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四节 事过烽烟在,余波袅袅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四节 事过烽烟在,余波袅袅

    周俊雄略长的脸阴鸷的神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懊恼。

    他没想到沙正阳这么不给面子,但想想对方的年龄,却也觉得似乎在意料之中。

    年轻气盛,比志豪还小两岁,怎么可能忍得下这种气?

    这才多久,怎么叶部长也知道了?打来的电话里毫不客气的批评自己,但这也让周俊雄心中踏实不少。

    领导能批评自己,说明领导还是看好自己,否则根本就不会打电话过来了。

    可即便是这样,这也是一个疤。

    正如叶部长在电话里所说的那样,这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你周俊雄是想让人把你放在放大镜下来让大家好好审视一番么?

    是不是觉得纪委现在太清闲了,以至于要把自己家人的事情也要让纪委来帮忙理一理?

    想到这里他内心就是一阵烦躁。

    门厅响起一阵脚步声,“怎么回事?”

    是自己连襟两口子来了,得到这个消息,连襟显然比自己更紧张。

    “大哥,不好意思了,又给你添乱了。”周俊雄也知道自己这位连襟恐怕此时内心也是一肚子不爽,遇上个这种亲戚,又在这种关键时候,怕是谁都觉得头疼。

    “都是亲戚,不说这些了,到底怎么回事?志豪怎么又和沙正阳起冲突了?”

    吴乔生脸色很平静,目光在自己连襟两口子脸上扫了一圈,心中一阵烦躁。

    周家这个儿子真他妈不省心,专门在这种事情上出事儿,但想想自己那儿子,吴乔生却也无法去指责别人。

    周俊雄简单的把情况介绍了一遍。

    他当然不会按照周志豪的介绍来说,因为他知道自己那个儿子的德行,而且他也相信沙正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当时有那么多人,应该很容易了解到实情。

    吴乔生一时间没有说什么。

    他需要评估一下这件事情的影响。

    现在市里边的局面有些微妙,副市长这个位置竞争很激烈。

    魏东平挟东峡经济发展第一之威,陈秀清却是铿锵巾帼女干将,对市级班子要求有女干部这个规定早已经明确,袁成功一样很具竞争力,毕竟他资格老,当真阳县委i书记都四年了。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财政局长反而显得没什么特色了,当然自己也有自己的优势,好歹在市财政局局长这个位置上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宛州经济这个德行,自己能把全市的各方面撒花椒面应对过去,相信书记市长都看得到。

    哪怕是林春鸣来了,对自己在财政这一块的工作一样是持肯定态度的,这一点吴乔生颇为自傲。

    见吴乔生没说话,周俊雄也有些惴惴不安。

    他和吴乔生虽然是连襟关系,但是准确的说,他们各自的发展路径不一样,同样在各自仕途利益诉求上一样也不尽一致。

    换句话说,作为周俊雄本人,他固然乐于见到吴乔生能上副市长,但这要在不影响他周俊雄的仕途前程基础之上。

    同样,从吴乔生这个角度来说,周俊雄接任宛阳区高官也好,转任其他区县去当书记也好,他也乐见其成,但一样不能干扰到他的发展前景。

    两个人虽然是亲戚,但在各自的人脉关系上大相径庭。

    吴乔生深耕财政系统,深得顾红普和阴朝凤的信任,和冯士章关系也不差。

    自己主要是因为工作关系和唐华、叶和泰的关系较为密切。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人也不在一个层面上。

    吴乔生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财政系统工作,但是也曾经从财政局副局长直接到山都担任了三年县长,然后才直接回来担任财政局长,可以说各方面资历都已经够了,所以才成为副市长的热门候选人。

    周俊雄担任宛阳区区长两年时间不到,正处于一个有些尴尬的时段。

    如果陈秀清真的升任副市长,那么这个宛阳区高官位置究竟轮不轮得到他来坐,就是个问题了。

    不排除从其他某个县比如山都、北溪这些县份的书记直接调任过来当书记,这种可能性还不小,毕竟自己担任区长时间太短了一些。

    所以无论是自己还是吴乔生现在都处于一个有些尴尬而微妙的时间段,不确定这个副市长究竟是什么时候补齐,而还有一名副市长年龄已到,照理说也应该下来了,但你要说坚持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总而言之不确定因素太多,既可以考虑两名副市长,也不排除短期内一个副市长都不补齐,这要看林春鸣和省委那边的意图沟通。

