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山雨欲来,树欲静风不止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山雨欲来,树欲静风不止

    12月17日,在第二批党政代表团赴长三角考察的前一个星期,华峰电器兼并宛州市电风扇厂协议终于正式签署。

    这份协议也是一波三折。

    对于电风扇厂的资产债务其实早在十一月初就已经通过几轮清产核资,并聘请了省财政厅下属的一家审计事务所作为第三方机构来进行了评估,确认总资产一千九百八十二万,净资产四百四十九万。

    其中所欠银行和信用社等金融机构贷款尚未偿还的高达九百二百四十万,欠职工的各类工资补贴津贴一类的款项高达八十五万,欠供电局、天然气公司费用九十八万,欠税接近百万,欠上游供货商接近三百万,但尚有部分渠道商欠电风扇厂接近百万,算下来,净资产只有四百五十万左右。

    资产负债算清楚了,市委市政府也同意华峰电器兼并宛州市电扇厂,但是关键问题其实不是这个,而在于七百二十三名职工的处置方案。

    除开五十九名可以提前退休的职工以及三十二名通过社会化移交的人员外,也还有六百三十四名职工的去留问题。

    在这个问题的争执上其实从十月份清产核资工作尚未结束时就开始了。

    应该说华峰电器还是表现出了很好的诚意,同意接受其中年龄在五十岁以下的职工四百八十九人,五十到五十五岁职工中的四十五人愿意留下的,华峰电器也愿意接受。

    这个方案也获得了宛州市政府的认同,但是关键在于其中有部分不愿意留下的职工。

    这个群体他们不认为华峰电器在接手电风扇厂之后就能起死回生,或者说不看好电风扇厂日后的长远发展,担心一两年后企业效益不佳,而企业已经变性为外商私人企业,那么自身权益得不到保证,所以要求与华峰电器直接进行谈判给予自己日后出路进行买断。

    这其实已经接近于几年后全国性的工龄买断的模式了,但在这个时段却还是属于一个崭新而具有开创性甚至可能是突破了原则底线的模式,那就是彻底终结改制后国有企业职工的企业主人翁地位,将其变更为和普通集体企业乃至私营企业职工一样的身份。

    华峰电器最初考虑的是给予所有未退休职工根据工作年限情况而定的部分改制后企业的股份,应该说这也是当初为了破解国企职工身份消失的一个变通方式,主人翁身份地位不再由国企职工身份来保证,而是作为拥有企业股权的股东来保证,当然这也一样采取职工持股会方式来持有,但如果职工股要售卖,可以在三年后在公司内部进行转让。

    但由于部分职工不愿意留在厂里,更愿意直接获得现金补偿,甚至包括他们的持股也要直接转让给企业,这也给整个改制带来了一些障碍。

    补偿金近似于买断工龄的补偿,职工获得股份则类似于身份消失之后涉及到的社会保障补偿,所以这种两权结合方式看起来很有些辩证味道。

    工龄长的职工如果要离开改制后的企业,他的补偿金会比工龄短的职工补偿金高,按照工作年限来计算,但是所获股份则要更少,因为股份是按照距离你退休时间长短来计算。

    这种模式也获得了市政府和职工们的认可,只是很多在谈妥了补偿金之后的职工却提出了另外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在解除身份的同时立即将股份转让变现。

    这一点很让华峰电器方面为难。

    因为华峰电器一旦接手之后,将会立即对薪资结构进行改制,提倡多劳多得,采取计件制,而注入资金将会主要用来偿还贷款和支付拖欠的各种税费、工资款项,这杂七杂八算下来,基本上就投入千万,如果在加上马上跟进的新增一条饮水机生产线和即将上马的空调扇生产线技改,起码要投入接近一千六百万。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哪怕是沙正阳和雷霆之前已经做出了很周密的考虑和核算,仍然不敢保证能够在短期内扭亏为盈。

    如果再要面临立即回购这批实际上作为职工们社会保障的股份,起码又要投入两百万,加上补偿金,林林总总,半年内华峰电器将要在这个企业上投入两千万以上。

    雷霆一度有些想要打退堂鼓,但是沙正阳还是给予了他很大的鼓励。

    沙正阳认为虽然投入很大,但是未来市政府愿意协调银行予以贷款,同时也会在用地用水用电上予以优惠支持,加上更重要的是已经谈到了这一步,只要协议一签订,生产设备就可以直接进入厂区进行安装,而职工们只需要经过很简单的培训就可以立马进行生产,这对于华峰电器立即扩大市场抢占先机极为有利。

