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敲定,巨轮起航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敲定,巨轮起航

    “你刚才说应该拍国内的东西,那《北京人在纽约》怎么说?”费泓歪着头,有些调皮的问道。

    “虽然《北京人在纽约》表面上反映的是在国外的故事,但实际上它还是围绕着我们这几个国内出去的人的故事,核心讲述的还是我们几个在国内生活中已经性格定型在面对不同环境下拼搏挣扎的故事,尤其是他们在人性上的碰撞,所以观众看了一样有很强的代入感,这才是关键,……”

    沙正阳振振有词的和对方理论。

    对文艺,沙正阳不擅长,但是要论对这个时代发展的判断,以及带来的文艺潮流的变迁,他就太清楚了。

    无论是哪一代的导演,一旦脱离了本土实际,一位的去追求深刻、现实和苦难,无法寻找到文艺和商业中的平衡,哪怕他在国外或再多的奖,也一样无法激起国内观众的兴趣。

    而失去了国内观众这个巨大的群体,你的影响力可想而知,无论你如何特立独行,自命清高,那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当然如果你自我陶醉在其中,乐此不疲,那另当别论。

    沙正阳很容易就和这帮文艺圈里的人们找到了共同话语。

    前世几十年的记忆赋予了他太多和超前的理念观点,随便捋一捋弄两条出来,都能把大家迷得一愣一愣,哪怕人家最终难以接受,但是起码得承认沙正阳逼格够高啊。

    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毫无疑问这帮鼓捣影视的家伙不是属于那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的角色,所以他们更乐意寻求这种体外资本来支持。

    反正你也不懂,忽悠了你也就忽悠了,到时候能在国外给你弄尊奖杯回来就算有个交代,至于能不能赚钱盈利,对于他们来说,那不是他们的责任,是政府的。

    不过这在沙正阳面前就吃不开了,当然沙正阳也不会明确拒绝,有的人时间和机会来慢慢磨,既不得罪人,也能让大家有个体面的下台机会,朋友还是一样的交。

    “我真的很好奇诶,你既然已经离开了东方红集团,甚至离开了汉都市,到了那个宛州去当一个小官僚,那为什么还能影响那家企业的运作?”费泓很好奇这一点。

    她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均为名牌大学生,而自己一样是凭借实力出道,对于内陆地区的这些乡镇企业运作模式并不了解。

    但是同样身处于这个圈子中,她也很清楚很多时候不得不向现实,向资本低头,正因为如此,她才有些不明白沙正阳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而且已经“离职”的家伙,居然还能有这么大能耐。

    “可能是源于我是这家企业的创始人吧,我和当时的创业团队一起吧东方红做了起来,虽然我离开了,但是我们原来的创业团队那群人仍然在,而且东方红集团还在发展壮大,比如自然堂水业,以及这一次我们和三洋电机合作,或许是我当初对他们的影响比较大,所以他们很乐于接受我的一些观点和建议。”

    沙正阳表情很恬淡,但他知道自己这是在无形装逼。

    妈蛋,你一家搞白酒的企业,一口气赞助支持了那么部电影电视的,咋就不肯施舍两个给咱们呢?

    “既然你在企业上搞得如此之好,为什么会放弃转而去当一个,嗯,市委办副主任,你不觉得可惜么?”费泓还是无法理解。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或者是我脑袋瓜子烧糊涂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沙正阳帮对方把问话问了出来,“其实可以用一个词语来解释,人各有志。企业上我干的很充实,但是东方红集团已经过了最艰难的阶段,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通道,我觉得这项工作的挑战性已经大大下降了,所以我想要换一个更具挑战性的工作。”

    沙正阳继续疯狂大装逼,他觉得这逼装得起码可以打个九十九分,剩下一分是免得自己骄傲。

    “你的意思是说,你在政府机关里干,更具有挑战性,更能体现你自己的人生价值?”费泓真的是难以理解了,或许是一般人有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是给小姐姐的感觉,沙正阳应该不属于此类才对。

    “我知道你肯定难以接受,其实这和你的人生轨迹有关系,你所不了解的,没有见到的另一面还很大,比你所见到所知晓的一面大无数倍,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去改变这个世界,就像你觉得你们所作的也一样在改变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太大太复杂,所以我们各自所追求的都没错。”

    沙正阳的鸡汤灌得的是一溜一溜的。

    费泓注视着沙正阳,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沉静明澈,没有半点躲闪退避,直觉告诉她对方所说的是真的,问题是一个市委办副主任真的有那么大吸引力?