    同样一旦要上两名副市长,那么陈秀清作为女干部上位的几乎就是铁定的,如果之上一个副市长,她的可能性也有三成以上,所以周俊雄本人也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变数因素。

    “大哥,情况就是这样,我也让志豪去给沙正阳他们道歉了。”周俊雄叹了一口气,“志豪这个兔崽子被他妈惯坏了,到处惹祸,我早就预料到他迟早要给我们招惹祸事,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敏感时候来出事儿。”

    “什么叫我惯坏了?”坐在另一边的中年女人有些不悦的插嘴:“我看是那个沙正阳恃宠而骄,以为是跟着林春鸣来的不可一世了,事情说清楚了,又没啥伤,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大家都在宛州这个圈子里,把事情做绝了,我看他也好不了。”

    吴乔生脸色阴沉下来,周俊雄脸色更是难看:“闭嘴!你懂个屁!现在是说沙正阳的事儿么?你儿子是个啥德行你不清楚?我看他就是欠收拾!”

    坐在中年女人旁的另外一个微胖的女子看上去都挂相,略微大一点儿,看了一眼自己丈夫的神情,对自己妹妹的态度也有些不满:“小惠,市里边领导正在进行大调整,书记、副书记都在换人,志豪这段时间还是应该安分一点儿。”

    这话一出口,气氛就有些微妙变化,哪怕是自己姐姐说自己儿子,中年女人心里一样不舒服,只是碍于姐姐姐夫在场,不好发作。

    吴乔生心里也很憋屈,但却不好对这种话题插话,沉吟了一阵才道:“上个星期我去省里,省委组织部一位朋友说部里边正在和市委这边沟通,恐怕有可能会增补两位副市长,陈秀清上的可能性非常大。”

    “哦?那什么时候能确定下来?年前么?”周俊雄忍不住问道。

    如果能够拖到年后,那么自己担任区长满两年,那么自己接任区高官的几率就要大许多,如果在年前的话,担任区长不满两年这一点恐怕就会成为有心人攻讦的软肋。

    “不确定,要看林书记和省委那边的沟通了。”吴乔生也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现在钟书记来了之后,冯市长和唐书记在有些方面都有些变化,另外叶部长的态度恐怕有些变化,俊雄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吧?”

    这正是周俊雄最担心的问题。

    钟广标来之后,林春鸣在市委里边的话语权得到了很大加强,加上明永昌、王挺的态度也都趋于积极,而叶和泰似乎也有一些变化,这从平时交谈中就可以感受得到。

    如果谁还感受不到这种微妙的变化,那他就真的不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市委对整个市里各区县的工作情况都不太满意,宛阳还算好一些,听说龙陵、临河、裕城几个县情况都不佳,林书记和钟书记在几次会议上都点名批评了龙陵和临河,现在龙陵和临河都是如坐针毡。”

    吴乔生进一步道:“宛阳虽然还不错,但是我听冯市长说,林书记的意见是宛阳不应当满足于当千年老二,东峡基础不错,但宛阳的条件难道就差了?说你们区的开发区比真阳和香城都不如,不符合市辖区的开发区的定位,……”

    周俊雄默默地点点头。

    这个评价他也听说了,是林春鸣、冯士章、钟广标、阴朝凤交换意见时提到的,当时主要是研究全市开发区建设推进工作。

    问题是市开发区都那熊样,对宛阳也要求这么高,是不是有点儿吹毛求疵了?

    可领导却不会听你这些解释,把宛阳和东峡、真阳来比,你宛阳不如,那么就是你工作么做到家,落后了。

    “话题扯远了,现在这件事情,我看我和你都找个机会和沙正阳解释一下,这也不是针对谁,解释一下也就翻过去了。”吴乔生仰起头来,思考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不妨约个时间吃顿饭,不行的话,你可以让叶部长出面,我看叶部长好像和沙正阳还是走得挺近的。”

    “哦?叶部长和沙正阳走得很近?”周俊雄颇为惊讶。

    “俊雄,你这段时间好像有些不在状态啊。”吴乔生若有深意的看了自己这个连襟一眼,笑了笑,“没事儿多去领导那里汇报一下工作,了解一下上边工作动向,你宛阳区可是主城区,如果你都闭目塞聪了,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周俊雄微微色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