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你让别人怎么活?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你让别人怎么活?

    对于这个公开竞聘的想法,沙正阳也是一时间脑瓜子里冒出来的,但是一冒出来就觉得不可收拾,就觉得是解决当前开发区管委会整个机构中层班子重建的最好办法。

    钱正对开发区管委会中层干部很不满意,但是你又不能一下子毫无理由的把人家全部给撸下去,总得给人家一个念想一个说法吧?

    现在这样就好,明确告知大家,先行免职,重新任命,原有的副科级干部保留职级,但是现有职务要免去,至于说竞聘之后你能不能保留原职务,甚至也还可以竞聘更高的职务,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能不能获得评委考官们的认可了。

    沙正阳觉得上一届开发区管委会最大的功劳就是在这些中层干部职务的安排上基本上都是副职主持工作,也就是多是副科级干部,否则这样一大堆正科级领导,还真不好处理。

    尤其是那些觉得自己奔副处级无望的,你要给先撸了,恐怕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现在这帮干部先撸了,他们还指望着是不是可以竞聘正科级岗位,给他们这点儿念想,他们的抵触情绪也不会太浓。

    至于说真的竞聘不上,那原有职级还在,也可以调整到其他部门去,所以有这条后路,他们也不至于撕破脸来闹腾。

    沙正阳考虑过,钱正把选拔的权力交给自己,但是这也是一个烫手山芋,特别是自己现在对宛州这边干部还不是太熟悉,如何选拔也是一个难题。

    现在用这种公开竞聘的方式,一下子可以把全市有志者的兴趣都点燃起来,让大家公开公平公正的来竞争,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他把这个想法向钱正作了汇报,钱正很认同,但是也明确告诉沙正阳,这首先需要获得组织部的认可,然后还要获得常委会的通过,尤其是组织部这一关不好过,因为你这有潜在的要夺组织部门认识选拔考核权的迹象。

    当然这个说法有点儿夸张,毕竟经开区的科级干部选拔任用是市经开区党工委的权力,只需要向市委组织部备案即可,说不上侵蚀组织部门权力,只是这种行径肯定不为组织部门所喜倒是真的。

    叶和泰的问话让沙正阳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下该如何回答。

    “叶部长,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市经开区的情况可以说糟透了,比汉都一个县经开区都还差得远,这有多种客观因素造成,但毫无疑问,咱们经开区干部素质差能力弱眼界窄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所以经开区要想突出重围,恐怕首先就要解决中干班子问题。”

    沙正阳语速很慢,他也注意到叶和泰听得很认真。

    “但如何来选拔优秀的干部呢?组织部门的筛选是一条路径,但是经开区对干部要求比较特殊,因为它特殊工作环境要求干部具备较强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工作能力,而我市的招商引资和开发区的经营发展都处于全省的落后状态下,所以要选拔一批干部出来,有难度。”

    组织部门的考察选拔基本上都是墨守成规,一般性的选拔任用,但是对在招商引资和经济工作上有特别要求的,恐怕部里边选出来的干部未必就适用了。

    “有些干部在组织部门心目中也许是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但是由于经开区特殊环境,这些干部来了,却未必能适应,或者说发挥出长处,所以我就考虑,能不能以一种公开的竞聘考察方式来展示自我,……”

    “嗯,似乎还是有些道理啊,但个中细节问题还很多,不过这是新的尝试,组织工作一样要与时俱进,这样,你弄一份书面材料出来,详细阐述一下你的想法和具体竞聘考察方案出来,我看看,部里边也研究研究。”

    叶和泰的积极态度让沙正阳精神一振,这意味着叶和泰是趋向于同意这个做法的,这是好兆头,他最担心的一点这么容易就过了?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古板,组织工作固然要将规矩讲程序,但是一样也要有创新思维。”注意到沙正阳有些不敢置信的态度,叶和泰笑了起来。

    这家伙也还算知趣,只是把本该属于开发区党工委的干部任免权拿出来搞这个公开竞聘了,没说要把两个开发区副主任也拿出来搞公开竞聘,那就是直接侵蚀剥夺组织部的权力了,叶和泰觉得也还能接受。

    叶和泰很清楚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好坐,但是却不易出显眼的成绩来,大多都是按部就班的工作,他年龄不算小了,要想再上一步,就得要拿出点儿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出来。

