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八节 伏流
    佳美刚停在树下的过道里,沙正阳下车,拿包,就看见贝一河两口子和贝婧蕾从另一边走过来。

    沙正阳打了个招呼。

    这段时间二人接触少了一些,贝一河主要在跑协调七厂二所的子弟校、幼儿园、医院、技校这一块的搬迁对接问题,现在这个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扩员到了五个人,贝一河在牵头负责。

    沙正阳虽然还挂着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头衔,但实际上已经完全退了出来,他的工作基本上都交给了贝一河。

    贝一河也是无比充实而快乐,毕竟要面对昔日的同事朋友们,而和他打交道的基本上都是七厂二所分管后勤这一摊的领导,这份感觉不要太好。

    衣锦还乡的滋味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无法抵御的诱惑和冲击,贝一河两口子都一样,尤其是还有费璐这个与有荣焉的老婆。

    学校的整合和搬迁,选址和规划,周边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配套,这里边涉及到无数利益。

    尤其是七厂二所的所有这些社会部门都要进行整合,原来的一些设想不符合实际的还要进行调整,这就涉及到各个厂所的领导们需要不断的与贝一河协调沟通。

    这一段时间里,都是这样持续不断的对接协调,忙得贝一河“新婚燕尔”都难以享受一个周末假期。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费璐却是格外支持贝一河,这女人虽然虚荣势利了一些,但是眼睛却很灵,明白这是自己丈夫的一个机会。

    杜克利要到市府办当副主任,那么可能刚担任副科长的贝一河极有可能就会迅速跳一级升任经济科的科长。

    原来贝一河曾经担任过厂办副主任,也是一个正科级职务,所以接任正科级并不是什么破格。

    在可以期待的未来,市委政研室仅有两名副主任,一名年龄接近到点,已经彻底放飞自我,还有一个沙正阳显然心不在此,这对于贝一河来说就是难得的机会。

    “老贝,你也得注意一下身体啊,别太累了,七厂二所搬迁的事儿可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干完的,三五年能收到僵就不错了,来日方长,身体要紧。”

    看见贝一河虽然精神很好,但还是掩饰不住眉宇间的疲倦,沙正阳忍不住道:“我给你放两天假,好好休息一下,钟书记那里问起来,就说我说的。”

    费璐连带喜色,“沙主任说得是,老贝就是这样,领导一安排,就不要命的去跑,他就是这个性格,见不得工作过夜。”

    这个助攻可真不赖,连贝一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沙正阳却有些好笑,在自己面前吹捧自己老公就没意思了吧,贝一河还是自己一手提拔的,认可不认可,自己心里还没数?

    估计还是希望自己把这个看法带给钟广标吧?

    沙正阳笑了笑,把目光投向小丫头,“婧蕾,放假了?考试考得如何?”

    穿着一件乳黄色的高腰羽绒夹克,下身一条修身牛仔裤,脚蹬一双旅游鞋,看不出牌子,却是格外的养眼。

    一双手插在夹克兜里,一个丸子头扎在脑后,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一双有如浸泡在清泉中的黑钻眼瞳瞪视在自己脸上,竟然让沙正阳下意识的想要摸一下自己脸上是否有什么脏东西。

    “嗯,正阳哥,我考了全年级第八。”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短短一句话就显得霸气十足。

    全年级第五?这可不简单。

    宛州一中是省重点,论教育质量不比汉都和嘉州那几所大名鼎鼎的学校逊色多少。

    宛州一中和宛州至善中学都是省重点,加上一个正在冲击省重点的宛州五中,这三所中学的年级前三十,基本上都是奔着北大清华、人大中科大、复旦交大、同济南开、南大浙大这几所大学去的,鲜有失手。

    特别是宛州一中和至善中学,这两所学校的前十,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基本上都是任挑任选,甚至一所学校一年走上十来个北大清华,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这在九十年代高校尚未扩招的时候,还是相当骇人的。

    “好!看样子婧蕾日后考北大清华稳了。”沙正阳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学霸老爹有学霸闺女,这也有遗传啊。

    “那还说不清楚,女孩子成绩波动比较大。”费璐难得的谦虚了一回,瞪了一眼笑意盈面的女儿,“要到高三才能看得出来。”

    “没事儿,我看婧蕾的心态很稳定,只要保持这种状态,清华北大任挑任选。”沙正阳笑着道。

    “我想读中央音乐学院。”贝婧蕾突然来了一句。

    “啊?”沙正阳吃了一惊,“那可要靠专业课的。”

    “专业课我更没问题。”贝婧蕾傲然道。

    一个本可以考北大清华的,你却要去靠中央音乐学院,你这不是相当于本可以靠脸吃饭的却又成了演技派么?这还要让人家没颜值的人怎么活?

