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焦点问题,不可避免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焦点问题,不可避免

    打发走了曲晓伟,沙正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眼下国外品牌进入国内的一个趋势就是收购原有品牌然后冷处理,直到你彻底失去市场之后,不得不完全依靠它的品牌。

    这一点这个时代国内企业这些老实人还没有看出端倪来,也根本不知道这些跨国巨头们背后的龌龊手段。

    嘉州的乐府可乐就要遭遇这么一遭劫难,同样的范例还不少,诸如香雪海、美加净、活力28这一类也都已经或将步入后尘。

    实事求是的说月季品牌影响力远不及诸如现在已经崛起的威力、小鸭这些品牌,也赶不上前几年还风光一时现在处于下滑状态的白菊、水仙这些品牌,但毕竟它还是有它的基本盘,汉、鄂、豫、陕、甘几省市场,月季还是风光过一段时间,年龄大一点儿的消费者都应该知晓这个品牌。

    可一旦悲闲置冷处理几年,失去影响力再要想重启,那就基本上不可能了,所以这一手不能不防。

    哪怕多让出一些股份,合资年限也可以谈,但不能把品牌丢失,哪怕新创一个月季三洋或者三洋月季,也不能轻易把月季这两个字给丢掉,这是底线。

    技术可以研发汲取,中国人最不缺山寨能力,更不缺钻研能力。

    专利可以购买授权,当日资其他品牌进来时,三洋也一样坐不住,尤其是本身三洋就自带oem的基因。

    管理可以学习磨砺,中国人历来聪明好学,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能,在这个阶段更多的是一种习惯养成。

    但品牌再创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不能说不行,但代价太大了,风险太高了。

    考虑到这一点,沙正阳也不敢怠慢,立即联系了钱正。

    电器厂合资是钱正在牵头,他需要把这个问题先提出来,防止在和三洋电机方面谈判时宛州方面对这方面不敏感不懂,轻易答应下来,哪怕在签约前口头承诺无效,但是也容易授人以柄,甚至被对方趁机压价提条件。

    钱正也刚到家,就接到了沙正阳电话,然后沙正阳就赶到其家中,专门就这个问题向钱正作了汇报。

    好在钱正在这方面看的也比较长远,任可沙正阳的观点。

    从曲晓伟反馈回来的情况来看,三洋方面既然都把条件谈得这么细致周全了,这说明宛州方面的条件还是有让三洋方面动心之处。

    尤其是东方红承诺注资三千万这一诱惑力不小,加上月季洗衣机在中部诸省的销售渠道仍然健全,影响力尚存,这些都是优势。

    三洋如果想要迅速在中国内地打开局面,宛州电器厂也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合作对象。

    一步一步来,无论是电风扇厂,还是电器厂,确定了原则和目标,沙正阳坚信在这个时代,算是一个风口上,只要是站在了风口上,哪怕是头猪,那也能飞起来,但如果你说是一个人物,那就真要一遇风云变化龙了。

    ******

    三洋电机的人来得很快,这更映证了三洋方面对这个合资的兴趣。

    同样东方红集团也表现出了诚意,对宛州电器的资产负债评估核查也推进很快。

    但不可避免在一些资产的审核认定上,双方还是产生了很大争议,其中主要就集中在了一些厂房、设备的价值认定上。

    按照东方红集团方面聘请的来自第三方机构的测算,宛州电器厂的总资产大概在五千七百万左右,但净资产仅有不到五百万,这让现有的宛州电器厂和实际上的出资方宛州市财政局难以接受。

    但东方红集团方面很坚持,在他们看来厂房和设备本身折旧就有一定的规则,而所欠债务更是实打实的摆在那里,银行贷款可是没有半点折扣可言,本息是半点不能少,这么算下来,已经是相当客观了。

    但在宛州方面却觉得难以接受。

    在他们看来,这么大一片厂房,还有土地,如此多的设备,甚至不少设备才用了五年时间不到,甚至还有相当大一片的临街门面,完全可以用于商业开发使用,怎么可能就才四百多万的估值?

