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打脸不分人,来日方长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打脸不分人,来日方长

    “周俊雄的儿子这么嚣张?”沙正阳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是在替他老爹招祸?

    就算你是纨绔,你很牛逼,但也得要看菜下饭吧?

    这动不动就如此做派,真以为你爹是市委i书记还是省委i书记?

    真要是省委i书记或者市委i书记,估计人家的子女也不可能有这么低的素质。

    就凭对方管教子女的能力,沙正阳觉得周俊雄连当个区长都够呛。

    窥斑见豹,他这个儿子在宛州这般猖狂,他周俊雄居然还能当到区长,沙正阳就觉得省委调整原宛州市委班子是英明决策,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周俊雄要混到市长这位置上,他儿子不得飞起来吃人?

    曲晓伟显然也是听闻过周俊雄的这个儿子名声,脸上浮起怒意,“原来是这个家伙,我听说过,周俊雄对他这个儿子据说也是管不到,他老婆谭兴惠在市财政投资公司长期不上班,护犊得很,我倒是要打电话问一问周俊雄,是怎么在教育子女?”

    曲晓伟原来一直在市委办内部工作,和外边社会上的这些人物接触也不多,所以只听过周俊雄的儿子名声,但从未见过。

    “我看暂时不用,现在他不是针对你了,是针对我了。”沙正阳淡淡的道:“咱们等一等,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把戏,如果这个家伙就此作罢,咱们也就大人大面放他一马,如果他还不知趣,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怎么让我生不如死。”

    郑国忠和杜大伟也算是和沙正阳接触了这么久了,知道沙正阳平素性格看起来很平和,但是一旦认定的事情却很难改变,这番话出来,显然是有些隐隐上火了。

    但这种事情他们虽然不愿意见到,却也不好进言劝解,谁遇上这种事情只怕心里都得要起火。

    据他们所知这个周俊雄的儿子周志豪虽然有些嚣张,但是却非不识时务之人,可能今天也是喝了酒,加上曲晓伟和沙正阳恰恰他不认识,而二人也碰巧不认识他们,这才给折腾出这样一桩事儿来。

    郑国忠本来是想打个电话给周俊雄的,但当着沙正阳的面又不好扫沙正阳的面子。

    年轻人都争强好胜,沙正阳毕竟才二十来岁,如果打了这个电话,只怕双方关系就要生分了。

    好在让郑国忠纠结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有人来了。

    来的是三名警察。

    看见这一招,沙正阳反而放了心,说明那位纨绔还不至于太过疯狂,没说真的像自己担心的那样要找些社会上的烂仔混子们来报复自己,还懂得动用官方力量。

    但这同样也意味着这个家伙不容易对付了,想要一枪下马解决掉,有些难度了。

    如果那家伙真的是找了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来报复自己,那倒简单了,这就是典型的涉黑报复犯罪了。

    虽然这年头打黑除恶这个提法还没有,但是涉及到这种社会地痞流氓在83年已经就被请扫了一遍,安静了好几年,现在公安局一样对有这种露头迹象的角色很关注,尤其是敢于袭击党政干部的,那他们就真的是活腻歪了。

    没谁能保得住他们,到时候只怕周俊雄都得要一样被卷进来脱不了身。

    但现在这家伙找了警察来帮忙,可以推脱的方式就多了,而且还是预留了后路,这说明这家伙脑瓜子并不像他先前表现得那么鲁莽冲动。

    带队警察不笨,一眼就看出了沙正阳一行人的气势不凡,而且人家能暴揍了区长的儿子,还敢在这里大模大样的吃饭,这也说明人家有底气,所以也很公事公办的表示要请沙正阳回派出所去调查。

    “公安同志,接受调查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恐怕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和我们双方无关的证人来核实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才对,这样的证据才更有说服力,而非对方或者我们这方来自说自事。”

    沙正阳是在出门打了个电话之后才回来的,他是给林春鸣打的。

    出了这种事情,他需要第一时间向林春鸣汇报,尤其是在对方动用了公权力之后,这很显然会扩大影响,而且极有可能搅混水的情形下。

    林春鸣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问了情况,就告诉沙正阳,此事暂时不宜扩大,市里边现在精力还得要放在国企改制问题上,牵扯面很多,不宜分散精力,最后说了一句,来日方长。

    这一句来日方长让沙正阳很是不解。

    这句话含义实在太丰富了,甚至很有点儿隐含别义的味道。

    沙正阳不是雏儿,前世中多年的机关工作经验,接触的领导也不少,但鲜有这种口吻语气的话语出现,这说明什么?