    “嘿嘿,那也好啊,我们期待看到一个人民的音乐家出现。”沙正阳见贝一河和费璐的表情各不相同,估计在贝婧蕾的道路选择上夫妻俩还不太一致,或者说和小丫头的想法不一致,“有机会,我带婧蕾去认识一下老崔和刘欢。”

    “啊,正阳哥,你认识崔健和刘欢?”贝婧蕾眼睛瞪得溜圆,不敢置信,“真的?你不是骗我吧?他们从来没有来过宛州,连汉川都基本上很少来吧?”

    “嗯,合作过几回。”沙正阳信口的话却被小丫头逮住不放,见对方一脸认为自己撒谎的神色,甚至连贝一河和费璐都露出了不该骗小姑娘的表情,沙正阳干笑道:“我原来在东方红集团工作的时候,和文艺界的打过交道,有点儿交情。”

    这话真不是假话,哪怕是刘欢,在赞助《北京人在纽约》时,也见过唱主题曲的刘欢,吃过一顿饭,当然论交情肯定就没有老崔那么熟悉了。

    “真的?那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去见他们?”贝婧蕾显然也属于热爱音乐的那类人,兴致勃勃的问道。

    “这个看情况吧,他们在燕京,而且经常要出去演出,所以要找机会,而且婧蕾你也在读书,如果你真的考上了燕京的大学,那么就简单了。”沙正阳趁机就把话题转移到考大学上来了。

    “嗯,婧蕾,你正阳哥说得对,现在别想那么多,先认真学习,到高考的时候,只要成绩没问题,你想读哪所学校都有底气。”费璐立即接上话。

    “对,现在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沙正阳点头,然后把话题转到老贝那边:“春节你们一家人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别太拼了。”

    这个时候姚莉也听到外边的说话声,走了出来。

    “哟,都回来了,正阳,贝老师,你们吃了饭没?”姚莉笑吟吟的问道。

    “还没呢。”沙正阳见姚莉满脸诡异笑意,觉得不妙:“怎么,莉姐准备请客?”

    “这请客总要有由头,应该是有喜事儿的人才请客吧?”姚莉毫无压力的就把话题推到了沙正阳身上:“有些人当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怎么就没半点儿表示,难道吃顿饭还要我们来提醒?贝老师,你说是不是?”

    这帽子一扣,沙正阳也是没理由躲避了,很快就达成一致意见,今天沙正阳请客吃饭,明天该常磊姚莉两口子请。

    沙正阳怕麻烦,直接把饭局就安排到了当初贝一河带他去的川越风味。

    这是大家都能喜欢的风味,像常磊和姚莉两口子都喜欢川菜风味,而贝一河两口子则喜欢浙菜,所以两边都兼顾了。

    倒是贝婧蕾这丫头似乎却没有跟着她父母,居然挺喜欢川菜。

    “磊哥,怎么样了?”沙正阳和常磊坐在一起,微微侧头,小声问道。

    “这家伙躲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有些心理准备了,这边肖大的意思是暂时冷一冷他,让他心里有些压力,估计他还觉得他家里能帮他。”常磊也压低了声音:“我们还在外围收集调取一些证据,看看他为什么能在外边多躲这么久,有没有涉及到其他公职人员的渎职犯罪。”

    “哦?”沙正阳睃了一眼常磊,“关在你们市看守所稳不稳当?别最后来一出莫名其妙的人死狱中,却找不到原因,和电影电视里一样啊。”

    常磊笑了起来,“正阳,你能想得到的,我们也早就想到了,阴谋论很重啊,不过市检察院这边也已经在接触准备先期介入了,另外再说了,这身份不一样,谁会杀他灭口?就算有利益攸关方,那也是他家里人相关联的,他家里也不能答应啊。”

    常磊他们一直在抓的吴定义终于还是被抓住了。

    这是前几天的事儿,专案抓捕组三进山城,终于成功抓获。

    并没有太太多的惊心动魄故事,就是靠平时一点一滴的情况收集,每一个线索都深挖细查,每一个关系人都定点跟踪摸排到位。

    如常磊所说,只要他在国内,只要他还和他原来的关系人,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同学战友,哪怕其中一个有联系,就不怕抓不到他,关键在于你肯不肯下这个苦功花这个血本去核实去调查,舍不舍得在经费上的投入。

    为了抓获胡定义,光是汉都就去去了五次,姚磊他们一个探组还在西安呆了一个月,但是最终发现那个线索是误报,就这么一条一条线索排除,一个一个可疑细节的筛查,最终还是找到了蛛丝马迹。

    其实抓捕过程反而非常简答,甚至可以说平淡无奇,发现嫌疑人,三个人直接上门,通过当地公安机关协助,在对方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就抓获了。

    对方也没有打算反抗,甚至拿他的话来说,也算是一个解脱,这个脱逃在外如惊弓之鸟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现在还在准备对其进行突审的前期准备,力求不但要一枪下马,而且还要抓出萝卜带出泥,要搞清楚当初他是如何从重重包围里逃出去的。

    要知道他逃出去已经是事发两天后了,而这两天居然就应该藏匿在宛州市区里边,而且在全市警察都在设卡盘查的情况下,他是如此悄然无形的逃出重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