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动力
    “嗯,有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就踏实了。”郑国忠满意的点点头,“香城其他各方面条件在全市都只能算是中不溜,但我们在交通条件上还是不错的,国道223路况很好,京柳铁路在香城也有站点,而且也是宛州的货运编组站所在,我觉得这一点上我们还是有优势的。”

    “嗯,国忠县长你得在相关介绍资料上突出自己的优势,特别是人力薪资、水电价格加上交通优势。”沙正阳琢磨着,“另外在招商引资上,我们要考虑有针对性,不要贪大求全,这一次我们就着重以家具、门窗制造作为重点,要考虑这些企业最关心的要素,力争取得突破。”

    “正阳,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咱们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不敢奢求太高,哪怕只要有那么一两家在人家心目中的阿猫阿狗能来,咱也满足了。”郑国忠还是把姿态放得很低,很有自知之明,“想太多,到时候反而难受。”

    “你有这个心态,我也就放心了。”沙正阳也给对方鼓劲打气,“万事开头难,只要这一次能有所突破,那么下一次就要容易得多,也别太在意。”

    “嘿嘿,不急不在意,那是假话,咱们香城人口不少,在全市占第四位,一百零二万人口,仅次于山都、宛阳和真阳三县区,可城镇人口比例确实四个过百万区县中最低的,人家县城城市人口都过了十万,可咱们香城却不足九万,这也能说明我们香城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滞后了。”

    郑国忠脸上也是一脸的复杂表情。

    他不是香城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籍贯是北溪的,所以和杜大伟也很亲近,但是却已经在香城工作了九年,已经把香城当成了自己的家乡。

    84年从市农办副主任下派到香城担任副县长,然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再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最后担任县长。

    这几年里香城的发展一直是磕磕绊绊的,始终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路径。

    北面西面都是绵延的伏龙山区,中部是浅丘,东部和南部地势相对平坦,农业条件不错,也是重要的烤烟产区,但是烟叶也只是初加工,主要是为汉都卷烟厂提供初级产品,对于全县工业经济的发展并无太大的帮助。

    “这也是整个宛州的现状,不仅仅是香城一个县。”沙正阳摇摇头,“城市化和工业化是相辅相成的,工业化是基础,没有工业的支撑,城市化就是空中楼阁,无源之水,同样,城市化也能对工业化形成有力反哺,这也是一个循环,就看你是做成良性循环还是恶性循环了。”

    “是啊,这就欠缺一个启动的机遇,只要第一步走起来了,走好了,就能带动另一方面的发展。”郑国忠有力的挥了一下手,扶了扶眼镜,“这一次我们也就要尝试做一回吃螃蟹者。”

    沙正阳笑了起来,“喂,国忠书记,能不能不要把调子拔那么高,也就是一次很平常的招商引资罢了,搞成了好像是上刀山下火海一样。”

    “第一次意义不同啊,心里没底,得自己给自己打气。”郑国忠也笑了起来,“对了,北溪那边情况如何,杜大伟之前比我还积极,怎么现在就没声息了?”

    “应该差不多了,前天他还在跑市里收集一些资料,我看他也很上心。”沙正阳随口道:“我打个电话问一问,今晚我请客,咱们聚一聚,就在御珍苑,我觉得那里清静,味道也不错,我这还有前段时间他们送过来的一件东方红国窖1949。”

    “哪儿能让你请客,我来!”郑国忠连连摆手,“你这个办公室副主任有些事情也不好处理,我好歹也是能签字的县长,咋能让你来!”

    “来了市里,还能让县里的同志请客?”沙正阳笑着道:“我私人请客,不走公账!我独身一人,一个月好歹也还有几百块工资,用也用不完,吃喝跟着领导蹭,能节约不少呢。”

    说完沙正阳就拿起电话给杜大伟打了一个电话。

    不得不说这年头新潮的玩意儿流行速度比想象的还要来的快。

    沙正阳七月份来宛州时,宛州市里移动电话才刚开始流行,市里领导们也陆续开始配备,但县区这一级都还在观望,但一过十月,几乎所有的区县党政一把手就都配上了移动电话。

    市级机关们的一把手们也都遮遮掩掩的开始用上,比起区县一把手们略晚了大概半个月。

    像东峡和宛阳这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区县,副职们也有开始配上手机的情形了,沙正阳估摸着最迟到明年五月之前,区县领导们都要开始陆续配备上。

