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长远打算,现实考虑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长远打算,现实考虑

    “别,钟书记,那话我可承受不起,也就是国务院来的领导们找不到好的解释,顺带着往我身上转移注意力吧?”听着钟广标兴致勃勃的介绍着朱志龙对自己的夸赞,沙正阳连连摆手,“不过,只要中央明确了态度,我想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的确,都值得了,中央工作组来得快去得快,在宛州交换完意见便直接离开,到汉都又和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了一轮沟通和意见交换,甚至在汉都都没多住一宿,就直接奔机场走人了。

    “你啊你,生在福中不知福啊,能在省委领导获得中央工作组的好评,这是连厅级干部都很难获得的殊遇,你小子居然还不在乎?”钟广标看着沙正阳,“我说你小子是在我面前演戏呢,还是天生一颗淡泊名利的心?你也不像啊。”

    说实话,连钟广标都有些艳羡朱志龙对沙正阳的评价了。

    虽然他也知道沙正阳当得起这份评价,甚至他也很高兴沙正阳能得到这样的赞誉,但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如果说朱志龙能在马耀东和周远望面前也这么评价自己,那自己就大发了。

    “钟书记,能不能这么刻薄?”沙正阳被钟广标的话给打击得乐了,立即很夸张的来了句:“我这么年轻,难道就看破红尘,无视世间毁誉?(臣妾)做不到啊。”

    钟广标也被沙正阳夸张的表情给逗乐了,“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中央和省委工作组都表扬了你,你也不能骄傲自满,接下来方向已经明确了,排除一切干扰了,那就该把剩下的工作做好了。”

    “嗯,电风扇厂这边没啥大问题了,职工情绪也基本稳定了,我现在的重心还是在电器厂上,如果电器厂改制顺利推进,那将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典范。”沙正阳目光沉静,脸上掠过一抹兴奋。

    “别大意,正阳,电风扇厂这边,你也还得要帮忙盯着,要督促他们尽快把生产线建起来,另外他们不是说有一个叫啥空调扇的新品也要开发么?抓紧啊,七百工人要挣工资,要拿奖金,他们不着急,我都替他们着急啊。”

    钟广标不敢轻忽。

    在他看来,电风扇厂虽然改制大局已定,但是还不够,你得要把改制的优势体现出来,要充分对比改制前后一家企业的各方面变化,这才能激励和鼓舞后续的企业改制。

    尤其是职工的收入对比这一块上,要有一个明显的提升,这才能对下一步的其他企业职工的抵触和反对情绪起到缓解和消减作用。

    这对未来的国企改制尤为关键。

    “放心吧,华峰电器比我们更想早一点儿赚钱,现在企业和职工才算是真正绑定在了一起,业务多,工作量满,职工们才能有活儿多干,这样才能拿到更多的绩效工资和出勤加班奖励,同时这样也能创造更多的效益,而到了每年企业结算时,职工们也才能获得更多的分红,这将是一个良性循环。”

    沙正阳宽慰着钟广标。

    “我也希望如此,但毕竟要落到实处才能更好的激发职工的积极性。”钟广标手指在沙发扶手敲击着,“我也和职工们对话过几次了,也私下了和大家聊过天。”

    钟广标脸上露出有些感慨的表情,沙正阳也收敛起了先前的惫懒表情。

    “诚然,的确有一部分人已经耍懒了,更习惯现在这种优哉游哉混日子的生活,哪怕收入少点儿都愿意,他们不再信奉勤劳致富的意愿,他们要么愿意偷奸耍滑混饭吃,要么更渴望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的投机取巧观念,但是这毕竟是少数人,这帮人也不值得同情。”钟广标淡淡的道。

    “可绝大多数职工他们有一家人要养活,尤其是孩子读书,老人赡养,以及对未来更美好的期盼,他们都清楚对于他们来说发横财致富不现实,唯有靠自己的双手去挣,所以是企业未来充满期待的,而无论是党委政府还是企业主,都有责任和义务来帮助他们实现这个美好积极的愿望,他们的这种积极向上的意愿也理所应当的予以鼓励,这是一种健康正确的价值观。”