    这一次沙正阳提出的公开竞聘不属于市委组织部直接管辖的干部岗位,部里边支持,让他们去尝试,进可攻退可守。

    成功了有组织部大力支持的功劳,出了状况,部里边也可以顺水推舟进行处理纠正,这点儿风险叶和泰还是敢于冒的。

    况且根据他的判断,这种创新应该是上边鼓励和支持的,尤其是在现在与时俱进的时代里,上边越发支持在各个领域进行创新尝试,组织部门也不例外。

    假若这个尝试成功了,甚至得到了上边的首肯,那宛州市委组织部完全可以在这个基础之上进一步加以发挥,形成一个创新的典范,那自己这个组织部长的工作可就真的可堪如领导法眼了。

    “叶部,我们的这个公开竞聘还只是一个大概构想,在方案上肯定还需要进行完善和细化,考虑到这一次涉及到的正科级和副科级的干部岗位多达十余个,所以钱市长指示不能大意,务求周密慎重,所以这个方案恐怕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优化,这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恐怕只有等到年后才能把东西交到你这里来了。”

    “那你小子这么心慌咆燥的就把一帮人给免了,也不怕人家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叶和泰笑骂道。

    “不免不行啊,真要等竞聘的方案正式出炉,这帮家伙会突然觉得怎么全市干部都能来竞聘呢?我没优势了啊,没准儿就竞聘不上了呢?说不定就要闹腾,现在先下手为强,他们还懵懵懂懂,觉得自己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反正都在自己地盘里竞聘,还指望着更进一步呢。”

    沙正阳涎皮赖脸的笑着道:“我也是替叶部长您考虑,免得方案拿出来了,恐怕就得要有无数人来您这里烦扰您,你接待也不好,不理睬也不好,让你为难啊。”

    “行了,你小子有这么好的心?”叶和泰哈哈大笑,挥了挥手。

    “行,你们开发区党工委尽快吧,方案出来了,你们党工委要研究,对了,你们开发区党工委班子还缺人很多啊,还差两个福主任,一个纪高官,两个党工委委员,部里边正在和市纪委那边研究,估计也是年后要统一研究,林书记指示,恐怕在这些人选问题上要征求老钱和你的意见,林书记可对你们俩特殊对待,正阳,你可要对得起林书记和市委对你的信重啊。”

    论理,在开发区班子人选问题上,市委是不需要征求开发区现有班子成员的意见的,顶多也就是征求一下钱正的意见。

    但考虑到这一次开发区在特定环境下的特殊情况,林春鸣也专门和叶和泰打了招呼,在人选选拔上要听一听沙正阳的意见,以便于未来工作的开展。

    林春鸣甚至直接和叶和泰交了底,他不打算把沙正阳放在开发区太久,未来还有其他大用,所以就需要考虑到班子其他成员的续接问题,未来要能担当得起这份担子的。

    很显然,林春鸣还是觉得把沙正阳放在经开区有些大材小用了。

    拿林春鸣的话来说,沙正阳到经开区,就是协助钱正破局,破经开区积弊已久的这个困局。

    破了局之后,经开区工作走上正轨,沙正阳就该去更重要的岗位了。

    日后沙正阳往哪里走,林春鸣没说,叶和泰也不会去考虑尚未成形的事儿,在他看来沙正阳再怎么也得要在经开区呆上一年才行。

    经开区这个局没那么好破,尤其是在周围地市的经开区都干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宛州却落后了,你要赶上去,怎么赶?

    沙正阳是个人才,是个人物,而且还是一个多面手,哪方面都能拿得出像样的本事出来,灵感来了的创举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就像这个公开竞聘,连叶和泰内心都有点儿嫉妒,这家伙怎么能耐,还让他的同龄人怎么活?

    看看他的同龄人还在干啥?绝大多数人都还默默无闻的熬资历,可他却能屡屡在市委市政府的圈子里获得首肯嘉誉了。

    这就是差别,你不服不行。

    但你也得承认人家拿出来的东西不是靠某一个人的青睐就定论的,是大家都一致认可的。

    宛州华峰让林春鸣大为得意,都要作为国企改制的典范来向上立标了,阴朝凤还不识时务,叶和泰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位昔日老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