    还真巧,杜大伟在市招商引资局那边,沙正阳甚至还听到了电话里曲晓伟那爽朗的笑声。

    “哟,说曹操,曹操的电话就来了,沙主任,听见谁的声音了?”杜大伟那有些猥琐的声音让他脑海里立马就能想起那肥胖的一张猥琐脸。

    “大伟县长,又去骚扰人家曲局长了?”沙正阳笑着道:“人家曲局长是办大事儿的,你那点儿上不得台面的勾当,就别去麻烦人家曲局长了好不好?”

    “哟,沙主任,人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一个男人所为啊。”曲晓伟清脆的声音立即传递过来,“我好歹还在为你鞍前马后的效力呢,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我可没说坏话,我只让大伟县长别耽误你忙大事儿,好了,不说了,晚上一道,御珍苑,你和大伟县长一道,这边我把国忠县长也交上了,正好聊一聊招商引资上的事儿。”沙正阳相当豪爽的邀约道。

    “哟,难得遇上沙主任请客啊,我这算是蹭一顿呢,还是专门请我啊?”曲晓伟言语锋利如刀,毫不客气。

    “曲局长,这一顿我请,你怎么看都行,另外我还的专门请你一顿,以示感谢,这样行了吧?”沙正阳赶紧回应道。

    “这还差不多,我可是被你给害得够呛,在这招商引资局干的活儿,一个月能顶在市委办三个月,可工资却没见涨几个,这说这划算么?”曲晓伟还在心有不甘。

    “那我晚上多敬你两杯,算是赔罪了。”沙正阳知道这女人是好酒量。

    “那可说定了。”曲晓伟把电话还给了杜大伟,沙正阳又和杜大伟说了几句才算是了结。

    “正阳,那你今晚可得悠着点儿,曲晓伟的酒量,不发招则已,一发招,恐怕你够呛啊。”郑国忠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

    “你也是受害者?”郑国忠酒量一般,半斤酒的量,但看他这架势,估计曲晓伟酒量得往八两高走。

    “晚上你就知道了。”郑国忠一脸便秘的表情,看样子也是吃过大亏的样子,“就咱们四个人,是不是少了点儿,要不你再喊俩?”

    “我这边儿也没啥人,要不我把老贝喊上,这段时间他也辛苦了。”沙正阳想了想,“立功书记恐怕不好喊,得提前预约才行。”

    “嗯,老袁就算了,他现在也得要注意影响。”郑国忠摇摇头,“听说可能要考察他?”

    “这小道消息也是满天飞啊。有这个传闻,但也不仅仅是他,而且也应该没那么快吧。”

    沙正阳笑了起来,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体制内的人本身也就对这些方面的消息最为敏感。

    沙正阳也隐约知道恐怕市政府那边班子恐怕会有微调,但竞争人选却不少,袁成功只是其中一个,远不能说就胜券在握了。

    “怎么不说说要考察你呢?郭书记又住院了?我听说他的报告都已经交到市委了?”

    “嗨,你这又是来蒙我吧?”郑国忠也笑了起来,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郭书记身体的确不太好,不过他才担任书记两年多时间,而且他那病于是什么致命的病,只要别太累就行。”

    郑国忠不愿意谈郭太华的事儿,沙正阳也就不深问。

    不过他也隐约知道,郑国忠担任县长时间也不算长,如果这个时候郭太华卸任的话,他能不能上,还真不好说,有很大可能把他挪个位置到某个小一些的县份去当书记也说不清楚。

    从郑国忠的角度来说,他肯定不愿意离开人熟地熟情况熟的香城,特别是现在他已经对香城的下一步工作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划,所以宁肯和郭太华再搭班子一段时间。

    这也是郑国忠急于想要在短期内做出成绩的另一个原因。

    如果能在这一年半载内拿出点儿像样的成绩来,也能为他下一步接任增添一些资本,市委也需要考虑一个地方可持续的发展。

    对此沙正阳也能理解。

    到一个新环境,适应熟悉都得要一年半载,在现在市委班子焕然一新的格局下,在香城显然更能一展所长,也更能让市委关注到香城的工作表现,郑国忠的考虑也很周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