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节 各有所谋,殊途同归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节 各有所谋,殊途同归

    相较于已经改制完成进入了正式生产阶段的华峰电器宛州有限公司,这是更名后的宛州电风扇厂名城,上边还得要加一个前缀中外合资。

    这在厂牌更换时显得格外牛逼,不过在过来人沙正阳眼中看来却是相当的lo。

    日后啥狗屁倒灶的鸡毛店手工作坊都能打一个中外合资的牌子,尤其是在这年头,更多的还是为了利用国人崇洋媚外之心,同时也能获得外资企业各种政策尤其是税收政策优惠。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这是所有人的心态,但不容否认的是这种政策对改革开放初期吸引大量外资进入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效果。

    对外能忽悠住消费者的心,对内能给职工们打起鼓舞,何乐而不为?沙正阳当然无意去“逆流而动”泼冷水,但对于所谓外资的吸引力或者高人一等的心理优势上,他是免疫的。

    这在还处于谈判阶段的东方红集团、宛州电器厂与三洋电机的谈判中特别能体现出来。

    之前市里边还有意让沙正阳稍稍避避嫌,但是在进入实质性就阶段之后,涉及到宛州市政府和职工们的利益上,并无多少经验的工作组还是需要请教沙正阳。

    作为工作组主要成员的杜克利则是三天两头来汇报工作,沙正阳也少不了耳提面命,弄得焦虹那边也是意见很大,认为宛州市这边成了待价而沽,真以为成了奇货可居的好东西了。

    是不是好东西要因人因事而异。

    在没有东方红集团和三洋电机合作事宜之前,宛州电器厂就是一坨臭狗屎大脓包,人见人厌,但是当东方红集团和三洋电机方面已经谈到了这个阶段,宛州电器厂还真的有点儿奇货可居的味道了,这一点东方红集团和三洋电机方面都清楚。

    当然这个奇货可居也只是一个相对而言,超越底线,人家拍屁股走人,那就真的成了熬翻山了,这一点宛州市里边还是有明白人的。

    不过在看到华峰电器迅速进入了全面复工生产之后,三方都加快了谈判步伐,拖下去对哪一方都不利,必要的让步妥协才是谈判成功的要旨。

    “差不多了?”钱正笑眯眯的看着瘫坐在自己办公室沙发里的沙正阳,“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有些事情你交代给杜克利他们去办就行了,别太劳神,但也不至于这样吧?你女朋友过来了?”

    “钱市长,你这样说,让老杜他们听到情何以堪啊?”沙正阳斜晲了一眼钱正。

    在一起共事这么久,沙正阳混不吝的性子偶尔冒出来还真让钱正很吃这一套,一来二去,两人关系也熟络起来。

    说来也怪,这市政府李昪,冯士章和沙正阳没交情,阴朝凤和沙正阳不对路,倒是钱正和吕彬奇两个副市长和沙正阳关系处得很不错。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沙正阳觉得可能多半还是因为长期在一起工作相互了解熟悉之后才能融洽起来。

    “当着老杜的面说也没啥,等他当到市委办副主任,他也一样可以指手画脚自己把关。”钱正理直气壮,“市政府办公室还缺一个副主任,问他愿意不愿意来?”

    “钱市长,你能做主?”沙正阳来了兴趣,但嘴里却是一副嫌弃味道,还有点儿揶揄对方的意思,但他知道钱正和冯士章关系不赖,敢说这话,肯定有点儿底气。

    “哟,瞧不起人啊。”钱正吹胡子瞪眉毛,“怎么说话的?”

    “嘿嘿,钱市长,您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老杜做事儿滴水不漏,我觉得嘛,给你打个下手挺合适,但是您也知道这一个萝卜一个坑,有时候坑还没出来,萝卜都在坑边儿围满了啊,你能给个准信儿,我也好让老杜高兴高兴啊。”沙正阳也和钱正随便惯了,有时候这种不见外的话,还更能加深二人的感情。

    “市政府办公室老林年龄到了,这段时间都没上班了,需要补人,但从哪里补,不好说,杜克利不错,但他不是唯一,盯着的人多了去,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儿,这事儿还得要冯市长点头。”钱正点点头,“当然也不急在一时,我估计要翻年去了,老杜想要上进,可以在宛州电器厂这项工作上做得漂亮一些。”

