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节 不甘雌伏,进击的伯乐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节 不甘雌伏,进击的伯乐

    沙正阳打电话给明永昌请了一天假,晚一天回宛州。

    他跑了一趟华阳。

    郭业山已经正式调任华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刚去报到了一个星期。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沙正阳估计如果不是郭业山担任副处级干部时间太短,估计甚至都有可能直接到某个县份担任县委副书记都有可能。

    但华阳的干部非比一般寻常区县的干部。

    华阳作为汉川省第一经济强县(区),其经济实力引领全省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从未有那个区县能够对它的冠军头衔造成威胁,可以说第二名始终距离它有相当距离,甚至越拉越远。

    正因为如此,华阳县i高官基本上都是汉都市委常委身份,哪怕是排序在市委常委很靠后,但是那毕竟是市委常委。

    而华阳县的县长如果没有接任华阳县i高官的话,基本上都是要直接接任某个区的区委i书记的,当然华阳县的县长也都是高配了副厅级的。

    更为夸张的是华阳县的常委转任其他区县去任职,如果是到区里,那基本上都要担任副书记,最不济也是常务副区长一级,而到县里的情况不多,而且还有先例直接到某县担任县长,这个也是相当罕见的。

    一句话,华阳县出来的干部基本上都要高人一等,仿佛沾了华阳经济实力强的仙气,走到哪里都要比别人底气更足一样。

    所以郭业山到华阳担任宣传部长无疑是占据了一个位置极佳的口岸,只要担任副处级干部满两年,那么随随便便调到哪个区里去,直接晋位正处,如果要去县里,最不济也要安排一个排位靠前的副书记,比如管党副书记。

    基于此,哪怕时间再紧,沙正阳也肯定要去恭贺一下。

    果不其然,郭业山对沙正阳的到来非常高兴,专门推了一个应酬,要和沙正阳一起吃顿饭。

    就他们两人,也正好可以好好畅叙各自在新岗位上的感受。

    郭业山已经越来越没有把沙正阳当成一个下属了,当沙正阳一跃而起破格提拔为副处级干部时,郭业山就知道这尾一直在浅水中游荡的金鳞,终于遇上了风云际会要化龙了。

    同样是副处,当然现在郭业山这个副处要比沙正阳这个副处要扎实得多,也更有发展前途。

    但是问题不能这样看,毕竟上了这个台阶,而沙正阳不但年轻,而且还深得林春鸣的信任,可以说正处级职务对沙正阳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需要等待资历打磨够。

    郭业山初来华阳,照理说人生地不熟,不过他原来就在汉都市委宣传部呆过那么久,对华阳多少也还是有些交集,所以并不像沙正阳担心的那么生疏,起码从他安排工作和应酬就能看得出来。

    “郭部长,看样子你进入状态很快啊,华阳可是好地方,在这里锻炼两年,胜过其他区县三五年啊。”沙正阳笑着凑趣道。

    “正阳,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华阳固然万众瞩目,但是那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啊,一旦局面下滑,这主要领导恐怕就要坐不住了,省里市里都不能答应,也就是说现在华阳已经被省里边市里边当成了典范,只能越来越光鲜,不允许有任何阴影,这种情况下,你让书记县长怎么办?”

    郭业山连连摇头,见沙正阳似笑非笑,郭业山又道:“当然,你说的那些也的确是事实,在华阳染一水出去的,基本上都获得了提拔,不少还走上了重要的岗位,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才对,郭部长,既然你也来了华阳,那肯定要有所表现,为下一步走出去打好基础。”沙正阳毫无保留的建议,“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华阳只适合在这里锻炼,不适合长期工作下去,郭部长要有所作为,肯定要离开华阳,当然这不是现在。”

    郭业山自然知道沙正阳的暗示,不过他还是不愿意去闯这个风头。

    宣传部工作以务虚为主,而务虚就意味着很多工作就属于那种说你好你就好,说你不好你就不好的情形,一旦环境变了,很多工作都未必经得起可以有针对性的检查,自己初来乍到,很容易招人眼红妒忌,若是过于出头干事儿,固然能引起领导的关注,但是一样容易引来非议。

