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五节 出大招,公开竞聘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五节 出大招,公开竞聘

    1994年2月2日,宛州市委免去了沙正阳宛州市委办副主任一职,同时任命沙正阳为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

    “钱市长,你可真的是说到做到啊,我可都没同意,你就直接把这事儿给搞定了。”沙正阳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报到时,苦着脸埋怨着。

    “得,少给我废话,来都来了,赶紧说事儿干活儿。”钱正这段时间和沙正阳之间关系越发熟络,根本不听沙正阳的抱怨,“袁成功还在和我说,是你说的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应该早点把规划重新修订出来,以便于他们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好对接规划,好像是我们耽误了他们真阳县什么大战略规划一样,这个老袁,一天到晚,牛逼哄哄!”

    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汉川其他地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样,也是一个县级行政区,只不过这个县级行政区只是名义上的,级别上去了,但是无论是幅员范围还是行政架构编制,都远无法和一个区县相比。

    但它同样有一个其他区县无法比的条件,那就是它是市里的“亲儿子”,而其他区县,无论是你宛阳区还是龙陵区,或者其他县,那“亲近”程度都要差一截。

    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它没有自己的独立财政权,是直接划在市财政里边在,行政列支直接走市财政局里过。

    看见钱正一副不服气,但是却又觉得理亏的样子,沙正阳也有些好笑。

    市政府里的副市长,沙正阳也就和钱正与吕彬奇比较熟悉一些,尤其是钱正。

    钱正这个人总的来说比较好相处,性格也属于那种比较跳脱外向的,虽然年龄也是四十出头了,但是感觉性格上还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当然这也只是表象,能当到副市长,而且是干过县高官的人,若说是没有点儿城府心计和手腕,那都是笑话。

    “钱市长,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个啥样你心里还不明白?有没有耽误人家真阳,大家心里都有数。”沙正阳笑嘻嘻的道:“当然,人家袁书记也不敢和您发脾气,换了别人,恐怕袁书记早就打上门去了。”

    钱正是前任真阳县委i书记,也曾经和袁成功搭过三年班子,所以二人说话都很随意,当然随意归随意,有些事情上也不可能逾越。

    “哼,那好,这事儿就交给你来落实了,原来的规划都在这里,的确有些凌乱,但最主要的是大家没底气,这一旦规划出来,那就要真金白银的砸进去建设,开发区这帮干部我看都是一个熊样,喝酒打牌一个比一个厉害,但要说到工作,就够呛!”

    钱正显然是对开发区的干部不太满意。

    “这开发区如果规划好大规模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那就得要说招商引资工作跟进,你得要拉来像样的项目投资才行啊,否则财政砸进去几千万上亿的搞基建,却看不到企业进来,怎么交代?”

    终于说出了内心真实想法,钱正也就敞开了来说。

    “正阳,不怕你笑话,这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不起来有多方面的客观原因,原来规划不清晰,定位不准确,干部能力弱,更重要的是招商引资缺乏方法,但不容否认也有我的一些私心吧,就像我刚才说的,真要冯市长和阴市长把款拨过来了,基础设施建设搞起来了,可却没有项目和企业进来,那怎么办?我是真心对原来这帮班子成员和下边干部没信心。”

    钱正这番话让沙正阳也上目瞪口呆,钱正这得要对开发区这帮干部有多么大的怨念才会如此,这简直就是把开发区这帮干部看得一无是处,完全没有半点信心啊。

    “可能我的观点有些偏颇,但是的确这一年多来我对开发区这帮人的表现不敢恭维,但那时候都是前任市委主要领导定的班子,我也不好说什么,现在林书记来了,既然还要让我兼着这个开发区党工委i书记、管委会主任,那我就要提条件了,不给我配备安排像样的班子成员,我当然不能答应,否则板子就不能打到我身上!”

