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人生须拼搏,实地调研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人生须拼搏,实地调研

    火车哐当哐当的响声总容易让人陷入一种沉思状态中去,不得不说在火车上躺着最适合思考人生。

    宁月婵来了,又走了。

    作为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宁月婵暂时还没有将总经理职务交给毛国荣,按照当初商量好的,需要在县委同意股权激励方案和管理层持股方案之后,再来把总经理职务移交给毛国荣。

    宁月婵来宛州,也是作为出资者对未来的合作项目可行性的一次考察,同时也要对自然堂在宛州的两家矿泉水基地建设情况进行检查。

    和焦虹、宁月婵在一起吃饭总是令人愉悦的,沙正阳发现自己对这种纯粹私人情谊的小聚越来越喜欢,相比之下那种公事的应酬却让他格外厌烦。

    他觉得这应该是一种职业倦怠的表现,他不喜欢这个市委办副主任的工作,哪怕实际上他并没有太多精力放在本职工作上。

    再怎么都还是有一些会议和公务宴请需要他去应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公务社交,对于年轻干部来说,也是一个拓展人脉和加深印象和感情的机会,但对于沙正阳来说,这更像是一种繁琐的消磨。

    银台县委同意了东方红集团的股权激励意见以及管理层持股的方案,但县委也提出了一些条件。

    那就是东方红集团资产要以一个比较高的增速持续三年增长,也就是说,在第一年设定的股权激励份额比较低,第二年有所增长但也不高,要到第三年目标实现,才会有一个让人较为满意的收获,同时也鼓励管理层从包括原来县酒厂职工手中购买员工股。

    略微有些苛刻,有点儿类似于前世中tcl的mbo方案,但尺度要小得多,当然同意收购员工股也是一个进步。

    就目前来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东方红集团由于考虑要加速扩张,尤其是在饮料食品领域的扩张,都不会考虑分红问题,所以对于很多工人来说,他们都希望自己能迅速将自己在员工持股会中的股份变现。

    从更长远的规划来看,银台县委提出了要争取在三到五年内实现东方红集团的上市,力争让东方红集团成为银台首家上市企业。

    毫无疑问,如果能让东方红集团上市,对于银台县委县政府来说,这将是一个极其辉煌的成绩。

    目前汉都的上市企业都仅有五家,都集中在汉都和嘉州,县份中上市企业根本没有。

    银台经济实力在整个汉都市的地位并不高,远逊于华阳等县,如果能够在企业上市这一指标上得分,无疑会大大增添朱凤厚的政绩。

    朱凤厚是从市体改委主任下来直接担任银台县委i书记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体改委虽然看似风光无限,但是要说和其他重要局行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所以他直接空降银台担任书记,肯定在资历上一时间还有些难以服众,所以想要在经济发展上做出一些成绩来证明自己,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给予管理层必要的持股在沙正阳看来是必须的,这样可以让他们和企业利益捆绑在一起,国内职业经理人这个群体现在还不存在,还需要十来年的发展才会逐渐成型,所以目前指望通过具备充分职业经理人的职业道德来对抗个人利益,的确很难。

    如果说宁月婵和焦虹、高柏山还能讲一讲创业感情,但像毛国荣、杨科等人就很难说了,甚至像宁月凤、董国阳、胡文虎这些人,如果真正面临巨大利益诱惑,沙正阳觉得都很难抵挡得住。

    所以说,必须既讲情怀,讲规则,将理想,更要将利益和监督。

    该给的利益你得给够,否则没人会长久忍受,同样监督一样要跟上,有些人欲壑难填,而情怀、规则和理想更是作为更高层面的决策者们的信仰而必须存在,否则这个企业难以长久。

    沙正阳知道自己管不了所有事,哪怕自己是一个重生者,世界这么大,他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挥影响力就很难得了,当然他会竭力让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变得大一些,现在他也就在为此奋斗努力。

    正刚没有再在霸王电子干下去了,他去了荣升。

    这是沙正阳给他的建议。

    未来沙正刚也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会充当沙正阳的“马仔”,听命于沙正阳,按照沙正阳的要求在各个企业里“狼藉”和“寻觅”。