    最终雷霆还是接受了沙正阳的建议,因为沙正阳之前给他的建议基本上都是成功的,这让他对沙正阳的大局判断能力极为看好。

    12月17日的签约无疑是宛州国有企业改制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这个方案正式签订,并开始履约但是来自各个渠道的一些消息显示,仍然有人对这样一个彻底将国有企业拱手让人的事件难以接受,仍然在想办法要阻止这个协议的落实。

    尤其是本身净资产还有四百多万接近五百万的情形下,最终市政府在华峰电器的持股仅有看起来有些可怜的百分之五,当然这是包含整个华峰电器资产的情况下,也就是涵盖了华峰电器在银台县的资产,但这在很多人眼中,仍然是一个充满了“屈辱和出卖”的协议。

    ******

    “哦?”唐华沉吟着抚额,“只是一纸传真,没说其他具体的?”

    “嗯,只有一纸传真。”明永昌脸色沉郁,一字一句的道。

    林春鸣刚带队出发前往长三角,这边就接到了省委的传真,近期省委的一个国企改制工作组将赴宛州进行调研,没有多余言语,但是却让在家里主持工作的唐华感受到了无尽压力。

    林春鸣、冯士章、钟广标和阴朝凤都随团赴长三角地区考察学习,这才走两天,省委就来了一个工作组,名义上是来调研,但是真实意图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让唐华感到有些困惑不解的是林书记不是专门去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了专题汇报了么?

    当然那个汇报不是专门就国企改制汇报,更不可能就某一个企业进行专题汇报,但是国企改制仍然是专题汇报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省委不是给予高度肯定的么?

    怎么这个时候又突然来了一个这样莫名其妙的工作组来调研?

    调研就就调研吧,怎么还是工作组来调研?

    如果是要为在全省推广做经验交流准备,绝不可能是这样一种悄无声息甚至有些隐隐寒意的传真,久谙这内部文件传真规矩的唐华自然清楚这里边隐藏着的深意。

    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一纸传真,唐华脸色阴郁,“是省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裴松仁带队,还有一名副组长是省体改委副主任糜重,这个组合倒是真还不好判断,究竟来意为何。

    “和林书记汇报,林书记是什么意见?”唐华端起茶盅,抿了一口,定了定神这才问道。

    “林书记说热烈欢迎,热情接待,对于工作组的工作要全力支持配合,想看什么,想听什么,要见什么人,无论是党政干部还是企业职工亦或是普通民众,都要全力以赴的配合,如果工作组要自行开展工作,那么我们也要理解和支持。”

    明永昌很肯定的语气让唐华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夹在中间难做人。

    如果说工作组要深入其中听看问,尤其是一些肯定不太满意改制的职工和家属,那该怎么办?

    还有一些喜欢说怪话的干部,如果要去反映情况,那又该如何?

    “林书记说,灯不拨不亮,理不辨不明,如果能够通过上级更为广泛和站在更高高度的来调查了解咱们市里的国企改制,也许还是一件好事,有错就改,无则加勉,要正确看待和理解。”

    明永昌的话让唐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林书记是胸有成竹,那就好,嗯,只是老钟和老钱都出去了,谁来接待?”

    “我也问了林书记和钟书记以及老钱,他们的意思都是让沙正阳来负责接待。”明永昌嘴角也浮起一抹笑意,“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好主意,也幸亏没让这家伙这次去。”

    唐华沉稳的点点头,“这是应有之意,正阳对国企改制这一块情况最熟悉,而且我看他一直在就国企改制的相关政策文件进行收集,前次我看到他还在对一份去年国务院和国家经委的调查统计数据进行分析,看样子也是要从中找出一些具体的依据来,让这次改制显得更有说服力。”

    “那好,唐书记,你需要不需要和他先谈一谈?”明永昌问道。

    “嗯,喊他来我这里一趟,我和他交待一下,注意一下态度就好,别动不动就和人家杠上了。”唐华点点头,抬起目光,“永昌,树欲静风不止啊,我看这事儿也没那么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