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一节 与有荣焉,舍我其谁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一节 与有荣焉,舍我其谁

    沙正阳一行人在佛山呆了四天,在东莞呆了三天,没去深圳,那里的产业不适合目前的北溪和香城。

    事实上沙正阳还是有些想去深圳的,毕竟未来宛州一旦电器电子产业启动起来,少不了要在深圳和苏州这两大目前称得上是国内电子产业集散地的地方挖墙脚。

    不过这一次主要还是为香城和北溪招商引资,所以只有暂时放弃了。

    在离开之前,该做的都做到了。

    发出正式邀请函七十二封,基本上都是在这几日里相互沟通表现出一定诚意和意愿的,也就是说的确有意要到内陆发展,或者说宛州这边表现出来的薪资、水电和税收方面优势足以打动他们的企业。

    这七十二封邀请函中有四十三家都答应了会在约定时间内,也就是年前来宛州考察投资环境和条件,剩下的二十九家也基本上表示会在明年五月份之前来宛州一行考察。

    这个结果已经很难得了。

    因为这是经过了充分筛选之后,沙正阳才以宛州市委市人民政府的名义发出的邀请函,在沙正阳看来,这七十二家企业中起码有三成以上的企业是的确有这个意愿和实力向内陆进军的,至于说会不会落户宛州,那就要看宛州的条件是否真的合适了。

    郑国忠和杜大伟的要求倒是非常低,觉得这七十二家企业里,只要有能有十分之一的几率落户自家,那都值得了。

    沙正阳倒没有那么悲观,他认为保底也该有十来家企业会来,当然如果宛州这边能在各自的准备上做得更充分一些,可能成绩会更好。

    而且沙正阳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哪怕最初真的只有那么三五家到宛州来落户,但是这种消息会慢慢传递回去,当他们都意识到到宛州投资的回报是划算的,是大有可为的时候,那么这些企业会自然而然就尾随而来。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底了。

    距离第二轮赴长三角考察出行也没有多久了,沙正阳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几乎全部泡在了出差上,招商引资一时间成了重点。

    “所以你还得把重心放回来,那只是你附带的工作,帮忙可以,但你若是把自己主业给丢在一边,那就不合适了。”钟广标没好气的批评着沙正阳,“下个月去长三角,我建议你就不去了,把手里事情做好。”

    “钟书记,长三角那边我本来打算也不去了,方式方法我都交给大家了,就是按照我们在珠三角那种模式去搞调查摸底,情况先收集起来,然后在因地制宜有针对性的去招商引资,效率提升许多。”

    沙正阳知道钟广标这段时间看自己“不顺眼”,老是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可香城和北溪的招商引资也算是宛州像南粤突破的一个起点,这一步走好了,对未来很有帮助,他不得不去。

    “这我知道,这种事情教会大家,其他人都能干,但电器厂改制的事情,恐怕你还得要盯着。”钟广标神容严肃,“上周,省委韦书记和吕省i长分别把我和老钱叫去了,专门了解了电风扇厂和电器厂改制事宜,他们很关心。”

    “钟书记,他们的很关心是个什么意思?是对我们这种做法的支持还是不满意?”沙正阳要把话问清楚。

    “你说呢?林书记专门去做了专题汇报,能是不支持么?”钟广标不满的瞪了沙正阳一眼,“他们鼓励我们宛州市委市政府应当大胆尝试,小心求证,”

    “大胆尝试,小心求证?”沙正阳琢磨着其中含义,“我能理解为是小步快走,及时反思审视么?”

    钟广标眼睛里掠过一抹欣赏。

    和机敏的人谈话就是轻松,一句话出来,他就能明白其中背后的深刻含义。

    沙正阳这小子真是一个妖孽,他也就才工作了四年时间不到,怎么就对体制内这些奥义领悟得如此之深,甚至连自己都有些赶不上的感觉呢?

