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脸不好打
    本来是控制着那个青年的壮硕汉子眼见得这个场面,顿时急了,丢开那个青年,一下子猛扑过来,想要抓住沙正阳。

    沙正阳也懒得多废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空话,人家也不会听,所以干脆一点儿,打完再说。

    身体微微一侧,让过左边那个家伙挥过来的的拳头,身体趁势欺进,肘尖在对方腰肋住一顶。

    对方被这犀利的一击,顿时惨叫一声,疼得身体都蜷缩起来,如同一枚烫熟的大虾一般,委顿在地上,半晌起不了身。

    另外一个汉子狂吼一声,双手抓扣住沙正阳的双肩,猛地就是一个膝顶。

    估摸着是看香港录像不少,学着泰拳膝顶这一招。

    沙正阳右手掌狠狠的向下一按,顶住对方这凶狠的一顶,身体微微一躬,左手化拳为掌,不轻不重的砍击在对方的颈项边,那家伙声都没有吭一声便软耷耷的瘪在了地上。

    无论是曲晓伟,还是后续跟出来的郑国忠、杜大伟和贝一河等人,都被沙正阳三下五除二就把三个壮汉摆翻在地上的身手惊得目瞪口呆。

    这简直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不是市委办副主任,而该是拳馆馆长才对。

    曲晓伟旁边的那个青年甚至夸张的揉了揉眼睛,一脸不敢置信,显然是认识沙正阳的。

    这么大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周围吃饭的人,陆陆续续也有不少人出来,其中不少人也是认识那个还躺在地上吆喝着狂吼乱叫的家伙,都是惊疑不定。

    这可是招惹了大虫了,比捅了马蜂窝还麻烦。

    就算是郑国忠都认识那个年轻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杜大伟倒是不认识,不过在郑国忠附耳说了两句之后,也都摇了摇头。

    “小子,你有本事给我等着!半小时之内,老子要让你生死两难!”

    实际上最早那个折腾曲晓伟的家伙并没有什么伤,只是沙正阳的那一爪是颇有讲究的,专拿人筋骨神经敏感处,一抓之下疼痛难忍,但放手之后,却无甚伤害,所以在地上挣扎几下之后爬了起来,感觉到没啥异常了。

    只是看到自己两个同伙却被沙正阳干净利索的解决在地,半晌爬不起来,心里也有些怵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知道这家伙来处,日后有的是机会拾掇这个家伙,所以年轻男子内心也很怨恚无比,赌咒发誓一定要报复回来。

    “也不用半个小时那么急,多给你一点儿时间,一个小时之内,我们都会在这里吃饭,不会离开。”沙正阳无比坦然的看着对方道。

    其实出手之时,沙正阳也大略知道恐怕是招惹了这宛州城里哪家的纨绔子弟了。

    只是沙正阳也非鲁莽之辈,来了宛州这么久,他多少也是了解过这宛州城里的大致情况的。

    你要说这宛州城里是不是就是月白风清,没有半点灯下黑的物事,那肯定不是,但是你要说这宛州城真有什么无法无天之辈,连党委政府和政法机关都管不到的强梁,那倒也不至于。

    市里边几位领导的情况他大致了解,冯士章、唐华、孟子辉、阴朝凤、叶和泰、王挺、徐守信和明永昌这几位,都是本地人,但冯士章基本上可以排除。

    冯士章只有两个女儿,都已经结婚,而且还是在外地,且冯士章在这方面的风评也很好。

    唐华只有独子,但在汉都读研究生,也基本可以排除。

    孟子辉家教甚严,一子一女,儿子在嘉州工作,女儿女婿倒是在身边,但女婿是市人行的干部,据说表现很好的一人,显然和这个搭不上界。

    阴朝凤有两子,但一子在沪上工作,据说是在一家外企,还有一子在汉都,在一家央企工作,这两子都鲜有回来,应该也无瓜葛才对。

    叶和泰只有独女,还在汉都读大学,显然不沾边儿。

    王挺情况沙正阳就很熟悉了,前妻有一子,已经工作,不在汉川,在京城,第二个老婆生有一女,那还小。

    明永昌更不用说,一个对双胞胎女儿,都还在读高中。

    徐守信倒是有一个一儿一女,那个儿子据说是在市建行工作,不太争气,听说在社会上有些瓜葛;徐守信女儿是教师,女婿是宛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