    钱正的话霸气四溢,但也是被逼无奈。

    他本来在市政府那边就负责一大摊子工作,现在又让他兼任市开发区党工委i书记、管委会主任,本身他也就和林春鸣提出来过不再兼任,但是林春鸣没有答应,而原来的班子他也本来就非常不满意,所以才会有此大换血的要求,甚至直接向林春鸣点名要沙正阳。

    最后还是和林春鸣讨价还价之后同意了让沙正阳来兼任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一段时间,相当于常务副主任,来协助他为开发区工作破局。

    “钱市长,您不是把所有工作都要在我身上,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吧?”沙正阳吞了一口唾沫,有些干涩的道。

    这钱正真要对自己抱希望太大,把一切担子都压在自己身上,那可就真的有些够呛了。

    自己来这半年,主要圈子还是在市委办这一摊子里,真要想把开发区工作拿起来,手底下没有顺手的人肯定不行,问题是现在自己哪里去找自己了解又的确给自己撑得起的人来?

    “那倒也不至于,不过你自己心里要有数,你是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我市政府那边事情多,这边工作就得你来扛着,当然我也不是放手不管,需要我的,我责无旁贷,另外,人员方面,你可以在开发区管委会里边挑一挑,选一选,如果不满意,全市干部任凭你选!这一点我也是和林书记、冯市长、唐书记专门打了招呼的,也得到他们的支持。”

    沙正阳侧目而视,这个大招可放得有点儿猛,当然沙正阳知道把这么大的权放给自己,若是自己还做不出来一点儿成绩,那恐怕就真的难以向市里边交代了。

    “钱市长,你这也不怕我任人唯亲?”

    “任人唯亲?你沙正阳要真任人唯亲我也没话说,只要你任人唯亲能把工作给干起来,那说明你就是举贤不避亲嘛。”钱正说得理直气壮,“一句话,你放手去干,一切我担着,只要把工作给我拿起来!”

    钱正还真是这种性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一旦认可了沙正阳,便敢于彻底放手。

    这和当初自己在银台县开发区的情形如出一辙,当初也就是桑前卫的放手让自己大胆去干,这才有银台开发区的局面。

    “那钱市长有没有推荐的好人选?”沙正阳随口问道。

    “没有!就是有,我也不推荐,你自个儿去挖掘寻找,总得合你意才行,这项工作就得要你主要来牵头,你自个儿琢磨吧。”钱正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

    沙正阳被免去市委办副主任的消息几乎是在半天之内就传遍了全市上下,同时他被任命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这个消息更是被传得沸沸扬扬。

    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几乎是全部大调整,除了钱正外,其他三个副主任全都悉数不再留任,只重新任命了沙正阳这样一个常务副主任,这也意味着还有两个副主任职位空缺。

    副主任是副处级干部,当然不可能由沙正阳一人一言而决,哪怕是钱正也不行,但是毫无疑问,沙正阳在这两位副主任人选问题上肯定有很大的建议权。

    同时,沙正阳向市委提出,将所有市开发区管委会的中层干部被全数免职只保留职级,并准备在年后进行竞聘上岗。

    因为当初钱正对管委会的中层干部配备很不满意,原本空缺了好几个人选早就该甄选任命,均被钱正悉数否决,干脆就空在那里,反正这开发区也没有干出个像样的事情来。

    而年后的这一轮中层干部竞聘直接是面向全市所有干部,普通干部可以竞聘副科级,副科级可以竞聘正科级,当然同级别干部也可以竞聘同级干部。

    “这就是你的新点子?”叶和泰揉了揉眉心,脸色平静,“你和钱市长商量出来的?”

    “我琢磨出来的,向钱市长作了汇报,因为考虑到开发区管委会所有中层干部,当初因为工作原因,都只设立了副处长(副科级),正职均未补缺,所以我觉得这正好是一个契机,全数推倒重来,你副处长觉得不服气还可以直接竞聘处长(正科级)嘛,也欢迎全市各部门各区县的干部来竞聘,竞聘成功后在报市里边进行考察备案。”沙正阳很坦然。

    “老钱还真的挺豁达,这么敢放手啊。”叶和泰哂笑了一句,随即正色道:“嗯,正阳,那说说你的想法,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这样突兀的想法?说实话,我也在组织部门干了多年了,还从未遇到过你说的这种所谓的公开竞聘,嗯,你别说,还真有点儿让我动心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