    “钱市长,在你面前我就不遮掩了,冯市长对国企改制是不是有些他自己的看法,感觉他好像对咱们的工作不太满意?”沙正阳安静下来,细声细气的道。

    钱正有些意外的看了沙正阳一眼,他还以为这小子眼高于顶,仗着有林春鸣和钟广标给他撑腰,现在更有了中央工作组和省委工作组的认可,更是要目无余子了,没想到这家伙倒是挺能沉得下心来呢。

    冯士章对国企改制的态度不是很积极,钱正当然清楚,但却不是像沙正阳所说的那样。

    实际上这也是一个以退为进的策略,林春鸣和钟广标都很热切积极,那么冯士章和唐华就不可能太热情,否则这项工作都会变得不可控,很多本来都需要紧紧绳索拉拉闸的时候就没有人了。

    但冯士章和唐华与阴朝凤不一样,阴朝凤是真心不认同,而冯士章和唐华则是认为不宜太急。

    汉川省内甚至可以说除了沿海几个省市外,整个中西部地区都还没有动起来的时候,你汉川要打头炮就不说了,那也该汉都来才对,怎么就把宛州推上了第一线?

    宛州现在情况摆在这里,人口第一大市,但是gdp总量名列后列,人均gdp、收入等各方面都居于全省中下游,如果才出点儿什么状况,折腾一下,那宛州就真的爬不起来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的想法也没错,钱正也能理解。

    当然理解却不是赞同。

    钱正为此也和冯士章争论过几次,认为现在宛州已经这样了,就该抓住机会好生搏一把,利用国企改制、招商引资、作风转变等一系列措施来推动宛州这个耄耋老矣的城市重新振作起来,恢复活力。

    冯士章和唐华在这个问题都犹豫不决,后来还是在林春鸣和钟广标的强力推动下,才开始转变态度,但是始终在具体措施上没有那么积极主动。

    “正阳,不是每个人在每个问题上的看法都是一致的,国企改制势在必行,这一点冯市长很清楚,他态度或许不那么急切,或者说他有更关注的东西,你应该看到,他对招商引资和开发区建设更有兴趣。”钱正笑了笑。

    钱正能大概理解和揣摩到冯士章的心思。

    国企改制是林春鸣和钟广标所抓共工作的重中之重,他就算是跟附骥尾,也不会获得太多的关注,或者说做出成绩,他也不是最大受益者。

    相反如果他能在其他一些工作上有所突出作为,才能更突显他作为市政府市长的不凡。

    “哦?”沙正阳略感惊讶。

    “我和冯市长谈过几回,他支持国企改制,但还是认为国企改制只能给宛州经济带来一部分变化,不是全部,要想改变宛州面貌,还得要在招商引资和开发区建设上做文章,尤其是他对你那篇因地制宜推进各具特色的区县产业集群建设那篇文章十分感兴趣,和我都聊起过几次了。”

    钱正提到的这篇文章是沙正阳发在了《汉川党建》上的一篇文章。

    针对宛州人口多地域辽阔,环境情况负责的这一情形,沙正阳提出了要根据各区县的实际情况,通过一县(区)一情的规划,努力打造符合县(区)情的特色产业集群。

    其中也重点提到了农产品加工、食品、木石材加工、鞋帽服饰、电子塑胶元器件等技术水平要求不高、资金门槛低的这几类产业。

    另外也提到了要在宛州市依托几电子电器国有企业改制和三线军工企业搬迁以及军转民带来的契机,在市这一级层面,在未来三到五年中,打造出两到三个三十到五十亿级别的重点优势主导产业集群。

    应该说沙正阳的这篇文章既贴近宛州实际情况,有很富有煽动力,冯士章在看到之后就一直爱不释手,细读过几遍,也和钱正提起过几次。

    只是作为一市之长,他也不可能专门把沙正阳这个市委办副主任招来细细商谈,所以这种很具艺术性的信息传递自然也就只能通过钱正来完成了。

    “冯市长这么关心招商引资和开发区建设是好事啊,说实话,钱市长,咱们现在这个市经开区的情况很糟糕,死水一潭,亟待改变面貌,同时由于开发区的建设滞后,对于西面紧邻开发区的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也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这一点上一次我和成功书记在赴长三角考察学习时他就提到过,现在是时候动起来了。”

    沙正阳对这个情况一直很着急,也两度和林春鸣、钟广标提过,但是在开发区建设上,涉及到市财政的巨大投入,也不能不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