    沙正阳有些震动,他没想到钟广标能从这个角度来考虑企业的改制,这一点甚至连他都没想到。

    “怎么,觉得我说得不对么?”钟广标注意到了沙正阳的表情变化。

    “不,不,钟书记,我觉得您这个观点太好了。”沙正阳发自内心的赞叹道:“我们党委政府本身就应该要创造建设一个鼓励大家依靠诚信、勤劳来改善自身生活的环境和氛围,这种环境氛围,既包括经济秩序,也包括社会环境,还应当从舆论上加以引导和鼓励,而对于那种投机和希冀一劳永逸甚至走旁门左道歪门邪道来发财致富的观点要予以正本清源,严肃抨击,彻底消除产生这种心态观念的土壤”

    “嗯,正阳,你能看的这么清楚,很不简单。”钟广标越发对沙正阳顺眼了,很多观点都和自己不谋而合,而且甚至还把自己的观点加以深化延伸,简直说到了自己心坎上。

    钟广标觉得自己和沙正阳真正接触也不过几个月时间,怎么感觉就像认识了好多年一般,这种感觉太玄妙了,如果自己有女儿,一定要找对方当女婿。

    他不知道桑前卫也一样曾经有过这种玄妙的感觉,只是觉得这太投缘了。

    钟广标感慨之余,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正阳,你在市委办干得还觉得顺心么?”

    “挺好啊。”沙正阳讶然,看了钟广标一眼,“怎么,钟书记要想撵我走?”

    “不,我就是觉得,把你放在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太耽搁了。”钟广标不无遗憾,“你四月份才破格结局了副处级,在级别上要想在升,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按照干部提拔原则,是不允许连续两次破格提拔的,也就是说你起码要在副处级岗位上干满两年才能考虑提拔正处级,所以我觉得你一直在市委办或者市委政研室干有些可惜了。”

    “钟书记,谢谢您的关心了,我觉得在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干得挺好,尤其是现在国企改制这一块工作我能亲自操刀参与,我觉得特别充实,真的,而且我也觉得这种参与对我自己帮助很大。”沙正阳由衷的道。

    “嗯,我没说现在就让你离开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起码你也要把这一轮国企改制干完再说。”钟广标沉吟了一下,“宛州不比汉都,如果你没有在区县一级干过,你以后的履历上就会有一个短板,所以我想有可能的话,你能到区县里去干两年,我相信对你的帮助会更大。”

    钟广标的话很在理。

    宛州是普通地级市,并没有什么特大企业,而汉都不一样,像他这种在省属企业里就能干到副厅级的情形在宛州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处级都不可能,尤其是在目前国有企业正在大举推进改制的情形下。

    沙正阳这么好的条件如果能在区县一级干上几年,有了基层工作经验履历的他未来会很受看重,特别是日后在厅级甚至省一级干部中,基层工作,尤其是在县一级层面上有丰富履历的干部会特别受重视。

    宰相必发于州郡这句话任何时候都适用。

    实际上沙正阳也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自己才跟随林春鸣来,肯定是要在市委办干上一段时间的,但现在一晃就是半年时间过去了,林春鸣已经在宛州市里确立了他的地位,威信也树立了起来,也是考虑到目前市委承担了一些较为重要的专项工作才让沙正阳感兴趣,所以暂时没有想到要离开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

    但钟广标的建议很正确,如果在市委办或者市委政研室呆得太久就没有太大意义了,沙正阳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搞行政琐务和理论研究的性格,他更愿意去做一些实实在在能看到效果的工作。

    “钟书记,我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把国企改制完成,另外也希望在诸如招商引资和政务中心建设这些方面做一些工作之后再来规划。”沙正阳想了一想才道。

    “你有心就好,宛州明年的情况会有所改观,我相信这两轮学习考察以及市委一连串的文件政策精神,可能也对下边区县的班子成员思想有所触动,再看看北溪和香城的动作,大家都有些坐不住了。”钟广标吁了一口气,“一番努力总要见点儿成效,否则真不好像省委省政府交待啊。”

    说到香城和北溪招商引资动作上所取得的成效,钟广标也有些高兴,虽然还只是一个开头,但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兆头。

    而沙正阳也同样有些兴奋,功夫不负有心人,总还是能见到自己给宛州带来的一些实质性增益变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