    但东方红集团方面都根本不接受这些临街门面的估值,认为那就是普通的办公用房。

    他们都选择性的忽略了包括生活区在内所欠的水电气费,虽然这是在市政府打招呼下暂时没有切断水电气,但并不代表你改制了之后这些烂账就不认了,除非市政府买单。

    同时从1992年以来所欠企业职工的各种补贴以及只发了三成甚至停发了各种补助津贴以及进入93年以来所欠的工资,这些他们也都语焉不详。

    总而言之都觉得这些似乎在现有格局下没有暴露出来,就不是一个事儿。

    但东方红集团方面却不这么认为。

    一旦企业改制,从独资国有企业变成了股份制的合资企业,这些企业职工身份发生变化,他们不再是“主人翁”了,那么之前各种的牵扯烂账那就得一一算清了。

    之前的“不计较”,那是因为这些国企职工们知道“计较”也没用,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你还能指望给你发这些所谓的津贴补助?

    现在既然要把这些关系厘清了,双方关系就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各自在各自权责义务下尽职履责,那么之前这些历欠肯定要一一算清并兑现,否则这个时候不算清,那以后就会有无尽的麻烦。

    焦虹不是可以糊弄的人,在机关里干过的她对这些烂账伎俩了如指掌,而她带来这帮人也都是精兵强将,肯定不会接受宛州市这边的说辞。

    “钱市长,这事儿可不归我管,我不好插言。”钱正亲自打电话来召见,沙正阳也不好不去,但一听到这问题,他就连连摆手,这种破事儿掺和进去,两头不是人,他绝不掺和。

    “行了,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要瓜田李下避避嫌,东方红集团是你引进来的,可你又没有在里边占股,你有什么不好说的?”钱正不以为然的道:“现在双方就这么僵住了,可人家三洋电机方面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这要拖下去等到三洋方面来了,我担心会对我们更不利。”

    你也知道不利?沙正阳内心吐糟。

    他还不知道支使财政局和电器厂那帮人在前面冲锋陷阵寸步不让的不就是这位钱市长么?

    利益面前,的确很难让步,但是也得要有依据和根据情况来定。

    “那就谈啊,哪里是焦点,就挑明,怎么来解决,寻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条件。”谈判的目的就是寻求妥协,沙正阳其实也知道症结在哪里,只是处于他角度,他不好开口。

    “两个焦点,一个是前期电器厂所欠职工的各种津贴补助和工资,这一块算法不同。”钱正也是头疼不已。

    “东方红方面算下来的数额很大,他们认为这是必须要兑现给职工的,否则日后麻烦很大,对企业生产经营很不利,但市里认为没那么大,有些本来就是厂里自行确定的标准和自作主张做出的决定,市里不能认可,……”

    “钱市长,恕我直言,电器厂之前是独立核算的企业,补贴津贴怎么发放,企业有自主权,现在要算账了,市里就说企业没有上报批准,说不过去,而且挑明了来说,很容易激发起厂里职工对市里的不满,这一点可是被人家东方红方面占着道义上的优势。”

    沙正阳所说的道理,钱正何尝不明白?

    可光这津贴和补助一块,这两三年里,两千多职工欠下来的人均就超过了九百块,这就是两百多万啊,这还没有算所欠的几个月工资!

    一算下来,光这一块就超过了三百五十万,市里怎么肯接受下来?

    阴朝凤就直接告诉钱正,这是市电器厂那帮人搞的鬼,是赤裸裸的敲诈市政府,他绝不接受。

    这也让钱正颇为无语。

    “但这数量太大了,市里恐怕通不过。”

    钱正也知道现在市里财政状况,阴朝凤当这个常务副市长也不容易,冯士章在这一块上也是不怎么操心,放手交给了阴朝凤,但现在情况这么差,如果还接受这样的条件,肯定会遭到很多人攻讦,哪个都别想好过。

    “通不过那就和东方红好好谈,找一个折中办法,但我个人觉得,想要不接受肯定难,而且很容易把矛盾转移到厂里工人和政府这边来,市里边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尤其是就算现在压下去了,以后电器厂效益一旦好转,那些离开电器厂的职工肯定要想吃回头草,那各种理由都会被挑出来,更别说这样明摆着是授人以柄的把柄,那更得要得理不饶人,日后恐怕付出代价更大。”

    沙正阳的提醒并非无因,前世中他见识过太多这类似的事情。

    找到一个当初不经意的小瑕疵,就要把整个合同和协议推翻,让你进退两难,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解决。

    这也是以小博大抓住弱点攻其一点的群众智慧结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