    像钱正、吕彬奇这几个副市长子女里,似乎符合眼前这位形象的也没有。

    算来算去就只有徐守信的儿子似乎有点儿和这位形象沾边儿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某位市领导的非直系亲属,像什么小舅子妹夫这一类的也说不清楚,但这就太多了,哪怕是刻意去了解也不可能掌握齐全。

    不过无论是谁,沙正阳也不太在意。

    这欺侮到头上来了,堂堂市招商引资局的副局长,被一个流氓给这般折辱,如果自己都不敢站出来,那自己索性还是各自打着铺盖卷儿哪来哪儿去算了。

    见沙正阳态度无比的泰然,甚至在询问了曲晓伟没有什么影响之后,沙正阳更是招呼二人进房用餐。

    外边那三人却成了骑虎难下,这人家都进屋吃饭去了,这三人有心要报复,但是却又不敢进屋,沙正阳表现出来的练家子还真有些震慑人,真要进屋被人痛打一顿,这不是自找苦吃?

    但要这么灰溜溜的离开肯定是不可能,不报复回来那这口恶气如何能出得出去?

    尤其是这外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其中不少肯定认识自己,这让他更是无法下台。

    沙正阳也相信询问了曲晓伟情况和态度。

    事情很简单,曲晓伟进来,被这个醉醺醺的家伙撞了一下胸脯。

    对方应该也不是有意,只是女性本身这个身体部位就很敏感,加之对方又是醉汉,这一撞肯定有点儿重,让曲晓伟有些疼痛。

    曲晓伟倒也没有和对方太计较,只是责骂了对方一句,让对方注意一点儿。

    没想到对方大概是觉得曲晓伟长得不赖,而且语气又这么冲,就在言语中有些放肆了,说了一句“感觉不错,挺有肉”,这激怒了曲晓伟。

    曲晓伟骂了对方一句没有家教,有人生没人养,对方就有些猖狂起来,一下子就把曲晓伟扭住,甚至在动作上也有些侵袭了,也就是沙正阳出来看到那一幕。

    当然这些具体言语也是后来那个叫杨青的小伙子私下告诉沙正阳的。

    曲晓伟拒绝了沙正阳提议的通知派出所的建议。

    这也在情理之中,作为一级领导又是一个姿色不俗的年轻女性,这种事情一旦扩散开来,很容易嬗变为一些花边新闻,弄不好就成了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至于说对方要如何如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为了防止万一,沙正阳还是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薛向峰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简单做了介绍。

    薛向峰很重视当即询问是否需要通知宛阳分局的民警过来,但沙正阳婉拒了,只说问题不大,如果有什么状况会立即通知。

    薛向峰表示为了稳妥起见,他通知关帝坊所在的双坊派出所有所准备,一旦有什么异常,沙正阳电话一打通,就可以随时安排警力过来。

    薛向峰在电话里表现出来的殷勤让在座的一干人都是很感慨,沙正阳和对方的通话几个人都听到了,那心中味道也不一般。

    包括杜大伟和郑国忠都是如此,虽然他们都是正处级干部,甚至在香城和北溪都是一方“霸主”,但是到了这城区里,这张脸就明显不太够用了。

    你要说去和市公安局某位局领导说个事儿,如果说有私人交情,或许还行,如果说没有多少交道的,那人家买账不买账,就得两说了。

    不过沙正阳也觉得薛向峰的担心不无道理,在吃饭间,也让杨青出去观察了一下。

    杨青回来之后也说那个酒气熏熏的男子不见了,但是另外两人却守在御珍苑的门外,明显是为了防止这帮人离开。

    “怎么,国忠县长,你认识这家伙?”郑国忠和杜大伟的表情瞒不过沙正阳。

    既然二人认识,这事情反而倒是好办了,就怕遇上这些社会上的操哥混子愣头青,啥都不管不顾给你乱来一通,那吃了亏你都找不到人去发泄。

    “嗨,正阳也不算认识,只是他家大人我们认识,这人不成器,估摸着他们家里大人也没少头疼,只是……”郑国忠摇了摇头,大概也觉得这不好说。

    “哦?哪路神仙的子女这么嚣张,看样子还打算在在外边伏击我们?”沙正阳戏谑的问道:“这都快成了电视电影里的黑社会复仇故事了,难道这宛州城里也要上演香港录像里的黑帮片?”

    杜大伟苦笑了一声,“恐怕正阳你也认识,这一次还和我们一道出去了的,周俊雄的儿子。”

    宛阳区区长周俊雄?!

    沙正阳心念急转,周俊雄好像和市财政局局长吴乔生是连襟啊,同时这二位也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谭兴志的姐夫,难怪这两人都觉得如此棘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