渎这一块的人还是认可的。

    “会不会牵扯到……”沙正阳没说下去,但他知道常磊明白自己意思。

    “不好说,大义灭亲说得容易,如果是非直系亲属都还好说,直系亲属,谁能轻易下这个决心?本身也就是一个两难选择。”常磊也叹了一口气。

    “换了是你,怎么做?”沙正阳反问。

    “押着去自首,只要不是情节特别恶劣,或者杀死多人,自首,再加上能在经济上补偿对方家属,很大可能性都能保住一条命。”常磊沉吟了一下。

    “但肯定要有坐十年八年牢思想准备,不过家里有点儿关系,这年头也不好说,监狱体系管理有些松,但有胡满云这个受害者家属,真要不是死刑,估计哪个监狱也得要悠着点儿,……”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吴乔生的副市长梦基本上算是没戏了。

    不过也得承认即便是出了这种事情,吴乔生依然能在财政局长位置上一坐好几年,甚至还成为副市长的热门人选,也足见吴乔生的本事了。

    当然,这也和没有证据表明吴乔生在其子杀人案中有牵连有关,毕竟**不搞株连政策,但这种事情始终是有负面影响。

    在沙正阳看来,出了这种事情,哪怕真的和吴乔生笨人毫无干系,吴乔生最好的结果也应该就是换到某个清闲岗位上去。

    这也是从大局和维护政府形象的角度来考虑。

    至于说吴乔生个人利益,那应当服从于大局,再说了,教子不严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沙正阳点了点头,“肖寿安要提你们市局副局长了,你提副大队长的事儿知道了吧?”

    常磊嘴角咧了起来,笑容掩不住,但是随即又有些失落,“听说大队要升格变支队了,咱这个副大队长还是差不多。”

    “警务体制改革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表现领导都看在眼里,就算是升格为支队,下设大队肯定要扩编,你们市公安局不是一直闹着说编制不足么?市编办可能会增加编制,但是明确了具体业务部门增加,不允许你们市局的机关综合部门增加,这是一个明确要求。”

    沙正阳对这事儿也很上心。

    毕竟从目前来看,宛州的社会治安状况还过得去,但是随着宛州经济真正开始提速腾飞,流动人口增加,要维持现有良好局面,甚至做得更好,势必要在全市社会治安上增加投入。

    在这一点上林春鸣还是很有前瞻性的,基础工作做在前面,能很大程度保证未来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少遭遇很多麻烦。

    “我也听说了,这也让那些综合部门的人很不满意,但不满意也只能如此,一线和机关如果都一样了,那就成了头重脚轻了。”

    常磊倒不是看不起机关和综合部门,但他认为在目前破案仍然主要依靠传统的摸排调查手段的情况下,一线侦查部门肯定要保证足够警力,甚至在任何时候一线侦查部门都应当保证充裕的警力,这才是打击和遏制犯罪增长的关键。

    和常磊认识这么久,沙正阳觉得这家伙不愧是西政毕业的,专业知识不说了,头脑也很清醒,看问题也没有原来那么偏激了,大局观也开始起来了。

    这一点沙正阳不知道究竟是受了自己影响还是因为姚莉经常在他耳朵边鼓捣,又或者看到了奔头,自然而然就开始从不同角度来审视问题了。

    沙正阳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

    见沙正阳和常磊一直在窃窃私语,费璐也有些着急。

    她现在是越来越希望自己丈夫和沙正阳交好了。

    因为从各方面的迹象表明,未来沙正阳将有大用,而且在很多方面沙正阳也在发挥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就以此次市经开区的班子大调整为例,三名副主任走人,然后就来了他一个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钱正那是个挂名的书记主任,这意味着开发区就是沙正阳说了算。

    尤其是在面临着整个开发区二级中干班子都全数都要重新竞聘上岗之机,牵动无数人心,沙正阳的分量实在太重了。

    费璐轻轻踢了踢贝一河的脚。

    贝一河内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妻子的意思,可是又觉得不好启齿。

    这种事情,似乎私下里说更好,可是他又不好违逆妻子的意思。

    费璐调到市里来是托了原来市文化局副局长林萍的关系。

    林萍和费家关系很好,比费璐大几岁,相当于是费璐的大姐姐,看着费璐长大的,否则也不可能帮这个忙。

    但林萍和贝一河关系很普通,大概是有些瞧不上贝一河,觉得费璐配贝一河委屈了。

    但是这一次似乎林萍态度有些改变,专程上门来找了费璐和自己。

    贝一河原本以为是林萍来看费璐,最后才知道目标是自己,想要借助自己和沙正阳的关系来走走门子。

    林萍最小的弟弟林桐在龙陵区建委担任副科长,这也是林家的骄傲,毕业于嘉州建筑工程学院,老八校之一,这一次想要再上一级,想要竞聘市经开区的一个副科级领导职务,准确的说是市经开区规划建设科副科长。

    现在大家都已经嗅到了未来市经开区恐怕会是宛州市重点发展和打造的对象,谁都知道微末之时加入才是最划算的,一旦等到经开区起了势,再要想进去,那就难了,就算是进去了,恐怕也没有你的位置和机会了。

    “怎么了,老贝,这么吞吞吐吐欲语还休的?”沙正阳还很少看到贝一河这种状态,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贝一河实在张不开这个口,遮掩道。

    费璐大恨,但也知道自己丈夫就这性格,公事啥都能说,私事儿就抹不下脸面了,好在她也早有准备,脚轻轻一碰旁边的女儿。

    “正阳哥,我爸不好说,其实是这样,我小舅,听说经开区要竞聘干部,就想来问一问有什么条件和要求。”贝婧蕾也不想接这个任务,但是妈妈“软硬兼施”,她最终还是屈服了。

    “啊,你小舅?费老师不是只有三姊妹么?”沙正阳讶然,看了一眼贝一河和贝婧蕾。

    贝一河在一次喝得有些过量的时候谈到过,费家人对费璐嫁给她很不满意,从最开始就一直反对,后来离婚也是持赞成态度。

    他的两个连襟和他都往来很少,一个是真阳县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一个是宛州五中的教导主任,都属于手里边有点儿权力,在市里边也算是吃得开的人物。

    不过虽然费璐也受到家里人一些影响,对贝一河不满意,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比较维护贝一河的,但是不能不说二人当初调到市里来也是有这方面的刺激因素,凭什么姐姐妹妹都到城里来了,而夹在中间的费璐却还得要呆在真阳县里的山沟里。

    甚至连住在汉光厂里的费璐父母也鲜有来他这里,到市里来也多是住在两个连襟家里。

    对此沙正阳印象很深。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话深刻道出了现实的残酷性,你不承认不行。

    你可以穷,但你起码手里边的有点儿权,或者说你没钱没权,但你得在社会上吃得开也行啊。

    既没有钱也没有权,而且还不擅长处关系,在社会上根本没有人认识你,买你的账,那作为一个普通男人也就罢了,可这两个连襟形成鲜明对比,那你就有点儿尴尬了。

    贝婧蕾虽然是受母亲所托,说这句话来引起开头,但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沙正阳戳穿了。

    小丫头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脸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特别是看到沙正阳惊讶不解甚至有点儿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更是让她心慌意乱,差一点儿都要哭出来了,“是林阿姨的弟弟,我平时都喊小舅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