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理想宏愿,志同道合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理想宏愿,志同道合

    沙正阳淡然微笑以对,“虹姐,咱们之间的情谊是在共同战斗中凝结出来的,未来我还希望虹姐和我一道共谋更大的事业呢?”

    “正阳,我搞不明白,你脑瓜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如果说电风扇厂你觉得有利可图让雷霆来也就罢了,可宛州电器厂这边,我和月婵其实都知道这风险远胜于回报!这家企业太大了,内里太复杂了,对于我们来说不可控因素太多!”

    焦虹微微蹙眉,山风劲吹,飞扬的发梢舞动,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羽绒夹克。

    “如果说单纯你需要政绩,那也就罢了,但是我感觉不完全是。你只是市委办副主任,而且林书记也很欣赏你,这也不是你的主业,你完全没有必要把宝压在这上边,风险太大了!”

    “成功了,你固然可以获得一些认可,但是失败了,你会遭到很大的攻讦和诟病,而且会一直持续。”焦虹毫不客气的继续道。

    “谁都知道,企业长盛不衰是不可能的,总有起伏,揽功诿过这是那些领导干部们常有的事儿,企业就算前面起来了,如果后边不景气了呢?很容易被人把过错推卸到你头上,你明白么?”

    这是焦虹的由衷之言。

    如果不是沙正阳的力推和恳请,她绝不会来宛州。

    在东方红担任总经理多么风光顺手,而且这两年也正是东方红蹿红的时候,伴随着今年东方红央视广告战略的全面开启,无论是焦虹和宁月婵,还是沙正阳,都有信心让东方红集团再上一层楼。

    尤其是在银台县委同意了股权分配和激励机制方案之后,整个管理层的心都稳定了下来,无论外界跑来的绣球在美丽,但是面对一个蒸蒸日上的东方红,他们那点儿诱惑还不够。

    这种情况下,焦虹和宁月婵选择了支持东方红集团跨界介入电器行业,尤其是控股一家老迈的国有电器企业,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一个好选择,尤其是还面临着种种政策约束以及潜在的怀疑情绪时,就更不合时宜了。

    但是宁月婵和焦虹都支持了,几千万投入都是小事,对东方红集团来说伤不了筋骨,但是焦虹却义无反顾的来了宛州主持大局,这份情义就真的很难得了。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现在给不了焦虹和宁月婵什么,实际上自己在离开东方红集团之后,这种潜在的影响力情理上说会慢慢下降的,但是就目前来说,并非如此。

    自己仍然在东方红集团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这除了自己创始人缔造者的原因以及自己对未来大势方向的把控因素外,很大程度还源于宁月婵和焦虹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以及高长松、杨文元等人对自己的信赖,特别是目前执掌东方红集团的宁月婵和焦虹二人对自己的信任,尤为重要。

    沙正阳要想实现自己心中的抱负,就不得不从几条线上来齐头并进。

    没错,自己可以舍弃体制内的职务,全副身心的来谋划企业这一块,但是国内体制如此,一家企业你如果有着超人的远见卓识和资源支持,那么在一个领域甚至跨领域做出一番成绩来,沙正阳觉得对自己来说不难,甚至你要说日后当一个福布斯榜上前十乃至前五的常客,沙正阳相信自己都可以做到,但沙正阳想要的不是这种东西。

    沙正阳想要的东西很多很大。

    他想要寻找到一个能够让他施展自己前世中未能得以实现夙愿的舞台,让一个地方因自己的上帝之手指引而勃兴繁荣,某一个甚至某几个领域产业崛起于世界强者之林,而不受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们卡住脖子,以各种国家安全等蹩脚理由来做借口打压中国的崛起。

    凭什么中国人不能腰杆挺得更直,中国老百姓不该有更美好的生活?