    荣升目前是国内最强大的冰箱制造企业,但前世中这家企业几年后会遭遇一场迷雾式的人事动荡,荣升的缔造者潘林将会出局,那么这也许是一个机会。

    不过沙正阳让沙正刚去荣升,也只是做一个简单的停留,因为荣升就在附近,沙正阳给沙正刚的安排是在近距离观察一段时间荣升过后北上燕京,前往联想,关注这家现在红极一时的企业。

    连沙正阳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思维如天马行空飘忽不定,明知道自己有些事情就算是介入,一样解决不了问题,但是他始终有些不甘心。

    凭什么重生一回,连试都不敢去试一次?装逼打脸泡妞发财,这种事情随时都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再无机会了。

    ******

    “我在这家天生家具厂工作,每周工作六天半,晚上有时候需要加班,那半天有时候可能也要加班,不过还好,老板能提供午饭,……”

    沙正阳和郑国忠坐在狭窄的走廊里,借助着落日的余晖和几个工人说着话。

    这一群工人基本上都是来自宛州的,既有香城、临河的,也有裕城和龙陵的。

    他们基本上都在这周围的三家家具厂上班,时间最长的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九年,也就是说,最早的几个人,84年就来了这边,而最短的是今年春节后才来的。

    “有没有加班费?”沙正阳随口问道。

    “这要看老板了,有时候生意好,或者老板接了大单,或者结了账,会多发三十或者五十块作为奖金,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看年底喽。”那个皮肤粗黑的壮年男子叼着烟卷,狠狠的吸了一口,“你不愿意干,有的是人干,不想加班那就滚蛋。”

    “都是出来挣钱吃饭的,多干半天一晚上也累不死,不过加了班老板一般都要多管一顿饭的。”另外一个有些瘦小的中年人摇着头,“我在那家洪阳家具厂,老板还行,累了点儿,但饭菜还过得去,才来的时候吃不惯,现在也习惯了,只要年底能拿到钱,辛苦点儿也值得。”

    “那能不能说说你们在这边每个月能拿到多少钱?年终能拿到多少钱?一年下来除开你们在这边花销之后,能给家里攒多少钱?”

    这个问题有些敏感,但却不能不问,这关系到未来宛州这边的工薪成本和这边的对比。

    见一干人都没有说话,哪怕是面对来自家乡的父母官,这种事情也不好回答,很难说这些当官的回去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

    “其实是这样的,大家可报一个大概数字,或者我们给大家一个大概数字,如果相接近,大家点头就行。”沙正阳笑了笑,换了一种方式。

    一群人都点了点头,这个好像可以接受。

    “每个月能拿到300块么?我是指新来的工人,比如他们几个今年才来的。”沙正阳问道。

    被指向的几个人连连摇头,有一个更是直接道:“哪里拿得到,顶多两百出头。”

    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把工资说了出来,不过说出来了也无所谓,毕竟在这边也不是在家乡,而且自己也不是香城人。

    “嗯,那也就是说新来的工人大概在二百二三左右每月了,那干了几年的能不能拿到三百块每月呢?”沙正阳注意到几个人给了肯定的点头,又继续问道:“如果是在厂里担任工班组长这一类的,能不能拿到四百块?”

    再度看到对方的点头,沙正阳笑了起来,“看来还有可能不止这个数目是吧?”

    “沙主任,这要看情况,如果厂子大,管的人多,工作忙,还有今年活儿多的话,老板有可能开得搞一些,五六百都有,甚至最高的我听说拿过八百,像我记得在同安家具,那好像是山都的人吧,吴子安,现在都当到副厂长了,当然老板有几家厂,他能拿到一千二一个月了。”

    有个明显管不住嘴的家伙开始不无炫耀的饶舌,引来周围人不满的目光,那家伙却不以为然的道:“又不是说我们自己,你们能拿几个?”

    “那年终老板一般给多少奖金红包?”沙正阳再度问道。

    “嗯,不一定,还是要看今年生意好不好,也要看你表现,老板很精的,你平时勤快还是偷懒,他心里都有数,声音好,肯干,拿上一千也有可能,生意不好,你人又懒,一百两百也很正常。”有一个头发有些长的青年男子笑了起来,“老板都要算账的,如果你说你明年不来了,那肯定要给你扣下来,非得要你来了才发给你呢。”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