    郭业山也很清楚,既然自己来了华阳这个风口浪尖之地,要平平淡淡的过,肯定非他所愿,但是立足未稳之际,还需谨慎,这是他性格使然。

    谋定而后动,在谋定之前显得要一些前面的铺垫工作做好了才能说其他。

    “正阳,你和我不一样,你是跟随林书记去的,宛州本身在省领导心目中就是死水一潭,正该你大展身手的时候,有林书记在后面替你背书,你只管上阵冲锋,就算是有些差池,也无关大局,甚至在领导心目中还能落得个勇于任事的观感,但我在华阳不一样,你应该清楚。”

    郭业山已经日渐把沙正阳当成一个可以平等对话沟通和交流的对象了,很多其他人不好说的话,反而在沙正阳这里可以敞开心扉细谈。

    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他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自己还是想得太乐观简单了,看来郭业山来华阳也未必就像外人那样看到的顺风顺水,这里边未必没有一些博弈角力,而郭业山来到了华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表现就不仅仅只代表他自己了。

    “前段时间我在市里碰到了清泰书记,说起了你,你现在做得很不错,抓住了最引人瞩目的工作,国企改制风险很大,万众瞩目,但是做好了却能比其他工作更能体现你的能力和眼界,看样子你也是在燕京有所收获了吧?”

    郭业山也还是挺羡慕这家伙,走到哪里都有贵人扶持,被林春鸣看重,居然还有钟广标这个半拉子熟人成为直接上司,这份机缘其他人真的一辈子都难比得上。

    “还行,宛州电器厂的改制基本上算是敲定了,三洋电机方面也表示会尽全力支持,协议已经签署了,年后就要正式进入运作阶段,就看效果了。”

    沙正阳无意在郭业山面前遮掩什么,曹清泰、郭业山、桑前卫这三位前世今生的“贵人恩主”,其实质就是自己的伯乐。

    当然曹清泰是自己“幡然悔悟”之后才重新接上线的,桑前卫在今生里却是只有很短时间的相处,当然助益一样良多而但郭业山却是自始至终都对自己一力提携扶持,若是要论自己在仕途上的起步,郭业山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启蒙恩师”。

    “嗯,就目前的形势来说,国企从不同角度来看,既是包袱,也是资源和优势,关键在于能不能主动有效的完成这些企业改制转轨,使得它们能顺利的完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无论采取那种模式,合资也好,股份制也好,上市也好,其核心就是权属厘清,明确职责,才能充分激发起企业的活力。”

    郭业山沉吟了一下,提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正阳,你也知道华阳的经济勃兴源于乡镇企业,华阳县工业总产值百分之九十来源于乡镇企业,但是我来之前就得到了一些数据显示,乡镇企业这两年的发展势头明显有所减缓,相比之下,从92年以来,私营经济日趋活跃,这是一个新动向,而且我也听说了沿海地区对乡镇企业改制动作力度很大很猛,你怎么看?”

    “郭部长,您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什么?”沙正阳抿嘴微笑。

    以郭业山的沉稳性子,能问这种话,说明对方已经是有些考虑了。

    先前自己还在担心他过于谨慎,他嘴里也还在说情况不同,没想到这才几句话就暴露了他跃跃欲试的心情。

    “嗯,我十二月份到燕京,和我那位同学见面吃饭,他谈起了一些新的动向,也提到了沿海地区尤其是江浙那边的乡镇企业取掉红帽子,重新明确权属,厘清出资者和管理者的关系,当然更多的还是对乡镇企业进行改制,政府退出,这极大的激活了这些企业的生命力,一些地区的企业呈现出勃勃生机,……”

    郭业山的话沙正阳一听就懂,“您觉得华阳这边也应该如此?”

    “华阳乡镇企业从目前来看还过得去,但是我记得你和我探讨过乡镇企业的下一步发展趋势,你所担心的乡镇企业在丧失了最初期的灵活和动力之后,会有向‘二国企’模式发展的可能,我觉得你判断的非常准确。”

    郭业山把话题挑明。

    “虽然我才来华阳一个星期,但是在之前我就做过了解,的确有此迹象和苗头,而且由于权属不明,不少企业管理者在其中上下其手,中饱私囊,而乡镇一级党委政府监管力度很弱,或者说根本无力监管,这很容易变成了新一轮的集体资产流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