    或者说,真的就能改变很多东西,甚至比当一个产值数亿的企业更能改变许多东西?

    一股子特殊的感觉从心中慢慢浮起,连费泓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对这个年轻男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很想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做,而这么做又能做出一个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出来。

    这个夜晚很美好,沙正阳有些沉醉其中。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面对着费泓这样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属于绝对超高颜值的女神,而且在气质上更是可以碾压所有人,这样的女孩子能够和你一道促膝谈心,你还打算奢望什么?

    离开的时候,沙正阳甚至都有了一点儿微醺的感觉,晕乎晕乎。

    他和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尤其是她。

    沙正阳有感觉,也许自己和她,还会有交织和纠葛。

    ******

    1月24日,焦虹、沙正阳、杜克利他们与三洋电机在两度会谈之中,签订了协议的最终版本,三方达成了一致,最迟2月5日前,三洋电机第一批人员就要到位。

    这也就意味着在春节前,中日合资三洋若斯电器有限公司就会正式挂牌,当然前期的各种准备和培训等工作还要持续一到两个月,估计要到四月份才会真正全面复工生产。

    签署了这个协议,宛州电器厂的改制也就算是初步告一段落了,剩下来也就是看这个几经波折的企业能否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重振雄风。

    离京之际沙正阳接到一个电话。

    “你要回汉川了?”

    “嗯,出来一个星期了,单位年底事情还很多,得马上赶回去了。”沙正阳心情很好。

    “本来还想约你喝一杯咖啡一起聊聊呢,没想到……”电话里的小姐姐声音轻柔,似乎有些飘忽。

    “矜持,矜持!女孩子怎么能主动约男孩子喝咖啡呢?应该男孩子约女孩子才对。”沙正阳笑得很开心,“那就今天下午怎么样,你定地点,但是是我主动邀请的你。”

    被沙正阳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小姐姐在电话里也很开心,但显然觉得这一次似乎是不大合适:“这一次就算了,嗯,下次吧,我可能下半年要去美国读书,如果你……”

    沙正阳秒懂,“嗯,我来京的机会不会少,嗯,到了燕京就和你联系。”

    “好的,祝你旅途愉快,再见。”小姐姐挂了电话。

    生命中肯定会经历无数过客,这个男孩是一个很有趣也有点儿想法和故事的男人,也许这能有助于给自己表演和创作带来灵感,不是么?

    如他所说,多接触国内的人和事,每个阶层,用心揣摩体会,才能创作出更经典的作品。

    沙正阳不是很喜欢坐飞机,每一次遭遇湍流,都会让他七上八下,心里不踏实,虽然也知道飞机失事几率比坐汽车要低得多。

    落地,心里踏实了,重回汉川,哪怕却还要坐一条的汽车或者火车才能到宛州,足见宛州建机场的紧迫性。

    不过宛州建机场甚至比修汉宛高速公路的几率似乎更大一些,因为地处汉鄂豫陕四省交界处,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襟带中原,辐射江淮鄂楚,尤其是秦巴山区更是尽在覆盖范围之内。

    偌大一片区域,没有一个中心机场,的确说不过去,而民航部门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哪怕宛州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尽人意,但是就凭这地理位置,都应当要考虑。

    当然这也不是一两年就能谋划出来的,纵然上边有这个意思,也要下边人去积极促成和推进才行。

    这里边水太深,无数个城市都伸长了脖子等待这这种机会,你以为你地理位置优越就能自动落在你头上,做梦去吧。

    事在人为,人都不为,那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事轮到你?

    飞机降落已经下午了,无论是焦虹还是沙正阳当然都要在汉都逗留两天。

    这也还需要和宁月婵以及高长松、杨文元方面以及银台县委、南渡镇党委那边通报,毕竟人家也都是股东,都得要知会一声,事情成了,要开门营业了。

    当然之前各种报备手续都已经走到,会议也开过两次,早就算是过了会,只是程序上需要走一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