    他不想往其他深处想,但是这语意却不能不让他往深处想。

    所以当警察来了之后,沙正阳觉得该果断结束这种无关痛痒的纠缠了。

    他拨通了薛向峰的电话,简短几句话之后,沙正阳就把电话交给了对方。

    薛向峰在电话里如何训斥对方沙正阳也无意过问,但是他听到了对方说了一句是区领导给分局领导打了电话,但很快薛向峰在电话里的怒斥声连沙正阳都能听见了。

    “你给我记住,你宛州市公安局宛阳分局的警察,不是他宛阳区公安局的警察!搞清楚,你是吃市财政饭,是市公安局的警察,不是他们宛阳区政府的警察!”

    警察很快退了出去,沙正阳也拨通了周俊雄的电话。

    “周区长,你好,我是市委办沙正阳。”沙正阳没有太多客套,直接开门见山:“我估计可能你大略知道了一些情况,但可能和你所了解的情况有些不同,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电话里和你沟通一下,……”

    “情况就是这样,我可以以我作为市委办副主任和共产党员的党性保证我所说的这一切均为真实,也欢迎各级政法机关依法合规调查整个事件的始末,但是我以为那样可能会对贵公子以及周区长你的名声更不利,……”

    “没什么,周区长,我个人没什么,但是我想曲晓伟同志作为一个女性,这样的遭遇恐怕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我希望贵公子能够拿出作为男人的血性和气度,否则,这真的就很让人失望和遗憾了,……”

    郑国忠和杜大伟在电话里的最后几句话,几乎是有一点儿要挟的味道在里边了,都禁不住面面相觑。

    你说让对方来道歉没啥,可是这种语气来和周传雄说话,别说你沙正阳只是一个市委办副主任,就算你是市委办主任恐怕都有些不合适了。

    见到郑国忠和杜大伟有些担心的目光和表情,而曲晓伟更是激动中也有些忐忑,毕竟事情因自己而起,但责任压力却要沙正阳来背,这不是她曲晓伟的风格,但这种事情现在已经脱离了轨道,也由不得她了。

    搁下电话的沙正阳笑着摆摆手,“怎么了,没那么夸张,用不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相信周区长应该是能分清楚好坏的,犯了错认个错很难么?我觉得不难,我相信周志豪也一样是讲政治顾大局的,他会接受他父亲的批评,说他父亲管不到他,绝对是谬论。”

    沙正阳有些冷幽默的话语让郑国忠和杜大伟都是啼笑皆非,曲晓伟更是无语。

    周俊雄会这么容易屈服?要知道周俊雄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这一点郑国忠和杜大伟都了解。

    郑国忠和杜大伟不相信沙正阳不知道周俊雄和唐华、叶和泰的关系。

    虽然吴乔生和阴朝凤关系很密切,但是周俊雄却和市委副书记唐华关系不一般,而且周俊雄还曾经担任过市经委副主任,而那时候叶和泰还是分管副市长,周俊雄和叶和泰关系一样很密切。

    沙正阳却很坦然。

    周俊雄在电话里虽然明确道歉,但是语气上仍然有些硬,这让沙正阳很有些不舒服。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无奈何于周俊雄这样在唐华和叶和泰那里都能说得起话的角色,但是他也相信周俊雄明白一个道理,他沙正阳或许没能耐要帮到他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但是如果说要下烂药坏了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的“好事”,那这份作用真的还没人敢轻忽。

    二十分钟后,周志豪终于出现了。

    脸色铁青,酒气已经消了许多,甚至眼角还有些神经性的抽搐,看得出来他是百般的不愿意,但是他最终还是来了。

    “沙主任,曲局长,对不起,我今天多喝了几杯,不知道天高地厚,冒犯了诸位,我在这里给诸位道歉了。”周志豪低垂着头,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了这几句话。

    他不敢抬头,就是怕对方看出了自己内心的暴怒,拳头更是要捏出汗来了。

    老爹在电话里没有任何语气,甚至很平和,但是越是这样,周志豪知道这是父亲愤怒到了极致才会有这种语气。

    这一生他只遇到过两次。

    上一次是自己把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卫校女孩子肚子搞大,结果女孩打胎大出血险些出人命的时候,父亲也是这种语气,然后用皮带把自己屁股和大腿活生生抽出了几条血印子,如果不是自己母亲拼命,恐怕自己还得要挨个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