    中国人民如此勤劳善良,如此敬业努力,论优秀更是不输于任何一个民族,悠久的历史和睿智的智慧更是天命大国之基,中国人理应获得更尊重的地位和更美好的未来,哪怕之前我们会为之付出辛勤和汗水,但这一切理应获得回报。

    这一切不是靠一个企业家或者一个商人能实现的,也不是靠一个官员能做到的,这需要一个群体,一个有着共同愿想的群体,来为之奋斗。

    或许这个群体最初未必在目标上能一致,甚至也有各自短期和长期的利益诉求,但是沙正阳相信只要有一个基本一致的意愿,那么求同存异,这个群体经过不断的淘汰升华,可以壮大。

    宁月婵和焦虹,还有雷霆,乃至蓝天航,他们都是这个群体中潜在的志同道合者,或许他们自己都还不知道,甚至会一直都不知道,但那不重要,大方向明确,在和大目标不冲突下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和追求,那都很正常,沙正阳相信自己这个居中操盘者可以做到。

    这就像一局棋,每个人都是棋子,但是都要以获胜为终极目标,但是具体的行进方式,却可以通力协作,求同存异,最终实现目标。

    这局棋需要一步一步走,而且开局更为重要。

    就目前来说,沙正阳觉得自己的开局只能说差强人意,短短两年时间里,东方红集团做起来了,自己也一跃登上了副处级领导岗位,但这就够了么?

    远远不够,现在还处于野蛮生长的草莽时代,你要打出一片局面很容易,越到后来你会发现局面会越发混沌不堪,甚至举步维艰。

    蝴蝶效应的影响,随着关税总协定或者说to的加入,跨国巨头们的进入,在每一个领域,都会引发不可预测的竞争和冲突。

    没错,自己还有大势可依,还有远见可恃,但这不足以获得压倒一切的优势,自己仍然需要如履薄冰般的勇猛精进,

    所以他需要一些坚定不移的站在自己一边的人,能够毫无保留支持自己每一个决定的人,而凭什么人家会义无反顾的支持自己?

    这需要日积月累的信任,需要同甘共苦的情谊,需要经历风雨之后能见彩虹的志同道合,这每一点每一分叠加起来,才有可能成功。

    “虹姐,你所说的一切我都知道,我都明白,可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沙正阳注视着焦虹,轻声道。

    焦虹没想到一下子挑起了这个话题,一时间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她真的不明白。

    “可能虹姐也看出来了,我这个人对钱不是很看重,如果我想要捞钱的话,在东方红里有无数种可以随心所欲的实现,或者虹姐在想我是想往上爬当官掌权,没错,但当官掌权只是手段和过程,不是目的。”

    沙正阳微微笑道:“那我究竟想要什么呢?”

    “其实我之前和虹姐以及月婵姐,甚至柏山哥都隐约提起过,做人一世,总得要给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尽自己努力留下点什么,就像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说的那样,不会因为虚度年华和碌碌无为而懊悔。”

    沙正阳意态闲适,“我想做的,两方面。一方面的短期目标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或者造福一方这个词语有点儿虚了,那就是让一方老百姓腰包鼓起来,生活好起来,脸上笑容多起来,就目前来说,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腰包鼓起来,这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而是指大多数人这个大群体。”

    “还有呢?”焦虹心中剧震,忍不住问道:“你打算怎么来实现这个所谓一方面的短期目标?”

    “怎么实现?只有发展经济,招商引资也好,企业改制也好,改善投资环境也好,其目的都是发展经济,帮助宛州一千万人口中的大量剩余劳动力能在家门口就业挣钱,这就是最现实的短期目标,也是我现在在这个问题上所要做的,但我一人之力还难以实现,需要人帮我。”

    沙正阳的话让焦虹心念急转,“那另一方面……”

    “对,另一方面我希望能有一帮体制外的志同道合者来帮我实现,电风扇厂,电器厂,无线电厂的改制,都是其中一小步,但是这却是一个基础。”

    沙正阳语气越发铿锵激烈,双手有力的挥动。

    “宛州已经有了一个大略的电器产业基础,七厂二所搬迁出来有助于电子产业的发展,这会是另外一个产业,我同样希望在这一块上有所作为,但要实现这些产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要把这些产业做大做强,不但要改制,更要招商引资培育产业链,更要把宛州数百万剩余劳动力进行培训转化成为城市人口,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同步,实现各方面的和谐统一,这就是我考虑依靠市场经济这一块的另一面。”

    焦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注视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不得不说,他这番宏愿让人有些不可想象,甚至有点儿夸张,这还只是他说的短期目标,但就算是这份短期目标,也足以让焦虹心灵震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