    沙正阳也同样对省委的这样一个态度有些惊讶。

    要知道虽然在齐鲁诸城那边动作很猛,力度也很大,甚至引来了国务院的关注,但是那毕竟是一些中小企业,基本上都濒临绝境难以为继的企业,而且齐鲁那边的改革开放氛围也要远胜于地处内陆的汉川。

    宛州这边情况略有不同,这开头的三家企业,除了电风扇厂算是一家中小企业外,像电器厂和无线电厂都算是大中型企业了,这样大刀阔斧的动作,汉川省委能给予这么明确的态度支持,就真的很难得了。

    根据沙正阳的了解,汉川省委内部也不是对宛州这么猛的动作没有非议的。

    省委i书记马耀东的态度较为中立,但省i长周远望和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黄绍棠的态度很鲜明,认为汉川应当成为中西部内陆地区的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和排头兵。

    周、黄二人认为,汉川是人口大省地域大省资源大省,全省人口六千八百多万,但gdp总量只能居于中游,而人均gdp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均处于不折不扣后几位,如果不能在这一轮改革开放大潮中走到前面,汉川可能会被其他诸如鄂豫川湘等条件相若的内陆大省赶上和超越,这是一个不能接受的结果。

    正是由于周远望、黄绍棠的态度鲜明激烈,同时这个意见也得到了像杜高成、赵玉苏等人支持,以至于后后来像原本态度较为模糊的韦敬良、吕青等人也开始认同这一观念,所以汉川省委才逐渐在这一态度上趋于一致,以至于对宛州在这方面的试点也开始持大力支持的态度了。

    沙正阳对于前世中汉川省在国企改革上的动作和效率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毕竟当时自己也不过就是南渡镇的一个普通干部,对于更高层面的动向不可能去关注。

    但他有印象的是内陆地区的国企改革远落后于沿海地区,无论是国企改制,还是乡镇企业的权属变化,都要比沿海地区滞后许多。

    而很多内地本身还有一定竞争力的企业,就因为在改制上的滞后和延误,使得其丧失了竞争力。

    相比之下,沿海地区的诸多国企和乡镇企业则通过了改制吗,明晰了产权,激发了活力,使得一大批的股份制企业和私营企业风起云涌,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比如美的,比如联想,比如万科,比如tcl,比如远东电缆,比如沙钢。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巨大的蝴蝶效应了,像东方红酒业的崛起,就给银台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县酒厂没有再破产,而被并入了东方红酒业中,同样新出现的华峰电器正是在自己的牵线搭桥下,才促成了雷霆和东方红集团的合作,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饮水机生产企业。

    现在华峰电器一旦实现了对宛州电风扇厂的兼并,那么意味着这场蝴蝶效应还会带到宛州,同样宛州电器厂、宛州无线电厂都将因为自己的出现而与前世的命运不再一样,沙正阳认为这是一个正面的效应,而且他也会竭尽全力实现度这种正面效应的扩大增强。

    沙正阳甚至认为自己带来的蝴蝶效应还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到其他方面。

    比如像林春鸣到宛州,未尝不是因为林春鸣受到了自己的一些影响,有可能在一些言论和观点上变得更为鲜明而锐利,使得其被省委认为是更合适担任新一任宛州市委i书记来改变宛州局面的。

    而林春鸣继任宛州之后感觉到巨大的阻力向省委汇报,也许就是造成钟广标来宛州作为林春鸣助手的原因了。

    这么想一想,沙正阳觉得自己真的在改变历史,起码已经在局部区域改变了历史,而自己似乎还会一直不断的改变历史,但是向好的进程却不会改变。

    想到这里,沙正阳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钟书记,既然省委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明示和支持,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缩手缩脚呢?或许省委就是需要一个先行者来吃螃蟹,顺带也为其他地市的改革做一个示范,我们宛州在这方面甚至走到了汉都的前面,难道不是与有荣焉?”

    钟广标笑了起来,“正阳,不该是与有荣焉,按照你的心性,是不是该说舍我其谁?”

    沙正阳也笑了起来,“我想这么说,可还不够格啊,这话该林书记或者您来说才有分量,我一个市委办的副主任,说这话那就太狂妄自大了。”

    “嗯,林书记、冯市长、我和老钱碰了碰头,觉得既然省委态度如此鲜明,那么我们宛州市委市政府当然要当好这个先锋,破好这个局,电风扇厂的谈判已经进入尾声,电器厂的谈判也进入了盘中的具体细节商谈,那么就从电风扇厂开始,电器厂跟进,争取在春节前,把这两家企业改制事宜敲定,全面掀起我市国企改制高潮!”

    钟广标面堂发亮,有力的一挥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